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坎貝爾與夏洛蒂》第十五章:蒂露妮溫

商筱靈 | 2021-09-17 16:00:55 | 巴幣 68 | 人氣 104

連載中坎貝爾與夏洛蒂
資料夾簡介
宛如劍刃一般的兩人,只要靠近,就會互相傷害……

  在這盛夏的夜晚,桑麗妮坐在書桌前揮動筆桿,推著滾動的鋼珠在筆記本上寫上橫勾豎撇,每當她撰寫完一頁圖文並茂的紀錄,將今天的新知紀錄到將要收尾的時候,她總是會在書頁上的最後一塊空白,畫上今天的日期,為她的一天繫上一個停頓的結。

  這個時間的蒼遠宿舍,總是特別安靜,特別是這段炎暑降臨的這段期間,學生們大多被這酷熱的長假驅趕回故鄉,桑麗妮的室友們,也帶走了各自的行李,去找地方享受這段沒有課業的時光,只剩下桑麗妮一個人,在宿舍重複著日復一日的日常。

  讀書、紀錄,這本該是早該習慣的稀鬆平常,但是今天她處理的特別的晚,待她簽下最後一筆烏黑的墨,筆記已經攀過比往常多上一倍的頁,指引人們觀察時間的指針,也比往常超前了數個刻度與角度。

  桑麗妮今天閱讀的書籍,比往常要來的多。

  囫圇吞棗式的讀了過量的知識,在整理的時候就需要更細心的整理,今早潦草翻書的桑麗妮,是今晚異常勞碌的元兇,女孩將手抬高,使勁地將手掌稱向宿舍內寂寞的天花板,將手、肘、肩,向上拉成一個垂直的線。

  她用力地拉伸著自己的僵硬的肩膀與腰,痠麻的感覺流過她的背,讓她能更深刻的體會今天的煩勞。

  而在此時在聯絡器響起的通知音效,更告訴她今天的休息時間,還要再向後推遲。

  瞧了眼那片板子上標註的聯絡人,桑麗妮對這則通話請求,並不感到意外。

  她反倒很好奇,這通通訊為何現在才打來。

  用手指點開連絡器的通話功能,她拿起連絡器湊到耳邊,她輕柔的對板子的另一端打招呼:「喂,大哥?」

  「桑麗妮,是我。」互相用聲音確認過身分之後,連絡器的另一頭,就立即切入正題,佣著一個有些嚴肅的語調,向桑麗妮提出問題:「妳早上說妳沒有要出席,這是真的嗎?」

  「是啊。」即使隱約聽出自家大哥語氣中壓抑的憤怒,桑麗妮仍是一派輕鬆的忽略了這份發現,鄭定的回應道:「學校出錢,讓我們去珠帆聯盟的月峽港參觀參觀一些遺跡和名勝……我不是有將資訊傳給你們?

  「……」面對桑麗妮蠻不在乎的態度,連絡器的那端安靜了許久,才傳來一個平淡到有些冰冷的聲音:「妳知不知道這次宴會對妳們的重要性?」

  嗅到大哥動怒的前兆,桑麗妮也換了個態度,將從容的語氣收拾乾淨,音調平淡的回應道:「你們這麼希望我們出席的話,我可以幫你們說服她跟我一起出席啊。」

  「也不必如此。」

  連絡器那頭傳來恢復溫度的聲音,作為兄長的那個人,平和的向著妹妹說道:

  「妳們自己確定好就沒問題,能都來是最好,都沒來也無所謂,就是不要一個有來,一個沒來,那樣場面會很尷尬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嘛,我保證不會讓她落單的。」看到對方態度放軟,桑麗妮也順勢而下,照著大哥的言語滑坡而下:「時間也晚了,先這樣吧,大哥工作小心。

  「嗯,妳出國也要注意安全。」緩和的氣氛下,連絡器另一頭的大哥也在通話結束前,叮囑起自家準備出遠門的小妹:「在珠帆和她好好培養感情吧,玩得開心點。」

  「嗯嗯~那就這樣啦。」

  桑麗妮輕巧地將大哥的嘮叨送向天邊,輕巧地給雙方對話做出收尾,她撐著笑臉將通話關閉,然後將聯絡器明亮的那面朝下,放置在桌面上。

  聆聽著回歸沉默的宿舍,桑麗妮撐著頭,凝視著連絡器,隔了一會兒,她又將那片板子拿起來看了幾眼,她開啟她的通訊群組列表,將目光鎖定在『珠帆實地學習』的文字上,淺淺的露出一個複雜的笑容。

  「說的這麼好聽。」

  抬起手,探向後腦勺,桑麗妮將纏在一起的頭髮鬆開,棕色的長髮撒在她的肩上,她再次將聯絡器放置在桌面,並按照順序關掉了檯燈與房燈,讓夜晚的漆黑能夠蔓延進這個地方。

  她坐到床頭,然後倒在堆疊整齊的棉被上,將寢具壓得亂七八糟,她瞇著眼睛,在昏沉的黑暗中,喃喃的說著。

  「明明就不希望我出席。」

  褐色的瞳孔,在夜裡閃爍著異樣的光,桑麗妮閉上眼,翻身一滾,將棉被蓋在自己身上,隨著夢鄉傳來的搖籃曲,緩步走入沉眠的寧靜。

  桑麗妮這邊的波濤暫且隱入漆黑的夜海,同樣要跟她一起去珠帆的坎貝爾這邊,則在僵硬又詭譎的氣氛下,在客廳的燈光下揚著白花的浪濤。

  「好啦,飯也吃完了,該提正事了。」

  晚餐時間已過,塔提婭坐在妹妹的對面,收拾著滿桌的空盤白碗,並將它們與杓筷餐具堆疊在一起擺好,自顧自地說著。

  「所以說。」塔提婭坐在妹妹家的客廳,坎貝爾,夏洛蒂,還有校月奈就坐在餐桌的對面,塔提婭品味著她們三人投向自己的眼神,先是瞧了瞧夏洛蒂,又看了看校月奈,最後緊盯著坐立不安的坎貝爾,淡淡地問道:「妳們現在和我妹妹住在一起?」

  被盯著的坎貝爾沒有說話,那湛藍的眼珠低低的垂著,像是快要熄滅的夕陽,始終躲在眼眶角落不肯出來。

  「嗯哼。」沒要到答案的塔提婭笑了笑,不去理會行使緘默權的坎貝爾,她改將注意力轉移到夏洛蒂的身上,轉向在場最小的晚輩求取答案:「夏洛蒂小姐,是這樣的嗎?」

  「是這樣沒錯。」聽到姊姊點名夏洛蒂,坎貝爾那對正在躲藏的幽藍冉冉升起,她直視著坐在對面的塔提婭,主動地接過話題:「有什麼問題嗎?」

  「我以為妳喜歡一個人住。」塔提婭重新將話題移回坎貝爾的身上,她用著那張她人猜不透的笑容對著妹妹,輕快地說著:「當初妳說是讀書後就要搬出去自己住,所以才用祖婆留給妳的錢,自行買了這棟房子不是嗎?」

  「……」對上塔提婭的問題,坎貝爾再度封閉起嘴巴,她那對幽藍的雙眼又墜了下去,躲回角落不再與姊姊做接觸。

  「也不錯啊,有這麼優秀的朋友們住一起,這不是很好嗎。」塔提婭也沒在意妹妹的態度,很快的,她就轉過臉,改看向坐在坎貝爾旁邊的校月奈:「校小姐,我家的妹妹,沒給妳添麻煩吧?」

  校月奈依舊是那張冷淡的臉,她也不多說什麼,簡短的答道:「嗯。」

  「嗯~那麼,夏洛蒂小姐。」塔提婭看校月奈沒什麼意願說話,她平緩的移動她的臉,這次她將話題拋向了在場年紀與備份最小的夏洛蒂艾妮勒女士在楠城為狼潮貢獻這麼多,她教出的女兒,一定很優秀,有這樣優秀的人跟我妹妹住在一起,真是令我欣喜。」

  「說起來,妳父親也是個很了不起的人。」話音才剛落下,她沒等對面回話,就自顧自地說了起來,而提到夏洛蒂的父親,塔提婭又在夏洛蒂複雜的表情面前停頓了一會兒,有些惋惜地說道:「就是可惜了,那真是件令人遺憾的意外。」

  談論到父母的事情,夏洛蒂的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塔提婭注視著她的臉,在瞳孔上印著她面容上每一個細節。

  仔細觀察過後,塔提婭看到了夏洛蒂臉上的變化,又用著致歉的口吻,平淡的說了一句:「啊,真是失禮了,妳好像有四個父親對吧?是我將哪位和令尊搞混了嗎?」

  塔提婭的話題,讓夏洛蒂的臉上,出現明顯不適的表情,而發現自己的姊姊明顯是故意在戳別人痛處,原本一直在避免跟塔提婭對話的坎貝爾,連忙出口終止對話:「姊姊,難過的事情就不要在別人面前提起了啊。」

  「坎貝爾。」塔提婭見妹妹插嘴,便回過頭,笑著說道:「我還在說話唉?」

  塔提婭雖然掛著笑容,但坎貝爾心底卻絲毫感覺不出溫暖,妹妹被姊姊的問句壓的矮下身來,畏縮在原地不再接話。

  坐在坎貝爾身旁的校月奈,見著這樣的姊妹互動,也皺起了眉頭,她嘴巴半開,想說點什麼,停了片刻之後,她最終還是選擇安靜。

  沒有人說話的時間持續了好一陣子,四人之間,開始瀰漫一股尷尬的氛圍。

  「不……學姊沒有搞混。」夏洛蒂沒有讓這樣的尷尬維持太久,很快的,她就收斂起溢於言表的情緒,苦澀的吐出兩聲乾笑,然後僵硬的將話題接回自己手上:「我的生父確實死於一場意外。」

  「是呢,意外,誰能想到流竄的狼群會主動攻擊那間孤兒院,卻只咬死了阿卡底先生呢?」即使氣氛已經明顯不對,塔提婭仍舊不屈不饒的,在那個微陋的火苗上添柴加草:「嗯?不對呢,賽薩先生也是死於意外呢,記得是在巡是城牆時,不小心墜落了是吧?

  「……」在坎貝爾的姊姊有意挑釁與攻擊的狀況下,夏洛蒂張了張嘴,停了片刻,她將臉垂了下來,小聲地說道:「我父親是病死的。」

  「生病啊?不是中毒?那我知道是誰了。」

  在言談間將學妹父親們的死因數了一遍.塔提婭的言詞仍舊充滿鋒芒,並且還在持續增加銳利的程度

  「妳母親還真是可憐呢,四場婚姻都如此短暫,好在她是個優秀的人,用妳父親們的遺產,將楠城的孤兒院經營的有聲有色,有著這樣的母親,想必夏洛蒂小姐,也很擅長『理財』吧。」

  這一次,夏洛蒂連回話都做不到了,她抿著顫抖的雙唇,縮在座位一言不發。

  「好了啦。」看到夏洛蒂被塔提婭不停針對,坎貝爾感覺情況有些不太對勁,她擺脫環繞在心底的畏縮,又從旁插口道:「姊妳幹嘛一直提別人家庭的事情───」

  「嗯?」

  坎貝爾開口的瞬間,塔提婭就偏著頭,凝視著正打算勸諫她的妹妹,將她們姊妹兩人觀望的方向,銜接成一條直線。

  看著姊姊的眼珠,坎貝爾感覺不到自己的視線有碰觸到任何東西.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氣,立即消失無蹤,墜入深淵的惶恐在她心頭上爬,踩的她幾乎喘不過氣。

  塔尼婭的眼睛,是純粹的黑色,黝黑的圓,包著一圈墨色的環,在那片漆黑的最中心,有個的深邃的點,就像是坍塌的坑,那對不存在任何光芒的,好似在將投向自己的一切吞噬殆盡。

  重新停下妹妹講話的動作後,塔提婭就瞇起眼睛,藏起那對空洞的雙眼,笑盈盈地說道:「怎麼了嗎?我不能了解一下妳的朋友嗎?

  平淡的問題,平靜的語氣,卻明顯的壓迫了坎貝爾的呼吸,客廳燈光下的氣氛逐漸僵硬,而凝固的氣氛,又開始斑駁碎裂,眼看就要分崩離析。

  「學姊。」在這個沉默開始向著火爆傾斜的狀況下,一直不怎麼說話的校月奈,接過了這個將近崩盤的對話:「妳這次來,有什麼事情嗎?」

  「嗯……這個啊。」扔下前一個已經聊不下去的話題,塔提婭拿起校月奈拋過來的問題,給出了一個看似敷衍的答案:「我們姊妹的生日快到了,最近家裡要舉辦宴會,我來看看坎貝爾最近怎麼樣了,還有給一些認識的人送邀請函,大概就這些事情而已。」

  「宴會?」校月奈咀嚼著這兩個字,她瞥了眼保持表情陰晴不定的坎貝爾,微蹙的眉間,彷彿鎖著什麼艱深的問題。

  「說起來,兩位要不要也出席這次的宴會呢?」在校月奈思考的時候,塔提婭掏出了兩張邀請函放在桌上,分別推到了夏洛蒂與校月奈的面前,狀若誠懇地邀請道:「妳們是我妹妹的好朋友,對吧?我以姊姊的身分來邀請你們出席,來為坎貝爾慶祝一下吧。

  校月奈沒有遲疑,伸手撿起了邀請函,而夏洛蒂雖然眼神飄忽了一陣,但也還是拿起了那張卡片放在手裡端詳。

  這是一張將藍與黑揉在一起做顏色的邀請函,看上去有點像是將要天明的夜空,那片小小的天空上,懸著一枚紫色的月亮,一串娟秀的金色就寫在月亮的正下方,寫著『蒂露尼溫』的字樣。

  翻道卡片的背面,則看不到月亮,而是美麗的星空,在那片靜止的宇宙上,有條火色線,將其中六顆特別閃爍的星星連成一線,看上去非常顯眼。

  夏洛蒂觀賞完那輪明月之後,便將卡片放回桌上,臉上仍掛著許多疑惑,校月奈則端詳著那星座,至於生日宴的兩位主人,各自的態度卻有些微妙。

  「姊姊,我……」

  「坎貝爾,這次宴會對你來說很重要。」坎貝爾還想說點什麼,但塔提婭沒有留下讓她發表見解的機會,並將話題堵死,不容許反駁:「妳不會搞缺席或鬧失蹤吧?」

  「……」

  坎貝爾回應這個問題的方式,是在空氣中割出椅子拉動的噪音,女孩站起身來,朝著上樓的方向飛奔而去,那一身是白的背影,轉瞬就隱藏在樓梯的拐角處,最終徹底的躲進代表樓梯終點位置的天花板。

  「坎貝爾!」

  坎貝爾溜上樓,夏洛蒂也不做停留,跟著跑了過去,待那金黃的頭髮也進入二樓的範圍,一身沉悶的關門聲,結束了那混雜在一起的腳步聲。

  只剩塔提婭與校月奈的客廳,變得更加空曠,塔提婭也站起身,她端起餐桌角落堆疊整齊的碗盤,向著洗手台的方向走去,以四濺的水花做為主調,輔以陶瓷與金屬的碰撞聲,清洗著這嘈雜的餐後時光。

  塔提婭將碗盤處理乾淨,開始清潔那些筷子的時候,校月奈的質疑,幽幽的走入她的耳裡:「妳對自己的妹妹,是不是花費太多心機了?」

  關上水龍頭,將餐具放入用來晾乾的架上擺好,塔提婭輕聲的回應校月奈的問題,嘴角虛假的笑容,也添加了一份真實感:「我這個妹妹啊,呆呆愣愣,傻呼呼的,偏偏又沒辦法好好保護自己,做姊姊的自然要辛苦一點,多動點心思。」

  「我想夏洛蒂不是那個意思。」校月奈平靜的為學妹辯駁了一句。

  塔提婭搖了搖頭,她坐回餐桌前,撿起原先放在夏洛蒂那一側的邀請函,將那片星空拿在手裡,向著校月奈回道:「那很重要嗎?」

  校月奈看著塔提婭手中的夜空,卡片上連接星斗的火紋印在她黑色的瞳孔,燃燒著莫名的光。

  「能幫我勸勸坎貝爾嗎?」塔提婭將畫有星座的卡片擺在桌上,並將卡片推到校月奈那張月亮朝上的邀請函旁邊,向著校月奈請求道:「我也知道她不太想參加,但這次的宴會,真的對她非常重要。」

  略高的少女低著頭,看著桌上兩張相同,卻擺著不同姿態的卡片,她們在冰冷的餐桌上緊依在一起,被火紋裝飾的星座陪襯在紫色的月亮旁邊,湊成一片奇妙的天空,讓校月奈愈看愈是彆扭。

  最終,校月奈閉上了眼睛,用眼皮的黑暗遮住那兩張邀請函,她小聲地嘆了一聲,向坎貝爾的姊姊答應道:「我試試吧。」


===========

作者的一點話:

  我.回.來.了!!

  話說,我好像把塔提婭寫的超嗆得哎(笑)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好久沒看到筱靈大大的更新了,月餅節快樂![e12]
2021-09-17 23:48:31
商筱靈
吃月餅!吃月餅~
2021-09-18 05:19: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