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66 章 格佛接回

空澗飛湍 | 2021-09-16 08:10:01 | 巴幣 20 | 人氣 38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試煉第二十五日深夜,神殿中,防禦陣內,小灰耳朵忽然動了下,坐了起來。
雁寒正守著夜,見狀,心中一凜:“有異動?”
小灰嗅了嗅,尾巴豎起,看向西南方,用牙扯了下雁寒的袖子。
雁寒自己還沒聽到什麼,但是輕手輕腳地過去推醒了燿凌。

燿凌睜開眼,迅速清醒,用眼神詢問:“什麼情況?”同時習慣性地伸手去握鐵劍劍柄。
雁寒指向西南方,然後攤了下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燿凌無聲地起身,他和雁寒為避免引起注意,並未直接使出魔法,但是都進入備戰狀態,蓄勢待發,隨時準備戰鬥。

這時,嘶啞、蒼老的聲音響起「燿凌,還有白翼的小朋友,在嗎?」
雁寒看向燿凌。
燿凌感覺這聲音有些熟悉:“嗯,是……格佛,隘口的老魔法師。”

他沒有馬上動作。他不知道要對付自己的是誰,如果是格佛,雖然靠自己絕對逃不了,但是拖個幾分鐘,說不定就有轉機,因為可能另外會有人找來。
不過,燿凌稍微放心了些,因為之前他悄悄出門做任務時,格佛也有可以無聲無息弄死他的機會。雖然之前的機會可能沒有這次這麼好。

格佛念了句咒語:「幽突現影。」
燿凌剛感覺到暗系元素的波動,然後,便聽見格佛的腳步聲直線向自己走來。
“格佛也會暗系魔法?”來不及驚訝,燿凌知道自己已經被發現了,再躲沒有意義。

燿凌走了出來,迎上前去:「格佛閣下,您好,謝謝您來找我。」
雁寒用手勢要小灰別動,然後也跟了出來:「您好,我是白翼學校的學生,雁寒。謝謝您來找我們。」同時心想:“如果格佛是壞人,希望白毛魔猿能看在今天上午送去牠家的美食份上,幫忙照顧小灰。”

格佛看看他們兩個,完好無缺,他點了下頭,可以放心了。
「我睡會,你們也繼續睡。明天早上回去。」格佛道。
此時,燿凌、雁寒真正放下心來,他們兩個都已經站在格佛面前,格佛也沒有翻臉動手的意思,那是真的沒問題了。

燿凌:「您要在這休息下嗎?」指了下防禦陣。
格佛:「好。」
燿凌引格佛走入陣中。
格佛:「傳送地點是你改的?陣法學的不錯。」
燿凌:「謝謝,您過獎了。」

這時,格佛進到陣裡,小灰咆哮起來。
雁寒趕緊安撫小灰,又向格佛道:「對不起,小灰不認識您,又剛好牠這兩天比較緊張。」
格佛:「沒關係。」
他感覺的出,附近魔獸不少,想必這兩天,面前的兩人一狼應對了不少攻擊,一直在警戒狀態。

格佛心道:“不過,看這雁寒先前把狼藏在陣裡,是擔心我是敵人?嗯,如果我是要抓燿凌的人,剛才會直接殺掉或抓走他們,未必會來搜他們的休息地,因為他們的價值在他們本身。”
他極淺地笑了下。

雁寒安了心:「您要不要吃點東西?」
格佛:「好。」
從二十四日中午到現在,一天半的時間,他一路搜尋到這裡。路上雖然有簡單的吃與睡,但是現在是有些餓了。
燿凌聞言,立刻開始弄宵夜。
雁寒沒去幫忙,以他的廚藝,得避免格佛認為他們恩將仇報。

很快,香氣飄揚,美味的宵夜送到格佛面前。
格佛:「你們也吃吧。」
燿凌:「好。」
雁寒卻有些猶豫地看小灰,小灰在滴口水。如果他吃的話,會分小灰一起吃,但是,面前的老魔法師未必不介意和狼吃同樣的食物。

格佛看他一眼:「想餵就餵。」
雁寒一怔:「喔,好,謝謝。」
隔了一會,格佛問:「……還有嗎?」
燿凌:「有!我這就弄。」
三人一狼吃完宵夜。

燿凌向雁寒說:「換我守夜囉。」
格佛:「你們不用守,睡吧。」
燿凌和雁寒懂了,對周遭危險的感知與警覺,格佛即使在睡眠中,也勝過他們二人清醒時。
三人各自就寢。

天明,燿凌準備早餐,三人一狼飽餐後,啟程返回。
出發之前,雁寒張了張口,欲言又止,他感覺格佛對小灰的態度算正面,……或許……或許可以請他幫忙,但是最終沒有出口。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既然靈泉從白毛魔猿的爺爺時就在,應該不差自己升級突破這幾年。

燿凌、雁寒收拾好了東西。
格佛從口袋中取出一隻小紙船,唸了一串較長的咒語,將小紙船一拋。
小紙船懸浮在他們身前,變大,變大,再變大,直到足可坐的下三人一狼,還有些多餘空間。
格佛:「進去吧。」
燿凌、雁寒帶著小灰翻上了船,坐下。格佛凌空走到船上,入座。
小船緩緩升起,向西南方飛去。

格佛拿出一本書看。
小灰發現自己飛了起來,臉上還吹著外面的陣陣涼風,驚奇地東看西看,差點在小船上轉起圈子。還好小灰坐在雁寒和燿凌中間,不至於擾了格佛。
燿凌、雁寒也對這樣露天、吹風的飛行頗感新奇,但是更注意看著下方,認真地記著方向、距離與景物。

格佛回程比起尋來時快,傍晚時分,已然回到賽場旁的基地。
簡編迎了出來,先鄭重向格佛道:「感謝格佛閣下!」
又對燿凌、雁寒說:「對於這次賽場檢查的過失使你們身陷險境,我們白翼校方深感歉疚。很高興你們平安回來。」
接著,簡編道:「趕路勞累,來這喝杯茶,休息一下。」他將三人迎到營帳中。
當然,雁寒帶著小灰一起去。

進了營帳,確實有茶喝,三人謝過茶,簡編很快佈置了隔音結界。
簡編:「二十四日下午,冷雲閣下已出發去那個傳送陣原本要傳送到的地點。今天中午收到他傳的訊息,說早上在那抓到了三個魔法見習者。那三人招供說,他們受人指派,在那等著殺人。冷雲正循線捉拿背後主謀。」
格佛點了下頭。
燿凌:「謝謝告訴我。」
雁寒:「謝謝。」

簡編:「兩位同學,可以告訴我下事發時的情況嗎?」
燿凌描述了。
簡編不時點頭,又問:「那傳送陣是鎖定了你們兩個嗎?」
雁寒:「沒鎖定我。」
簡編:「那你也被帶走,是因為?」
雁寒:「因為我拉著燿凌,所以一起被帶走了。」

簡編呆了下,最後道:「我大致了解了,謝謝兩位同學。讓你們非自願地提早離開賽場,同樣是我們白翼校方的疏失,會再向兩位討論,如何補償。雖然收集砂礫的時間還有一天多,但是為了兩位的安危,你們不要重進賽場,好嗎?」
燿凌、雁寒點了點頭:「好的。」

簡編向格佛道:「明天中午以前,還希望能麻煩閣下再照看下燿凌和雁寒。根據冷雲的訊息,這裡的一級魔法師中,可能有內奸,我們最晚明天中午會抓到。而現在,這幾天求救、受傷的學生多,這裡比較亂。」
格佛:「好。」
簡編送了三人到登記砂礫數量之處,便回去繼續忙。這幾天,確實忙亂。
格佛在一旁等著。燿凌、雁寒帶著小灰前去登記。

登記處坐著三個一級魔法師,分屬三個學校,以示公正。
現在,在這裡的是娜雅的黛珍、紫星的習羅、白翼的風鐵。
雁寒交出自己的懷錶。
風鐵看了,笑著讚道:「八萬五千個,這是目前最多的數量!你提早被傳送走,還有這個成績,很不錯。」
雁寒微微一怔,搖頭道:「你看錯了。」

黛珍:「是呀,你多算了一位數。……喔,不對,是少算了一位數!這是,……八十五萬多!我眼花了嗎?習羅,你看是多少?」
習羅也愣著:「真的是八十五萬多!雁寒同學,可以請你出示一下你的魔晶砂礫嗎?我們不是不相信你,是這個數字有些不可思議,擔心懷錶是否有故障。」
雁寒:「好。」他倒出砂礫。
八十五萬多的砂礫出現在眼前!
風鐵三人呆了。

「哇!懷錶沒壞!」
「真的有八十五萬!」
「哈哈哈哈,雁寒是我們白翼最優秀的學生!」
「這也太多了吧!?原本之前最多的是二十三日求救離場的紫星瑪,不過他還不到六萬。」
「還好最大的畫板可以放一百萬顆,不然就要不夠放了。白翼有先見之明。」

「雁寒,我這就幫你登記!……好了,你這數量應該是第一了,很難有人再超過你。」
雁寒再次搖頭,道:「馬上就有人超過了。」
風鐵三人:「?!」
他們疑惑地看向燿凌。

黛珍:「漂亮弟弟,換你了,你的總砂礫數多少?」
燿凌交出自己的懷錶。
風鐵三人看見再次出現的一長串數字,吞了口口水,仔細地數一共有幾位數。

「這是……共有一百零九萬!!!」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