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四十章 霸道能量

草士 | 2021-09-16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9


第三百四十章 霸道能量

袁昊追問:「那八長老的姪子,這次去不去?」

張大狂道:「自然會去!八長老姪子武功雖低,但八長老對他呵護有加,把他當親兒子一般照料。三年前我出手傷了他姪子,但這三年間,每一次長老會,八長老的姪子從未缺席。」

袁昊笑嘻嘻道:「張四哥,你既出手過一回,那些高手怕你出手傷人,哪敢沒事尋你生氣?明日那長老會,四哥你趁早提取道氣,待和對方一言不合,你便猛然出手。」

張大狂道:「啊?這……這……這不行!要是又傷著人,二哥三哥非得罵我不可。」

袁昊眨眨眼,沒好氣道:「你可記得我怎麼對付劉振天?你出手不過是障眼法,你一出手,人人都怕得要命,唯恐避之不及。屆時你衝出去捉去八長老的姪兒,隨手拿塊木板、棍子,先往他臉上招呼一下,問八長老服不服?若是他還不服,你就接著招呼他姪子一下,招呼到他服了為止。」

張大狂嘴巴半張,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為難道:「這……袁小兄弟,恐怕不行!」

袁昊大翻白眼,心知張大狂這人極講江湖道義,不願使這等手段,道:「道義是對好人說的,對萬花幫的惡人,你何須講道義?」說罷,見張大狂依舊臉有躊躇,又道:「張四哥,你都說那八長老是個王八蛋,雖不及萬花幫,也是個王八蛋。對王八蛋,講甚麼狗屁道義?抽到他服就好。他多一句話,你照抽他姪子一下,他見勢不妙,連個屁都不敢放。到了這般地步,你們想談甚麼,還不是手到擒來,水到渠成?」

張大狂又聽袁昊嘰嘰喳喳說了一堆,全是使些不入流的暗招伎倆,本還覺得有些不妥,但想來那八長老跟他姪子確實不是甚麼好人,這些年常聽那二人仗著紅瓔幫的身分,欺壓群英樓朋友,漸漸也覺使些伎倆似乎沒什麼不對,嘴中不停道:「妙啊,妙計!妙計!」

另一方面,顧老六聽得頭都疼了,他見識過袁昊使小把戲的厲害,幾欲有意制止他說下去,可屢屢讓陸象鋒阻饒,惹得他有些不快。陸象鋒忙解釋,使袁昊那些伎倆至多受點小傷罷了,若是讓張大狂動用真功夫,不死也得半殘。

顧老六、陸象鋒萬般無奈,索性不再管二人,低聲討論明日長老會的事情。張大狂一口喝乾桌上茶水,逕自走到一旁,打坐在地,閉目吐納。只見他萃取道氣,緩緩運轉周身經脈,接著深深吸飽一口氣,虎口鼓起,四肢肌肉微微抖動,忽見一股霸道能量自他滿身創口逼將而出,充斥整個房內。

袁昊近距離感受到那霸道能量周旋身畔,彷彿是隻猛虎在繞著自己打轉,打量獵物的一舉一動,令他渾身汗毛直豎。突然間,那霸道能量勢頭一轉,居然重重撞在他身上,當是痛叫一聲,胸口一陣劇痛,呼吸極其不暢,連忙退開好幾步,眼前仍是金星亂冒,腳步虛浮,胸口悶得難受。

顧老六和陸象鋒目光凝去,不再談話,而是凝神關注張大狂的情況。顧老六一見袁昊臉色不對,忙上前搭他的肩子,運轉自身道氣,將道氣化作薄薄一層罩牆,凝在袁昊四肢百骸的皮膚,替其阻擋那股霸道氣息。袁昊這才緩過一口氣,連連吸了好幾口空氣,感激看了顧老六一眼。

又過得半晌,三人凝神注視,遲遲不見張大狂吐出一口氣來。

袁昊略是擔憂,心想武者吐納向來是吸入天地道氣,配合功法運轉,接著吐納而出,一切應當講求自然均衡,當下正覺有些古怪,這才見張大狂嘴巴微張,吐出一小口氣,只是他立刻又吸飽一大口氣,似方才鼓起虎口,將霸道能量逼將出體外。他這一吸一吐間,往往是吸氣多吐氣少,一點也不似尋常武者吐納的法子。

然而幾個吐納過去,張大狂逼出體外的霸道能量逐步流逝,愈發薄弱,似是已無多少。隨著霸道能量被一一逼出,他身上的創口邊緣微微發白,傷口深處緩緩發黑結痂,本還有些疲倦的臉上平緩紅潤,渾身大大小小創傷竟已好去大半。

袁昊心中甚是好奇,不敢打攪張大狂調養,心想:「張四哥這吐納方法古怪至極,他居然將天地存有的道氣強留體內,藉此逼出那霸道的能量。話說回來,那能量必然就是百傷刀法的能量,好霸道!怪不得陸三哥說使這百傷刀法,非得弄得滿身是傷,要是不留創口逼出霸道能量,讓能量在體內肆意亂衝亂撞,那可得了?」

張大狂再吐納一回,就睜開眼來,哈哈朗笑,笑聲中氣十足。他發覺房內三人都在瞧著他看,以為輪到自己挨罵,臉上一僵,道:「我⋯⋯我去解個方便,順道替袁小兄弟找點替換衣物。」不等三人說話,閃身就出臥房。

顧老六、陸象鋒連連苦笑,並未說甚麼,待張大狂拿衣物回來,讓袁昊換下,自兒也換上一身乾淨衣袍。四人相談甚歡之下,夜色漸沉,他們將西首那床位整弄一下,讓給袁昊,便熄燈睡去。

隔日天明不久,袁昊在迷迷糊糊之間,連番讓人拍動身子、肩膀,甚至被打了屁股,他幾欲發怒,睜開眼一瞪,卻見是顧老六三人。

袁昊揉揉眼珠子,嘴中念念有詞,不知說了些什麼,抓著枕子,頭一倒,又要睡去。自他和都爭先逃出峨眉山,無時無刻不在提心吊膽,擔憂五霸等正派的追兵何時會來,又從何處而來,加上他武功貧弱,隨便一名五霸追兵的境界都比他還高,若是在熟睡之際,對方一招之下,根本渾然未覺,就已喪命。如此壓力之下,袁昊無論心神都甚疲憊。眼下有三名高手在側,就是追兵齊聚,短時間也無法要他性命,是以這晚袁昊睡得格外安穩。

張大狂粗手掌肉將他倒下的頭撐住,接著使了巧勁一翻,袁昊連人帶枕倒了跟斗,轉了半圈,大手三指向前一捉,提住他後領,道:「醒來。小兄弟,趕緊吃飯,你要跟咱們一塊去長老會。」

袁昊從未讓人這般叫醒,整個人腦袋還有些暈,耳中又聽得張大狂的宏亮聲音,腦袋更疼。他臉上顯得極是不甘願,道:「甚麼長老會?就是皇帝上朝,本小俠也都不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