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偽娘殺手與白兔幼女(4) 姐姐我喜歡妳

亞龍蝦 | 2021-09-19 20:15:01 | 巴幣 214 | 人氣 74


本章正名〈月光消失之夜(4) 賭月思人〉

淡粉色身影飄逸而過,蠶絲行遍之處彷彿還駐著佳人馨香,明暗閃錯的各色燈飾映照薄如蟬翼的寬袖,輕紗上珍珠般光點一閃又一閃。當這名古風裝扮女子踏入會場那瞬,吱喳交談聲被牢牢裹住,只餘一雙雙震驚的眸子被牽扯地跟隨女子輕緩的步伐,一頓一頓步至中央。

想一睹她美貌的人們卻大失所望,手縫面紗雖然只能遮隱臉龐下半,卻不知用了何種技法,從側邊以任何角度都無法看清她的面目,淡黑色絲絹宛如呵護深閨明珠的嚴父般,不肯讓任何偷雞摸狗之輩趁虛而入。

而那對無人得以探其奧妙的杏眼,卻在兜轉許久,終於發現空地一角的孤單身影時,陡然一亮。

「白菟妹妹,妳怎麼自己坐在這邊,不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呢?」

意料之外的招呼,讓女孩停下戳著沙土的無聊舉動,清妍的淡雅瞳仁目不轉睛盯著這名竟然敢主動接近她,與眾人格格不入的美女。

也許因為先入為主的緣故,嫦娥凝視與她視線平行的女孩,總感覺那雙眼睛不像普羅大眾那樣的黑,而是如兔子般帶了絲紅的色彩。

然而無論是黑還是紅,都無法逃過吞噬它們的濃濃灰暗。

與會的貴婦們見那名素不相識的女子不僅對她們視若無睹,更直直走向那隻被排擠拋棄的不祥女孩,如此沒有眼力,縱然生有絕世美貌又如何?她們從鼻孔不屑地噴著氣,又恢復嫦娥出場前互相攀談試探的觥籌交錯。

嫦娥感覺到盯著她的眼光少去許多,粗略向周遭環顧,裝飾華麗的會場中央地帶全是那些打扮美艷的婦人,應當身為主角的孩子們反倒被推擠去邊緣的遊樂區。

孩童赤誠至真的遊樂場,卻淪為成人勾心鬥角的戰場。

女孩柔軟的問話拉回她的注意力。

「姐姐,妳就是白女士提過的,那個會代替她陪我在這個幼兒園度過最後一個生日的人嗎?」

太冷淡了,好像這根本是與她無關的陌生人的閒事。

而白女士......這個稱呼令嫦娥恍惚半秒才明白究竟是何人。

嫦娥盯著女孩黯淡的眸子,完全無法想像她到底經歷了多麼難受的事才會用如此具有疏離感的稱呼指代自己的親生母親。

嫦娥的手發著抖,說不清是憤怒還是悲傷。

她不願再提起這個讓女孩難過的名字,於是用另一件事展開話題。

「白菟妹妹,原來今天是妳生日嗎?」

「對啊!」提到這個重要日子,女孩的眼睛發光了一剎。

但也僅僅是瞬間而已,當她舉頭後,光芒再次從小小的圓眼中沉寂。

嫦娥順著白菟的視線望向天空,連日大雨後,肆虐的雲團已經逐漸遠去,但仍有些許滯留於上空,雪藏起今晚的主角。

「要是能看見月亮就好了。」

「要是能看見月亮就好了。」

異口同聲的冀望,讓這一大一小兩名美女詫異地瞪著對方。

「白菟妹妹為什麼想看見月亮呢?」嫦娥率先柔聲問道。

女孩眨眨訝異的眼,童言童語中隱忍著酸苦:「因為我想看見爸爸,我好想他。」

「那姐姐妳呢?」

「我想......」

嫦娥語調綿長,像是在經由這段時光回溯過往。

「因為我想看見自己。」

白菟跟她胸前的小白兔一樣歪著腦袋,不明白嫦娥到底在說些什麼。

嫦娥輕撫白菟困惑的小腦袋,溫和笑著應付過去了。

嫦娥打算帶白菟去吃些甜點,她猜測女孩一定還沒用過晚餐。但當她收回手時,白菟忽然輕抽鼻翼,小動物般認真嗅聞氣味的舉止讓嫦娥停下動作,懷疑自己是否沾上些怪東西,或是無意中用了讓女孩不適的香水。

「姐姐。」白菟出聲道,認真得讓嫦娥不敢錯過她將要說出的話。

「我的名字是白菟,小名菟子,但是我比較喜歡喜歡的人叫我兔兔。」

「姐姐我喜歡妳,妳可以用兔兔叫我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