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鞠 第一章 集合啦!鞠與藺的夥伴們〈選大熊〉

懵夢 | 2021-09-16 08:00:02 | 巴幣 20 | 人氣 82





目錄 下一章

  • 選大熊

  決定好目標,三人踏進了森林當中。與和樂融融的家周遭不同的風格,過了條明確的界線便感覺到無法言喻的緊張氣息,在透著樹葉傾瀉而下的陽光,給人明確的壓迫之感。

  充斥著危險,彷彿一但沒有注意便會喪命的危險場所在這平和寧靜的森林當中,略顯得有些矛盾。

  耳朵能聽出不少聲音,那是生物蓬勃,在這大自然之中努力生存的聲音。幸好這座森林並沒有危險到一閃神便會死去,在森林邊緣還是非常和諧。

  在這大多都是沒有危害的小動物,松鼠之類的小動物就是生活在這區過那並非今天的狩獵目標所以三人並沒有停歇。

  熊生活的地區要再更深入一點,預計要花上半天的時間才會走到。不過那是慢慢行走所需花費的時間,三人可不打算耗費那麼多時間在趕路上頭,當下打算趁體力還充沛的時候多趕點路。

  藺與鞠交換一個眼神,只見後者說道「給我自己走」的抱怨,但還是乖乖的將人給揹了起來,輕鬆的樣子並沒有外表那麼柔弱。

  葛拿起電鋸,催動油門,在前方迅速的開著道路。鋸過的痕跡有著不比武士刀的銳利,所到之處見不著任何粗糙的切面。

  在前方開著路,因為聲響沒有動物願意靠近,如此巨大的馬達聲讓三人沒辦法邊狩獵邊前進,因為藺與葛的武器都不適合在狹窄的地區快速移動,若非得移動就勢必得開出一條道路。

  電鋸切過擋路的樹枝,盡可能不要破壞環境。葛邊前進邊尋找著有沒有動物留下的痕跡,敏銳的五感捕捉著任何的生吹草動,手中的電鋸早已與她融為一體,即使滋滋滋的聲音不絕於耳,但她早已能自動過濾這個習以為常的雜音,能夠清楚分辨周遭的聲音。

  熊擅長隱藏行蹤,野性的直覺讓他們一感知到危險便會躲閃,難以察覺。即使已經到了差不多熊會出沒的區域,但仍然沒有尋得任何一絲痕跡。

  藺在鞠的耳邊打了個呵欠,喃喃說了一句。

  「還沒到嗎?」

  「安靜點。」

  電鋸的聲音也隨之停下,但並非是受到藺所說的話干擾,而是察覺到了什麼,豎起食指抵在唇邊示意兩人安靜。

  鞠與藺接受到暗號後立刻安靜下來,也豎耳傾聽四周的蟲鳴鳥叫。

  但是三人都沒有聽見任何不對勁,警戒了五分鐘左右,正當認為是錯覺之時,原本在鞠背上的藺突然出刀。

  雙腳直接把人當作跳板跳出,身體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拔出的武士刀盡顯鋒芒,順著身體的曲線描繪出個半圓弧。

  刀刃重重劈下,原本空無一物的空間突然扭曲變形,模糊不清的描繪出某樣形體的外觀,傳出的聲響有如兩個金屬相撞似的清脆。

  油門再度催起,葛一個施力貫注於雙腿,突然爆發而出的如同火箭向前衝刺,電鋸在狂衝的路徑上不斷發出連續急促的怒吼,猛力的抓準距離狠狠咬下。

  鍊條不斷運轉,激烈出的火光卻無法切但眼前的未知生物,但卻因為這個動作而打破了模糊不清的界線,如同玻璃碎裂般直接震碎,露出了原本的真身。

  黑色的毛皮、血紅的雙眼,以及渴望鮮血的獠牙。兇猛的掃過這三名不知好歹闖入狩場的獵物。

  電鋸的聲音雖然會嚇跑獵物,但同時也會吸引獵人上鉤。

  鞠拔出玻璃匕首,準備應戰。

  狂怒的怒吼,將原本對峙著的兩人給吼飛。與兩人飛開的身影呈現平行,鞠從兩人間隙中穿梭而去,手中的匕首脫手在空中隨意翻轉一圈,當重新緊緊掌握時,已經逼近了目標。

  脆弱卻銳利的刀刃,清脆的將空氣切割成兩半。

  不夠深。這一刀下去連皮毛也砍不斷,如同只是在表面輕輕的、劃上那麼一刀,毫髮無傷。

  鞠拉回重心,跳開重回架勢,只是熊掌在動作還尚未完成前便已經逼近眼前。

  鏗──

  四周的狂風呼嘯而過,刺耳的有如微小的爆炸聲響震動鼓膜,耳朵瞬間的不適感讓鞠忍不住想要摀起安撫,但眼前的景象讓動作停在半空。

  藺將武士刀緊緊握在右手,橫擋在自身的右側,左明顯抬起阻擋但雙手還是留了極其大意的縫隙。

  瞬間的衝擊直接讓藺向後飛去,連同鞠整個人直接被撞飛,狼狽且踉蹌了幾步。後者雙腳猛踩著地面,煞車的痕跡畫出兩道平行線來,等到速度被硬生生抵銷之時,身體也承受不住的順著慣性向前撲倒。

  原以為會兩人摔倒,但藺接手重心,轉移的重心取得平衡,插入地面的武士刀成了輔助的支撐,差點消散的意識硬撐著。

  滋滋滋的聲音早已響起,葛的身影迅速的在眼前做著切割的動作,雙手靈巧揮舞著看上去就很重的機械,卻如同零重力般一個不小心就會脫手飛出。尖銳的鏈條激出火花,火光四起有如仙女棒般起此彼落。

  這隻熊的力量雖大但速度卻不快,藺的眼中映照出的景象彷彿看出了勝利的曙光。

  微弱的螢光在他的身邊湧起,帶著規律地緩緩飄起然後落入鞠的身體慢慢的割裂出了傷口,而與之相對的是藺那被切割開來的衣服滲透出的傷口正慢慢癒合,最終恢復成平滑的肌膚,只留下五道傷害和服的爪痕。

  藺拔出地上的刀,周遭的風隨著自身的動作開始凝聚著,隔著空氣流動與震動形成的無形之牆,葛向後跳開閃躲猛擊地面的一掌。

  如果葛近身那毫無機會,但只要有空隙,風便能趁虛而入。

  氣壓瞬間上升向前噴射而出,看似猛烈卻十分溫柔,一股柔和的氣團保護著鞠好不受他猛烈的氣流影響,摀住胸口的手似乎多了點笑意。

  清澈的雙眼映照出戰局,只見藺的刀刃重重地砍向了那被漆黑毛皮藏著的頸部,燃起的火焰是名為風所點燃的怒氣,伴隨而來的是尖銳卻又刺耳的嚎叫。

  沒有乾淨俐落的一刀,卻也並非稱的上拖泥帶水,因為銳利的刀刃僅沒入三公分便停滯不前,手注入多大的力氣都感到一絲困難。

  血紅的雙眸帶著一絲輕蔑,喉嚨咕嚕的彷彿發出了一聲冷笑。雖然很痛但要殺掉牠,這程度還差地遠呢。

  盡全力的一擊只能達到這個效果,讓大熊的腦袋思考有些輕敵。眼神掃過眼前這三名獵物,有一名已經因為負傷整個人都癱坐在地上,還有一個人不放棄的催了下油門直接衝了過來。

  持有武士刀的藺直接向後抽出了刀,看起來好似就此放棄的向後感受著自由落體。
看似好像沒有辦法,但並非真的沒有辦法。

  一團團微弱的螢光從鞠的身體中緩慢的漂進了大熊的體內,使用這個詞並非形容它們的速度,而是移動的模樣,實際上比起葛的奔跑速度還快,只是視覺上感覺給人悠閒的感覺。

  大熊原本想要把對手一掌拍飛但因為這幾團螢光光球而感到不對勁,胸口後知後覺的注意到異樣,不知何時牠竟然受到了五道刀傷。而這份錯愕麻木了感知,大腦的思緒因為輕敵帶來的麻痺感而慢了半拍,轉動的電鋸已經滑入了剛剛開了三公分的切口。

  鍊條無法切開表皮,但只要有裂縫就行。葛趁機補上的位置,直取首級,激烈的火花不斷迸裂而出,燃燒著一個生物的生命。

  當熊首落地,也是宣告戰鬥結束的時候。

  看著原本凶猛的大熊化作白光升起,緩慢的如同天燈飄向了廣闊的天空。現場已經不見任何的腥風血雨留下癱倒在地上的三人。

  三人不約而同呼出口氣,雖然看起來驚險但其實挺游刃有餘。三人都在沒有使出全力的情況下便結束了戰鬥,只是看上去處於劣勢。

  不過體力的消耗不容忽視,他們已經經不起連續的車輪戰,如果再來一隻熊雖然也是能解決但整個戰況會比這場還來得驚心動魄。

  他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成,是該到撤離的時候。

  鞠最先爬了起來,先伸出手將葛拉起然後,完全沒有期望的直接把剩下的藺給揹起。三人就這麼快步地離開了現場。

  「你們沒事嗎?」

  「我才不需要妳關心呢。只是會痛而已,還好……」

  「想睡覺……」

  聽起來應該沒事。葛笑了下,本就不是很擔心。被熊爪攻擊個一下兩下這兩個人可還是能生龍活虎的四處亂跳。

  「如果我也有能力,應該會變得簡單許多吧。」

  「如果葛小姐有能力,藺就會廢到不想動。」

  「真過分……」

  「是事實!」

  聽著兩人的拌嘴,葛忍不住笑出聲來。不過還是感覺到一絲寂寞,雖然他們認識的時間明顯長上許多,但偶爾還是會羨慕這兩位的默契,總有種無法介入的疏遠感。

  這並非單純的她沒有任何能力,因為那牽扯到自己主人的事情,只要是個正常的守護靈都不會埋怨這點。

  她在意的是……

  無法明說的氛圍,總感覺,有甚麼事情正要發生。

  葛希望這是錯覺,只不過,有股異樣感實在難以忽視。

  這點,鞠知道嗎?葛看著如往常般嬉戲打鬧的兩人,不禁在心中問道。


目錄 下一章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