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六章—競技場的襲擊事件(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9-19 20:26:51 | 巴幣 12 | 人氣 83


砰!某個方向傳來的劇烈的碰撞聲,「吼——」接著傳來了某種野獸的怒吼,盧埃林身子一僵,摀住耳朵,繃著臉說:「好、好可怕……」

「是從騎士團的休息室傳來的。」克拉倫斯立刻說出聲音的來源,轉過身說:「我去看看。」

「等等,那裡有惡魔……」盧埃林的話並沒有阻止克拉倫斯的腳步,又或著,他根本沒聽見他說了什麽。

盧埃林一副頭痛樣,輕輕嘆了口氣,跟在克拉倫斯身後。

抵達休息室的時候,夏格爾的劍剛好擋住攻擊者的手臂。

攻擊者是一名女性,穿著水藍色的禮服,披頭散髮,眼神兇惡,頭上長著金色的角,指甲比普通人類還銳利。

神奇的是,夏格爾的劍沒有砍傷她的手臂。

克拉倫斯拉開弓弦,一發光之箭矢插在女子的肩膀上,並怒斥:「請停手!」

女子轉過身,那猩紅的眼像是找到了新的獵物一樣,朝克拉倫斯撲了過去。

夏格爾的武器裹著鬥氣,朝女子的頸部砍過去時,女子以驚人的速度轉過身,意圖打掉夏格爾的武器,但夏格爾卻躲過了她的黑暗拳頭,並且伸腳把她踹倒。

小範圍的光之箭雨朝著女子身上砸下,黑色的霧形成盾牌擋下那些光之箭矢,並把箭矢的攻擊力道彈回去攻擊克拉倫斯。

克拉倫斯立刻退後躲避,盧埃林一趕到,掠過克拉倫斯身旁,舉起安卡露亞之淚,湛藍色的光束射向女子時,女子原本想打回去,但是她不但沒能打回去,手還出現焦黑的傷口。

「厲害……」一旁負傷的騎士錯愕。

連克拉倫斯都露出訝異的表情,女子顯然在這裡鬧事超過十分鐘,身上卻沒有半點被打傷的痕跡,就連夏格爾也頂多是擋住,盧埃林卻能讓她受傷。

凱爾賽趁女子僵在原地,和夏格爾同時用包裹著鬥氣的劍砍向女子的頸部。

不明的護盾將女子的頭部完全保護起來,劍切不斷護盾,他們兩個只好同時退開。

就在女子撲向凱爾賽,銳利的指甲正要切過去時,湛藍色的光絲束縛住女子的身體,在她的身上造成無數割傷。

比箭雨的箭矢還大上數倍的湛藍色光箭出現在盧埃林身旁,射向女子,打穿她身上的透明護盾,貫穿她的身體。

女子倒了下去,地上出現一攤黑泥,她沒入黑泥之後,黑泥也消失了。

「快要失控了……」

「剛才那是怎麽回事?」夏格爾收起劍。

「惡魔開始併吞她了。」

「你剛才怎麽不直接幹掉她?」凱爾賽一副想掐死盧埃林的樣子。

「不,剛才那一箭應該會直接殺掉她,那種等級的惡魔不可能扛得住剛才那招……」

「盧埃林,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殺得掉那個惡魔嗎?」

「咦?我、我……其實不太想殺她,可是被惡魔併吞就幾乎沒救了……一定得殺嗎?」

「幾乎沒救?你沒辦法先把人和惡魔分開再殺惡魔嗎?」

「沒辦法,她和惡魔之間可能契約快到期了,加上我又出現在這裡,那個惡魔可能急了……」

「盧埃林,你覺得對方什麽時候會露出馬腳?」夏格爾發問。

「冠軍挑戰賽,艾諾先生上場比賽之後。」

「盧埃林,我不覺得我能贏你,如果你贏了,可以打倒我家主人嗎?」

「咦咦咦?我、我嗎?我不可能贏過艾諾先生吧?」

「你在說什麼?你贏不過艾諾殿下,神明代行者當假的嗎!給我拿出秒殺兩個場地參賽者的戰鬥力!」

「不,那樣打艾諾先生沒死也會受重傷的。」

「你會贏。」夏格爾淡淡說道。

「不只我們,艾諾殿下就算練個十年也追不上吧?」凱爾賽說。

「更不用說盧埃林比殿下還年輕五歲,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看來盧埃林先生的老師很強呢。」

「我這一世並沒有接受過任何魔法訓練,如果你問的是我這一世的魔法老師,硬要算也可能只能說是安卡露亞大人……如果是前世的老師,那就是我前世的父親……不過前世的父親只教我到十三歲,後面說沒東西可以教了……」

「才十三歲就能讓自己的師父覺得沒東西可以教嗎?」克拉倫斯的神情變得凝重。

「毫無自覺的天才真可怕。」夏格爾輕輕嘆了一口氣,對著身旁的騎士說:「馬上轉移傷患,能動的準備鎮守會場和架結界。」

「那個……我可以直接治好所有人啦……」盧埃林搔了搔臉,在沒受傷的人動作以前,他放出大量的魔力,傷者們的傷勢瞬間痊癒。

眾人當場傻了,一般人使用治療術能治療兩個以上就算很強了,一次治好十幾個人除了神乎其技以外,沒有別的形容詞能形容這種強大的治癒術。

這個人不可能輸掉——除了盧埃林以外,在場的人很有默契地如此想著。

騎士們離開休息室,在比賽開始之前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崗,夏格爾分配好工作後,和凱爾賽一起去參賽者出場之前的走廊與盧埃林、克拉倫斯集合。

距離比賽正式開始還有十分鐘,盧埃林覺得腦袋有些沉重。

『不准丟我們的臉,給我拿冠軍!』父親的聲音在他的腦中迴盪。

他永遠都與冠軍擦身而過,即使這次所有人都不覺得他會輸,他也不覺得自己一定會贏。

比賽有百分之五的運氣問題,只要一個意外,連打到冠軍賽的機會都沒有。

下一場對手的武器是弓箭,這是他唯一慶幸的事情,這場遇到的是夏格爾和凱爾賽,等著他的就只有出局——他盯著夏格爾和凱爾賽的武器,吞了吞口水。

克拉倫斯對盧埃林伸出手,說:「比賽之前,握個手吧。不要對彼此放水,用盡自己的全力戰鬥,無論光之神對誰露出微笑,之後一起去喝杯酒吧。」

「我、我不太喝酒啦……不過……我想試著相信安卡露亞大人會祝福我的……」盧埃林握住克拉倫斯的手有些顫抖。

「盧埃林,你不用想自己害怕什麽東西,只要想贏就好了。」夏格爾輕輕敲了一下盧埃林的頭。

「你這麽強卻怕東帕西的,很奇怪。」凱爾賽吐槽。

「只要到了重要的關頭,我都會和冠軍擦身而過,父母總是期待我會拿到冠軍獎盃,站在頒獎臺的最高點,但是一直都……」盧埃林暗暗握著拳頭,神情緊繃。

「所以你才沒辦法站在冠軍的位置上。」夏格爾這話一出,盧埃林一臉愕然回頭盯著他。

決鬥的鐘聲響起,盧埃林還沒能聽完夏格爾的話,通往比武台的門開啟,刺眼的陽光進入照明不足的走廊,眼前的比賽刺眼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