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4-01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1-09-18 23:15:41 | 巴幣 10 | 人氣 75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夜色籠罩萬籟俱寂的大地,歷經兩天波折的芙蕊,從溫泉中瀰漫的霧氣中感受著舒適與倦怠。
裹著從斯芬克那兒借來的大浴巾,她小心翼翼地走向浴池,腳底是石地板特別的滑溜感。
浴池邊放著幾個木盆與小板凳,顯然是打算提供給泡澡的客人們,但她現在只想趕快投入溫泉的懷抱之中。
走過沖洗間,偷瞄了一旁的隔間,一個人影都沒有。
 
右腳輕碰水面,一陣漣漪暈開,水的溫度不燙也不涼,可以說是恰到好處。
芙蕊忍不住直接跳入了溫泉之中。
 
「呼啊──」
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幸福感,芙蕊輕輕呻吟了一聲。
「嘁嘁……」
溫泉正對面的造景樹叢傳出不自然的摩擦聲,芙蕊的目光立刻警戒起來,一動不動的直盯著樹叢。
 
「「……」」
一陣沉默後,兩個嬌小的身影走出──是兩個年幼的亞人,從耳朵等特徵可以看出,應該是鹿人與貓人的血統。
「……」
由於看起來只是小女孩,芙蕊也不認為她們有惡意,只當作是不好意思跟陌生人接觸,所以先躲到樹叢中?
「站在那裏不會著涼嗎?」
芙蕊在心裡抱怨著,但還是開口搭訕兩個緊張的小女孩。
 
同樣身為亞人小孩,貓家族的似乎比較勇敢一些,她看了看鹿人同伴後,鼓起勇氣對著芙蕊問道。
「那個……請問,水裡有沒有躲藏著一個水獺家的小孩?」
「?」
「他、他很喜歡在我們泡澡的時候偷跑進來……你有看到他嗎?」
芙蕊把頭探進水裡,視線有些模糊。
覺得有些刺眼,芙蕊閉起了眼,稍微對著各角度放出小小的電流──電流通過的地方出現電光──甚麼人影都沒看見。
 
「這裡沒有其他人哦。」
探出頭的芙蕊斬釘截鐵地對著小貓女孩說道。
「剛、剛剛那個亮亮的是…?」
兩個亞人小孩似乎也看到了方才的電花,都好奇的瞪大眼睛。
 
「哦,那是我的魔力……不會傷害你們的,別擔心。」
芙蕊隨便的胡謅著──反正只要她不施展雷術,這些小孩也不會有被電到的機會,姑且說是無害的比較好蒙混過去。
「哇──人類可以使用這麼厲害的雷術嗎?」
鹿人女孩興奮地跳下水,朝芙蕊划水靠近。
 
讓這些亞人以為人類魔力高強對種族交流也不太好…芙蕊想了想只好搖頭。
「啊,嗯,我不算是普通的人類喔。」
「好厲害的感覺──」
貓人也露出微笑坐到了十分靠近芙蕊的岩石旁,小腿浸入了溫泉輕輕地搖擺著。
 
「對了,你和那個大葛格是一起的嗎?」
「大哥哥……啊,那傢伙嗎?」
芙蕊立刻理解了貓人小孩的稱謂,嘴角忍不住垂下,表情變得十分排斥。
 
「是啊,我們是一起的。」
「咦?你不喜歡大葛格嗎?大葛格明明是個很好的人呢。」
「啥!?那傢伙可是個奴──」
芙蕊忍不住激動地站起身,但話到嘴邊又立刻吞回肚裡。
斯芬克要她不要暴露自己的奴隸身分,現在為了一時口舌之快全部坦白完全沒有利益,只會讓這個可惡的奴隸商人了解到自己的敵意──她不能在這個時候衝動,一切都是為了在適當的時機反咬歹徒而忍受……
 
「奴?」
「沒、沒什麼,我說他是守財奴啦。」
鹿人小孩看著芙蕊猶豫不決的樣子有些疑惑,但芙蕊只是抿著嘴坐回溫泉之中。
 
貓女孩看見芙蕊的表情,微笑著伸出貓掌。
芙蕊看著那可愛的肉球緩放到自己頭上,奇妙的觸感柔軟卻保有彈性。
「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你會說大葛格守財奴……不過,媽媽說過,大葛格把錢都捐給了我們還有其他村子,應該沒有其他多餘的錢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吧?」
「……你說他把錢都給其他人了?為甚麼?」
「大葛格說希望這附近的村子過的好一點,村長也都共同做了見證人,不用償還這些錢的。」
鹿人女孩一臉崇拜的解釋道。
 
……太可疑了吧!?
芙蕊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但看這個氣勢,估計她說再多也無法讓這些亞人們對斯芬克改觀,她只好把話題帶到其他地方。
 
隨後的芙蕊抱著輕鬆愜意的心情,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兩名亞人女孩談天。
雖然她並不是很善於聊天,總是會在話說出口以後不太肯定是否失禮,但好在面對的這些亞人小孩們也都是很單純的類型,並不會覺得她的言行有所冒犯。
 
好久沒有正常聊天的芙蕊,也許是把這兩個亞人小孩當作情緒宣洩的出口。儘管話不投機,甚至偶有一些尷尬的沉默,但芙蕊的內心還是隨著聊天的時間而逐漸變得輕鬆。
 
順帶一提,她也從這些小孩的態度得知,亞人族對於人類的態度其實並沒有如書中所描述的那般排斥,更多情況下芙蕊覺得亞人更像是在「尊敬」著人類。
 
但不論是魔力量還是智力,人族都並不能夠超越亞人,甚至在體能這方面,亞人可以說是完全壓制著人族……在仔細的比較中,芙蕊實在不明白亞人對人族的尊敬感是從何而來……。
 
不過她倒也不討厭這種立場啦。
刻意的撥開捲翹的金髮,千金大小姐的氣場讓兩小孩目光更顯讚嘆。
 
 
§§§§§§§§§§§§§§§§§§§§§§§§§§§§§§§§§§§§§§§§§§§§§§§§§§§§§§§§§§§§§§§§§§§§§§§§§§§§§§§§
 
 
斐迪勒處理完芙蕊的後事以後,對外舉辦了一場公聽會。
這是人族獨有的傳統,當一個地方的行政階層出現重大事件而影響組織運作時,相關人員可以出面表達詳細狀況與組織的今後方針。
 
比如斐迪勒獨生女遭到殺害的現在,各界都認為斐迪勒將會停止對外一切事物,優先解決潛藏於歐格魯之中的恐怖份子──如果是普通財閥或企業,要讓事業停擺並沒有甚麼疑慮,但斐迪勒掌管港口經貿與對帝國其他都市的外交,如果隨意的停擺,勢必會造成歐格魯的財政或外交陷入困難。
所以這場公聽會,可以說是各大利益團體與政府對於歐格魯後續發展的重要參考。
 
如高瑟軍團長所料,軍方政客、商團財閥,歐格魯的高官顯貴幾乎都前來參加了。
每個人神情都顯得嚴肅而哀愁,似乎都是真心為斐迪勒的千金感到惋惜。
會場是陰鬱的暗色調排場,儘管燈火通明,但蒂芬總覺得像在參加喪禮。
 
轉頭望向貝洛──這個不看場合的傢伙居然坐到了殘障椅上翹起腿,臉上只差沒寫上『好無聊』三字……。
她忍不住朝貝洛的大腿用力捏去。
 
「啊…!痛痛痛痛…」
貝洛一臉受傷的彎下腰,邊小心翼翼的抓開蒂芬的手。
當斐迪勒的現任當家從後台走出,眾人的目光理所當然地都聚焦到了這個看起來高貴卻冰冷的男人身上。
 
一些比較親近的參與者們紛紛上前表達慰問,當家只禮貌性的微笑應對。
 
雖然看起來情緒平靜,但蒂芬還是不禁猜想,那假裝堅強的面具下,該是一張悲痛欲絕的臉才對。
 
貝洛突然正坐起身,模樣十分嚴肅的環視著四周。
那銳利的眼神也讓蒂芬警戒了起來。
 
她知道,貝洛會擺出正經的表情通常都是因為察覺到了危險。
斐迪勒目前歐格魯中潛伏的勢力所針對,所以對斐迪勒來說具有重大意義的聚會自然容易被盯上。
加上各大要職都會齊聚於此,就算沒有與斐迪勒過節,其他的惡徒也可能會以這次聚會趁機犯罪……,所以高瑟團長為求慎重,才派了軍方最強與第二強的他們兩人前來──
 
只見貝洛把頭探到蒂芬耳邊──
「這裡有廁所嗎?」
「……」
蒂芬忍不住把手放到了劍柄上。
 
「今天,感謝各位前來。」
好在蒂芬正在考慮要不要拿劍敲同伴的頭時,斐迪勒當家走到了眾人的面前,以非常洪亮的聲音打斷了大家的交談。
下巴旁一個藍色魔具微微發光──當家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清晰地傳到眾人耳裡,眾人無不傾頭聽聞當家沉穩有力的開場。
 
「斐迪勒一族,為帝國盡心盡力三十餘年。九宗亂、妄靈事件、亞人聯軍、獅王逼城、屍靈之亂……每一件帝國發生的重大事件,斐迪勒無疑都是站在最前線,擋下最多攻擊,擊退最多敵人的頂梁柱。這點,在場各位想必都有目共睹,我就不贅述了。」
 
當家頓了頓,轉頭看向火爐的方向,神情也凝重了起來。
「但顯然,我們並不被某些勢力所認同,他們無視了我們的汗馬苦勞、赫赫軍功,如今甚至還殺害了我最寶貴的女兒,只為了挑釁斐迪勒一族靠著自身努力換來的地位。」
當家邊說邊坐到了平台正中央的椅子上,並調整了掛在臉頰邊的魔具,聲音更清楚了。
 
「那麼,我必須要承認,我將會停止斐迪勒對外一切行政運作,直到處決主犯為止。而在斐迪勒停擺的期間內,相關事務該由誰代理便是我開這場公聽會的主要目的──不過,按照慣例,停擺的決定必須要先與各位討論,所以,各位請提出自己的看法吧。」
當家摘下了單邊眼鏡,心平氣和的掃視與會眾人。
那犀利執著的眼神,似乎也在告訴眾人,自己是不會改變方針一般。
 
「我們是歐格魯財報──請問大當家,你們預計會花多久時間來處理這件令人髮指的案件呢?」
當家微笑回答,態度從容有禮。
「由於找到了相關線人,以目前的處理進度來說,一個月內就可以結束了。」
「這麼快嗎?」
一部分的人驚嘆,一部份的人訝異的竊竊私語,顯然都對當家如此自信的發言感到尊敬。
 
「港口貿易協會。請問斐迪勒目前會為了辦案需要而封鎖港口嗎?」
「不會。」
 
「街巷安全自治會提問,請問斐迪勒是否會針對近期治安調派人力支援?」
「斐迪勒一直以來都有針對這部分做整頓,相關的人力調派將偕同軍方做規劃。」
 
接連幾個問題都顯得稀鬆平常,而當貴賓們都發問完畢後,蒂芬的注意力也漸漸不放在公聽會本身。
比起議題探討,芙蕊更在意的是右後方有群默不作聲的聽眾。他們沒有提出任何問題,服裝上則都用奇怪的高帽帽簷擋住了眼神,而嘴角也都一致的往下垂──說是打瞌睡也不太像,他們明明腰桿挺得筆直……。
 
「……」
蒂芬忽有所感,往貝洛的方向看去,發現貝洛也正用玩味的表情盯著自己。
她立刻朝那群沉默的貴賓瞥了一眼,然後用眼神詢問著貝洛。
 
貝洛轉了轉眼睛,繼續用愜意的姿勢癱在椅上。
「……」
蒂芬會過意後目光也轉回當家身上──都怪蒂芬平常太了解貝洛耍廢的模樣,她知道現在的貝洛雖然看起來散漫,但實際上已經進入了隨時都戰鬥的警戒模式。
 
「使宗,末列族人發問。想請問斐迪勒在這個時候退出政務,是不是為了政治上的考量,例如,要準備與其他都市展開某種競爭?」
就像在呼應蒂芬與貝洛的顧慮一般,那群沉默的來客中,唯一沒有遮住眼睛的代表站起身提問。
「……」
當家目光平靜的看向發問者,眾人的窸窣碎語也立刻熱絡了起來。
也不能怪其他人感到詫異,這樣的問題對一個剛逢厄事的氏族提起,確實過於失禮了。
 
蒂芬也忍不住看向發問的人。
 
據她所知,末列是東北聯邦──也就是帝國最北都市──中的使宗最大名門望族,相傳在帝國創立以來,末列便被斐迪勒趕出了歐格魯,自此兩族衝突不斷,說是世仇也一點都不過分。
 
但正因為是世仇,照理來說,斐迪勒應該也不會邀請這族的代表前來參加──難道是以其他身分混了進來?
 
「斐迪勒是一個睚眥必報的家族,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我們並沒有心思去做政治考量。」
「那麼想請問,斐迪勒有沒有針對日後更艱鉅的狀況進行計畫,例如當家也被謀殺,氏族該如何運作的規劃──」
 
──果然是來鬧事的……!
蒂芬有些緊張的看了看當家,但當家似乎對於這樣的情況早有準備。
周遭的人們也都意識到了隨時爆發的衝突,幾名離末列氏族較近的貴賓甚至嚇得離席避免惹禍上身。
 
雖然當家臉上笑意更深,但眼神卻表達出了濃濃的敵意。
 
「放心,相關計畫一應俱全,包括如何根除末列,這些計畫都已經準備周全了。」
「啊,請別誤會我的意思。身為末列代表,並沒有冒犯的企圖──只單純覺得斐迪勒沒有資格繼續干預歐格魯,所以想進行善意的提醒罷了。」
那名氏族代表用充滿歉意的表情鞠躬,但發言內容卻更加令人反感。
 
「呵呵呵……這點也不用擔心,無論是對畜生或是人類,斐迪勒的態度向來都是十分友善,並不存在種族上的歧視。」
當家也非常禮貌的點頭答謝──言詞也逐漸的銳利。
 
「感謝斐迪勒的寬宏大量。最後一個問題……」
末列氏族代表慵懶地站起身,戲劇性的拍了拍手──那群默不作聲的高帽客們突然一致的站起身。
「──在場的賓客們皆為歐格魯重要人物,如果一夕全亡,歐格魯會怎麼樣?」
 
沒有給當家回答的時間,一聲巨響,會場的四個角落同時發生了強烈的爆炸。
幾名客人沒有反應過來,炸傷了手臂,或者是碎屑劃過面部,一時之間濺出的血讓眾人方寸大亂。
 
「這些傢伙有病吧!?」
蒂芬驚呼一聲拔出長劍,視線所到之處,貴賓無不尖叫逃竄,末列族代表和那群高帽人們已經現出原形,是一群嘴上揚起戲謔笑容,醜陋無比的異形生物。
幾名離的近了些的客人驚慌的看著這些不速之客,異形們伸出噁心的觸手將普通人們捲入了戰鬥之中。
「動手吧!讓這裡成為歐格魯改革的起點!」
瘋狂的氏族代表大笑著,那些液體狀的怪物們也為之鼓舞,朝著四周散開。
 
「欸團長!末列不知道從哪召喚了一群噁心的醜八怪,在公聽會直接發動恐攻了喔!」
一旁的貝洛已經拿起魔具對著他們的上司,也就是軍方最高管理人通知此事,同時他的右手已經扶在劍柄,隨時都準備開始戰鬥。
『收到……優先保護在場賓客,降低傷亡人數,支援會在五分鐘後抵達。』
「是!」
蒂芬大聲應道,然後揮動普通長劍斬向那群肆意妄為的怪物。
但觸手怪物任由長劍刺入身軀,並驅使觸手朝蒂芬襲去,蒂芬嘖了一聲,放手讓長劍被敵人沒收。
 
「啊啊啊!」
另一邊,一個看起來頗有身分的男人驚慌的想扯掉身上的鮮紅觸手,但卻越陷越深,這讓男人忍不住像個野人般胡亂慘叫。
 
貝洛微微彎下身,細劍冒出了淡淡霧氣──
「白虹貫日。」
隨著褐髮少年念出技能,細劍陡然迸射一道白光,絞住賓客的兩隻觸手應聲被斬斷。
 
「謝、謝謝!」
掙脫的賓客大喊著往貝洛身後躲去,觸手怪物憤怒的叫嚷著,卻不敢對貝洛發動攻擊。
 
氏族代表沒有看漏這一情節,他立刻轉身警戒的拔出長杖。
「這個身手……是軍方的走狗?」
「唉,能不能說走狼啊,走狗聽起來實在是呆了點。」
貝洛抓了抓頭,用輕鬆的語調抱怨著。
 
「──惡魔召喚!」
末列的代表將法杖插入地面,兩隻石像鬼緩緩從地表浮現。
 
但還未開始動作,從天落下的兩道雷電正中石像鬼……兩隻巨大的石像鬼發出低沉的嚎叫聲蜷曲身體,似乎被電得無法正常行動。
「斐迪勒也不是待宰羔羊,還請給我們機會表現。」
當家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貝洛的身邊,淡淡的解下手套,會場四周也陸續冒出數名披著斗篷,帽上有著月亮插劍圖案的隨從。
 
貝洛認識這個圖案,這是斐迪勒私有武裝暗殺部隊,名為月判的菁英戰鬥小隊。
斗篷們迅速的逼開怪物,用小型的雷束與暗器架開了戰鬥場地,賓客們也在這波干擾下順利退到角落。
雖然暫時是平安了,但門口依然盤踞著多名觸手怪物──而且看他們的鮮紅顏色,估計這些觸手怪物不是單純的魔物,他們應該具有火元素的附魔。
 
「擋下低階惡魔又如何?讓你們見識見識我們末列最強惡魔──無頭明王!」
「……」
幾名月判同時對著末列代表扔出各式各樣的攻擊──但出乎意料的,敵人並未躲閃,而是任由暗器貫穿自身──他的屍首立刻倒地,但原地卻浮現了模樣詭異的術式圓陣──獻祭型技能,這個瘋狂的敵人獻祭了自身的性命來召喚魔物。
 
「炎夜顯出!」
她大喝一聲,從玄界中拔出了一把巨大的雙刃大劍──往前輕鬆斬斷兩隻觸手後,她立刻朝著尚未具象化的強大魔力團跑去。
 
儘管蒂芬不確定能不能靠自己的攻擊中斷召喚術式,但她知道如果放著不做處理,這個由強大魔力匯集而出的產物確實會對在場所有人造成威脅──
 
但一道黑影已經猜到了她的想法,揮舞著白光朝她衝來,逼著她連忙停下防禦──是一個握著巨大鐮刀,看起來僅有十歲的白髮女童。
 
鐮刀與雙刃劍強硬的碰撞在一起發出餘震──蒂芬立刻感受到了對手不可小覷的戰鬥能力──
「你好呀~薰央是負責招呼大姊姊的人喔~」
白髮女孩露出病態的笑容低聲警告蒂芬。
也沒有給黑髮少女回答的機會,女童鐮刀猛力回抽,蒂芬連忙拔劍後退。
 
「……」
明明是如此緊張的氛圍,蒂芬卻莫名的感到懷念──
薰央這個名字……怎麼好像在哪裡看過?
 
魔物最終成形,是一個上半身赤裸,下半身披著袈裟的人類形體。
手上捧著的頭怒目圓睜,陰黑的煙霧瀰漫四周空氣,不僅僅是裝飾,雲霧也化為可以乘坐的寶具讓無頭的身軀半坐在其之上。斐迪勒的當家皺起眉頭,將麻痺的石像鬼電成普通石塊後,朝這個魔力驚人的怪物走去。
 
人類的魔力位階達到巔峰也只有三階,如同當家這般實力便是頂尖──但眼前的無頭魔物明顯超過了當家的實力,他無法保證自己有辦法打贏這樣的怪物。
 
──但這個無頭明王魔力比起白髮女孩還具威脅,他自然也無法將這樣的敵人隨手放下……。
 
瞄了一眼正與白髮女孩戰鬥的蒂芬,當家知道他無法在此時請蒂芬協助自己對付無頭魔物。
而一旁的貝洛儘管沒有被擊敗的風險,但四處奔竄的觸手怪物們不停追趕著賓客們也讓貝洛再無餘裕兼顧其他事情……當家嘆了口氣,雙手握出巨大而耀眼的金雷朝魔物打去。
 
雲霧擋下了金雷,無頭明王的神情變得更加猙獰,那駭人的面孔吐出大量黑煙。
 
一察覺黑煙有鬼,當家便以全身的雷電轟去,四周被御雷與戾風交織破壞,坐椅或者地板都出現了明顯的裂痕。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我也想被嬌小可愛的貓貓亞人用手上的貓肉球摸頭>///<
斐迪勒當家雖然感覺和主角有契約在
但沒想到薰央會在這裡出現阻擋呢[e15]
2021-09-19 10:50:54
狼喃
這些部分,就是想留給讀者推理的部分...不過有點隱晦,之後會解答的喔:D
2021-09-19 11:08:4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