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明日方舟同人小說】兩種羽翼 <第一章 歸期>

煙雨Mi-rain | 2021-09-17 23:43:24 | 巴幣 3000 | 人氣 94


十二月的午後天空飄著一層薄雲,呈現灰濛的藍,稀疏的雪花如棉絮般輕盈搖擺,悄無聲息地降落在松木的枝頭與枯水期的涓涓細流中,而沿著溪流,雪地上依稀有兩對並排的腳印一路自山腳延伸,直往遠處平原上聳立的城牆而去。

拔地而起的乳白色石牆由數排列住所支撐,如羽翼般從城門兩側向平原邊際展開,兩名腳印的主人隨著入城的隊伍緩緩穿過列柱,他們身著厚重的風衣、肩上背著行李作旅人打扮。

進入拱頂下的廊道後,其中揹著一雙法杖的旅人拉下了風衣的帽兜,露出寶藍色的長髮與黯淡光環下一對漆黑犄角,這一舉動引起了周遭薩科塔的注意,他們斜眼盯著墮天使女子,彷彿目睹不祥之兆般在胸口劃起十字。

細碎的耳語此起彼落,不過兩人並沒有理會隊伍的躁動,只是隨著人流繼續前進,直到在關口前停下。

「請脫帽。」負責審查的褐髮薩科塔男人隔著窗口向墮天使的旅伴要求道,而隨著帽兜緩緩落下,亮眼的粉金色短髮與一對嫣紅冠羽便在空中舒展開來。

「請問姓名?」男子用機械般平穩的語調接著向眼前的鳳凰問道,女子則一面撥弄著壓得變形的髮頂一面回答,「卡洛琳娜‧菲尼克斯。」

「種族?」「黎博利。」

「進城目的?」「返家。」

返家啊……

後方墮天使靜靜聽著兩人稀鬆平常的問答,心中卻不禁疑惑。

時至今日,這座城市對自己而言還算是家鄉嗎?

「那麼請出示公民手冊。」一系列提問後男人向鳳凰要求,於是她自腰際取出一本白色小冊,放上石製櫃檯。

對方推了推眼鏡,翻閱前幾頁後提筆註記,最後遞回冊子的同時比向城門的另一頭,「可以入城了,願神主護佑妳,小姐。」

望著搭檔離開檢查站後,墮天使向前於窗口前停下,然而,薩科塔男人並沒有如預期中提問,他打量著女子頭頂的犄角,只冰冷地吐出一句話。

「出示妳的手冊,墮天使。」

她稍稍一愣,接著聳了聳肩自外套取出冊子,那是與其他國民截然不同的黑色皮冊,換句話說,是針對墮天使的入境許可。

對方檢查過後同樣示意守衛放行,卻沒有如先前般給予祝福。

於是墮天使決定自己開口,「願神主護佑你,先生。」

並在對方察覺語氣中隱約的嘲諷前,帶著一抹淺笑穿過城門。

離開廊道,視野再次開闊,她重新戴起帽兜,穿過廣場上等待親友入境的人群,「檢查站的男人還狠狠瞪著妳……為什麼他看起來有些惱怒?」噴泉旁等待的鳳凰向她問道。

「難道不是因為這個嗎?」她用指節輕輕敲打頭頂的犄角,若無其事地朝搭檔微笑。

「……也罷,妳有四年沒回拉特蘭了吧,如何?」

「嘛,大致還是老樣子。」墮天使平淡地回應,一雙松藍色的眼眸悄悄望向城鎮的中心處。

視線越過近處的人潮與車流,廣場後方的大道在落雪朦朧中一路延伸,連接著城中一座座恢弘的宗教建築,尤其在縱橫兩條道路的交會處,能清楚看見中心聖百列主教堂通達天際的巨型圓塔,遍布塔身的千百聖天使浮雕彷彿宣示著此處即為神定之地,可說將信仰國度的名號展現得淋漓盡致。

相形之下,環繞主教堂發展的商圈儘管高樓並起,也屬於城中交通最為繁雜的地帶,卻依舊擺脫不了陪襯的定位。

信仰先於一切。

這便是墮天使對龐帝夫城(Pontiff City),或稱教皇城,這座擁有拉特蘭五成人口的主城始終不變的印象。

「莫斯提馬……!」

稍微出神的墮天使聽見廣場另一頭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這才將視線從塔頂的靄靄積雪收回,望向前方從人群中鑽出的人影,辨識出那是位拄著手杖、留著一頭米灰色捲髮的薩科塔女子。

蕾謬安。

自己熟識多年的同學、曾經的戰友,當年離開拉特蘭,和如今回到拉特蘭的緣由。

莫斯提馬盯著雪地中穿著蓬鬆毛衣、氣質穩重的薩科塔,一股陌生感油然而生,但她仍不覺向對方邁出腳步。

「安……」她輕聲叫喚著對方,然而未待她吐出下個字,女子便放開手杖一把抱了上來。

「歡迎回來。」

蕾謬安倚著墮天使的肩頭柔聲低語,一面悄悄收緊雙臂。

溫熱的氣息撫過耳際,弄得莫斯提馬微微搔癢,她閉上眼感受著懷中曾無比熟悉的薩科塔,對方身上的毛衣與圍巾十分柔軟,殘留的可可香也讓人全身暖和了起來。

「嗯,見到妳真好。」墮天使滿足地輕嘆一口氣,心頭淤積的重量也隨之呼出,於空中結成白霧後飄散無形。她睜開眼,調皮地輕拍對方的後腰問道,「幾年不見……妳是不是胖了?」

「……才沒有,妳不要破壞氣氛。」對方略帶不滿的埋怨著,微微勾起的嘴角卻沒有逃過她的眼睛。

過了好一會,蕾謬安才睜開鐵灰色的眼眸與墮天使相視而笑,她依依不捨地鬆開雙臂,接著向杵在一旁的鳳凰搖搖手掌,「啊,我們也幾個月沒見了吧,最近還好嗎?」

「……馬馬虎虎。」卡洛琳娜稍嫌生硬地回應,沉默一陣後她低頭提起行李,「妳倆慢慢敘舊,我還有些事得處理,就先走一步了。」

望著鳳凰的背影,一股愧疚自莫斯提馬心中竄出,她知道自己與蕾謬安在對方面前表現得過於親暱,就算兩人久別重逢,卡洛琳娜好歹同樣是伴了自己四年、走遍各國的搭檔。

墮天使不希望搭檔感覺遭到冷落,於是出聲叫住了對方,「等等,路易北街上的那家餐廳,呃……還在吧?」

「……還在,怎樣?」

「三人一起吃頓飯吧,挺難得的不是嗎?」她向滿臉狐疑的鳳凰眨眨眼,「就約六點。」

「哼……」對方瞥了眼腕上的電子錶,然後不發一語地瞪著墮天使。

"妳這傢伙,竟然還記得約我啊?"

莫斯提馬清楚地讀懂了對方的表情,但她仍擺出疑惑的神色繼續追問,「咦……妳會來的吧?還是妳瞞著我們約了男人?」

「欸……真沒想到……」一旁蕾謬安也配合地摀嘴嘀咕。

「妳們兩個……!」鳳凰頓時氣惱地瞪大雙眼,接著如皮球洩氣般深深嘆了口氣。

「呿,行吧,事情辦完我會去的,不過可別等我。」

*

「卡洛琳娜她……還在為以前的事自責?」

目送鳳凰在廣場邊搭上出租車離開後,蕾謬安轉過頭悄聲問道。

「沒辦法,明明向她解釋了不知多少遍。」莫斯提馬無奈地說著,卻不禁勾起嘴角,「那傢伙總是這樣固執。」

「嗯,但是啊……至少妳們相處得不錯呢,真是太好了。」薩科塔微微一笑,隨後盯著墮天使身上的大小行囊問道,「話說回來,妳有打算回家裡一趟嗎?」

「還是免了,我沒有先告知家裡的人,突然出現只會多添麻煩。」莫斯提馬輕描淡寫地搖搖頭,決定不向對方提起自己已經與家族斷絕關係的事實。

反正無論如何,自從薩科塔成為墮天使,便已失去了實質意義上的家,她如此心想。

「這樣啊,那要不先來我家坐坐?」蕾謬安比出手指提議道,「有最近城裡搶翻天的熱可可粉,還有棉花糖喔,怎麼樣?」

「嘿……」她回以會心的笑容,「正等妳開口。」

細雪仍在飄落,雪勢不大,卻也沒有減弱的跡象,莫斯提馬搭上對方的轎車,在副駕駛座盯著窗外一片潔白的街景,街區的樣貌在遠離十字大道的過程中有序地變化,從教堂、紀念館等宗教建築,變成學院與史料館,再到店家與商業大樓林立的商圈。

她們行駛過一個個路口,製作甜點、販售銃械,記憶中的招牌與店鋪不時出現在墮天使的視線中,為那松藍色的雙瞳增添點點不易察覺的柔和光彩。

「說起來小樂在安魂夜後有寄信回來,說是終於遇上妳了。」車內的氛圍沉澱了一會後,駕駛座上的蕾謬安突然開口,見墮天使一會沒有答應,又補充道,「當時從她口中得知妳的消息,我很高興。」

「我還以為讓小樂見到我,妳會擔心。」莫斯提馬依舊盯著窗外,楞楞地回應。

「整整四年沒法見上一面,這才叫人擔心好吧?」對方嘟囔著撥動雨刷掃去積雪,「同意她出國去找妳……一部分也是希望更頻繁地了解妳的近況,結果妳一躲就是四年。」

「……妳就不怕她從我這打聽到些甚麼,被牽扯進當年的事?」

「妳和卡洛琳娜不會讓那種狀況發生。」蕾謬安篤定地說道。

「是嗎……但就算是這樣,與我這個墮天使掛勾對妳們而言也非善事。」

莫斯提馬理所當然地回答,犄角輕靠上車窗發出叩的一聲,但片刻後,對方輕柔地吐出讓她無法反駁的話語。

「別再說這種話了,薩科塔、墮天使都無所謂……妳就是妳,是我所認識的那個莫斯提馬啊。」

*

穿過市區外側的商街後,轎車最終在城東郊區的一座小庭院前熄火停下。

莫斯提馬下了車後站在鐵柵欄前,盯著裡頭的別墅問道,「這棟房子,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

「啊,白色的外牆和二樓陽台有改建過,落地窗和深藍色的瓦片也是上個月重裝的……」正輸入密碼的蕾謬安話說到一半,門鎖便發出嗶嗶兩聲開啟,兩人順勢推開柵欄進入了庭院,「小心會有些滑。」她指著草坪上積雪的石板說。

莫斯提馬跟在拄著杖的薩科塔身後緩步穿過花園,接續道,「不過改建的事,妳還真清楚。」

「嗯?這不是每天住在這裡嗎?況且是我自己請人改建的。」對方回過頭,露出不解的神情。

「呵,說的也是……」她附和著,恍然意識到自己在四年的信使生活中,已經太久沒有一個固定的居所。

「大約半年前吧,二老跑去炎國遊山玩水前拜託我打理房子,還說以後這棟房子歸我,讓我趁人少按照自己喜好改一改……」蕾謬安說著嘆了口氣,「結果現在他們根本逍遙得忘了回家,小樂也幾個月才來探望一次,這麼大房子就我一個人怪冷清的。」

墮天使注意到對方眨了眨眼,言外之意就是希望自己住下,於是她點頭回應,「呵呵,一個人真是辛苦妳了。」

「我沒什麼好抱怨的。」見她答應,對方瞇起眼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細聲說道,「更何況妳好不容易回來了。」

此刻,雙環一明一暗,卻流露同樣柔和的光彩,兩人駐足於門口的石階上注視著彼此。

溫婉的灰眸好停止了時間,也鎖住了莫斯提馬的目光,她記得上次像這樣對望,是在自己抗命射殺長官,成為墮天使以後,那時自己抱著全身是血的薩科塔,兩人正是於此別離。

飄盪的白雪彷彿成了當年的傾盆大雨,沾滿鮮血的指尖在電鈴按鈕上滑動的觸感、應門的紅髮少女見到傷重的親人時,眼中所流淌的恐懼與憤怒。

記憶仍如此鮮明,相別卻恍如隔世。

不過墮天使毫不後悔。

因為如今,對方就站在自己面前,那溫柔的注視,足以讓阻隔兩人的往事煙消雲散。

是啊。

莫斯提馬向對方淡然一笑—

「安,我回來了。」



哈囉各位,【兩種羽翼】第一部的首篇如期發佈啦,首先感謝閱讀至此的讀者,這個系列的節奏會比較慢,因為這次在設計情節以外,也希望能好好體現出人物間的互動與思緒,透過人物的刻畫讓故事更佳飽滿,因此若還喜歡人物或故事的呈現,還請繼續堅持下去,讓本人緩緩為各位送上更精采的情節喔!

最後還得說一聲,雖然才剛開始,但下一篇很有可能就要等兩周了……那麼我是Mi'rain,我們下篇再見!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煙雨發文了~~(灑花
落雪、尖塔、石牆,基調灰白靄靄,讓閱讀的人產生了鼻息間也多了白色煙霧@@
整體的氣氛和氣候相似的寒冷但不刺骨,是一種很舒適的冷

不論是那飛奔而來的許久不見、因為過去產生尷尬又吃味的火、或是回家又不是回家的一抹藍
在這裡是許久不見的歡樂開頭,也是開始和結束的拉特蘭...

相聚始於分離,分離回到相聚;不斷循環的過程交織出有趣又美麗的故事...
這一篇的氛圍又更棒更有深度,再來我會好好蹲點等煙雨的後續!

謝謝煙雨的文章!
2021-09-19 08:53:57
煙雨Mi-rain
沒錯!由於這篇帶入了小莫的視角,無論是墮天使遭受的歧見,還是與舊友的重逢,這些明明該令人非常激動的事件,卻沒有在她心中揚起過大的波瀾,淡然的心境因此給了故事一種冷調呢,伊凡的感受非常精確(作者狂喜

確實,這次的故事在種種層面上都醞釀了比較長的時間,也是首次以長篇的形式去呈現人物與情節,能讓伊凡感受到其中的氛圍真是太好了!

我會繼續努力,嘗試著寫出扣人心弦的故事的,歡迎伊凡一路相伴!
2021-09-20 19:51:33
Cale Wei
第一章,大家都還很健康(?

能天姐在某種程度上是小鳳凰的敵人呢,加油啊小鳳凰,身為天降系的妳不要輸了啊(???
2021-09-20 18:01:40
煙雨Mi-rain
建立情感ing

敵人嘛...嗯,兩人間不可避免地存在某種微妙的競爭關係呢(不就是搶小莫嘛www)

然後我想了想,作為一部上演大三角情節的言情小說(???)總覺得標題有些劇透過頭了,可能得改改(?
2021-09-20 19:56:07
煙雨Mi-rain
不對啊,想想改標題也沒用,縮圖已經劇透了XDDD
2021-09-20 19:57: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