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六零

黑霧 | 2021-09-17 08:51:34 | 巴幣 12 | 人氣 42


  美妮沒有立即回應,因為距離關係沒辦法清楚地看到對方,那麼理論上也不可能確認對方是否在盯著自己,然而這一刻她感覺到雙方的視線似乎對上了。

  各種類的敵人至今外貌都有與地球現存動物相似的傾向,不過敵人作為核心不滅則不死的疑似生命體,頭部一直以來都不是要害,至於是否有視力則是無從確認,畢竟就算把敵人的雙眼甚至頭部粉碎,敵人依然能夠鎖定攻擊對象,從此可以肯定敵人有另一種探測外界的手段,基於有其他感官與擁有視覺並不衝突,結論就是不知道那雙長在頭上的眼睛到底是裝飾還是具有實際作用。

  因此雙方視線能否真的對上,而又在這樣的距離底下又怎可能真的看到對方的眼睛,美妮只能說在理論上是足以否定的,但她就是有種感覺那名敵人盯著自己。

  這樣的感覺讓美妮的反應慢了一拍,當她回過神來時想要回答支援人員時,卻沒想到那一直未有動靜的「擬態者」突然動了起來,從天台一躍而下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

  即使得不到美妮回應,支援人員應對這種狀況可不會發呆,剛好在這時發來了新訊息:「黑刀,目前正在嘗試透過衛星影像確認現場,但沒有發現任何特別之處,能請妳提供更多資訊嗎?」

  美妮仍然沒有立即回應,她在心裡思考到底是否應該如實報告,特別是此刻那名敵人不知所蹤,考慮到「擬態者」在探測儀器中很可能會得到其他種類的結果,是斷不可能在滿佈敵人的街道中辨認出來的,說出這種不確定的資訊會帶來何種衝擊,將會有多影響士氣,她必須小心顧慮這一點。

  若果當前狀況不要那麼絕望,只要提醒同伴小心戒備能提高存活率的話,美妮肯定會立即發出提醒,然而當下眾人可是沒有半點餘力處理「擬態者」,就算戒備也不會有什麼幫助,自然就不禁猶豫起來。

  「不過要是說出懷疑『擬態者』潛伏在敵人之中,也許會再提高進軍速度?不……已經不可能再快了吧。」美妮實在沒有把握判斷事態會如何發展。

  原本還有可能是美妮看錯,說不定那只是某件狀況人形的死物,畢竟距離實在相當遙遠,但既然本來看到的類人影在她目光下移動並消失,足見那就算不是「擬態者」也很可能是新類型的敵人,可以肯定存在著未知的變數了。

  美妮實在無法知道匯報這個變數到底會帶來好處還是壞處,一般來說她認為只要盡責匯報交由巴頓去判斷就好,然而目前通訊頻道是對全部同伴開放,光是要提出「單獨交談」這件事恐怕就會引起眾人的疑慮,這一點從之前非得保密藍蝶的事就得到印證。

  簡單來說,就是當前這個狀況也只有壞消息才會請求鎖定通訊頻道,如此一來甚至會引起更多的猜疑,美妮不得不思慮這些事情。

  「黑刀,是我。」突然美妮熟悉的低沉聲音響起,這個人自然只可能是巴頓,支援人員因為沒得到美妮的回應,不說是否順利揣測出緣由,但那支援人員果斷地向上級匯報了這件事,「這是個人加密頻道,妳是不是在戰場上發現了什麼?」

  「恐怕不知道比較好喔?」美妮不得不說真的鬆了一口氣,巴頓主動接觸完全解決了她心中的煩惱,也禁不住以這樣的玩笑打開報告的話題:「我似乎看到『擬態者』了,但對方看來另有企圖。」

  「畢竟從妳發現到現在,牠要攻擊的話早就到了妳們所在之處了吧?」巴頓迅速掌握美妮話中的意思,「我知道了,還有沒有別的?」

  美妮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把感覺說出來:「我好像和牠對上了視線。」

  「妳是想說,牠察覺妳注意到牠,所以離開了?」巴頓有收到支援人員的握要說明,知道美妮所報告的位置沒有任何狀況,按照美妮的說法,只可能是對方已經不在那裡了。

  「不,要判斷是因為我看到才離開有點武斷,我想說的是牠似乎在觀察?」美妮把心中的想法直白地說出來之後,隨即又搖了搖頭,「不,現在這點不重要,等回去之後再慢慢檢討就好。」

  「沒關係,這些都交由我來煩惱,妳專注在當前的脫離行動。」巴頓果決地回應之後,正如他的宣言不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那麼還有沒有別的?」

  「沒了。」

  「很好,蝕蜂那邊的救援行動差不多了,準備重新出發吧,詳細時機會由支援人員通知。」巴頓說完後就把個人通訊切斷。

  美妮雖然沒有多說,但是她心裡其實感到些許奇怪,巴頓對聽到「擬態者」這件事不能只是以冷靜來形容,似乎有種刻意不願多提的感覺,儘管也可能是考慮到情勢緊迫,沒有丁點多餘的時間才一直催促她有沒有其他需要報告的事,但依照過往的感覺應該會以一到兩句精闢的話來總結方向。

  當然美妮也沒法排除巴頓說不定和她有著一樣的想法,目前就是「敵策局」的極限了,就算多一隻「擬態者」,能做的都沒有什麼改變,多少有種聽天由命的味道。

  事實如何美妮不得而知,她能做的正如巴頓所說,專注於脫離「第一城」的作戰上面,還有就是暗自祈禱接下來真的不要再出什麼亂子了。

  「不過說實在,假若那真的是『擬態者』然後又不動手,那幾乎就等同於放我們回去,可是如此一來就和目前傾力想把我們全滅於此的推想矛盾了,未來真的堪憂啊……」

  結果美妮還是禁不住在短暫的休息時間中多想了一會,直至到支援人員通知夥伴們終於脫離險境,能夠重新出發的時候才把這些想法埋藏到心底裡,專注於脫離行動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