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廟:濕婆 】第三章

鬼才 | 2021-09-16 19:28:28 | 巴幣 1122 | 人氣 194



  人民群眾吶喊著謊言,喊到人人皆視為真理。

  3.

  星期六的正中午,多台汽車停在雙語小學的校門口等待孩子放學,其中一輛白色賓士300SEL停在外圍,低沉的引擎聲和亮面烤漆吸引了許多父親家長的目光。

  這所小學是台北知名的貴族學校,每年學費不斐,父母身分也都大有來頭,校門前的進口轎車不在少數,偶爾也能看到頂級跑車出沒。

  隨著前車離去,賓士緩緩靠近校門口,漆黑如墨的輪胎碾壓地面,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銀色輪框能映照出地上的黃線。

  李婉清撐著陽傘,在人行道上快步走著,與剛放學的孩子擦身而過。她一身的白色長裙洋裝,提著古馳的新款手提包,與其他家長相比是毫不遜色,微燙過的長髮經過手工編織,貴氣中多了幾分率真,也惹來旁人些許的注意。

  她遠遠就看見那台進口的白色賓士,在正午的陽光下活像顆大鑽石,李婉清提高警覺,以穿著高跟鞋能承受的速度快跑前進。賓士車門打開,另外一名穿著藍色西裝的女人彎腰下車,用長形皮夾遮住頭頂的陽光,迎接剛走出校門的王文婷。

  「婷婷!」李婉清忍不住拔聲高喊,連遠處路口的導護媽媽都看了她一眼。

  劉麗玲穿著藍色剪裁西裝,稍大的墊肩將身形撐了起來,長髮自然垂下,活像是香港電影裡的女明星,她轉頭看了李婉清一眼,嘴角稍微露出微笑。

  「王太太您好,怎麼今天親自來學校呢?」劉麗玲微微彎腰,禮貌問好。

  「劉秘書。」李婉清緩下腳步,穩住呼吸,額頭出了點汗,「今天公司還上班嗎?我聽說已經改制了不是?」

  「哎唷,哪有這麼好命呀,下次的董事會才要討論呢。」劉麗玲的臉上還是掛著微笑,卻毫無笑意。

  王文婷背著書包站在兩個女人的中間,左顧右盼,發現周遭的人們也正偷偷關注著他們。緊繃的情緒悄悄飄散開來。

  「辛苦了,但今天星期六都是我帶女兒回家的,就不勞您費心了。」李婉清牽起王文婷的手,準備轉身離開。

  「太太您先別急,董事長說他跟女兒有約定,具體約了什麼我不清楚,但有講好今天放學要去公司。」劉麗玲的目光投向王文婷,彷彿有什麼默契似的。

  李婉清也看了自己的女兒一眼,卻是用一種震懾的眼神。王文婷頓時頭皮發麻,她很少看到媽媽露出這副表情,這代表事情有點不妙。她一下點頭一下搖頭,能感覺到媽媽牽手的力道變強了。

  「我老公沒跟我說這件事。」李婉清踩住底線,語氣強硬,「我今天既然來了就是要帶她回家,她還有很多功課要做。」

  「王太太,您別讓我難做人,這樣我對董事長不好交代。」

  「他老婆接小孩回家有什麼不好交代的?妳堅持個什麼勁?」李婉清皺眉,心裡起了很強烈的疙瘩。

  「抱歉讓您不開心,不如您現在跟董事長溝通一下?」劉麗玲笑盈盈地轉身,從車內拿出一台摩托羅拉的手提電話,拉開天線交給李婉清。

  李婉清忍住瞪她的衝動,趕緊撥電話給公司,等待接通的過程她雙眼直視地面,努力忽視周遭人群投射過來的目光。他們都等著看好戲,不用言語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喂。」一個男性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尾音帶著活力。

  「復華,是我,婉清。」

  「喔,是妳。」王復華的語氣有了明顯的轉變,「怎麼了?」

  「妳的秘書說你堅持要帶孩子去公司,但今天是星期六,所以想問問是怎麼回事。」李婉清瞄了一眼劉麗玲。

  「文婷最近在班上表現很好,考試都在班排前三名,所以我準備了禮物要給她。」

  「你不能回家再做這件事嗎?」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溫柔的。

  「妳也知道我最近很忙,我回到家文婷都睡了。」王復華的聲音有些不耐煩,「好吧不跟你吵了,妳人在學校外面嗎?」

  「吵?又是我跟你吵了?」李婉清的理智有些斷裂,但還是忍住不滿的情緒,「我在校門口和你的秘書大眼瞪小眼。」

  「妳帶孩子回家吧,我跟麗玲說一下。」

  麗玲?李婉清對這樣的稱呼感到不舒服,但還是故作優雅地將手提電話還給劉麗玲,一句話都沒說,帶著王文婷掉頭就走。

  劉麗玲接起電話,笑笑地向王文婷道別,緊繃的態勢頓時緩解下來。

  母女倆沿著校園的牆面前行,兩側橡樹伸展開枝葉,隨著微風搖擺摩挲,光影交掠。王文婷感覺到媽媽的腳步漸漸加速,她也邁開步伐用力跟上,小小的鞋子跑得吃力,險些跟不上媽媽的速度,直到十字路口的燈號轉為紅燈將她們攔下。

  李婉清放開手,深呼吸順便整理了一下頭髮,故作自然地伸展全身,對女兒笑了笑,再次牽起。

  她們一路漫步,從大道轉進小巷,接著走進一棟富麗堂皇的高級大樓。櫃檯警衛熱情地向王文婷打招呼。

  「今天穿這麼漂亮唷!」警衛伯伯揮了揮手,王文婷點頭回禮。

  「陳伯,今天有信嗎?」李婉清問道。

  「沒有你們家的信。」警衛擔心出錯,再次翻了翻身後的櫃子,「應該是沒有,這一個月都沒有。」

  「知道了,謝謝陳伯。」

  他們走過沙發會客區和圖書室,在幼兒樂園的對面搭電梯,直上十八樓。

  「先去放東西跟洗手,來飯廳吃點心。」她一打開門,王文婷便迫不及待地衝進去,又跑又跳,將媽媽的呼喊全拋在腦後。

  李婉清嘆了口氣,一邊走一邊喊:「莎莎,妳在嗎?」

  過了一會莎莎才出現在長廊盡頭,手上提著一桶水,身上的圍裙工作服有些許髒污。她是從印尼來的家庭傭人,幾乎是跟王文婷同時間來到這個家。

  「太太妳回來了。」莎莎的中文說得算流利,只是有明顯的口音。

  「妳去客廳掃個地,我有事情要在飯廳跟文婷說。」李婉清脫下高跟鞋交給莎莎,鑰匙擺在玄關的置物架上。

  「知道了太太。」莎莎輕輕踮起腳尖,將鞋子放進鞋櫃的最上層,身高將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莎莎在挑高的屋樑裡是遊刃有餘,一百六十五公分的李婉清在她身旁好似小女孩。

  起初李婉清反對請傭人,她覺得孩子自己帶就可以了,但王復華完全不能理解,整整一層樓的房子是要如何自己打理?還得帶孩子?現在的李婉清可能比女兒更依賴莎莎,也幸好有莎莎的存在,她有更多時間可以花在自己身上。

  王文婷站上廚房洗水槽前的小板凳洗手,飯桌擺了幾本漢聲圖畫書,有忙碌的週末、第一次上街買東西、爸爸走丟了等書籍,都是王文婷看了好幾次的童書。

  李婉清開了一個布丁放在碗裡,放上桌的同時順勢拉開椅子坐在她的對面。

  「婷婷,妳老實說。」李婉清不等她拿起湯匙就先開口,「爸爸是怎麼跟妳說的?」

  「爸爸就說……」王文婷擺動著雙腳,雙眼直視布丁,「會買禮物給我。」

  「妳吃。」李婉清露出勉強的微笑,「媽媽沒有要罵人,我很高興爸爸送東西給妳。」這事情的確跟孩子無關,但被排除在外的滋味仍發酵著。

  等王文婷吃了半個布丁後,李婉清才開口問道:「妳知道爸爸今天要帶妳去公司嗎?」

  王文婷搖搖頭,神情放鬆自然。她認為女兒沒有說謊,心底稍稍寬心了些。

  「爸爸的工作很忙,常常不在家,很多事情都要帶去公司處理,但這樣是不好的,妳懂嗎?」李婉清語重心長地說道。

  王文婷的嘴角稍微上揚,點點頭,就像在老師面前那樣,不要搖擺身體、不要頂嘴、不要斜眼看人,低調不招搖的表現能省去很多不理解的麻煩,她這麼告訴自己,而且一點也不難。

  「媽媽知道妳在班上的表現很好,也很高興爸爸買禮物給妳,但我們是一家人,如果爸爸要對妳好,應該是在學校或家裡。」李婉清很認真地看著女兒說話。這是文婷出生前,她在一本幼兒教學書籍裡學到的溝通方法。

  「我想跟綿綿玩。」王文婷突然說道。綿綿是她的一位好朋友,年紀相仿,也是女孩子,但只有她一個人看得到綿綿,也只有她能跟綿綿說話。

  李婉清理解許多學齡前的孩子會有想像出來的朋友,這個情形會隨著校園生活拉長而漸漸消退,因此沒特別放在心上。「妳先吃完布丁才可以跟綿綿玩。」

  王文婷開始加速把布丁一口一口的放進嘴裡。

  「媽媽會請爸爸拿禮物回家,然後我們一起拆禮物,好嗎?」李婉清看她吃完布丁,決定結束這場談話,「媽媽帶妳洗碗。」

  王文婷點點頭,拿起碗站上小板凳,媽媽站在後面,一雙大手包覆著小手,壓住碗裡的海綿來回清洗。

  「如果沒有媽媽,就沒有這個家了,到時候爸爸該怎麼辦呢?文婷又該怎麼辦呢?」李婉清對著女兒說話,也像是喃喃自語。水龍頭的水傾瀉不止,泡沫越沖越淡。


創作回應

Reineke
與其家長相比是毫不遜色
→其「他」家長
2021-09-16 20:23:48
鬼才
沒注意到,感謝指正
2021-09-16 22:16:03
露諾弭
人民群眾吶喊著謊言,喊到人人皆視為真理。 謊言說一百次就變成現實,現實若閉口不談就被謊言淹沒。
2021-09-16 22:14:10
鬼才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要對抗的謊言
2021-09-16 22:16: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