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ode:/Another》--File/:Earl 36 : 兩人故事(完)

十三屋 | 2021-09-17 16:00:04 | 巴幣 0 | 人氣 29




>>繼續播放....;

>>Time:E時間之外,,地點:目標心靈空間 ,鏡頭擷取:心靈維度攝像頭;


「喔喔喔喔!」


頓時間我能清楚地感覺到我的靈魂從我的身體飛了出去,然後被拉往無限的宇宙,我停不下來,我只能看著無數的群星從我身旁飛速的經過,進接著越過群星我看見一條條無數的色彩,由多變成一條再由一條分支出無限多條.....

隨後,我穿越道了純白的空間,在那裏的遠處我似乎看見另一位自己,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撞過去,當下我想停止,但理所當然地停不住,直直的朝著另一個自己撞上去....

然後在他的面前緊急停止

我與自己四目相望,我跟他的舉止完全一模一樣,只不過她的髮色與我的位置相反,此時另一個我做出了不一樣的舉動

他伸出他的食指

這不是要我碰吧,像電影那樣,一開始我不敢有任何舉動,不過他像是在等我一般的一動也不動,眼神也如此的空洞

似乎不繼續就不行欸.....


最後,我伸出自己的食指跟他的食指進行碰觸.....


*********************************************************************************************************


「感覺怎麼樣?」

爺爺突如其來在我耳邊的聲音著實地讓我嚇了一跳,不過多饋這嚇一跳,我才意識到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

「沒錯」

「感覺...沒什麼變化」

「那也只是現在而已,你的能力已經被我全部開通了,你現在能保持冷經是因為你已經在外生活習慣了,心理建設也變強了許多」

「這道理我懂,但是這一竊會不會太快了?」

「哪裡快了?幫你解咖限制,我已經花了大概兩天或是.....我懶得算了,反正就是過了很多天」

「欸?爺爺你不是在開玩笑地吧?」

我被爺爺突然地告知現實給下在原地,雖然廷起來非常的科幻┬案爺爺的臉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心中不由自主的慌亂了起來,爺爺看見我這樣子, 坦然地說道

「你放心,這裡的時間與現實梁棟是不一樣的,換算下來現實也才過了一天左右」

「原來如此」聽完爺爺這麼一說,我的心放鬆了許多

「好了,該做的都做了,你可以準備回去了」

「蛤?就這樣?我以為還有什麼儀式來著」

「別把你那充滿腦部的腦袋用在這裡,我才不會用這麼麻煩的東西」爺爺邊敲著我的頭說道

「好啦!我不會亂說話了,說認真的我該怎麼回去?」


當我問這個問題之後爺爺他並沒有回答任何話語,只是默默地笑著看向我

「這個問題的答案你已經知道囉」

「什麼意思?」

「幫你解鎖的同時,我已經把所有知識燈告訴你了」

「有嗎我怎麼沒有感覺?」

「有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你的身體才會適應,那我來告訴你吧,只要這樣做!」

爺爺用手指輕點我的胸口,就一般來看他的力氣根本不大,但等他出碰的那一刻,我順見感到劇痛,電擊的那種

「嘿!那很痛欸」連忙阻止爺爺的行為

但他沒有因為我說的話而停下,而是繼續試圖戳我,我連忙阻擋,但沒有擋下所有攻擊,我深深地感覺到連續地的電擊


「別再戳了!」

我大喊著,接下來我眼前一片黑看不清任何東西,甚至一度無法呼吸,我嘗試著試圖擺脫這個惡夢

當我用力掙脫睜開眼,並且貪婪的呼吸新鮮空氣時,我第一眼所見到的是老舊的天花板,而我躺在地上,周圍則是充滿雜亂的廢墟,甚至還有打鬥的痕跡

我迅速地撫摸檢查身體,想著我的身體是不是哪裡少了一塊,心臟也是有活力的跳動著,更重要的是我的衣服換回來,我伸手伸進褲子裡,確認內褲也還穿著....


我回來了


*********************************************************************************************************

>>【回到現在...】;


「這就是我如何回來的故事」

「你確定,你腦袋沒問題嗎?」薇兒敲打我的頭問到


確實,我現在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著明顯的變化,部是那一種瞬間得到無限力量的身體強化感,而是我對於某些事物的想法有了感變

間單來說,我看開了?

「我們還有事情要做」

說完,薇兒的手甲跳出了訊息

「我們得去英雄聯合總部一趟」

>>請去英雄聯合總部...;

兩人同是說著同樣的話語,這不禁嚇到了薇兒,他滿臉都是我怎麼會知道的表情,不過她這麼看著我我也無法給予明確的回答阿,┌意境這個想法是突然出現在我腦子裡的

「那我們趕快走吧,別拖拖拉拉的!」

「等一下!」挖拉住了她

「幹嘛!」

「首先,我們還有事情要做」

「又有什麼事了?」


我伸手往我衣服一摸,瞳孔為之一亮,隨著我雙手的移動,我的衣服在一刻間內變了另一幅模樣,變化成一套長形外套內搭緊身衣跟緊身褲,神奇的是這些衣服上有著淡淡的金屬光澤

「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換衣服的能力了?」

「就在剛剛,不過我們現在要注意的是來自外投的士兵們」

「蛤?你到比再說甚麼?這裡可是連政府都懶得館的地方...」

「是來收拾天王星的事情」我冷靜地回道

「該死!」

「不用擔心,我已經想好辦法了」


語畢,我轉頭望向圖書館的大門,如我所言,危險正在逼近,門外所傳來的腳步身也越多越近...


>>資料播放結束...;

*********************************************************************************************************

>>播放下一則資料...;

>>Time:E2020/04/25,1:45 p.m,,地點:白手套的事務所 ,鏡頭擷取:室內攝影機:
 
 
這裡是「十超」白手套的事務所,整個工作室都由本人自己設計,牆上滿滿的菱格紋和方格紋,不同顏色的交錯是這裡有著奇妙的魔幻感
 
白手套一一在整理她的道具與武器,對他來說發生了太多事,現在唯有整理自己才能安穩自己的情緒
 
「先生,有人來拜訪了」白手套的部下打開門報告
 
「是誰?」
 
「是——我!」一名男人趁部下來沒說完就擠進辦公室裏,面對如此無禮的男人本該生氣的,但一見到他的身分時白手套不得驚呼他的名子
 
「奧普?你出院了?」
 
「沒錯!老兄,來我們來喝酒慶祝一下」奧普拿著手中的酒說道


>>【快轉十分鐘...】;

「你說其他人出院了?」

「沒——錯!大家治療完後就生龍活虎的離開了醫院,然後就各忙各的...」剛說完,奧普一飲而盡手中的酒

「那公司怎麼沒通知我們?」

「因為大家都想要快一點回到工作崗位阿,早晚都會會報給公司的」

「說實話,看到你現在這樣還活著跟喝酒,簡直就跟奇蹟一樣,畢竟你可是被轟進一座大樓裡欸」

「蛤?我哪有?」澳補傻笑地回答

「看來受到衝擊的你沒有記住這件事呢,你確實被怪物們轟進一座大樓中,可能傷到你的頭部了所以你才不記得」

「是這樣嗎?我真的毫無印象,一醒來時我就在床上了...」

「醫生怎麼說你的傷勢的?」

「呃.....我不知道...也不記得了」奧普摸著自己的腦門回答著,從他的表情看來看似乎這地忘記了這件事

「奧普,你還好嗎?」

「我很好,你不用擔心」

奧普緊皺他的眉頭,不停地搖頭晃腦,慎至右手正在為為抽動,不過這一切白手套並沒有注意到

「那你之後的行程是?」

「不清楚,我還沒有被告知」

「等等,你確定老闆沒叫你們過去?」

「不會吧?為什麼?我們做的那麼好」

「別開玩笑了!你不想想我們那次行動造成什麼後果,雖然你們屬於受害者,但是我們惹出來的麻煩可不只是出個願就能了事的!」白手套越說越激動,他正一一解釋事情的嚴重性,但奧普就像完全不接受似的在回答問題

「可是我真的不記得我有需要被傳喚」

「你.....你真的是...說到底,一開始會這樣不是你的魯莽造成的嘛!不聽我們的勸導,解果被怪物給一級轟到大樓裡還不省人事,要不是殘傷在你早就死在非需理了,難道經過這件事後你就沒有要反省的地方嗎?」

白手套用力拍桌罵道,奧普很顯然被他激動的樣子給嚇到了,部過更奇怪的是還在後頭....

聽完白手套所言,奧普似乎是被刺激道而想起甚麼,突然放開酒杯並任其掉落至地面上碎裂,他開始寶僅他的頭部,脖子與手臂的血管計列的突起

「奧普?」

面對眼前的狀況,白手套不自覺的將身體慢慢地往後保持一定的距離,而奧普抓狂的抓著頭不停地在沙發上翻滾中

他痛苦的叫著、吶喊著,症狀持續了數分鐘後才停下,但他的四肢扔然在抖抖且血管突起,見他的情況穩定白手套這才慰問道


「你還好嗎?我只不是說出事實而已反映有必要那麼激烈反應嗎?」

「快.....」奧普掙扎的拚湊著字語,滿臉通紅的說

「你說什麼?」

為了聽清楚,白手套刻意往前靠近他,想聽清到底他想表達什麼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直到耳朵靠近他的嘴巴....


「快跑!快離開我身邊!」


當聽清楚他所說的詞語時,白手套的腹部已經遭受到奧普突然的踢擊,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翻越桌子,倒在對面的沙發上

此時,奧普迅速的從腰間提出一把手槍,同時他的瞳孔正發亮著


「對...對不起,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他面目猙獰地說道


說完,他便扣下板機...



>>資料播放完畢...;

*********************************************************************************************************

>>繼續播放...;

>>Time:E時間之外,,地點:目標心靈空間 ,鏡頭擷取:心靈維度攝像頭;


爺爺送走敏特後,就一直在望著浩瀚的星空,孤獨一人看著無數的繁星,他只能落下一句話表達出自己的心境


「想不到再次碰面之後,卻也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他望向遠處的星空,不詳的能量正遠遠襲來...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