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一根羽翼—圖書館大冒險(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9-18 20:00:11 | 巴幣 2 | 人氣 54


開學典禮結束之後,各班同學們回到自己的班上,處理教材、幹部選拔、打掃工作分配等等雜事。

老師在台上講話的時候,月偷偷對某個方向投了好幾次奇怪的目光。

清晨的時候,她見到的那個人說是特招生班的,但是她早上見到的人,此時卻坐在窗邊的座位,百般無聊地撐著頭,毫不避諱地打了個大呵欠。

到底是怎麽回事呢?月蹙起眉頭,臉上寫滿疑惑,看了一下手機,猶豫著該不該直接問問當事人。

老師說完了開學的注意事項和班規,第二節課結束,班上同學由於對彼此還不熟,只能跟室友講話,不過……

「月,妳怎麽一直看著那邊的帥哥啊?」室友露出一抹賊笑問道。

「咦?啊……那個……我、我不是那樣的意思!絕對不是!我、我只是有點疑惑而已……」

「疑惑?」

「嗯,他明明是特招生班的,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裡呢?」

「特招生班?」室友納悶著,站起來,對著空的方向說:「喂!空,你家很有錢嗎?」

「啥?問這要幹麽?」空滿臉不解。

「你不是特招生班的嗎?」室友繼續追問。

「我家是很有錢沒錯啊,但是我的戰鬥力可沒高到能進特招生班。」

「月,妳是不是弄錯人了?應該不是空吧?」

「嗯,聽名字和說話聲音,應該不是我早上遇到的人,但是真的長得很像。」

「長得很像我?」

「啊,那個……是的,只有氣質和說話聲音不一樣……」月說完後,發現空已經站起來了,才補上一句:「早上遇到的那個男生很矮,不到一百七十公分。」

「不可能,妳沒看錯吧?」

「嗯,對方只比我高半個頭而已。」

「好奇怪。」空的臉垮了下來,停住本來打算走到月的座位的腳步,「算了,我還是找個時間來調查一下,見面什麽的以後再說,我總得先搞清楚前因後果才有辦法勸說。」

「您不會亂來吧?」

「這個嘛……進,你記得我小時候最喜歡拉著那傢伙幹麽嗎?」

「跑去地下室玩,您不會打著圖書館地下室的主意吧?」

「啊、啊哈哈哈,拜託啦,進,保護我一下。我只是想知道記錄之儀到底怎麽記錄六年前的事情,只要翻出真相,我保證離開。」

「您不聽勸的個性簡直和小時候沒兩樣。」進扶額嘆氣,搖了搖頭。

「空,你也打算去圖書館地下室?」月的室友訝異問道。

「對啊,雖然我曾經被警告過,沒事別下去,但是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我想知道的事情,那裡肯定有。」

進愣了幾秒,瞪大雙眼,訝異說:「原來是這樣,您不打算直接去見本人,而是打算調查完之後再來考慮勸說的方式嗎?」

「沒錯,那傢伙很脆弱,直接問可能會傷到他,但是知道前因後果再來誘導,或許會願意說出六年前爆炸案的前因後果,我想知道為什麽他會被誣陷為兇手,以他當時的年紀根本不可能是兇手。我懷疑有人操弄了整個事件,意圖架空他的權力。」

「真是那樣的話就糟了……」

「不要說那傢伙了,整個羅佩亞王室早就……算了,這話題不能讓隔壁國家的王室聽見。」

修特一臉嚴肅,緊盯著空,「你不是失憶?」

「先別問,我會查清楚再說。」

修特一臉堅定,說:「我也要下去,我知道身為狄菲的王子,我不該擅自踏入羅佩亞的禁地,可是我真的想知道六年前,那場審判中到底出了什麽事情?為什麽會攻擊人?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喔喔喔!兩位要下去冒險?我也開始好奇地下室哪裡可以看見以前的事情,好像很有趣。」月的室友雙眼發亮,興沖沖地自願加入。

「等等,老師好像有說下午四點到六點禁止進入地下室吧?」月一臉慌張,有種不好的預感。

「記錄之儀只會出現在那個時間。」空搔了搔臉,一臉困擾,「啊,下去要帶武器喔,因為有魔偶,要是萬一被魔偶攻擊,我要硬闖。」

「哎,您真的是……未免太胡來了,要是出事我真的沒辦法跟國王陛下、三王妃殿下交待。」

「這就是為什麽你也要一起下來的原因啊!哈哈哈!」

「少爺,我明天可能得向三王妃報告一下了。」進一副想打死人的樣子,哀怨說道。


傍晚四點,參加圖書館地下室探險的人分別是空、進、修特、月和月的室友.鵲。

圖書館的的地下室入口是一扇非常高的木門,木門上刻著許多複雜的古老文字,空抬著頭,唸著:「擁有高貴之血的子民啊,你擁有的智慧,已經足以踏進這個記錄著世界上一切事物的空間,你無法帶走這裡的任何東西,但你能將你所見之事,銘刻於心中……上面是這麽寫的。」

「你讀得懂喔?」鵲一臉訝異,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空的氣質陽光開朗,雖然長得相當帥氣,卻給人一種愛玩的印象,單看外表大部分的人不會把他和「聰明」或「博學多聞」這兩個形容詞連結在一起。

「別小看少爺,七歲就會基本古文字,八歲就能把羅佩亞現有的藥草的功效和副作用背出來,九歲已經在中學等級的數學。」

「好厲害。」月驚訝讚嘆。

空推開大門,底下是一片漆黑,他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照了一下腳下,是一條灰塵很多的長樓梯。

五人小心翼翼走下樓,樓梯比他們想像中還要長之外,四周的空間也很奇特,並非完全的一片漆黑,而是漆黑中有一點一點的星光,就像黑暗中掛著閃閃發亮的鑽石似的。

「好漂亮啊……」月驚嘆著,不停四處張望。

走到中段時,空間多出了好幾個扭曲的半透明時鐘,和星光一起飄在四周。

「真是驚人,沒想到羅佩亞還有這樣的空間。」修特一臉訝異,四處張望。

「我有聽說過這裡,但實際進來是第一次。」

終於來到空間的最底層,眼前只有一看非常高大的古老鐵門,上面畫著許多難以理解的圖樣,空正想伸出手,推開大門時,四周突然出現警報器警示的聲音。

「發現入侵者!發現入侵者!有高貴血統,沒有鑰匙,是冒牌貨!」

「什麽?」空滿頭霧水,沒好氣地罵:「什麽鬼啦!我是羅佩亞家第六位王子,警報系統可以不要這麽沒禮貌嗎!」

「發現入侵者!有高貴血統的冒牌貨請離開,若不離開,這裡將成為你永遠沉眠的地方。」

「我的媽呀,完全說不通……」空滿頭黑線,他用力抓住拉環,意圖把門打開。

「喂喂,空,現在怎麽辦?上面好像有……」鵲冒起冷汗,嘴角抽搐,看著紅眼睛的木偶緩緩走過來。
木偶穿著士兵的鎧甲,舉著長劍,步步逼近他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