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偽娘殺手與白兔幼女(3) 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拋棄他!

亞龍蝦 | 2021-09-18 22:30:01 | 巴幣 218 | 人氣 68


本章正名〈月光消失之夜(3) 試問本心〉

咖啡廳,環境優雅、燈光柔和、琴音繚繞、隱密隔間、高級茶點,然而即使有如此多的優點,還是無法相消它高昂到讓人望之卻步的價格。

俗稱盤子價。

不過反正會來這裡消費的盤子,咳咳,會來這裡消費的貴客都不是花不起這個錢的低階人士就是了。


吧台角落的女子手邊放著杯半空的水,偶爾拿起來搖晃,聽著冰塊彼此撞擊的清脆聲響,目光不時投向掛著風鈴的黑色木門,眉頭將她隱藏的等待毫不保留說出來。

再一次失望地收回視線,女子用五指抓起玻璃杯,冰涼清水入喉,放緩她急躁的心跳。

「抱歉,讓妳久等了。」

身側突然的招呼令她猛地抽搐,卻不忘優雅地摀嘴連連輕聲咳嗽,等到緩過來後,她迅速甩頭,紅褐色長髮報復似抽得拍她肩膀的男人收手退步。

「你知不知道準時兩個字怎麼寫?該不會真的不識字?」

「怎麼連你也這樣說!」雖然全身連同那張臉都被黑色裹得牢牢,女人也能想像出男人那副受傷的神情,讓她忍不住轉念想進一步欺負他。

「讓我等了八分鐘零六秒,換算下來就是四百八十六秒,這些時間我會加倍奉還,從別的地方討回來!」

女人上上下下打量男人,那副如同人口販子挑貨的審視眼神讓他有些提心吊膽。

「能不能私下女裝給我看啊?我們殺手界的傳說人物,大名鼎鼎的嫦娥。」

女子合掌懇求,令男人有些承受不起周圍投過來的探究目光,急忙抓起女子招呼服務生為他們準備私人包廂。

{\__/}
( ・×・)

桌上堆滿各種不同顏色花樣口味的小蛋糕,兩名鎮日遊走刀尖毒藥的殺手,此刻正舒心放縱於糖分恣意的攻擊。

光影晦暗的小包廂,分坐兩方的兩人,一位滿身的黑,即使染上污漬也不會被發現;另一位是與他形成強烈對比的純白連身長裙,而這名女子卻對偶爾落在裙上的碎屑毫不在意。

「可可......你會不會吃太多了?吃這麼多,都不怕被殺掉嗎?」

進食時也不會露出臉的男人,卻因為方才與女子的討價還價而暫時取下那副純黑面罩。好像會發光的耀眼容貌,讓提出這個餿主意的可可反而感到自慚形穢,只能不斷將注意力放到那些甜點上,想像是在咬嫦娥這個糟蹋好皮囊的傢伙。

「你管那麼多!反正脂肪也不是長在你身上!」可可大口暢飲甜到會蛀牙的巧克力,不久前在他人面前有多優雅,此刻的女子就有多豪邁。

嫦娥對她這副判若兩人的行為見怪不怪,她就是這樣的女人,集苦、澀、酸、甜於一身,根據面對的人物或地點而有不同的表現,自在轉變,每一個樣貌都是她,卻又不是真正的她,即使過去這麼多年,嫦娥依然沒有真正看透這位好友。

「啊~~真好喝,對得起這裡的高消費。」可可閉眼回味入口的甜美,抽出紙巾簡單擦拭唇邊的殘漬。

「來談正事吧,讓我看看目標照片。」

「喏。」不斷無聊戳著蛋糕的嫦娥總算聽見等待許久的要求,立即取出那張被裁過的照片,壓在桌上,以兩根手指向前推去,避開可可吃蛋糕時落下的粉末。

可可只低頭看了一眼,馬上雙手捧住自己的胸口,後仰倒吸大口氣,震驚地大叫出聲:「我的天啊!這麼可愛的小女孩,還配上萌死人的小白兔,這你都下得了手!簡直不是男人!」

「咳咳,我怎麼覺得你這句話裡不只一個損我的暗示?」嫦娥輕咳幾聲,喝幾口水潤潤喉。

{\__/}
( ・×・)

「好了,別鬧了。」

嫦娥頂著可可散發出來的依依不捨母性光輝斷然收回小女孩的照片,那雙亮如秋月的眸子嚴肅望著對面的女子。

「事情很複雜,目標是傳說中的妖怪,還是玉兔,委託人則是她的親生母親,我活這麼大都沒聽過這麼曲折的故事。實在拿不定主意,所以才把你約出來徵求意見。」

可可也收起玩笑的態度,手裡的小湯匙在略微少去的飲料裡轉著圈,用這種無意義的動作輔助自己思考。

「雖然這個問題違背我們這行的原則,但你有想過委託人的目的嗎?」

嫦娥點了點頭:「我透過胖子斡旋,用減少酬勞當代價──」

可可聽到這句話忽然睜大雙眼,驚訝地瞪著嫦娥。

「——並且以為了讓任務成功率更高作為藉口,成功換到更多情報。」

嫦娥又掏出一張照片推向可可。

「委託人額外附上一張她丈夫的照片,相貌很不錯,清秀小白臉,是某些婦女會喜歡的類型。」

可可仔細觀察這名傳說中的玉兔妖怪,只覺得和那些剛出社會,懵懂無知的小青年沒什麼差別。

「這個特點也遺傳給了他女兒,兩人都乾淨得跟小白兔一樣,看著就讓人喜歡。比起她母親好太多了,那種光是照片就有濃郁胭脂味撲鼻的感覺很讓我反感。」

「嘻──」可可的嘴角微微上揚,能讓刀子口豆腐心的嫦娥露出這樣彷彿吃到O的噁心表情,看來這個委託人確實教她難以忍受。

嫦娥並沒有聽見可可的偷笑,自顧自繼續說道:「至於理由,她說是因為有次走在路上時,突然有個陌生的算命高人預言她總有一天會死於妖怪之手。儘管並沒有明白指出妖怪是誰,但那女人馬上聯想到自己的女兒,於是害怕地到處找方法,但是無論嘗試什麼樣怪力亂神的法子都失敗了,才做出找殺手這種莫名其妙的下策。」

「死?我看是被萌死的吧。」可可的玩笑話讓嫦娥煩躁的心情立即舒緩,他也跟著笑了出聲。

「那麼那個女孩的父親呢?自己女兒命在旦夕,他都不出面阻止那個瘋女人嗎?」

「那隻大兔子早就走了,他們幾年前就離婚、斷了聯絡,現在毫無音訊。」

「離婚?為什麼?」可可眉頭擰得緊緊,對這對夫妻感到非常不理解。

「據那女人的說法是因為有次他前夫不小心露出原形被發現,給一大筆錢後就自願離開了。至於女兒為什麼沒帶走就不清楚了。」

「不過我看事情多半沒那麼單純,這女人私生活混亂......咳,我還是別八卦這些關係不大的事情好了。」嫦娥說到一半忽然打住。

「什麼什麼啦!我想聽!」可可停下攪拌的無聊舉動,身體向前傾,耳朵快豎得比兔子還高了。

「我想是因為他是兔子的關係......咳咳,只是胡亂猜測而已,妳別放在心上。」

「兔子?為什麼因為是兔子?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拋棄他!」

「嗯......對對,這女人太壞了,兔兔這麼可愛,竟然隨便棄養,真可惡!」

可可那對鳳眼瞇起來,意味深長地凝在嫦娥那張明顯敷衍自己的紅唇上。

{\__/}
( ・×・)

「為什麼這樣看我?」

「我覺得不給你一點苦頭嚐嚐,你可能忘記我是多麼危險的女人了。」可可手中鋒利的叉子對準嫦娥的眉心。

「喔?」嫦娥聽到這句夾在玩笑中的威脅,反而放下了心,輕鬆地抓起一塊蛋糕放進口中。

「隨便,反正你又打不過我。」

可可頓時眉眼抽動,氣脹了臉。

「是嗎?就算是她來你也敢誇口?」

「她!在哪?怎麼可能!」嫦娥嚇得杯子一時沒抓穩,碰倒在桌上,卻無暇顧及那灘讓店員頭痛的水跡。

「我邀來一起幫忙出主意的,看看你後面吧。」

男人驀然回首,卻沒發現燈火闌珊處有那人。

「人呢?」而當他疑惑地轉回來時,卻看見可可炫耀地吮著指頭的糖粉。

「嗯~~這個布朗尼好好吃喔!」

「喂!那是我的蛋糕!還來!」嫦娥這時才發現自己被騙了,伸手想把沒被水沾濕的蛋糕搶過來。

可可聞言登時哭得梨花帶雨:「嗚嗚嗚,你就體諒體諒我吧,收到你要來這家坑人咖啡廳喝下午茶的邀約後,我這幾天多接了好幾單,忙到沒空吃晚餐,肚子都消下去了,我就吃你一個幾百塊的蛋糕都捨不得,難道我們的友情連這點麵粉都不如嗎!」女子秀氣的手指不停抹去眼角欲滴的淚珠,另一隻手卻忙著格擋黑衣男人的進攻。

男人緊抿脣,為難了好一會兒才艱難地收回手,將盤子略微向前推一點:「那妳不要吃太多。」

「看你這樣我就放心了。」眨眼都不到的一瞬間,落淚美人馬上抓起另一塊蛋糕,津津有味地放入口中。

「認識你這麼多年了,還是這麼容易分心;你踏入這行也這麼久了,卻還是這麼容易心軟。」

「這樣很好,拜託繼續保持。」

{\__/}
( ・×・)

「我真的要跟你拚命了!」

「嫦娥妹妹,你想跟誰拚命?」後頭忽然伸來白皙的手腕,覆在黑髮上的力道微弱得連蚊子都壓不死,男人卻像是被施了定身術般變得比石頭還僵硬。

「我都說邀請她來了,你怎麼不相信呢?」可可調皮地眨眨眼睛,將自己喝剩一半的飲料遞給嫦娥背後的女人「月桂姐姐,辛苦妳遠道而來,要不要喝一點?」

月桂嫌棄地瞥了杯口,搖搖頭,逕自在呆滯的嫦娥身邊落座,也沒有點任何吃喝的東西。

「嫦娥,我只問妳一個問題。」

嫦娥恢復平時的靈活,鄭重注視著一身乳白的月桂。

「這個委託,妳確定要接下來嗎?即使是這樣的任務對象,妳能保證自己像從前那樣成功嗎?」

嫦娥陷入悠久的沉默,可可也安靜下來,連吃蛋糕喝飲料都不敢做,只是視線不斷在那兩人身上來回。

月桂非常具有耐心,靜靜等待嫦娥捫心自問的回答。

原本充斥笑鬧聲的包廂迎來沉重肅穆的寂靜,只有空調的呼呼聲吹得三人衣衫細微震動著,食物與香水的芬芳代替聲音盈滿身畔。

「我會去的。」

嫦娥抬起目光,兩名女人盯著他重新閃出光芒的雙眼,甫見面時裡頭的迷茫已消失無蹤。

「這是我的職責、我的本分。」

「我不會放過唯一能做自己的那天、不會放過唯一能讓自己快樂的那天。」

嫦娥握緊手中的刀子,順時針畫出一個完美的圓形,刀子的殘影留在半空中,如同一顆縮小的圓月。

「於我而言,除了滿月的那日,天天都是無月夜。」


P.S.本章的月桂指的是月亮上的桂花,月桂跟桂花是不同的植物,大家不要搞錯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