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二八

Ej | 2021-09-19 18:31:49 | 巴幣 6 | 人氣 121


《五行之水》


  「新!」房門忽然被大力的打開,巨大的撞擊聲像是跟門板有仇似的不斷在房中環繞,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拉門發出這種聲音...

  我緩慢地從床上爬起來「讓我好好睡個午覺會死哦...不過妳已經這麼精神啦?花。」自之前大蛇引起的大範圍詛咒已經過去兩天了,伊吹居民還有許多人無法自由活動,花倒是很快地就調適好身體了。

  從房門進來的鬼族女子一刀花俐落地把我的棉被抽走,我赤裸裸地滾下床「快給我穿好衣服...!」

  「嗯?怎看妳這麼緊張...哈~...」察覺到有些不對,隨手抓了件衣服套在身上。

  花抓住我的雙肩,不曾停歇顫抖傳到我身上「新...快點...到天守去...」

  「咿?...嗯...」總覺得出現了嚴重的事態,我換上正式一點的衣服,趕緊跟花出門往天守閣奔去。

  路上,花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冷靜...

  花是很強勢的女性,過去似乎是在戰場前線的將領,然後好像受了什麼傷才退居二線成為醫療兵,最後才又到城牆邊做守衛...

  我不相信她是會因為害怕而退到後方的人,更何況到現在她"強襲的猛瑪"的名號還是很響亮。

  「花,到底怎麼了?」

  「唔...我...我也不知道...但是...但是...」她的速度慢了下來,緊抱著身軀全身顫抖,無力的蹲下...

  我把手放在她的背上「還好嗎?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不行...那位大人...還在等...」

  那位大人是...指誰...?

  我攙扶著花,盡量快地來到了伊吹城中央的天守。

  一層一層的走上樓,總算是抵達了總督指揮室的門前,一名女性站在門外等著我們,而她也跟花一樣滿面驚恐,但很努力的壓制下來。

  「終於來了嗎...快...」

  「稜姐...」

  「花,冷靜...我跟妳一樣怕得要死..」兩人臉色鐵青,隨時會昏過去一樣...

  伊吹一心稜,花的姐姐,之前出雲內戰那次任務回來後羽月介紹給我的,姑且算是一番隊的一員。

  我們推開門,除了面色凝重冒著冷汗的總督一藏鬼外,還有另外兩人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其中一人無時無刻散發著怒意...

  「唔...」毫無準備直接承受了這恐怖的壓力,我居然差點昏倒...好在鬼族姊妹撐住了我。

  「呦~?人來啦...好了好了~乙姬先稍微冷靜一下~這樣子沒辦法談事情~」壯碩的鬼族男性拍了拍坐在她身邊的小蘿莉肩膀。

  「嘖...早知道先把人罵一罵再來的...」小蘿莉面目扭曲、咬牙切齒,她散發出的怒意幾乎可以直接用來殺人。

  我看著她「...呃...乙...」正打算叫人,但鬼族姊妹徒人對著兩人下跪。

  「「鬼王大人!」」

  「欸...?」

  他們不是對著乙姬,而是另一位壯碩的鬼族男子。

  一、二、三、四、五...好多角...我對他有印象...

  「好了好了~起來~」他將兩人拉起來,並讓他們坐到一邊的椅子上。

  「彌生將軍,我介紹一下,這位是二代鬼王,人稱燄王、酒吞童子的千幡平九鬼童。」總督謹慎地做著介紹。

  我做到總督旁邊的椅子,儘管有些膽戰心驚,但我還是看著乙姬「...乙姬...怎麼了?」

  其他人有些驚訝地看著我,也許是訝異我認識乙姬吧...

  「怎麼了?哈哈哈...沒事,沒怎麼了...快被妳姐給氣瘋了而已...!」她雙手死死抓著頭,拚了命的壓抑自己的怒意,甚至給自己抓出了血。

  「好了好了...趕緊冷靜下來把正事說完才好趕緊回去吧?」千幡平讓她鬆開自己的手,並努力安撫著乙姬...

  「還一堆地方要跑...北越、鳥之子、四國...妳O的,好死不死給我桶這種摟子...」

  「呃...姐姐到底...」

  突然,一陣寒意刺穿我全身上下的骨頭,下一秒,充斥著整個空間的壓迫感漸漸消失...

  「哈...我就只說重點...一藏鬼,你想辦法把伊吹的結界給加固,有多牢算多牢,然後給琵琶城建設一模一樣的結界。新,加強訓練所有士兵,包括其他不隸屬於你的城中守衛、警隊,甚至所有有戰鬥能力的人。」

  聽到乙姬這麼說,我馬上傻住「欸...該不會...開戰了...?」

  「對,感謝你姐吧。」說到這,乙姬又開始散發出怒意「好在千本大太似乎還不想管...最快一個月內要給我有成效,最晚三個月,全員都要有後面那傢伙的水準。」她隨手指了一下後頭的花。

  「唔...」

  「然後把城中所有前革命軍的傢伙給我找出來。以上。」她說完,起身走到窗邊跳了出去。

  在場的人總算事都稍微能放鬆一些了...

  「呀...好久沒見到乙姬那麼焦躁了...」千幡平癱在沙發上按著太陽穴。

  「燄王殿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總督冷靜下來詢問。

  千幡平搖搖頭「我也不清楚,但既然乙姬都氣成這樣了我也不想知道...」這人說的還真是說到心坎裡啊...完全不想理解能讓乙姬氣成這樣的狀況多恐怖。

  「請...請用茶...」花還是很膽戰心驚的準備茶點。

  「謝啦~放鬆點放鬆點~我現在只是一屆普通廚師罷了~」千幡平拍拍花的頭喝了口茶,然後有些嚴肅的問「阿鬼...」

  「是?」總督回應。

  「...光子的屍體...找到了嗎?」

  總督搖頭「很遺憾,但完全沒有線索...被掏空的墓沒有任何線索遺留,稜跟羽月已經是我們頂尖的調查人員了,他們都找不到的話我也不知道有誰能幫上忙了...」

  坐在後頭的一心稜緊張的正坐。

  「...是嗎...麻煩你們了,不好意思...」千幡平猛然起身「抱歉嚇到你們了~作為補償我做頓飯給你們吃吧~!」

  他說完,不等我們反應,就自己熟門熟路地去找廚房了...

  「那...那個...請等等!」花急忙跟了上去「請讓我觀摩!」

  看來是很好奇以前的鬼王做料理的過程啊...

  「妳不去嗎?」總督問著有些坐不住的一心稜。

  她瞬間紅起臉「...告辭...」然後馬上起身,追了出去。

  「...還...有事嗎?」我問。

  總督放鬆下來靠在椅背上「彌生將軍啊...真打起仗...你會怎麼辦?」

  「...只能全力以赴了啊...我還能怎麼樣?」

  「...全力以赴...嗎...單純真好...」我想了想,決定無視他意味深遠的話。

  我直接躺在沙發上不想起來「睡個午覺就發生這種事...唉...」把臉埋在靠枕裡面。

  也許是很清楚我剛剛被乙姬嚇的不輕的心情,總督讓我就這麼趴著,自己回到辦公桌邊辦公。

  一會兒,我們享用了頓美味的下午茶。



—————————

  叢雲南方四國地區,黑幫黑繩地獄會總部,大紫城的筑紫殿。

  金碧輝煌的大廳與百鬼錢湯旅的風格有些相似,四面牆都掛著巨大的黑龍旗幟,氣勢磅礡。

  數百、數千名黑衣人整整齊齊的圍繞著中間的桌子,桌邊的兩人互相對視。

  男子咬著菸斗,臉色有些發青,汗珠不斷從額頭冒出...

  另一邊,小幼女大喇喇地把腳跨在桌上,發洩情緒似的把一包包的鳳梨酥吞下肚,

  她看著已經空了的盒子,終於察覺自己有些失態了,趕緊喝口茶,然後對著男人開口「三個月內把叢雲近畿及其以南的地區全部控制住,辦的到吧?甚也。」

  「唔!太...太強人所難了吧!?」男子嚇得大聲反駁「光一個四國我們就快忙不過來了!竟然還要我們處理近畿以南全部?」

  小幼女把揉成一團的包裝紙彈向男人額頭,無視男人的話繼續說「你主要的工作是找到該區域所有前革命軍的成員並保護起來。然後你要跟洱合作。」

  她一說出洱這名字,男人就不安分了「哈?為啥我非得跟那傢伙合作不可?」

  「我要你們交換情報、物資,然後讓洱的艦隊負責與北岳聯繫。」男子的話再次遭到無視。

  圍繞四周的小弟們各個緊張得不敢亂動,甚至秉住呼吸。

  小幼女盯著激動的男子「甚也,這次是來認真的,不要為了你們幼稚的對抗心理壞了我的事。」

  男子被瞪的不敢說話...

  「資金、物資需求寫成正式報告寄給我,以上。」語畢,小幼女起身離去,所有黑衣人往兩旁站,給她讓出一條整齊的路。

  等待小女孩離開大廳,被稱作甚也的男人抱頭「...呃啊!!!搞什麼啊!!!!!」

  「老大...該怎麼辦?」

  男子苦思「嘖...奈竹大姐都親自跑來下達命令了...還能怎麼辦...通知所有組!立刻準備潛入近畿所有城中!既然是在叢雲,掌握地下就是掌握權力,沒有我們辦不到的!」

  「「「是!」」」

  「黑繩地獄會!行動!」

  「「「哦!!!」」」



—————————

  偌大不見頂的紅色石柱之間,九扇綠色的巨大門扉圍繞著空曠的廣場,每扇門上都刻有不一樣的奇形猛獸。

  我站在廣場正中央,包圍我的是一點一點浮游生物發出的光點。

  儘管這空間中充滿著空氣,但頭頂百米之上卻是不見陽光的漆黑深海。

  「這是第幾次了呢?上次是幾年前呢?這是會是最後一次嗎?」一名男子坐在我面前的地上,翻閱著手中的竹簡,悠哉的批閱。

  他有著白色的長髮、純黑的眼珠、華麗的服飾及頭上兩支金色的角,男人又開口「多少次...對我放水?」

  「...每一次...」我回應。

  「就因為我向后土提議留鯤一命?」

  遲疑了一下「嗯。」我點頭。

  他換了另一卷竹簡「如今后土、勾騰都走了,祝融引退,五行在位只剩我跟句芒...算了,現在說也改變不了妳的決定...妳這次是要認真的上了對吧?」

  「嗯。」堅定的點頭。

  他嘆氣「哈...本想說堅持到五行的替補人選都上位的...而且我不想不負責的把政務都丟給臣子們啊...」

  「...」我沉默。

  「妳知道了些什麼...讓妳這麼急著解決我?」

  「該做個了斷了...為了萬無一失,我需要身為"水"的權能。」掏出手槍,直接對著男人開槍。

  然而子彈被一顆泡泡擋住,緩緩地往上飄「別急別急~」

  「你也早不想做了吧?趕緊下來讓別人接位。」

  「...雖然妳這次似乎是來真的,但容我拒絕。」

  「...」我又沉默...老實說我鬆了一口氣...如果這一次我真的贏了的話,就代表龍宮城的皇爺駕崩,我將成為海皇之民的敵人...

  少了皇帝的龍宮城能不能繼續正常運作下去也不知道...雖然長年來我很不客氣地向龍王敲詐了不少次,但我有自覺...這次不是開玩笑的...

  「怎麼了啊?我還真沒見過妳露出這種失落的表情。」

  「敖廣...」

  「嗯~?」

  「你退位了...龍宮城會怎樣?」我問。

  他放下手中的竹簡往後仰,躺在地上「我還真不知道啊~儘管大夥們都很能幹,但我少說也是海皇一族信仰中心...國家大概撐不了多久吧...」

  「沒有繼承人?」

  「呵呵...」他笑了一下,回問「那妳有嗎?」

  我沉默,仰望上頭漆黑的深海「...唉...也是啊...」生物一旦長壽,便會拋棄生殖本能,如此繼承人甚麼的便不存在。

  「好了~我也不能一直在這裡偷懶了~」他拾起地上的竹簡起身。

  「慢著...」

  「別急~下次吧~,我相信很快妳就會再來了。我保證在那之前我會處理好國內問題的...到時儘管放心地上吧。」他回頭對我笑了一下,朝著緩慢敞開的巨大門扉走去。

  「敖廣!再讓我說一件事...」

  「嗯?」

  「...這些年來向你勒索的錢會用別的形式還給龍宮城...」

  「哈?哈哈哈哈哈~!別了別了~真到了妳要還的時候...妳早就背負起了比那些錢更沉重的責任了...是吧?親愛的乙姬啊。」語畢,男人走出大門。

  而我還是在這廣場中間,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今天是真的抱著十分怒氣衝下來的...

  「唉...回去吧...趕緊訓訓那傢伙...」想到這,額頭上便冒起青筋,既憤怒又無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