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骸願23

色之羊予沁 | 2021-09-18 21:57:26 | 巴幣 1476 | 人氣 254


羊\我說:


  難以忍受的痛苦,柏格努力避開岩漿以及在上空盤旋的天使。


  非常突然,他抓到兩名天使混入地獄,才眨眼間就被擊退到幾百里外,左側腰還炸出一個洞……柏格驚訝又疑惑、手遮著傷口試圖止血,觀察那些天使舉動,意識到他們在喚醒火山時,地板已經開始震動,不到幾秒火山噴出濃霧與熱氣——還有岩漿。


  柏格急忙用傳遞術通知妮娜帶所有魔人去避難,他則是留在這裡監視。


  那些天使有什麼目的?


  他非常困惑,想不出天使忽然行動的原因,明明身上有魔王的防護咒,卻被天使一擊重傷——難道天使進化了?當初攻打天界可沒有這麼容易被傷到,柏格甚至能感覺到,那兩個天使在放水。


  看著他們在天上盤旋,柏格忍著疼痛用魔法操控岩漿攻擊,但是連天使的翅膀都沒碰到就被擋掉,下秒一道閃電劃過他的臉龐,柏格十分吃力地閃過,兩名天使互看後其中一名朝他飛來,熱風捲著殺機,柏格久違地感覺自己是獵物。


  那些異常的天使隨便就能瓦解他的反擊,柏格一邊逃一邊思考對策,火山灰幾乎蒙蔽視線,他只能被動閃避、盲目地尋找方向,還要注意不能往王城的方向跑,避免讓其他魔人遭到攻擊。


  「咳……」


  火山噴發出來的氣體嗆得他很不舒服,感覺每吸一口、胸腔都在燃燒……柏格忽然發現呼吸不痛了,注意到收在胸口暗袋的雅威在綻放光芒淨化空氣,還拉著他的衣領往其他方向走,柏格頓時明白一個道理。


  就算有火山灰遮蔽身影,天使也能看出他在哪裡。


  柏格咬牙使用空間術,將自己所在的區域與其他地方對調,放棄繞著火山群跑一圈再使用空間術劃開上空,讓岩漿像噴泉池一樣在同個地方不停回流。


  「呼……哈!咳咳咳咳——」


  一逃出濃煙範圍,柏格深呼吸、凝聚魔力治療自己的肺,也調節呼吸避免再二次灼傷,可是來不及把身體狀況調整好,又是一道雷劈過來,還是雅威用力往旁邊扯才讓柏格閃避傷害。


  他立刻拍拍胸口安撫雅威,另隻手召喚出長槍使用咒語。


  沒有一絲手下留情,柏格慢慢被絕望吞噬——兩名天使不痛不癢,輕鬆化解那些咒語。


  他察覺不妙,那時攻打天界能有效傷到天使的咒語居然起不了作用,為什麼?


  這裡可是地獄。


  天使的反擊不激烈,但是都險些讓他丟掉性命。如果不是雅威對同根源有反應,能提早幾秒察覺攻擊方向拉著他閃避,柏格覺得自己不會只有左側腰被穿洞而已。


  隨著時間推移,柏格越來越少地方能躲。岩漿噴發的速度非常快,地獄的溫度在不停飆升同時也充斥熱氣,他感到非常不舒服,祈禱妮娜已經將魔人都帶到深淵。


  放眼望去,熾熱的岩漿已經覆蓋所有地面,柏格只能飄在半空中,成為醒目的標靶。


  他努力與兩名天使保持距離,清楚自己快到極限……比以往惡劣的環境跟身體不適,導致能承受的臨界點縮短不少,現在的他連要靠近冰地獄都難,柏格也不覺得過去是好主意,此時空氣中全是悶熱的濃煙與有毒氣體,如果讓岩漿流到冰地獄,融化的冰塊會製造更大量的水蒸氣,導致環境更惡劣。


  他想起魔王,咬緊牙關。


  不能什麼都仰賴對方保護——柏格嘗試反擊,即便徒勞無功,越接近臨界點越被壓力逼得喘不過氣,更別提遭到灰灼燒的肺還沒完全復原,柏格努力保持清醒,甚至大口呼吸抓住氧氣,但是眼前畫面開始模糊。


  又一次,雅威扯著他閃過攻擊。


  但這次用力過猛,雅威將暗袋扯破自己飛出去,柏格屏息呼吸伸出雙手,不顧自己的安危只想接住掉落的天使核心,雖然運氣好沒在失去平衡後滾入岩漿裡,柏格的膝蓋卻撞到燒得通紅的岩柱尖端,刺骨的痛直竄背脊、手指冒出冷汗緊緊捉住雅威不放。


  「幹……」柏格難得爆粗口,表情痛苦不已。


  平常這種傷他能忍耐,但是隨著膝蓋受傷,原先能無視的左側腰傷口也開始撕咬神經,天使趁機追擊,手握雷電打入柏格的胸口。


  「咳!」柏格吐血同時用自己的魔力抵抗,雅威也急忙釋放魔力想幫忙,天使原本無神的雙眼在感應到同伴的力量時忽然明亮,伸手就要拿走雅威。


  這瞬間,地獄的壓力猛然劇變。


  柏格渾身一震,呼吸忽然順了不少,兩名天使驚覺同時看向遠方,四周的岩漿猶如巨浪往他們身上捲去,結果天使的翅膀一震,岩漿如似水珠被甩下,下秒撲天蓋地的惡意與壓迫感席來,吞噬光明之子。


  那是難以形容的觸感。


  柏格知道魔王懶洋洋是在盡量讓自己放鬆,不要被宗罪的力量牽著鼻子走,所以他從以前就很好奇自家老母有多強大,認真動用宗罪的力量會是什麼樣子?


  此時見到答案,柏格整個背部發涼,想將自己的存在感抹滅。


  即使知道那是自己的母親、她不會傷害自己,卻一直想順著本能消除自身的存在,避免自己被魔王察覺,受到死亡的吞噬。


  柏格周遭的氣壓改變,有道強大的防護罩籠罩在周圍,他此時仔細看天使的樣子,頓時頭皮發麻——那是一團無頭的獅身火焰、有著尖銳的彎曲龍爪,背部更有三對白色翅膀,獅身被七個綻放金光的白環圍繞,白環上甚至有數隻眼睛。


  如此畸形的生物根本不會聯想到天使,但他們就是——熾天使。


  柏格頓時理解自己打不過的原因。


  「殿下!」


  聽到聲音,柏格急忙看過去,高喊:「你去幫魔王!」


  「但——遵命!」傑爾特抬頭看一眼戰局,就立刻轉化成宗罪的型態突擊熾天使,柏格只能在旁觀望,內心難過也痛苦,如果他是宗罪就能幫上母親,也許還能壓抑火山爆發……地獄只聽魔王的話,從魔王那得到力量的魔人有一定程度可以影響環境,而他,雖然被稱為王子,但實際上根本無能為力。


  凡人之軀的無力感。


  周圍突然傳來刺耳的摩擦聲,一陣搖晃岩漿開始往下降,柏格看見地板出現一條又大又長的裂縫在吞噬岩漿,抬頭看他們仍在持續戰鬥,魔王只變成半形體,頭上有對彎曲的羊角、下半身呈現羊腿形狀卻有著鷹爪,身後有兩雙巨大的骨手在防禦與攻擊;傑爾特則是直接變成「傲慢」的完全體,擁有翅膀的黑色骨龍隨著甩尾發出喀啦啦的聲響,許多黑影從地上冒出不斷往空中的熾天使攻擊,雖然都沒用,熾天使連看都沒看只是一把火過去就將他們消滅。


  柏格想起那一天,在外圍就能感受到防護罩裡的恐怖力量。


  當時人們害怕又只能不斷逼迫自己前進,高聲說著不會有事,颯猊恩將宗罪跟惡魔都困在防護罩裡,他們只要消滅逃出來的野獸。


  如今卻是,熾天使跑到地獄裡跟魔王與宗罪對打。


  柏格看到傑爾特被熾天使打回人形,雖然知道雙方的實力差距就擺在那,心裡還是有點埋怨對方撐不到幾分鐘,低頭看一眼左側的傷還需要幾分鐘才能完全癒合,頓時氣得牙養癢又無法動彈,然後拍拍雅威安慰他沒事。


  魔王跟熾天使打得不分上下,柏格努力看清楚熾天使在做什麼,想找出弱點告訴她,可是他們動作太快太混亂,無法透過手揮舞的方向與力道判斷熾天使的攻擊方向……不對,熾天使連人形都不是了,就是一團模糊會隨著風晃動的火焰,根本捉不住重心。


  忽然有股非常噁心的感覺衝擊他的神經。


  柏格注意到後方的熾天使拿出一把劍——或者說獅身背上出現一條蛇咬著一把劍,難以形容的厭惡與噁心感,下意識判斷那不是神親手打造的武器就是灌有祂力量的神器,柏格無法繼續旁觀,知道現在得帶魔王逃跑,那個砍下去不得了。


  當他雙手放在岩石上,才發現地獄有股力量在蠢蠢欲動但是使不出來,意會到天使不只帶了那種東西還壓制地獄本身的力量……可能有神插手?現在的情況非常糟糕,雖然魔王在釋放力量後非常強大但也容易失去理性,想憑著力量碾壓熾天使絕對沒問題,但是得先奪回地獄的掌握。


  柏格將雙手放在地上,就算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他依然釋放魔力、努力抓住地獄的根源,想把壓制在上頭的力量抽掉,抬頭看魔王因為熾天使那把劍的關係被逼退不少,急忙找傑爾特在哪,粗魯地把人打醒要他一起拉住根源的力量擺脫控制,無視自己身上的傷,拼命地想搬開這塊石版。


  頓時,一個畫面浮現腦海。


  ——幾個孩子躡手躡腳地離開神殿,手指向水井。他們騙母親那是「裝飾用」的東西,但如果將上頭的石版推開,底下是能通往一片草原的道路。


  「不……」


  柏格發現來不及了,那把劍一出,他距離這麼遠都能感覺到濃烈的不舒服,更別提近戰的魔王會受到什麼衝擊——戰況非常快就有轉變,一名熾天使不顧自己被魔王的骨手抓住、撕裂成碎塊也要將劍砍入她的上半身;另名則是往劍身注入更多聖光,魔王想避開,但是距離劍刃五大步就感覺到力量喪失、動作遲緩,現在只剩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要避開不可能,只能眼睜睜看著純粹的聖光往身體注入,連帶著刺眼白光


  ——「噓,這是我們的秘密唷。」站在他身旁的孩子用天真無邪的表情竊笑著。


  「媽!」他放聲嘶吼,兩位熾天使都變回人形,滿臉驚訝地看他,視線全部轉移到柏格身上,無視手上的劍刺穿魔王的胸口,任由她往下墜落。


  他們的位置太高太遠,柏格使用風的元素也無法比過墜落的速度,他眼睜睜看著魔王從高空墜落,即使傑爾特動用「傲慢」的力量一口氣爆發衝過去,也沒能縮短跟魔王之間的距離——又是一道雷,柏格簡直氣瘋了,就算知道徒勞無功也往熾天使回擊,攻擊毫不意外無效,他的手腕甚至被抓住。


  熾天使看著他,幾乎在思考什麼。


  柏格看見他另隻手抱著只剩半身的熾天使,那名熾天使開口「先回去吧,我們無法干涉地獄太久」,柏格愣住,意識到自己居然聽得懂?抓住他手腕的熾天使才放開,卻帶走一股力量——


  「還來!」柏格發現雅威不見想討還,熾天使翅膀一拍消失在空氣裡,地獄原本被壓制的力量釋放出來,被熾天使搞「髒」的環境頓時一乾二淨。


  隨著地獄不停傳出震盪,他回頭往魔王墜落的地方跑去,路上看見越來越多血跡,傑爾特的背影出現在前方,他緩緩移動著,腳下拖著長長的血跡。柏格急忙扶住他,冷靜下來才發現傑爾特失去胸前的肉、肋骨都刺出來,有些器官都快滑出來掉到地上,卻死命往魔王墜落的地方走過去,嘴裡不斷說著「抱歉」跟「對不起沒保護好陛下」。


  「你在這裡,不要動了!我叫妮娜,你忍一下!」柏格押著他的肩膀強迫坐下、再次使用傳遞術;傑爾特又走了幾步才停下來,像失去線的傀儡跌坐在地上、喘著粗氣推推他:「殿下……先去找陛下……找陛下……」


  「好,你在這裡等不要動了,我已經叫妮娜。」


  「找陛下……」他又推一下:「快去……」


  「那你別再動了,乖乖等妮娜來。」柏格往前走幾步,回頭叮嚀傑爾特,看見對方安分地坐著,才重新邁開腳步往前奔。


  他從出生以來,就在不斷失去。


  愛人、親人、家人、國人。


  「不……」


  地獄不斷產生震鳴,似是在悲泣,柏格跑到盡頭,只看見那條被製造出來吸收岩漿的巨大裂縫……他無力跪坐在地上,伸出雙手感應氣息,無助地笑出聲。


  魔王墜入岩漿裡。


  「哈……」


  他現在連唯一的母親,都失去了。


創作回應

無殤
柏格還算是凡人!?
2021-09-18 22:35:52
色之羊予沁
沒錯喔(#
2021-09-24 19:43:55
現世.夢
噢我的胃……QAQ
2021-09-18 22:53:32
色之羊予沁
(給胃藥
2021-09-24 19:44:05
影樹林
胃…………藥……我需要…………(倒地……
2021-09-18 23:08:18
色之羊予沁
(塞
2021-09-24 19:44:09
青草
我相信秧秧是在岩漿裡療傷而已
2021-09-18 23:48:02
色之羊予沁
在岩漿裡游泳的厲害秧秧(?
2021-09-24 19:44:30
mushroom
等等 岩漿帶著走秧秧療傷嗎?
2021-09-18 23:49:44
色之羊予沁
搞不好下去游泳而已(?
2021-09-24 19:44: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