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6、一年

湛君 | 2021-09-17 21:36:47 | 巴幣 2 | 人氣 70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同時準備成為冒險者的凡希亞帶著商隊前往亞沙羅,半路上,一位不速之客闖進了他的帳篷……

  「你,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維爾莉結結巴巴地說著,眼神不斷飄移,準備跑路。

  凡希亞無奈,伸手拉住維爾莉的手:「聽不懂就聽不懂,這麼慌張幹嘛?坐下。」

  也不曉得是怕跟凡希亞拉扯會傷了他還是自己被一聲坐下喊得身體使不上力,維爾莉很聽話地坐下,就是偏過頭不敢看凡希亞。

  凡希亞問道:「妳又不是做了壞事,為什麼不承認?」

  「什麼事我才不知道。」維爾莉狡辯。

  「別裝啦,奈雅婆婆天天都在這,又說每天都能見到妳,妳總不會來這什麼都不做吧?」凡希亞看著維爾莉笑:「妳這麼關心我,我很開心。」

  維爾莉嘴硬:「誰關心你了,你說的對,我來這什麼都沒做。」

  「啊,我的頭!」凡希亞面色痛苦。

  這變故嚇了維爾莉一跳,趕緊去扶凡希亞:「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凡希亞反手抓住維爾莉的手,笑道:「還說妳不關心我。」

  「你……」維爾莉想抬手打人,卻發現兩隻手都被握著。

  一隻手從剛剛拉她坐下後就一直牽著了,這時又被抓住另一隻手。

   看著兩人牽著的手,維爾莉思緒有些飄遠,仔細想想他們倆也沒牽過幾次手,印象最深的一次牽手還是被綁架那時……凡希亞怕她手疼,卻是不顧自己,把手腕都磨破了。

  明明痛到聲音都在發顫,還說自己不痛,真的是蠢到家了。

  還好,還好手腕治療後連疤都沒有,不然她可能會看一次心疼一次。

  想到這,維爾莉主動牽住了手。

  「我就只是想謝謝妳……」凡希亞並不知道維爾莉想到了什麼,但仍因手掌傳來的反饋愣了一下,進而是激動。
  
  事實上凡希亞很早就察覺到自己喜歡維爾莉,但他不敢承認,每次心動都在催眠自己會被武裝部隊破門,憋扭得可笑,還是後來被馬修的話給說開了,才開始有了直面內心的想法。

  直到歷經死劫醒了過來的現在,他徹底看開,喜歡就是喜歡,那怕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會喜歡,心意也做不得假。

  中午的時候為什麼會特別提到維爾莉?當然是因為想見到她。

  只是要他直接告白,他依然會怕,他可不認為自己長得好看就能成功,維爾莉有可能只把他當家人,這不是好看就能解決的事,所以他一直在等一個時機。

  因此當他從奈雅婆婆的話語與維爾莉的反應發現了一絲苗頭時,他就知道試探的機會出現了。

  必須主動出擊,因為他知道按維爾莉的性格來看,她就算真的喜歡他,也有可能藏一輩子,就跟現在死不承認自己天天來為他祈禱一樣。

  當然了,只是試探,他不會一開始就講明,把態度表現出來就好,要是維爾莉對此出現明顯的抗拒,他也能說這只不過是家人間的親近。

  而根據這試探來看,維爾莉非但沒有抗拒,甚至有可能與他抱有同樣的心!

  「維爾莉我……」凡希亞壓下激動的心情,直盯著對方的雙眼,試著把心裡話說出口。

  「少爺!」

  兩人的反應如出一轍,在聽見芮菈聲音的同時迅速分開手,然而芮菈與小鴉早在大老遠就看見他們兩人牽著手了。

  「妳們回,回來了啊,哈哈哈……」凡希亞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笑,大概是只能用笑容掩蓋自己的慌張。

  「廁所很近,一下子而已。」芮菈說著話就在凡希亞一旁坐下,抓起凡希亞的手:「失禮了少爺。」

  凡希亞有些莫名其妙,問道:「怎麼了?」

  「少爺你不是需要治療嗎?」芮菈一臉迷糊,看著維爾莉,「大小姐剛剛不是在幫你治療?」

  這傢伙是笨蛋嗎……凡希亞把手抽出來:「維爾莉沒有天命。」

  「對哦,那少爺你們剛剛在幹嗎?」

  凡希亞睜大眼,怎麼就自己跳進坑裡了。

  「我……我在把脈,對,把脈。」凡希亞絞盡腦汁,總算想到了一個說法。

  「把脈是什麼?」芮菈沒聽過這詞,就連維爾莉都露出了凡希亞在鬼扯的表情。

  「呃……」

  凡希亞總覺得自己又往坑裡跳更深了,正煩惱該怎麼解釋,小鴉竟是開口了。

  「把脈是精靈族獨有的診斷方式,他們認為所有生物體內都有著所謂的經脈,經脈能反應出身體狀況的好壞。」

  「對,就是這樣。」凡希亞不管為什麼小鴉會知道,也不管為什麼這世界也有經脈這一概念,而且還是精靈族的,總之先附和就對了。

  「原來如此,少爺真是博學,可以幫我看看嗎?」芮菈一臉驚喜,把手伸出來。

  凡希亞哪懂把脈,手指搭上芮菈手腕做個樣子,沉默了兩秒,問道:「妳不懂看診嗎?」

  「不懂啊。」芮菈說得很理所當然。

  一旁維爾莉的聲音幽幽傳來:「芮菈覺醒前就是騎士們的陪練,論起身手你可能打不贏她。」

  事實上她也與芮菈交手過一次,她拿著武器都贏不了空手的芮菈。

  聽完維爾莉的說明,凡希亞默默把手收回來:「嗯,妳身體很健康,沒有問題。」

  「太好了,謝謝少爺。」芮菈笑道。

  凡希亞擺擺手表示不用客氣,決定趕緊結束這話題,轉而問道:「我們接下來去哪。」

  「我要去森林。」

  維爾莉大概是抱著一樣的想法,沒有給任何選擇的餘地,直接拉著芮菈走了。

  凡希亞沒辦法,跟上了她們,和小鴉一起走在後面。

  走上橋時,維爾莉已經拉著芮菈走到對岸了。

  小鴉落後凡希亞一個身位,跟在後面靜靜走著,凡希亞稍微偏頭看了她一眼,低聲道:「剛才……謝謝了。」

  「不用介意。」小鴉說。

  「其實我以為妳會看戲的。」凡希亞說。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凡希亞還是能肯定小鴉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在星月街成長的她,很多事情都能看得比他這個實際年歲不只表面的穿越者還通透。

  而以他對小鴉的粗淺了解,小鴉多半會在一旁當觀眾看他陷入窘迫的境地,所以小鴉出聲解圍讓他有些意外。

  「是挺想的,不過我喜歡幫助人。」小鴉說。

  凡希亞對此不發表意見,加快腳步跟上已經快看不見人影的維爾莉她們。

  大自然總是能讓人心懷舒暢,過程中維爾莉對什麼都顯得很有興趣,一副第一次來的模樣,拉著芮菈這裡看看那裡瞧瞧,唯獨對凡希亞沒興趣,一眼都沒對上過。

  凡希亞大概知道是為什麼,因為他自己此時也不怎麼敢正眼看維爾莉。

  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氣一旦被打散,似乎就很難回來了。

  四個人在森林裡待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直到天色漸黑,陽光照射不進森林,領民們開始離開森林才踏上回城堡的路程。

  而等到維爾莉跟他說話已經是兩天後的早晨,也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至於凡希亞意識到兩人相處的模式恢復正常時,已經是一個多月以後的事。

  這時候離維爾莉的生日不到五天了,也是在這時候,凡希亞才意識到自己來到這世界已經一年了。

創作回應

湛君

雖然沒有動不動就是十幾個小時的睡眠,但最近很早睡很早醒,作息趨近於老人家,七點多強撐著睡意修改文章,偶爾幹點別的提振精神,等回過神來時已經發現九點多了。
文字變了,時間變了,不變的只有我的睡意,希望我醒來後可以看見有人留言跟GP幫我推廣,謝謝,愛大家。
2021-09-17 21:38:0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