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18-她們的情況(2)

漾彩星 | 2021-09-17 15:00:02 | 巴幣 0 | 人氣 25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隔天一早,天剛亮起,季月曦就起床了。

  麻雀在電線桿上鳴叫,亮白色的朝陽還不算刺眼,空氣清新,路上一片寧靜,這種能讓人靜下心的情況,是早晨特有的光景。

  八點半,換好衣服,吃完早餐,算著九點的上班時間,季月曦背著隨身小包就朝打工地點而去。

  「呼啊……」沿路上,溫暖的風拂拂吹來,使她打了呵欠,又伸懶腰,並開始在腦中演練今天的工作內容,想到等等該如何跟張琴雪打招呼。

  「先微笑,自然地跟她揮手,然後……對了,她數學好像不錯,說不定可以請教櫃台結帳的問題。」

  一步步前進,不知不覺,腳步逐漸加快,最後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季月曦已經抵達目的地。

  棕熊咖啡廳外頭的鐵門已經不在,取代而之的是一片玻璃門窗,從外側看去,廳內毫無一人,電燈也沒有亮起,門外還掛著「休息中」的牌子。

  「難道有人先來了?這麼早?」

  推開大門,大廳寂靜一片──除了休息室的房門沒有關緊,撒出了一小片米色光線。

  她緩緩走近,只聽見房內傳出細小的男女交談聲。

  「所以這裡帶入這個公式,就能得出結論。」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另一題也是這樣,妳試試看。」

  「好。學長,真謝謝你教我這些,差點以為期中考要敗在數學上了,好險月蘭女中的教材跟夏陽高中一樣。」

  「沒什麼,如果還有不清楚的地方都可以問我。」

  咦?這個聲音……原來桓學長跟琴雪已經到了啊?

  季月曦準備推開門扉,霎時之間,張琴雪又開口說話,手邊動作不禁停了下來。

  「對了!其實我有一個在意的問題,那、那個,你跟季月曦……是什麼關係啊?感覺你們挺親近的。」

  話到後來,只聽聞聲音支吾又沒什麼自信,季月曦第一次聽到張琴雪如此緊張的口吻,平常的她,總是一臉游刃有餘、談吐嚴謹,又怎麼能想到她也有柔弱的一面?

  對此,自己除了訝異,倒也在意起來,或許是張琴雪突然改變的態度,亦或是宋楚桓的答案,她都想知道後續發展。

  況且……她也算他們口中的當事人,稍微了解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我們?是學長和學妹啊!」

  果然!

  季月曦在內心乾笑兩聲,學長是個不太在意男女感情的人,她早料到他會這樣回答了。

  「我知道,但是你們很常在一起,你好像特別關照她,我是說……你對季月曦有什麼看法嗎?男女之間的……」

  「這個嘛……」

  「哇啊!」

  房內的兩人霎時聽見門外大叫,離門口最近的宋楚桓率先開門查看,季月曦正跌坐在地,她發現了他們的注目,額上冒出冷汗,一臉尷尬地對望。

  「呃……我……」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坐在這?」宋楚桓見狀,擔心地伸手拉對方起身,又不斷詢問季月曦的狀況,然而這一切都被張琴雪看在眼裡,她悶而不答,只是觀望。

  「我沒事,剛剛眼前突然出現一隻蟲子,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哈哈……」季月曦說罷,瞧見男孩身後的女孩,她沒有把注意力放在他們的互動上,臉色也已經恢復成平日面無表情的模樣,好似方才的談話,都沒發生過。

  季月曦抿抿唇,沒來由的,內心興起了愧疚感,卻又對宋楚桓的關心感到有些高興。

  「真的?手有沒有擦傷,要不要抹藥?」

  「完全沒受傷喔!學長你太擔心了。」

  「唉……誰叫妳,前陣子病才剛好,最近又開始打工,就怕妳又忽然倒下。」

  「才不會,我真的只是被嚇到而已,身體很健康啦!學長跟大叔一樣都太愛操心了。」季月曦撇撇嘴,雖然被在乎是很開心沒錯,但是腦中不自覺想到孟河空也是這樣,還把自己當小孩子看待,內心就有點不是滋味。

  「因為妳總會在別人沒注意的情況下,做些讓人嚇一跳的事啊。」宋楚桓輕笑數聲,輕拍她的頭,「不過既然妳都這樣說了,那我就不多問了,我先去外面準備一下,妳慢慢來。」

  「嗯……」季月曦一愣,像是想起什麼,趕緊看向張琴雪的方向。

  糟糕!明明是想跟琴雪打好關係才提早出門的,本以為可以憑藉學長的好人緣,讓他們自然相處,結果途中一個意外,反而跟學長拉近距離,無法跟她說上話……

  「琴雪,早安!妳還好嗎?抱歉剛剛沒來得及跟妳打招呼──」

  「妳在可憐我嗎?真差勁。」張琴雪打斷她,邁開腳步從旁掠過,冷淡的面容上還輕皺起眉,露出厭惡的表情。

  見她朝外走了幾步,又忽地停下。「原來我並沒有看錯,門外撇見的影子是妳,真沒想到同事有這種偷聽的嗜好,看來以後說話要小心了。」

  「不、不是,我──」眼看對方頭也不回的離開,季月曦頓時萬分懊惱。

  搞砸了……她不應該靜靜站在門後的,這下不但沒有搞好關係,反而把情況變複雜了!

  「唉……」長嘆一聲,季月曦摸摸鼻子,更衣完後就往外場而去。

  再試試看吧,至少也得跟琴雪解釋清楚……

  將大門的掛牌翻至「營業中」,三人就定位,宋楚桓負責廚房,張琴雪擔任櫃台人員及服務生,季月曦則如剛就職時所說,只擔當服務生的職務。

  「兩份鬆餅套餐,柳橙汁都少冰。好的,請問還需要什麼嗎?」見客人坐定位,季月曦便上前服務,在點菜單上快速記下。

  確認顧客沒有其他要求,她才朝宋楚桓的方向而去,遞上紙張,同時偷偷撇了一眼櫃台處,張琴雪正忙著服務人群,注意力十分集中。

  觀察到這樣的狀況,季月曦也無法抽空上前解釋,只聽聞大門開啟的鈴鐺聲不斷響起,來回數趟後,轉眼間,鄰近下班時刻,她始終沒機會與對方交談。

  中間要不是要搭話時有人進門,或是想找她時,人又剛好不在,各種時機不碰巧,讓人欲言又止,最終只好暫時將這件事擱在心中。

  看向時鐘,她的班表只到下午三點,就算不願放棄,但想起張琴雪早上那番話,以及不避諱表現出對自己的厭惡,身體便不自覺退縮了。

  或許這樣強硬接觸會惹她不開心吧?注視著大廳,張琴雪正替其他桌的客人點餐,似乎不宜打擾。

  默默嘆口氣,季月曦打卡完,向宋楚桓和其他同事道別,伴隨清脆的鈴鐺聲,慢悠悠推門離開。

  張琴雪淡淡撇一眼帶著憂鬱氛圍的少女逐漸遠去,有所思慮,下一秒,那張精緻的面容恢復成毫無表情的模樣,自然地繼續工作。

  「真沒想到事情會搞得這麼糟,我該怎麼解釋才好?」回家路上,季月曦垂頭喪氣,眉頭緊鎖,腦中一個辦法也沒有。

  既然這樣,難道要放著這件事,等她心情好一點再說?

  「唉……」

  懸著一顆沒有答案的心,她踏上階梯,熟悉地打開家門,脫下鞋子,打開電燈,客廳是寂靜一片。

  「對喔……大叔說他最近不一起吃飯。」

  隨著這句自言自語,一股煩躁感霎時在內心狂竄,她雖然不夠勇敢,卻更耐不了等待,或許是受到小時候的影響,那些未知的未來總讓人覺得恐懼,甚至慌張。

  「好討厭……」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讓她煩惱地搔著頭髮,千頭萬緒集結在一起,凌亂而無解。

  下一秒,身體自動走向廚房,煩是煩惱,但飢餓感還是得處理,於是在冰箱開始找尋今天的晚餐。

  看著在微波爐裡的食物緩慢旋轉,亮紅色的澄光圍繞四周,最後熄滅,她才伸手取出一碗熱過的咖哩飯。

  食物一口接一口落入嘴中,這道隔夜飯,味道並沒有變化,但卻愈來愈難以下嚥,不自覺停下手邊的動作。

  「還是有人一起吃才美味……」

  她抬眸,目光呆然。想起孟河空坐在面前的樣子,他會要她別挑食,又不時鬥嘴,聽她分享日常,最後在嬉鬧下解決晚餐。

  朝右側毫無光線的樓梯一瞧,其實人就在樓上的房間,她卻覺得有點鬱悶。

  這種怪異的寂寞感,要到何時才能排解呢?

  還有回憶起早上發生的事情,心裡的擔憂更加止不住……

  將視線再次移回桌上熱騰騰的飯上,剩下約略一半的食物,她卻已經吃不下了,就連一口飯都不願吞入腹中。

  如果不處理這些煩惱,她一定會煩悶到死吧!就算丟掉面子,或是害怕結果,都必須要親自解決問題──這是自從上次與紋星因為不坦誠而關係鬧僵後,她所學到的教訓。

  季月曦吁一口氣,閉起眼,放空腦袋,像是給自己一段時間,試著靜下那顆不安的心。

  這次,她得更直接付出執行,因為這是她不得不做的事情。

  只是……雖然事情需要面對,但實際上應該怎麼做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