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四回。

樂子喵 | 2021-09-17 10:11:02 | 巴幣 102 | 人氣 63

本回提要:
受到保護的祈音在長安城甦醒,得知近年發生之事。
決定擺脫政治紛擾的她,將朝落仙谷而去。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音躺在床上,覺得背有些疼。
  「……這裡是?」
  她坐起身,躺在由藺草織成的席子上,連鋪層棉襖或獸皮都沒有。
  賈詡遠望看到如老人家起身的祈音,將溫好的茶壺送入房內,說道:「妳終於醒來了。」
  祈音輕捶自己的腰,無奈地問:「……我昏倒了嗎?」
  「妳昏倒在檮杌的背上。」賈詡比著在曬穀場曬著溫煦陽光的檮杌。
  檮杌懶洋洋趴在於地上,輕搖著尾巴,露出幸福的神情。
  「荀君……他沒事吧?」祈音覺得腳有些麻。
  「他沒事,還是荀令君。」賈詡倒薑茶給祈音。
  祈音嗅了薑茶的氣味後,好奇詢問:「我昏倒後發生什麼事情了?」她輕吹茶面,一團熱呼呼的霧氣瀰漫整張臉,像做臉部蒸氣浴。
  「妳發高燒,喃喃自語,聽不出說什麼,但妳的手一直伸出去,就像受到了呼喚,不久銅雀發出光芒,把妳的手又壓回去了。」賈詡簡要說明。
  這段聽起來像是殭屍的情景,讓祈音勉強點頭回應:「……好像理解了。」
  她呼著氣,思忖:「(原來是銅雀拉回我的意識了。但是,呼喚我的那道聲音,我覺得很熟悉,甚至還有股想要落淚的滋味。)」
  她試飲一口,率先竄入味覺的是專屬於薑的辣味,使她微微皺眉,「(這些感覺湊在一塊,理應感同身受,又覺得隔了一層……為什麼?)」
  她還是第一次碰上這種事。
  「檮杌緊急輸送魔氣,維持妳的生理機能,幸好妳醒來了。」賈詡確認祈音沒有大礙,心裡踏實許多。
  祈音望著檮杌,擔憂地問:「他還好嗎?」
  「這裡是天然地脈,他在此休息,不用擔心。」賈詡也有段時間沒看到檮杌得休息這麼長的時間。
  祈音自知那時花費的力量頗多,哪怕檮杌是上古魔獸,都很難不受影響。
  「當時若沒你們在,我肯定撐不下去了。」她苦笑以對。
  賈詡沉重搖頭,「……我攻擊妖怪拖延太多時間,深感歉意。」他手上留下不少的傷疤,這是他當時奮戰的證明。
  祈音平靜地說:「你本來就不擅長戰鬥,不怪你。」
  如果沒有賈詡和檮杌的鼎力相助,她無法以「祈音」的身分活下去,是兩人讓她的堅持有了回報。
  她對兩人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賈詡為自己倒杯薑茶,道出在意的事情:「攻擊妳的那個女人,檮杌言她『毀棄契約』,情況甚為奇異。我沒看到她追出來,但她應該不會被困在陣法之中。」
  那一幕頗為震撼,他遲遲無法忘懷。
  祈音分析道:「契約……代表她有跟誰簽訂契約。毀棄契約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勢必承受不小的傷害。她為她妹妹豁出去了。」她對摘星的心情有些複雜。
  「目前沒得到她的消息,但只是時間長短。」賈詡道。
  祈音猛然想起重要的事情,驚呼:「對了……這裡是哪裡?還有我昏睡多久了?」她發現這裡不是許都或鄴城。
  賈詡掐指計算,從容說道:「這裡是我在長安的居所,妳昏睡要兩年了。」
  「……我這次睡了挺久的。」祈音眼睛微睜,試圖雲淡風輕帶過這件事。
  「(咳……荀君。)」
  想起荀彧美麗的怒顏,她覺得頭疼了起來,又想倒頭大睡。
  賈詡回以檮杌的說明:「以妳的消耗量不算太長。順道一提,檮杌將妳的銅雀拿去照月光,補充仙氣。」
  祈音身上僅著輕盈舒適的衣衫,沒有銅雀,鳥布偶也不知飛到哪去了,疑惑地問:「……檮杌拿得走銅雀?」
  「銅雀內的仙氣幾乎耗盡,連維持基本防衛機能都很勉強,自然取得走。」賈詡將祈音所有的裝備都還給她。
  鳥布偶依偎在銅雀旁,呆滯的神情看起來很滿足。
  祈音很久沒看過銅雀內充飽滿滿的仙氣,微笑地說:「……謝謝你們。」
  「以後有危險,不妨通知一聲,不要勉強自己應戰。若非那個女人的狀況很奇怪,我與檮杌都來不及救妳。」賈詡嚴厲說起教。
  「不是你們救了我嗎?」祈音一頭霧水。
  賈詡搖了頭,「我們當時才剛出來,狀況未明,我有看到那個女人想使用力量卻被消解的瞬間。」
  「力量被消解……這是什麼能力?」祈音皺眉問。
  「確定不是荀令君的能力?」這也是賈詡想問的。
  祈音嘖嘖稱奇:「他的能力不是這個。難道是契約的限制嗎?看來我真是命大。」她感謝上蒼讓她活了下來。
  「妳所謂的荀君,目前也在長安。」賈詡順道一提。
  鎮守許都的荀彧怎會在長安?這是件大事。在賈詡平穩的語氣下,隱藏了洶湧的政治風暴。
  「荀君怎麼沒待在許都?」祈音直覺出事了。
  「曹公『下令』停止誅魔,仍無法阻止眾多魔族遭到仙士的屠戮,只能說白蘄等人盡力了。之後,曹公與孫權宣戰,不幸戰敗,馬超趁機起事,我隨軍到長安等待命令。」賈詡壓抑情緒,道出不論是對魔族還是對曹操的謀士而言都是慘痛的結果。
  「夠簡潔扼要。」祈音亦感唏噓,但不想受此事影響情緒,以輕鬆的態度回應:「所以,荀君是隨軍到長安了。」
  「沒錯。」賈詡點了頭。
  祈音不得不提煞風景的事情:「司馬懿也來了嗎?」
  「他晚些才會到。」賈詡道。
  祈音喃喃著:「荀君長期留守許都,這次卻被下令隨軍……司馬懿確實在這次誅魔行動中,獲得曹大人的信任。」
  即使無奈,她也得接受荀彧將被鬥垮的事實。
  「我是這次戰役的軍師,無法隨意行動,我保護不了妳。」賈詡能在出征前看到祈音醒來,已屬難得。
  祈音為賈詡拍拍手,此舉表示賈詡獲得曹操一定程度的信任,稱得上是好事。
  她已非郭嘉,身為魔族又不適合與荀彧相會,想起應該要問的事情:「文和……你有得到祈律的消息嗎?」
  「聽仙士說他跳河自盡,已經撤銷通緝了。」賈詡沉重回應。
  「跳河自盡……跟我當時看到的差不多。」祈音雖不意外,但頗為難受。
  賈詡不願說漂亮話,坦白說出心裡話:「仙士親眼目睹他跳河,妳也確認過……他可能不在人世了。」
  他從檮杌的轉述中,不認為祈律有存活的可能性。
  祈音嘆道:「我取得他妹妹的肉體,讓他跟司馬懿周旋,完全沒盡到謀士該有的本分。諷刺的是,司馬懿透過『郭嘉』之死獲得曹公的信賴,不僅荀君地位不穩,我被仙人追殺,還讓一群魔族遭殃了。」
轉念一想,她或許才是罪魁禍首。
  「全部的事情攪和在一起,妳盡力了。」賈詡制止祈音的胡思亂想。
  祈音搖頭道:「我不會浪費時間在後悔上,只是……」她的眼神放得頗遠。
  「妳換過不止一次身體,每次都會這麼悲傷嗎?」賈詡不禁感懷祈音得面對多少次的人事變遷,明白檮杌所言換身之術的限制。
  祈音苦笑道:「以往我都會趕緊離開,不與原肉體主人的相關人員接觸,這次算是例外。我不是不想離開,只是當時情況太危急,必須出面處理。我想我怎麼看都很可疑,但他不說破,還包容我,很難看到這種傻瓜吧?」
  她自嘲攤了手,說祈律是傻瓜的同時,何嘗不是說自己?
  「……」賈詡沉默。
  「你不相信也是正常的。長期照顧的病弱妹妹突然變成另一個人,任誰都很難接受,也許他在心內犯過不止一次嘀咕,只是從來沒說出口。」祈音猜想多慮的賈詡不會相信人生有如此單純的傻瓜。
  「……妳相信他是接受了嗎?」賈詡確認地問。
  祈音吐了一口氣,說道:「……老實說,我無法這麼樂觀相信。之前不說,是因為有太多事情需要處理,不過……現在可能也不用說了。」
  「可能……妳認為他還活著嗎?」賈詡沒有放過祈音的暗示。
  祈音喝了一口放涼的薑茶,緩緩而說:「當時銅雀發出光芒,指引我到祈律的所在地,我想……至少我輸送仙氣進去的時候,他是活著的。受到仙氣的保護,得以保護祈律不受荒流河的侵蝕與遭水窒息。」
  賈詡沉默良久,順應祈音的想法,說了:「如果我有得到他的相關情報,我會再跟妳聯絡。」
  與其完全否定,不如保持一些希望,對兩人都好。
  「謝啦。」祈音感謝賈詡的安慰。
  「妳之後要怎麼做?去找荀令君嗎?」賈詡問。
  「他還在曹大人的身旁吧?」祈音將喝完的杯子放在一旁。
  現在,她才發現這是之前跟曲爺購置的金屬杯。
  「沒錯。」賈詡道。
  祈音無奈地說:「……這次他是認真的,他真心相信曹大人能夠創下不世之功業。以我現在的情況不適合去找他。」
  「若非檮杌相助,妳未必能夠過關。」賈詡提醒祈音的情況並不安全。
  「……是啊。」祈音聽出賈詡的擔憂,敷衍帶過。
  「(如果我提早使用銅雀提醒他,以他的性格,拋下所有任務都會過來找我。但……如果這次真能改變混亂的世局,我不該打擾他才對吧?)」她的內心泛著不安,「(而且……那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我不曾聽荀君提過。我本來就知道自己少了一段記憶,長期以來都覺得無關痛癢,但會不會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問荀君,就跟以前一樣,他不會對我說吧……)」她有些埋怨荀彧。
  賈詡察覺祈音有心事,提出想法:「不如先到哪裡避風頭,我很瞭解這裡的地理環境。」
  祈音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連忙詢問:「地理環境……對了,除了祈律以外,你有沒有聽到一男一女的魔族消息?男的名為耕父,又壯又高,像一堵牆;女的名為羅敷,高美麗,常常有甩手的動作。」
  她邊說邊比動作,幫助賈詡理解。
  賈詡搖了頭,「從頭到尾被通緝的只有妳與祈律。」
  「他們總和祈律一同行動,沒理由沒看到,難道是到落仙谷了?」祈音不禁納悶。
  「……落仙谷?」賈詡疑惑地問。
  「嗯,本來我們的目標是去落仙谷,但不知道位置,中間又遇到很多事情,就耽擱下來了。」祈音解釋。
  「那是位於西北的魔族聚落,幅員廣大,平常封閉不與外人打交道。」賈詡不解祈音為何要去那裡。
  祈音眼睛睜大,驚呼:「你知道?!」
  「我說過我很瞭解這裡。」賈詡平靜回應。
  祈音呿了一聲:「什麼嘛,早知道就問你,浪費這麼久的時間。」她大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妳要去那裡嗎?」賈詡嚴肅地問。
  祈音點頭道:「反正現在也沒目標,不如去那邊看看,說不定可以得到些消息。」若等到司馬懿率天若宮仙士前來,她就難走了。
  「落仙谷尚武又排外,妳一人去很危險。」賈詡不覺得落仙谷比較安全。
  「我會看情形行動。託你們的福氣,現在我精力飽滿,銅雀也充滿仙氣,大不了逃吧。」祈音感謝賈詡的關懷。
  賈詡嚴正提醒:「除此之外,那個追殺妳的女人也還活著,雖然她的實力可能不如上次所見,但還是危險。」
  「嗯……」祈音沉重應聲。
  賈詡不解地問:「妳真的不去找他?」
  他從檮杌口中得知荀彧破解陣法有一定的實力,不明白與其相交甚篤的祈音堅持不同行的原因。
  祈音百感交集,輕聲道:「落仙谷距離長安城還有一段路程,荒山野嶺,如果遇到琵琶女,比較不會牽扯到太多人。」
  「我給妳地圖,準備好就離開。」賈詡聽出祈音的排拒心情,交給她一張地圖。
  祈音打開地圖,其記錄西北邊境的地理,「落仙谷」也在其中一處。
  「感謝你長期的照顧,要不要順道告訴我你家鄉的位置,之後我還可以帶伴手去找你。」她開個玩笑。
  「我標註上去。」賈詡順手取了毛筆,圈起家鄉所在地。
  祈音以文火烘乾墨跡,感慨道:「這次你成為第一軍師,可見曹大人對你的信任進了一步,好好把握機會,不要像我事情做到一半就被迫離開了。」
  「妳與荀令君的個性都太過強硬,難免樹敵。」賈詡發表評語。
  祈音故意用大叔的語氣說了:「這就是年紀大了,固執了。」
  「如果他真是在意妳,就不會讓妳一人冒險。我之後找個機會跟他說明情況,當作是給妳的餞行禮。」賈詡仍然不放心。
  「(他好像誤會荀君了……也是,我的表達方式是有問題。)」祈音暗自一驚,沒想到賈詡關懷至此,讓她產生感動流淚的衝動。
  「(暫且不想荀君的事情,過段時間,我再跟他解釋吧。)」像是逃避何事,她暫時不想和荀彧見到面。
  她收起地圖,向賈詡致意:「……謝啦。」
  賈詡目送祈音離去,檮杌豎起耳朵,用靈活的尾巴向祈音道別。

分隔線

  祈音離開賈詡家,打開了地圖。
  「……鏡銅村,比落仙谷還要西邊,看起來在西域那裡……他是從那麼遠的地方過來的啊。」她知道賈詡來自武威,但實際一觀才感受其遙遠。
  「這段時間麻煩他這麼多……算了,我當郭嘉的時候也很照顧他,姑且扯平,以後再說吧。」她說完後,想起要先辦正事。
  她比著地圖,喃喃著:「到落仙谷前要先經過『懸壺洞天』,似乎是不小的山洞,可能得再多準備些東西。」
  她確認隨身的行囊,除了必備的資金外,賈詡和檮杌還放了不少乾糧在裡面。乾糧與她常吃的不同,她猜想是長安當地的風格。
  「嗯……還蠻好吃的。」她咬了一口,蠻合口味,不必擔心水土不服的問題。
  她走到城內市集瀏覽所需,粗獷豪俠的長安城販賣的商品與文教氣息豐厚的許都、商業繁茂的鄴城都很不同。
  她順手買了些東西,漫步到西城門,看到先至的天若宮仙士結隊同行,神情得意。
  「這次要向西進攻,又是發展勢力的機會了。」
  「聽說西邊也有很多修仙士,肯定要讓他們知道天若宮是最好的!」
  仙士群旁若無人說著,字裡行間都是滿滿的驕傲。
  「(天若宮吃下荊州後,目標轉為關中地區了……雖然不甘心,但現在不是跟他們起衝突的時候,讓仙士群自行苦惱吧。)」祈音受紫玉項鍊幫助隱藏魔族身分,她可不能讓長安城陷入魔族風暴內。
  一名仙士大步流星,身上鼓鼓的行囊不斷搖晃,很引人注目。
  祈音盯著行囊,靈光一閃,「(帶個伴手……就是它了。)」
  她靠近仙士,順手摸得仙士的行囊,悄悄放入衣服內。
  「(這樣心情好一些。)」
  她將入城令交給城門守衛,離開長安城,朝西而去。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