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30.你和燕子學姊挽著手是什麼意思?

佐渡遼歌 | 2021-09-18 20:00:07 | 巴幣 190 | 人氣 394


  秦樓月她們在開學當天會守在校門、體育館,確認沒有新生的右手無名指戴著玩家戒指,卻也僅此而已,不可能對全校三千多名學生進行縝密的身家調查。粗略估計一名學生有約三十名親戚,全校算起來就是將近十萬的人數了,其中有一、兩位學生的親戚其實是玩家也不是太過令人訝異的機率。
 
  許家瑀大概就是那一、兩位的漏網之魚。李少鋒沉聲詢問:「班長,請問妳知道這枚戒指的由來嗎?」
 
  「咦?由來……我有注意到這座學校好幾個人都戴著同款戒指,畢竟顏色很顯眼,其中甚至有一位是老師。雖然每個人平時看似沒有交集,私底下並不是這樣吧?你和楊千帆就經常走在一起,早上那位首次過來教室找你的嬌小學姊也戴著同樣的戒指。」許家瑀篤定地問。
 
  「為什麼要這麼做?」李少鋒疑惑追問。
 
  「我其實從很早以前就知道那戒指的事情了,偶爾會在街道看到戴著的人,一中商圈、逢甲夜市、台中火車站這些鬧區都很容易看到,當中也有幾位身穿國、高中制服,所以我想大概每一所學校或多或少都有那樣的人吧,只是一直以來都缺乏勇氣上前詢問細節。」許家瑀說。
 
  「那樣是正確無比的決定,今後也請不要貿然上去搭話。」李少鋒發自內心地建議,暗忖玩家當中不乏性格古怪、乖張偏執的類型,若是誤以為許家瑀是其他隊伍的成員在刺探情報,動武起來可不是開玩笑的。
 
  緊接著,李少鋒想起自己當初在一中商圈初次遇見燕子學姊、樓月學姊的時候也是類似情況,不禁莞爾。
 
  「我有講了什麼奇怪的話嗎?」許家瑀問。
 
  「別在意。」李少鋒急忙收斂笑意,正色說:「戴著這枚戒指的人其實不少,聽說全世界加起來有百多萬人,因此分屬不同的隊伍……說是組織應該更好理解吧,彼此之間大多是競爭關係,偶爾也會出現鬥爭,所以才會說最好不要扯上關係。」
 
  「就像KTV的時候那樣嗎?和你們打架的那兩人也戴著戒指。」許家瑀問。
 
  「是的。」李少鋒說。
 
  「所以你們……果然是幫派嗎?或是類似的組織?」許家瑀小心翼翼地問。
 
  「要這樣理解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煩瑣碎的解釋。」李少鋒轉而問:「可以說說關於那位……許廣淵叔叔的事情嗎?」
 
  「廣淵叔叔從以前就和我們住在一起,因為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非常寵我,幾乎是當成自己的女兒。小時候不管想要什麼東西,只要撒嬌地央求幾聲就會立刻買給我,即使被爸爸罵過好幾次也不會生氣,下次依然會一邊摸著我的頭一邊笑著說『要保密喔』。」許家瑀露出懷念神色,低聲說。
 
  李少鋒應了聲,等待後續。
 
  「只是叔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突然消失一陣子,少則好幾天、多則好幾個月,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去哪裡,然後帶著大筆現金、滿身是傷地回來。直到年紀稍長,我才逐漸發現這樣並不正常。」許家瑀說。
 
  「那位叔叔有練過什麼武術嗎?」李少鋒打斷詢問。
 
  「武術?應該……沒有才是。」許家瑀搖頭說。
 
  「那麼身上有刺青或經常配戴特定飾品嗎?」李少鋒想起秦樓月提過克蘇魯遊戲的玩家經常使用這兩種方式作為自身隊伍的象徵,追問。
 
  「沒有刺青,不過以前一起洗澡的時候就注意到叔叔身上有很多傷疤……普通人不應該會有的那種程度,他也經常誇口炫耀自己的各種勇武事蹟,其中很多聽起來都覺得是假的,不過考慮到傷疤和經常受傷的事情,卻有種莫名的真實性。」許家瑀抿起嘴說。
 
  李少鋒突然覺得有那裡不對勁,沉默地思索。
 
  許家瑀沒有注意到這點,自顧自地說下去:「最嚴重的一次甚至弄到叫救護車送急診,躺在病床好幾個星期才痊癒。當時我應該是……國小二年級左右吧,在半夜突然醒來,聽到房間外面傳來聲響和爸爸媽媽的呼聲,開門走過去就看到叔叔渾身是傷地地躺在客廳地板,不省人事,血流得到處都是,印象非常深刻。」
 
  「那樣不會留下心理創傷嗎?」李少鋒心有戚戚焉地陪了幾聲苦笑,繼續追問了各種問題。
 
  許家瑀也相當配合地有問必答。
 
  她的家世清白,父親是律師,母親是家庭主婦,對於克蘇魯遊戲和武術世家的常識都似懂非懂,過往經歷也沒有接觸到的機會,顯然是在正常不過的普通家庭。換言之,那位許廣淵聽很有可能是意外戴上玩家戒指的迷途者,可惜情報有限,李少鋒猜不出所屬隊伍。
 
  考慮到迷途者如果沒有其他玩家在旁指導,連護體、纏刃都不會,貿然參加遊戲與送死無異,然而更進一步地想,如果有加入隊伍,重傷返回地球時應該會待在根據地療養、接受同伴的照料才是,而非滿身是血地獨自回去班長家。
 
  這點正是方才感受到不對勁的矛盾之處……總該不會是沒有加入任何隊伍的獨行迷途者玩家吧?李少鋒思考片刻才注意到第二個矛盾點,疑惑地問:「等等,妳大可直接去問那位叔叔啊,為什麼要從我這邊旁敲側擊?」
 
  「叔叔從來不肯告訴我,每次都敷衍過去。」許家瑀無奈地說。
 
  「好吧,這樣其實不算壞事啦,他也是為了班長著想,畢竟牽扯進來真的會有不少麻煩。」李少鋒理解地說。
 
  「但是叔叔已經超過一年沒有回家了,以前從沒有過這麼久的時間。」許家瑀擔憂地說。
 
  李少鋒心中一驚,暗忖若是惹上某些麻煩,刻意隱匿行蹤還好說,如果參加克蘇魯遊戲一年以上的時間卻沒有返回地球,大概凶多吉少了。
 
  「爸爸打從以前就很反對叔叔那個不曉得究竟在做什麼的危險工作,就算賺的很多也從來沒有給過好臉色,吵過幾次很嚴重的架,因此在我上國中之後,叔叔就不太住在家裡了,不過每個月至少都會給我打一通電話,一年前卻突然斷了音訊,實在……很擔心,但是又沒有辦法連絡上。」許家瑀的聲音突然有些哽咽,吸了吸鼻子。
 
  別吧,要是哭了該怎麼安慰?從還沒有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過啊。李少鋒頓時僵住。
 
  「唯一的線索就是那枚戒指……我也知道貿然搭話很危險,畢竟那是會讓叔叔滿身傷疤、差點死掉的工作,想說至少先和你成為朋友,然而上學期遲遲找不到好時機,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許家瑀囁嚅說。
 
  「我其實也在找人,會幫妳問問看的。」李少鋒見她的雙眼已經淚光打轉,忍不住開口攬下這件事情。
 
  「真的嗎?謝謝!」許家瑀頓時轉憂為喜,漾出笑容地喊。
 
  「不保證啊,剛剛講過可是有百多萬人都戴著這種戒指。」李少鋒急忙聲明。
 
  「沒關係!真是太感謝了!」許家瑀捧起李少鋒的雙手,用力握緊,頻頻點頭道謝。
 
  李少鋒知道許家瑀沒有他想,然而頂著身後自家師父的視線還是有些芒刺在背,不著痕跡地掙脫之後提醒說:「關於戒指、寒假KTV和這段對話的事情,希望幫忙保密。」
 
  「當然!」許家瑀正色保證,接著猛然回神似的往後瞥了一眼依然站在不遠處的楊千帆,低聲說:「雖、雖然還有很多想問的事情,不過就……不打擾了。叔叔的事情就麻煩你了,少鋒同學!」
 
  「啊……嗯嗯。」李少鋒錯失澄清時機,站起身子看著許家瑀的背影很快就混入前往福利社的學生人群當中,接著就看見自家師父快步靠近。
 
  「這是沒有料想過的情況,需要替你準備一柄短刀或匕首嗎?男生制服沒有裙襬,不過插在襪子裡面用褲管遮住也是一個辦法,就是拔出來的時候會慢個一、兩秒。」楊千帆立刻問。
 
  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嗎?李少鋒苦笑著說:「班長人很好啦,而且學校裡面都是普通人,提氣就可以應付各種情況吧。」
 
  「有備無患,明天就帶著吧。我那邊有一把備用的。」楊千帆伸手將長髮撩到身前,併攏雙腿坐在長椅。
 
  「所以剛才不是詢問意見,而是單方面的告知嗎……不過還是感謝師父的關心。」李少鋒跟著坐下。
 
  「今天放學,我會向樓月學姊報告這件事情。無論是否個案,本校學生有親戚朋友是玩家都需要盡快調查清楚,以免日後出現更嚴重的問題。」楊千帆說。
 
  「那麼我負責告知燕子學姊吧,也請她下次去買情報的時候,順便問問看有沒有許廣淵的情報。」李少鋒點頭說。
 
  「接下來一邊吃飯一邊說吧。」楊千帆從塑膠袋裡面取出顯然超過兩人分的豬排炒麵、排骨便當、水餃和三明治,在遞出的時候隨口問:「你和燕子學姊挽著手又是什麼意思?」
 
  「……謠言居然傳得那麼快嗎?也太恐怖了,那只是早自習的事情耶。」李少鋒遲疑接過塑膠餐盒。
 
  「謠言?我是聽那女生講的。」楊千帆說。
 
  「咦?啊,原來如此,是我誤會了……話說師父從那麼早就開始聽了?講到那個話題的時候,班長和我還沒出教室吧。」李少鋒又問。
 
  「鐘聲敲完的時候,我就站在你的教室外面了。」楊千帆聳肩說。
 
  「這麼說起來,我一直很想知道,師父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如果只是單純過來教室還可以理解,但是連午餐都買好了,難道第三節課就先去福利社了?」李少鋒問。
 
  「不要轉移話題。」楊千帆淡然說。
 
  「嗯,那個,就是師父聽到的那樣啦……沒有什麼太深的涵義。」李少鋒苦笑著說。
 
  「這麼說起來,夏羽也經常主動挽手……你很喜歡那樣嗎?」楊千帆追問。
 
  「咦?這、這個,我是聽說過有些女生喜歡挽著手走路,不過我都是被挽的那邊,要說喜歡與否也有點微妙,大概就是類似牽手的感覺吧?師父也會牽著我的手不是嗎?雖然那個與其說是牽,更接近拉著走就是了……」李少鋒講到後來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在講什麼,聲音越來越小。
 
  楊千帆側臉凝視片刻,面無表情地結束話題說:「快點吃吧,要涼掉了。」
 
  李少鋒看不出來自家師父究竟是否有在生氣,卻也暗自慶幸話題到此為止,默默地開始吃起午餐。
 



創作回應

秦思
妻管嚴又要犯了
2021-09-18 21:17:24
佐渡遼歌
師父只是問問嘛XDDD
2021-09-18 21:21:47
東堂隼人
再問下去,看來女主準備開地圖炮了![e29]
2021-09-18 21:18:18
佐渡遼歌
不只有夏羽學妹,連燕子學姊都要轟炸嗎XDDD
2021-09-18 21:22:06
Ddpaul
徒兒你今天在跟誰卿卿我我啊?報上名來~
2021-09-20 10:39:05
Ddpaul
我感覺現在少鋒才是瞭望塔的主人
2021-09-20 10:39:32
佐渡遼歌
錯覺啦錯覺XDDDD
2021-09-20 11:22:4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