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你,是人對吧?-15

隱陽 | 2021-09-19 20:00:01 | 巴幣 0 | 人氣 26


掌聲如期而來,又錫感覺掌聲比剛才小聲很多,他不敢確定是不是因為自己身邊的幾個人都沒很認同,身邊拍手聲小了自己聽到的聲音自然就小。

聽到鍾魁杉的名字又錫疑惑的看向身旁的黎青垣,在任務過後有嘗試問過黎青垣他們執行任務的過程,又錫得到不出自己所料的答案,所以現在蔣榮勳這樣講只有一種可能。

「可是明明就是路人跟我去抓捕的,你根本…」黎青垣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開口反駁。

「哎呀謝謝大家掌聲啦,我會繼續努力的。」鐘魁杉打斷了身旁的黎青垣,推了推眼鏡並敞開笑容欣然接受大家的掌聲:「小女生怎麼可能去抓歹徒嘛,年輕人嘛亂講話大家別太介意。」

「對拉我這老朋友大家也知道,上班都很認真的這次當然也不可能例外。」見情況有些尷尬蔣榮勳決定幫自己的老朋友講幾句話緩解情緒,也就是他們有這層關係,鐘魁杉在出任務時才那麼肆無忌憚,局裡的大部分人都了解他的性格,也很識趣地看破不說破。

鐘魁杉看自己好友幫自己朝台階下也笑著接著說話:「那是大家不嫌棄啦。」

原本黎青垣還有話要說,但被又錫攔了下來,現在這場合直接講對大家都沒好處,既然蔣榮勳都出面說話總要給他一點面子。

「有什麼事等下說。」又錫在黎青垣身邊竊語,雖然是這樣說但又錫也了解扯上鐘魁杉的事情都很難有什麼好結果。

「為了獎勵這次為了警界做出偉大貢獻的英雄們,我們決定每人一支大功,再給頒發每個人獎金,另外警政署也有追加獎金。」

「我們會把獎金一同撥進你們下個月的薪資,感謝你們這次任務的辛勞我代表警政署感謝你們。」一位看起來年紀不大的人站起來對著又錫他們鞠躬。

「謝謝局長與警政署的賞識,我們會繼續努力的。」李闕率先說話,並對著前方微微鞠躬,一整排被稱為英雄的警察也整齊得對著前方微微鞠躬。

「這是你們應得的,我這邊也代表局裡同仁給你們一鞠躬。」說完蔣榮勳也對著他們鞠躬,眾人本想起身但看見蔣榮勳彎腰誰都不敢起身,等蔣榮勳起身他們才跟著起身。

「這次的臨時會議為了就是表揚這些同仁的,其他人還有什麼要趁現在補充的嗎?」蔣榮勳掃視底下的警察,此時格外安靜:「如果沒什麼事,我們就原地解散吧,對了應該會有很多記者在外面等,李闕你應該了解事情的經過,你就去回答他們吧。」

「是!」

回答完的李闕已往門外走去,見狀,會議室裡坐著的警察整齊劃一的站起,都自動往門外走去,當又錫走出門外時,看見李闕已馬上被記者包圍,這些記者看見李闕就像猛獸見到獵物般,不顧一切地往獵物撲去,由於又錫的好奇心作祟,想聽他們在說什麼,便找個最近的地方邊裝忙邊偷聽。

「先生,你能簡單說明這次的事情經過嗎?」一位記者拿著麥克風率先提問,李闕也是長話短說把事情簡單的帶過。

「那您在跟歹徒對峙時都在想什麼呢?」等李闕說完,另一位記者迫不急待地又開始下一個問題,而且這個記者明顯更激動,把麥克風放的更靠近李闕。

又經過了幾個問答,又錫覺得這些問題都沒有什麼意義,便返回自己的位置做份內的事。

「應付這些人真是不簡單。」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李闕才回到位置,重重地坐上椅子把帽子隨便一放。

「辛苦李哥了,他們全都走了?」又錫隨意瞄了一眼李闕,又把視線重回到自己的事情上。

「恩,走得差不多了,沒走的也不是需要我去應付的。」李闕揉著眼睛,明顯感受到對於應付記者方面他非常不擅長。

這時,敲門聲傳進到辦公室裡,往門口看去,一男一女站在門口,敲門者是個女生,手還放在門上沒拿下來,看起來是位記者年齡介於25歲之間,及肩短髮身穿黑色T恤搭配牛仔短褲,雖樸素但不失青春的展現,手持著電視台的麥克風。

後面攝影師明顯較年長,但大概也不會超過35歲,穿著正常襯衫加上素色褲子,倒也不顯得突兀,兩人看架式就是來採訪的,李闕見狀輕輕嘆一口氣。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們是牛斯新聞台的外面警察叫我們直接進來找李闕警官。」站在前面的人雖然看起來年紀較小,明顯看不出面對警察有怯場的樣子。

牛斯?聽到這名字又錫感覺聯想不到自己有看過他們的報導,還轉頭問孫間義:「你聽過牛斯嗎?」

後者表情疑惑地搖搖頭:「應該是新興的新聞台吧。」

「我在這邊過來吧。」李闕撓了撓頭髮,便站起身以便兩人找到他。

「您好我叫丁語芯,是牛斯新聞台的記者以後可能會常見面,請多指教。」說完,丁語萍露出一抹略顯天真的笑容。

「我叫李闕,你們剛才跟那些記者一起訪問嗎?」

「抱歉耽誤您的時間,我們有自己想要發問的問題所以沒有跟那些前輩們站在一起,警官您可以坐著我們直接採訪您就可以。」

「好的,你們也坐吧只有我坐這樣感覺不太好。」李闕拿出兩張椅子供牛斯新聞台的兩位坐著:「隨時可以開始。」

「謝謝警官。」等雙方都坐下,丁語芯瞥了一眼後面的攝影師示意可以開始拍。

「冒昧請問一下,您覺得這次善基會那麼魯莽的行動的目的是什麼?」

這問題引起又錫跟孫間義的注意,雖然有點貶低這次出任務警察的意思,但他們在意的是,這問題應該是警方內部目前都不敢討論的問題,由於大家都沉浸於一石二鳥的快樂,說這種不合時宜的話難免被大家冷眼看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