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4-9 真實的自我

伍德‧瓦懷特 | 2021-09-18 15:00:04 | 巴幣 1162 | 人氣 178

連載中Case 4 賽蓮女妖的沉默
資料夾簡介
聲優兼歌手的女星屢屢收到恐嚇信函,身為粉絲的賀輔義不容辭接下委託。不料事態卻在眾人各懷心思和暗藏的惡意中變得越來越難以收拾...

20
  「涵瀅,沒事吧?涵瀅!」

  賀輔騎著機車來到現場,趕忙跑上階梯,直奔二樓涵瀅的房間。在按了幾聲電鈴都沒回應後,他焦急地用拳頭敲著門,過了一陣子門才緩緩打開。

  「賀、賀輔先生……」涵瀅的長髮有些散亂,身上的白襯衫微皺,甚至連第一個扣子都沒扣。原先面容有些憔悴的她注意到賀輔的視線不太安分,雖什麼都沒說,仍一手擋在胸前。

  「沒事就好,呵呵。」賀輔一手搔著後腦,尷尬地笑了幾聲。他隨即恢復認真的神情:「我檢查一下喇叭。」

  屋裡的配置和賀輔上次來時一模一樣。他單膝跪在電視櫃前,仔細檢視著藍芽喇叭,但絲毫沒有任何被動過手腳的跡象,而打開開關後也不再有剛才的詭異聲音傳出。

  賀輔環視四周,也沒在公寓裡找到躲藏的空間,暗自思索道:喇叭看來是正常的。既然恐嚇犯不在公寓裡,表示他剛才就在門外吧?但是對方是怎麼進到公寓裡的呢?逃走很簡單,但進來時總要有住戶打開一樓的電子鎖。而且從門外能不能接收到藍芽訊號也是個問題。

  涵瀅站在賀輔身後,仍舊驚魂未定:「怎麼樣?」

  「把電源先關起來、門窗鎖緊,應該就能安心了啦。」賀輔站起身,順手拍著沾到的灰塵:「明天還要忙一整天,就先──」

  「我已經……受夠了。」

  涵瀅抿著嘴,語氣隨著身軀微微地顫抖著:「我只是想唱歌給大家聽,為什麼非得受這種罪?為什麼要這樣恐嚇我,這樣凌遲我?我到底做了什麼?告訴我啊!」

  「不是你的錯!都是──」

  「我知道啊!剛才喇叭會響,不就表示那個恐嚇犯在附近?你要我怎麼安心?」

  涵瀅的反問讓賀輔一時語塞,也就在此時,他才意識到眼前這位帶給大家活力的女子一直都在忍耐;不只為了把最好的表現留給觀眾而壓抑自己、默默忍受著匿名的威脅、還守著那不想為人所知的秘密。

  他伸出手想安慰涵瀅,不料手卻被啪一聲地推開,讓他只能一臉錯愕地將手收回。

  涵瀅這才察覺自己失態,倏地回過神:「我──對不起,賀輔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

  眼見涵瀅垂下頭,泫然欲泣的模樣,賀輔在沉默中輕嘆口氣,隨後像是沒事般,露出如常那副無所為懼的微笑。

  「我們去外面晃晃如何?」

21
  昏黃的街燈、便利商店的白色燈光、偶爾駛過的轎車車燈,深夜的國北市雖少了白晝的人聲鼎沸,卻也未曾真正沉睡。

  涵瀅坐在寶藍色機車的後座,看著手握龍頭的厚實背影,心裡仍舊覺得不太真實。她一方面掛心著明天的演唱會,良心和敬業的態度催促著自己應該早點休息;另一方面她卻又對這麼不聽勸的自己有些雀躍。

  「說起來,這時候騎重機好像比較氣派點吧。」賀輔在紅綠燈下暫停,突地自嘲地說著:「可惜我沒有,哈哈。」

  涵瀅淡淡地一笑,沒有跟著調侃,而是輕聲問道:「我們要去哪裡?」

  「好問題……」賀輔作勢想了數秒後隨口提議:「妳喜歡海嗎?」

  「嗯?啊,不討厭。」

  隨著綠燈亮起,賀輔幹勁十足催下油門:「好,那就決定了!」

  涵瀅根本不在乎答案。她只想離開那處不知是否被監視的公寓、只想逃離被要脅的恐懼,甚至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到哪裡都無妨,只是想有人陪在自己身邊。

  原先隨處可見的高樓大廈逐漸被低矮平房取代,便利商店的間隔越拉越長;約莫半小時後,視線不再被鋼筋水泥遮蔽,取而代之的是一側的山坡,及另一側撲鼻而來的海風及鹽味。

  看著護欄外的沙灘和一望無際的海,涵瀅忍不住嘆道:「離市區這麼近的地方竟然能看到海……」

  「既然都來了,要不要再近一點看?」

  賀輔無視著叉路旁停車場的指標,隨興地將機車停在路邊,隨即帶著涵瀅走下不遠處的石階,來到沙灘上。

  滿月斜掛在西方的夜空,和灑滿天際的繁星守望著海灘。水面上倒映著它們的光,隨著一波波浪潮及悅耳的浪聲輕撫遍地的白沙。

  雙腳輕輕陷入沙中,不踏實的觸感讓眼前的一切美得不真實。賀輔看向一旁涵瀅的側顏,她一手將長髮撥到耳後,露出溫婉的微笑。而一陣涼風吹來,除了挑動髮絲,也讓涵瀅的身軀忍不住微顫。

  賀輔這才趕緊脫下身上的薄外套遞了過去:「哇哇,快披上。要是感冒就麻煩大了。」

  涵瀅靦腆頷首道謝,披上的外套還微微沾著賀輔的味道,讓她不禁輕聲一笑。

  「好久沒看到海了,害我突然想家了。」涵瀅望向海面的盡頭,就像希望看見位於離島的家鄉一樣:「從小時候開始,我就很喜歡唱歌,也喜歡看到大家聽到我的歌聲時露出的笑容。即使現在每天都好累,但一看到有人支持、有人因此能更幸福,我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賀輔彷彿能感覺到身邊的女孩多年前或許就站在海岸彼端,用同樣澄澈熱切的目光望著這頭,描繪著現在夢想中的生活。

  「我想唱下去,只要有人還能因為我的聲音而感動,就想一直唱下去。」涵瀅邊說著邊垂下頭:「但是我同時也好怕,好怕大家發現我的身分後就厭惡我,甚至因此不能再站上舞台。」

  「因為是妖怪……嗎?」

  「不只那樣。」涵瀅一手抓著胸前的布料,深吸了一口氣,直盯著賀輔的雙眼:「賀輔先生,我真正的姓氏是『亞克羅斯』。」

  「亞克羅斯,好像在哪裡聽過?」「希臘神話的河神。」

  賀輔這才恍然大悟,當天在電視台錄益智問答節目時,涵瀅為什麼能那麼快說出希臘河神的名字,卻又有那麼極端的反應。

  涵瀅抿著嘴,原先欲言又止,但猶豫好一晌後,依舊決定緩緩道來:「我不只是妖怪,還是賽蓮,河神女兒的後裔。」

  「等一下,賽蓮的話,不就是在荷馬史詩裡,用歌聲迷惑水手,讓他們迷航甚至發狂的妖怪嗎?」

  「不愧是常處理妖怪事件的偵探,知道得真清楚。」涵瀅淡淡一笑,在月光下的面容略顯蒼白:「因為是那麼惡名昭彰的妖怪,我從小到大,甚至上學時用的都是假姓氏。而用唱歌來魅惑人心──那樣的妖術我二十幾年來從沒用過。」

  「我知道!我知道妳的表現都是靠自己的實力,根本沒有使用妖術!」賀輔一手撫著胸脯,連忙解釋道:「所有粉絲都一樣,都是喜歡妳的聲音和表演,就算妳是賽蓮,大家喜歡妳跟妖術一點關係都沒有!」

  「要是知道我是賽蓮,大家還會這麼想嗎?」「咦?」

  眼見賀輔一臉疑惑,涵瀅嘆了口氣續道:「先不說知道我是妖怪,大家會怎麼想。知道我是賽蓮後,一定會有人這麼說的吧?『你們這群粉絲其實早就不知不覺中了她的妖術』。」

  「那種事──我一定會幫妳澄清!」

  「賀輔先生,演藝圈和偵探不一樣。大家最在乎的不是真相,是印象。」

  涵瀅的話讓賀輔一時難以反駁。他理解涵瀅的難處,正因為如此,他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有多刺耳;但作為粉絲也好、朋友也罷,他覺得自己不得不說。

  「所以度過這次事件後,妳打算繼續守住這個祕密一輩子嗎?」賀輔回想起第一日陪著涵瀅跑行程時,她在夕陽下問的問題,和那時她略帶憂愁的神情:「即使妳曾問過我,不知道自己在說實話、還是一直在說謊也一樣?」

  「我……」

  賀輔見涵瀅低下頭,難免有些於心不忍。他朝海面走近一步,突地話鋒一轉:「我有個朋友,他是人類和狼人的混血。」

  涵瀅看著賀輔的側臉,儘管人模人樣,卻獨有眼神銳利地像隻狼。

  「從小人類就害怕他,說他流著妖怪的血;但是妖怪也不把他當夥伴,因為他再怎麼樣,外表和骨子裡還是流著人類的血。」

  「怎麼這樣?那又不是他能決定的。」

  「就是說。」賀輔雙手抱胸,點點頭續道:「我那朋友從小到大就覺得世界上充斥著謊言,就算偶爾遇到對他好的人,肯定只是同情他、可憐他,而作為混血,哪有什麼好可憐的。他因此討厭這世界、討厭所有人──但有一天,他發現他錯了。」

  涵瀅默默地聽著,只見賀輔抬起頭,望向那輪默默守護沙灘的明月:「他交到了朋友。他發現原來真的有人不是因為他的身分、不是想討什麼利益,純粹擔心著他。」

  口中說著朋友經歷的他淡淡一笑:「我後來認識很多人、經歷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才發現原來自己能看破謊言的能力,不是只能看見討厭的事情,也能用來幫助他人。」

  「那個,你剛才不是說是你朋友嗎?」

  「啊──行了行了,我就是我朋友,可以嗎?」賀輔見圓不回去,臉頰羞得微紅,一手叉腰撇過臉續道:「我知道有人就是討厭混血,但也有很多人和很多妖怪願意跟我站在一起。現在就是這樣的時代,人類和妖怪可以和平共存的時代。」

  「如果不是呢?」

  賀輔回想起自己也曾問過同樣的問題,當時聽到的回答還言猶在耳。他想像著對方的回答,咧嘴一笑,如實地轉告。

  「那就大家一起,把現在變成那樣的時代!」

  涵瀅一聽不禁掩嘴一笑。那是多麼理想化、多麼童話般的回答,但不可思議的是,她卻完全不討厭這答案,甚至覺得要是眼前的青年,說不定就做得到。

  「哪,涵瀅,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涵瀅不自覺地退了一步,有些扭捏地紅起臉:「咦?什麼事?」

  賀輔搔著後腦,也有些靦腆地別開目光:「現在可以聽妳唱首歌嗎──啊,不想要也沒關係啦。」

  「可以喔。」涵瀅像是鬆了口氣般點頭。她邊摸著喉嚨、邊微笑著問道:「妳說過喜歡Shining Singers的希蕾爾對吧?她的聲線……」

  「可是我今天想聽妳唱的歌。」賀輔搖搖頭續道:「想聽亞克羅斯‧涵瀅的歌。」

  涵瀅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過來。她調皮地笑了聲,將食指擺在鼻子前:「那就唱原本要在明天當壓軸驚喜的曲子,要替我保密喔。」

  她吸了口氣、輕閉雙眼、感受著浪潮的節拍,唱起恬美真切的旋律。

  那年盛夏海岸線,女孩的歌聲迴盪海邊。兩人份的笑靨,蕩漾在搖曳水面。她說要到城市歌唱,才有更廣的一片天。

  城市接納了女孩,女孩卻穿上了武裝。她痛過累過傷過哭過,走過人山人海的街坊。她傾吐的音符,忘記了大海的寬廣。

  深夜的海岸線,女孩獨自徘徊岸邊。天上星星映照水面,那閃爍的星光彷彿告訴她,高聲唱。

  隨著歌聲,涵瀅緩緩移動著腳步,彷彿水面上全是聽眾,想讓每一個角落都聽到她的聲音。賀輔不自覺地跟上她,那道身影和歌聲不需要妖術、甚至不需要後製,就如此讓人心醉。

  掬一瓢水中的繁星,洗清女孩的武裝。對海歌唱的女孩,厭倦隱藏著本色。

  掬一瓢水中的繁星,沖淨她一身赤裸。那不變的歌聲裡,有她最初的快樂。

  副歌剛完,涵瀅回過身,恰恰和賀輔對上眼。她柔和地笑著,而賀輔知道還有一句,甚至隱隱知道內容。他只同樣報以微笑,聽著專屬於他的深夜演唱會來到尾聲。

  她只想讓你看見,最真實的自我。
.
作者補充:
  謹向所有作詞者致上最誠摯的敬意。原本最後這段伍德是真有想過混過去的,但考量效果,還是硬著頭皮填了一段出來。只不過多了一段插入曲,是不是讓動畫化的難度又上升了(X)
  本來打算讓這次的進度結束在下一幕的推理結束,不過一來寫一寫字數很夠,二來剛好中秋節,寫些圓滿浪漫的情節倒也挺應景的(彩欣:「___」)。賀輔的撩妹力在本節Max了,偶爾還是要給名義上的主角帥一次啦(賀輔過太爽紀錄+1),至於會不會演變成黨爭──好問題。
  伍德自己還蠻喜歡「那就大家一起,把現在變成那樣的時代!」那句話,某種程度上也算貫穿《魔都妖探》系列的概念了吧。每個角色們雖然位在不同崗位,有著不同立場,但都為了同樣的目標努力著,想起來也是很浪漫的事情。
  說起來,伍德小時候家人也偶爾會在晚上帶我去海邊看星星,這次這樣寫或許也有點向兒時回憶致敬的味道吧。不過到了長大後,伍德才從家人口中聽到當年幼稚園的自己竟然在海邊,看著夜空說了句這樣的話。
  「天空是不是星星的大地呢?」
  ──幼稚園的我真是個寫詩的人才,現在的伍德被理性侵蝕太多,大概沒有這種感性了XD
  涵瀅終於向賀輔坦白自己的身分,似乎也暗自下了些決定。另一方面,案件的搜查仍得繼續進行,下一節擅長科技分析的那位角色將讓恐嚇犯調查出現重大突破。在演唱會上,賀輔、涵瀅、犯人三人又將各自有什麼行動?請別錯過下次的《魔都妖探》!

創作回應

勳一
若想聽涵瀅個人曲完整版,請購買《魔都妖探》BD特典,賺爛了(X)
2021-09-18 16:00:25
伍德‧瓦懷特
除了涵瀅個人曲外,我們還預計推出角色歌CD、相關歌曲也會上串流,各位粉絲不要錯過喔。
──聽起來伍德真的是掌握了財富密碼呀(X?)
2021-09-18 16:42:4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可以和平共存的時代嗎....能實現的話,肯定很美好吧。(雖然還是會有小衝突或糾紛就是了w)
雖然想用朋友來掩飾,不過賀輔果然還是很萌馬上露餡w
即使過去悲傷,但未來總是能找到那片柔和的月光與周圍的螢火蟲,只要別永遠低著頭看陰影的話。

夜晚的大海與滿月總是能讓人感到療癒,如果沒有光害的話,倒是能在甲板上看見灑滿星光的墨藍薄紗,以及那不知會呈現何種形狀的月。

提議去看看大海的賀輔很溫柔,畢竟發生那種事不去看看美景的話只會失眠得更嚴重,幸好有搭配歌詞,能充分感受到涵瀅最想表露出的真心與對賀輔的信任。

中秋節快樂,伍德先生,這篇的氛圍我十分喜歡,謝謝你
2021-09-18 20:18:01
伍德‧瓦懷特
因為是中秋節,我把月亮修成滿月了,不然原本的版本是下弦月XD
雖然平常呆呆蠢蠢的(?),賀輔該帥的時候還是很帥的啦。
也祝愛茵中秋快樂呀~
2021-09-19 02:50:58
該隱
不知道聽阿悠還是誰說過,其實女生們很不喜歡坐重機,所以賀輔用普通機車是正解啦[e19]
感覺想歌詞花的時間應該比內文還長XDD?
2021-09-18 22:36:40
伍德‧瓦懷特
既然誤打誤撞用了正解,不愧是賀輔(O?)
糟糕,這不是完全暴露伍德從來沒用機車載過女生嗎哈哈哈──嗚嗚嗚嗚Orz (欸)
.
加總起來是沒到那麼誇張,不過以字數平均來說,歌詞當然花的時間比較多。雖然不到完美,但還是多少有顧慮押韻。
2021-09-19 02:53:43
夜梓的臨殃
害羞的賀輔好罕見wwww
但我也好想聽聽涵瀅的歌聲哇/////
2021-09-18 23:56:28
伍德‧瓦懷特
害羞的賀輔=害羞的大狗狗(X?) (賀輔:「是狼!狼啦喂!」)
如果哪天能動畫化的話就能給大家聽涵瀅的歌聲了Orz
2021-09-19 02:55:10
悠閒紅茶(冷卻中)
伍德,我的偶像,最後的歌詞太神啦!
不過一碼規一碼,所以我說那個彩欣呢?
2021-10-15 20:15:33
伍德‧瓦懷特
不要太崇拜哥,哥不值得你崇拜(說什麼)
此時的彩欣大概正在夢裡要賀輔跪算盤(X?)
2021-10-16 04:25:2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