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赤裸之國

佛萊曼 | 2021-09-16 15:46:49 | 巴幣 120 | 人氣 182

其他
資料夾簡介

騎摩托車環遊世界的過程中,我曾經去過一個奇妙的國家,其名為「諾瓦」,諾瓦是個小國,人口只有十七萬人,位於東歐近俄國地區,沒什麼知名度的,甚至有不少人不知道其存在。
 
這個國家是以美味的蓬鬆海綿蛋糕聞名,這種蛋糕跟台灣的雞蛋糕很像,可是裡面有加起司、巧克力醬,外層塗上一層綿密的奶油,上面通常會加一顆草莓或葡萄點綴。
 
人要衣裝,餐點也需要美麗的外觀,讓人賞心悅目,食指大動。
 
明明是餐點如此講究的國家,諾瓦的人民外表卻與外表大不相同。
 
我接下來要講的故事背景,就是在這個國家,我將它稱之為「赤裸之國」。
 
當我騎著摩托穿梭在滾滾黃沙中,四周是一望無盡的黃色沙漠,熾熱的艷陽在湛藍的清澈天空散發耀眼的光亮,戴著護目鏡、軍帽以及穿著防砂的褐色大衣和長靴。
 
我的摩托車是古典型的野馬,有著金屬的修長鋼管和簡便的外型。
 
「這個地方還真是偏僻。」摩托車說。
 
「就是阿,漢密斯。」我說。
 
「我說,已經這樣騎了三、四天,這裡真的有國家嗎?」
 
「我想應該快到了。」
 
「我不相信,你昨天也是這樣講的。阿偉你這個大騙子!」
 
「我看地圖是這樣寫的,也許實際距離有點差距吧。」我以頑皮的語氣說。
 
「咦?遠方好像有類似城牆之類的東西呢。」漢密斯說。
 
「嗯,我沒看到呢。會不會是海市蜃樓?」
 
「沒這回事!又不是倒影,而且這次很清楚。」
 
果然,在騎了不久後,一道高聳雄偉的橙色磚牆砌成的壁壘映入眼簾,城牆是傳統西方風格的建築,上方每隔一段距離就有豎立旗子的哨站,下方則是有射箭口。
 
在這條無盡蔓延的黑色柏油馬路盡頭是迎來的紅色城門,有兩個人站在那裡,從遠方看來,他們似乎就跟沙漠和城牆沒兩樣,呈現黃橙色調。
 
來到城門口時,我才發現他們是裸體的。
 
幸好我是男人,不然這種情況女人恐怕會很尷尬。是說,要是碰到女性的旅行者,他們該怎麼應對?會被當變態不是嗎?我不禁感到好奇。
 
「旅行者您好,請問來我們國家有何貴幹?」守衛面不改色地說。
 
兩名手持長槍的人說,看樣子他們是守衛。
 
相信我剛想像過的情況,他們已經碰過了,這麼說來,這個國家就是這樣子,是我無知,不懂他國的風俗文化民情。
 
「我是來旅行的,沒有別的行程。」我說。
 
「原來如此,您打算造訪本國多久呢?」另一名守衛說。
 
「三天,只有三天。」
 
「好的,那麼歡迎您來到坦承之國!」
 
大門伴隨著老舊的金屬摩擦聲搖搖晃晃開啟,映入眼簾的是與沙漠大相逕庭的景象,裡面迎面有一股清爽的冷氣和水分迎來。
 
由石磚構成的地面,而街道上的建築物乾淨、漂亮、色彩斑斕,用大理石和花崗岩建材蓋成。
 
人們同樣都赤裸身體,他們對我投以奇怪和好奇的目光。
 
「都是裸體呢。」漢密斯說。
 
「請別忘記前往領事館辦理居留登記。」守衛遞給我一張文件,上頭寫著密密麻麻的他國文字,我看不懂,但上面有蝴蝶結做的徽章和國旗烙印。
 
我沒有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們,只是下車牽著車在街道上走著。
 
用欣賞的眼光看待這非自然的鬼斧神工,街道上的綠化造景規劃很好,綠樹在街道上並排,綠地與地面恰到好處,外面的沙漠簡直是假象似的,還有大理石白色雕像和各種花圃的設計點綴。
 
我不禁讚嘆在沙漠中能夠打造出這樣的環境,這裡毫無疑問是綠洲,人們旅途的休息站,中繼點。
 
「先去吃點東西吧!我肚子餓了。」我說。
 
「我也想看看這裡的食物怎麼樣。」漢密斯說。
 
我們找到一家輕食店,裡面販賣的是早午餐類的東西,也有下午茶和甜點,餐點的名稱旁有照片示意,文字是用水彩筆寫在木板上。
 
內部的牆壁上同樣的簡單的淺褐色調,還有幾幅風景畫,吊燈是水晶燈。
 
椅子和桌子是用上好的檜木製成,散發淡淡的香氣。
 
它是一間木造洋房,漆成白色,整體有一種規律的美感,從外型的設計到內部的裝潢都讓人足以認識老闆的個性。
 
老闆是個細心、嚴格且溫柔的人,這棟建築給我這種感覺,因為裝潢的細節很注重,就連粉刷都相當均勻,至於外表則是給人一種莊嚴的美麗。
 
露天座位上坐滿享用甜點飲品的貴婦和紳士,這時我發現,還是有人穿衣服,但他們是穿著西式的西裝和洋裝。
 
走進店內,我聞到一股咖啡和薄荷的清香,還有剛烤好的餅乾、麵包和蛋糕的味道交織而成的協奏曲。
 
悠揚的音樂使得我心神蕩漾,真是美好的地方,讓人想坐著休憩,喝杯茶。
 
「您好,請問您想來點什麼?」一名年輕的女服務生說,她有一頭金色鬈髮,白皙的皮膚、粉嫩的乳頭,至於下半身則是毛剃得相當乾淨。
 
我連忙將眼神移開,所幸我沒有露出色瞇瞇的眼神,短暫的打量希望沒帶給對方不好的觀瞻。
 
「請給我來一杯咖啡和起司蛋糕。」我說。
 
「哎呀,又是咖啡和起司蛋糕,到底要點幾次?」漢密斯說。
 
開口說話的摩托車讓服務生嚇了一跳,她以上揚的語氣問:「這是人工智慧AI嗎?」
 
「對,最新款式的。他很有趣喔,可以隨意跟他聊天。」我說。
 
「我叫做漢密斯!是阿偉喜歡某部小說的男主角名字而替我取得,我相當不喜歡這個名字,因為這是別人的名字。」漢密斯說。
 
服務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好有趣的摩托車,比我家那口子有意思多了。」
 
原來服務生是已婚者。
 
「對了,能不能請問一下,為什麼這個國家的人都不穿衣服呢?」我說。
 
「就是阿,這樣女性不會感到不好意思或難為情嗎?」漢密斯說。
 
服務生恍然大悟,露出微笑說:「不會呀,大家都是這樣。有甚麼好害羞的,這個問題常常被問到呢,哈哈。有句成語不是說『坦誠相見』嗎?其實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很多時候就在於衣服。」
 
「衣服?」我感到困惑,衣服怎麼會是隔閡呢?大家都穿衣服,這是天經地義的,否則一些私密部位給人家看到,豈不是很尷尬?
 
「你們覺得身體的私密部位是人的隱私吧?那樣想是很正常的,但我們不是那樣想。因為大家都是人類,每個人都擁有同樣的生理構造,只有性別不同。如果我們可以正視對方的一切,就能有較高的接受度,在接下來的交流中也有較高的意願能夠與對方和平相處。這是有心理學研究的喔!」
 
「是這個樣子嗎……?」我說。
 
「好像真的是這樣,只是就算是家人,也不太會把裸體大剌剌的露出來給對方看。」漢密斯補充:「就算是家人。」
 
「因為彼此都是赤裸的,也會比較沒有保留,以誠實為上策跟別人對話。你想想看,裸體的話,要說謊可能就不是那麼容易。」服務生小姐說。
 
「似乎真的是這樣呢。」我在腦海中想像自己裸體,而別人正在問我話,的確是不太敢說謊。
 
「我們國家的人交談一向是開門見山,沒有隱瞞,直接性的切入重點交流,可以省下時間和麻煩,省得花費更多的心力在不必要的心理防衛上。」
 
「原來如此。」我說。
 
「不過要這樣不是容易的事情,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有所保留和防禦才對。」漢密斯說。
 
「的確,除此之外,因為很少穿衣服,能夠減少女性洗曬衣服的時間,還有就是在穿著上煩惱和花費的心力,種種原因,節省成本和提升效率。」
 
「這樣看來,不穿衣服的優點好像還不少。」我說。
 
「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穿衣服的?」漢密斯問。
 
「卡蜜拉!妳還要拖多久?其他客人都不用服務嗎?」老闆扯著嗓子大吼。
 
「對不起,我該走了。還有其他人在等,等以後有機會再聊吧!晚上八點我就下班了。」
 
目送身材曼妙的這位小姐離去後,我和漢密斯開始聊起了這家店的餐點以及裝潢設計。
 
離開了餐廳後,我前往當地的領事館領取暫時居留簽證。
 
領事館是一棟白色大理石造的建築物,做成像是希臘神殿那樣莊嚴神秘,外圍有無數精心雕琢過的梁柱支撐,前庭中央還有噴水池和傾倒花瓶的女神像。
 
我將摩托車停在合法的停車區,步行走上這寬廣的圓錐形階梯,兩側各有一名守衛在站崗,但這次不同的是,他們配有步槍,而不是長槍。
 
進入裡面後,立刻有一位黑髮小姐來迎接我們,但不同的是,她有穿衣服,戴眼鏡、黑色西裝、黑絲襪加上高跟鞋,是時髦的辦公室女人打扮。
 
「你們好,請問要來申辦什麼業務?」她露出親切的笑容說。
 
「居留簽證,謝謝你。」我說。
 
走在紅色地毯上,上方是水晶燈高掛,一旁則是有獎狀、獎盃以及各種風景畫掛在牆上,櫃台人員正在埋首辦公。
 
進入一間辦公室後,一名男人正在用電腦,他戴金絲眼鏡、金色鬈髮,褐色的西裝和藍色的領帶,他的上半身相當寬闊。
 
「先生,他要辦理居留登記。」小姐說。
 
「我知道了。」男人揮手示意她退下,小姐在身後輕輕將門關上。「請坐。」
 
我在男人木頭辦公桌前方的一張雕琢木椅上坐下,軟墊和靠背的都相當舒適。
 
「我叫阿偉,你可以叫我文森。」
 
「好的,文森。這裡有幾個問題想問你,首先,你要待幾天?」
 
「三天.」
 
「你是為了甚麼目的來到我們國家?」
 
「單純旅行,我是摩托車旅行者。」
 
「原來如此,你一定對我們的赤裸文化感到好奇。」
 
「對,那您有甚麼樣的見解呢?對於這回事。」
 
男人嘴角浮現冷笑,他把粗厚的大手摸了摸濃密的下巴鬍鬚。
 
「很蠢,這是為了方便國家治理搞的。」
 
「國家治理?」我皺眉道。
 
「是阿,不覺得這裡的人民都很溫順坦白嗎?」
 
「我目前接觸的一位給我的感覺,是的。」
 
「你可以再多認識一些朋友,跟其他人多打交道,你會對我的說法有所共鳴的。統一管理,降低反抗,人民總白痴化。」
 
「聽起來不穿衣服這件事好像連帶影響層面很大,有那麼嚴重?」
 
「我不是這個國家的人,但來了很多年後,深刻的體會到這點。起初也不以為意,只是覺得奇怪,這個國家的人好像跟其他國家的人想法有那麼一丁點的不同。事實上,非常的不同,剩下的你自己體會吧,我還要忙,歡迎來到諾瓦,文森。」
 
剛剛那位小姐再次禮貌親切的送我離開,一路上,我們同樣交談了不少意見。
 
「您說穿衣服這件事嗎?我們領事館上班都要穿衣服喔,因為常常要接見各國的大使和旅行者,基本上,為了禮貌和接觸方便,所以統一如此規定。」
 
大使見到沒穿衣服的接待小姐,恐怕會慌張得不知所措吧,。
 
「原來如此,您沒有特別的想法嗎?」
 
「我是覺得不穿衣服,有時候會有點冷,哈哈。不過不穿衣服象徵著一種自由和人們的高度自制以及理性。如果是某些落後國家或不法地帶,女人肯定是包的密不透風吧?有些國家則是厭惡女性,要求女性得做保守的打扮。有的國家對女性施加諸多限制,對於女性不穿衣服這件事,象徵著高度的寬容和尊重!我們國家的治安和公正性都挺好的,對不會?」
 
面對那親切的笑容,我只能微笑點頭回應。
 
騎上摩托車後,我前往尋找落腳的旅館。
 
「簽證的時候聊了些甚麼?」漢密斯問。
 
「都是一些對於國家政策的想法和探討,大家都很有想法,這很有意思,不穿衣服這件事。」
 
「我看到很多養眼的畫面,」漢密斯過幾秒後又補充道:「還有視覺暴力。」
 
這家旅館是以紅磚砌成的,高約四、五層樓左右,一樓是落地窗,可以看見室內的人們優雅地坐在大廳的桌子喝茶。
 
內部的裝潢同樣令人心神蕩漾的華麗和乾淨,以一種整齊的秩序維持著。
 
「歡迎,旅行者。」老闆說。
 
旅行者很好分辨,因為會穿衣服,剩下會穿衣服的,不是領事館的人,就是盛裝打扮要前去參加正式場合的人們,而我們穿著沒那麼正式,自然不會搞混。
 
「您好。」我說。
 
老闆禿頭,鵝蛋臉,臉上有八字鬍,身高大概只有一百五左右,身材肥胖,他的脖子上打了一條紅色領帶。
 
「請問要住幾個晚上?」
 
「兩晚,謝謝。」
 
「對了,老闆。能請問你們這裡的人為什麼都不穿衣服嗎?」漢密斯說。
 
「摩托車會說話啊,是AI嗎?」老闆說。
 
我點點頭。
 
老闆在櫃檯裡使用電腦和撰寫文件,他用原子筆敲敲額頭說:「省錢阿!而且我們這沙漠的國家不太容易栽種跟紡織有關的作物,成本很高阿!從其他國家進口成本也很高,大家從很久以前就不穿衣服。是因為一代總統提倡新文化運動,告訴大家亞當和夏娃最早也是不穿衣服的,是因為吃了貪婪果實才會穿上衣服掩蓋羞恥。既然沒什麼好害羞,也不貪婪,那麼裸體是一種正義阿!」
 
「正義……是嗎?」我說。
 
「很有意思的論點,的確,要從其他地方運送布匹過來是要花不少錢,這個國家的氣候也是一樣,與其栽種那些沒什麼價值的東西,不如花在更有產值的東西上,像是半導體、軟體和精密工業。」漢密斯說。
 
「是阿,我國的軟體行業可是相當盛行的!」老闆說:「這裡就連小孩子都人手一台電腦喔!與其要衣服那種只有觀賞美觀沒用的東西,不如使用電腦,學習程式語言,以後成為軟體工程師,去歐美國家發展更有前途!」
 
「這點比較見人見智。」我苦笑道。
 
「來!您的鑰匙,一共是二十諾瓦。」老闆說。
 
「不用洗衣服,不用換衣服,坦誠相見,不用遮遮掩掩,講話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沒有隱瞞,沒有說謊,這樣的國家你覺得如何?阿偉。」漢密斯說。
 
我將行李箱放在床頭邊,坐在床上鬆口氣說:「還真是讓人不好意思說謊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