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傲嬌之物-新良篇-06-告別了炎熱的夏天,我們迎來了成熟的秋天。

人不痴 | 2021-09-16 21:47:15 | 巴幣 4 | 人氣 59


我下午想找阿毅,報個消息。
 
 
來到這裡,我也會在心中為她所想的那所謂的那所謂的那所謂的“畢業”了。
 
 
後來,我再次經過了那個掛名的香港的許多許多年,那時,我不知是否對它的回憶有些懷念,亦或是對它的懷念亦或是對它的懷念。
 
 
在以後的日子裡,在這份印記和青春的交界之後,我再一次看到了那一抹抹色彩,然而,也對它的懷念亦是充滿了反差。在以後的日子裡,我不喜歡再一次的去懷念過去的某人。
 
那天,他們去了哪裡?或是去了哪裡?那是多麼的令人回味無窮。
 
 
在這趟尋找之旅上,我曾經走過很多的路,那裡是我人生中的一段不可複製的青春,如一盒盒珍藏,珍藏在我生命中不可複製的地方。
 
或許青春就是它的底片,但我想,那是我人生裡不可複製的一筆,它是一抹不可熄滅的痕跡。在青春的年華裡,我曾經不斷的追尋,最後,是不是還會回來?
 
我想,那些青春裡的故事,如今早已成為記憶中的寶藏。
在青春的末端,我在最初的夢裡,我和那些青春的少年。
在青春的末端,有著少年的味道。
 
青春末夏初,我和那幾個好哥們一起玩的,我們一起玩的,那時候的我們都還小,不懂得玩什麼遊戲了,只知道玩得開心就玩的很開心,其實我還是不懂,那是什麼回憶。
 
「聽說新良有消息,是嗎?」阿毅在吃著他自己煮的炒麵。
 
現在是空班的時間,我也是趁沒有課的時候找阿毅。
 
 
「我昨天跟他的女僕長有聊到,還有之前有個女殺手,是新良的人。」我把這兩天的經歷告訴阿毅。
 
「還是沒有看到新良的人,阿修,你有辦法找到新良嗎?」
 
阿毅從我的話聽出來,還是沒有找到新良的人。
 
 
「只要他還活著,那一定在某個角落。」我用肯定的語氣說著。
 
「也是,你說得沒錯,你有消息馬上通知我,我希望他能放下一切。」阿毅很快就吃完他的麵,拿張紙巾擦拭他的嘴。
 
我看到阿毅堅決要幫助,我也放寬了心,說道:「我會的,我也需要阿毅你的幫助,我戰力明顯不足。」
 
面對強大的衫井幫,我只有警方,明顯不足。
 
「新良的敵人很多吧,像陳紹南和鐘神父那樣的高手。」
 
阿毅還是很瞭解鐘家的人,也明白新良的敵人很多。
 
「是啊,到時候會很混亂吧,我想。」
 
我光想這點就是很混亂,各方幫派和其他勢力的人。
 
「所以到時候阿修你聽到新良的消息,一定要通知我,我一定把他拉回正途。」阿毅表示他要午睡了,等下晚上要開餐。
 
做餐廳都是這樣,唯一下午空班就是短暫的休息時間。
 
「嗯,我會的,我不打擾你休息了。」
 
為了友情,在他們的愛裡,也是我們一起度過了另一個人的冬天。
 
我離開阿毅的餐廳後,走在街道的走廊上,思考著友情的定義。
 
 
我們在冬天裡追逐著最長也最短的那一個。
 
我們看見美麗的雪花,就像看見他的背影,他的微笑像天女散花套一樣的美麗無比。在冬天瘋狂的追逐著,在冬天裡追逐著,在最長的時間裡追逐著我們。我們在冬天裡追逐著最長的那一個,最長的那一個,我們是最快樂的,我們在冬天裡追逐著最長的那一個。我們在冬天跑著,追著雪花,我們在冬天裡追逐著,我們在冬天裡追逐著最美麗的那一個。
 
我們在冬天裡追逐著,我們追逐著,我們在冬天裡跑著,我們在冬天裡跑著。我們追逐著,追逐著,我們躍躍著,我們告別,我們離我們而去,我們離我們而去。我們跑著,我們笑著,追逐著,我們笑著,在冬天裡跑著,在最美麗最浪漫的那一刻。
 
我們看見了美麗的雪花,我們告別了,我們告別了純真美麗的故事。我們也告別了。
 
冬天我們告別了風,我們迎來了溫暖的春天。
 
那一年的冬天很美,美麗的早晨我們聞到了。
 
告別了炎熱的夏天,我們迎來了成熟的秋天。
 
一年四季的窗外。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