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14)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9-15 21:01:22 | 巴幣 2 | 人氣 22


6-14:第二道記憶(一)



「真準時呢,阿本先生。」我翻過圍牆,舔弄著棒棒糖的思梨修女慵懶地向我打招呼。

「晚安,思梨修女。」我不禁左顧右盼起來,確認沒有其他人的身影,我才安心的嘆了一口氣。

昨天離開前,我鼓起勇氣和思梨修女說了,我這個禮拜都會過來一事,希望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想到,她反而是爽快的答應,可以讓我過來。

「我稍微調查了一下,你昨天找到的薄冊,似乎從建館初期就有,也就是精靈留下來的東西,不過,上面寫的是人類語,所以這大概是傳聞吧?」

「不見得,一個語言只要越多人使用,話裡所包含的力量就會越強,所以早早開始使用人類語施咒的精靈也很多。」

「噢,難怪這座城市的精靈,人類語都如此流暢。」

我微微笑應付著思梨修女,回想了一下,剛打開這本書時,似乎只有圖畫,畢竟這本薄冊是詛咒的產物,故事大概任由觀者親自譜成,所以才會是人類語,畢竟我根本不懂精靈文。

「隨著調查,我發現一件有趣的事,要聽嗎?」

「喔,好啊。」我邊舔蜜瓜口味的棒棒糖,邊漫不經心地說。

「這本薄冊,跟某位女孩的傳聞有關,聽說在五樓的螺旋迴廊繞五圈,就會見到書之妖精。」

「……有這種事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呢。」

「噢,阿本先生不覺得很有趣嗎?我還以為你也是在意這個傳聞,才會尋找日記本。」

「也是?」

「孤兒院的孩子們有玩過呀,說起來,只有那陣子,孩子們比較常來圖書館。」

「讀書沒能成為興趣呀,真是令人難過。」

「畢竟他們並不是來看書的,阿本先生想嘗試一下嗎?書之少女的傳聞。」

「咦?無論怎麼想,其中都有假吧?」

「噢,我也這麼認為,但如果總是選擇正確無誤的選項,那人生多麼無趣呀,遊戲不也是奇怪的玩法最愉快嗎?」

「確實,開放世界的遊戲,自己摸索的一開始總是最愉快的,一但有攻略就開始無聊,至於要不要嘗試又是另外一回事……」

「要我說,單獨一個人挑戰反而有點害羞,所以才想要陪伴呀~還是說,你有偶像包袱什麼的……嗯,沒有吧。」

「為什麼要確認過我的臉之後在否定!很失禮耶!」

「沒問題的,這世界上總是會有人喜歡,大概吧。」

「請停止妳的老媽發言,而且這種時候應該用肯定句才對吧!」

「嘛,總而言之,阿本先生有陪我的打算嗎?」思梨修女懶洋洋的視線抬頭看我,不知為何充滿熱情。

但假如真的做了,我怕小妾會錯意,把我們兩個同時拉近赤霧空間,那樣就不好辦了。

「我都幫你溜進來了……」

「來這招!?」

不過,思梨修女也不是壞人,說不定能和小妾當好朋友?

「說不定能說服小妾出來?」

「你說了什麼嗎?」

「啊不,只是嘗試一下應該沒關係,走吧。」


……


「噢,看到這個缺角的書櫃,那表示又繞了一圈,這樣就兩圈了,不過書之妖精倒是連著影子都沒看到,阿本先生,你怎麼好像很緊張在四處張望?」

「沒什麼,我只是……怕暗。」

越來越擔心了,我該怎麼開口呢?「怕妳沒朋友寂寞,所以帶了一位修女過來?」對自尊心高敖的小妾,無疑是一種屈辱。

「三圈,來,阿本先生,棒棒糖。」

「喔……蘋果口味的呀。」果實的香氣透過封膜傳了出來。

「正是,我花了好幾個月研發的新口味!純天然無色素而且飽含果肉和維他命C!」

「修女真是製糖達人耶。」我打開包裝,正準備要舔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雙眼睛在盯著我。

我與思黎面對面,所以能看到她的身後,轉角處,小妾只露出半雙眼睛,渾圓的眼珠好奇瞥了一眼思梨修女,同時向我招手。

「啊……」

「我身後有什麼東西嗎?」

「沒有沒有!我只是發現,鑰匙好像掉了。」

「噢,原來如此,那我們邊繞圈邊找吧?」

「我們分別順逆時針找比較快,畢竟是鑰匙,快點找到比較好。」

「那好吧?」修女困惑的歪著頭,但還是不由分說的順時針出發,我則是故做鎮定的逆時針前進。

一進入轉角,小妾立刻跳起來,一口咬住我手中的棒棒糖。

「呼嗯,意外的酸呢。」

「天然的食物都是這樣,不過這樣反而美味吧。」

「確實,妾身仍在外界之時,糖可是一級品,成分越多糖,則食物越是高級,然妾身獨愛自然恩惠,咕嚕。」小妾手一揮,赤色的霧氣瞬間包圍我倆。

「這是剛才那位修女自己做的喔。」

「當真?背影瞧似女孩,意外是能手呀。」

「聽她自己說,似乎已經三十幾歲了。」

「哇,世界可真大。」

「我覺得妳最沒資格驚訝,晚上好,小妾。」

「雖說汝並非初次稱呼……果然令人不快,誰是汝的小妾呀。」

「可惜事到如今改暱稱稍微有一點點晚,再說了,妳又不告訴我名字。」

「呼嗯,那交換名字吧,不許暱稱,汝先。」

「抱歉當我沒有說過。」

「果然,汝也不願對我抱上真名,吾等半斤八兩。」

「我只是不喜歡別人叫我的名字而已,還是說,妳也一樣?」

「黃花閨女親口告訴男人名諱,汝可知是何意義?」

「啊,該不會有那方面的暗示?」

「正是如此,另外,女子的梳飾、衣扣,也同樣被認為是定情之物。」

「這樣啊,古代的男人到底有多缺啊……不過,我叫妳『小妾』確實也蠻失禮的,不然『小公主』如何?」

「更加失禮了,愚蠢的弄臣呀,在妾身眼裡汝才是小孩。」

「不然妳想一個。」

「二公主。」

「……不成。」

「小二?」

「完全是不同階級之人,不成。」

「阿二公主?」

「聽似貧民窟之花,不成。」

「老──」「不成!蠢貨!」無數的繪本往我頭上砸。

「居然瞬間就反應過來了?!」

「汝啊,不會想和妾身唱雙簧過活吧?」對於暱稱被開玩笑而有些不悅雙手抱胸,卻又難忍笑意上揚嘴角。
「那……對了,『書之妖精』如何?」

「嗯?此稱呼從何而來?」

「我從製作棒棒糖的修女口中聽來的,似乎孤兒院裡流傳著,說到這個,她很想見妳,怎麼樣?」

「只是跟風傳聞罷了,並非真想找尋妾身。」

「妳也知道自己成為傳聞了喔,什麼『書之妖精』根本就是為了妳打造的暱稱嘛……啊,不然就這樣叫妳?」

「未免太過俗氣,不要。」

「明明就很可愛。」

「所以才不行,妾身如此高貴美麗,區區妖精哪配得上。」

我低下頭,看著雙手叉腰,高傲挺起胸膛的女孩,坐下倒還好,站起身的時候時,那矮小的身高、稚氣的臉蛋,配上豪華貴氣的美麗禮服反而有種小孩硬裝大人的氛圍。

「不過說也奇怪,書之妖精一說,許久未曾聽見,近來幾乎都說是『閣樓的書姬』。」

「那是妳想要的稱號吧?」

「才不是!」這次我巧妙的閃過書角攻擊。

最後還是決定叫小妾,完全沒有進展。

她悠閒的坐在疊整齊書堆上舔糖果,放鬆的踢著小腿,開口說道:「汝今天前來,是為了給妾身糖吃,還是為了告知妾身書的感想?」

「啊,藍月的騎士?嗯,看了喔,雖然是叫老媽念給我聽的。」

「汝……」

「那是什麼藐視的眼神啊,我是因為看不懂精靈文才要老媽念的!」

「說起來確實如此,所以才說現在的年輕人……然?故事還對胃口嗎?」

「說實話,雖然故事好像光鮮亮麗,但總覺得,稍微有點悲傷。」

「呼嗯,汝是說誰呢?海騎士?抑或是過於單純的公主殿下?」

「或許……兩位的境遇都是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汝定是思量著公主的情感,然騎士者,獻命侍主,榮光也,成信念者,無上殊榮也。沒有任何悲傷的成分。」

「那麼,公主應該要感到驕傲嘍?」

「……是的。」話說有些遲疑,同時小妾垂下長長的睫毛。

「但那是身為公主的認知,並不是妳的吧?」

「妾身代表著杜法露特,杜法露特即是妾身,兩者有何不同?」

「看妳的樣子,似乎也不認同自己的話,沒必要因為身份,而把自己的感情都抹殺吧?」

「如果不抹去情感,何以成為綜觀全局?沒有人犧牲奉獻,如何萃成金石?王不可與民同思,更無自由自在的選擇身份之權。」她只是面無表情的朗誦著,就像是從誰那邊聽來似的。

「明明前天就想家想到哭了。」

「啊?!那件事!可以不、不算數嗎……?」小妾雪白的臉頰瞬間染紅,深邃的眼眸慌忙躲開我的視線。

「……真是,妳現在的表情,就只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呀,時代已經不同了,沒有必要再去思考身份了吧?」

「妾身如果連公主的身份都失去,又剩下什麼呢?於囹圄遊蕩的亡魂?」

「妳就是妳啊,看了這麼多本書,應該有聽過這個道理吧?公主,一起離開這裡吧?不管是魔族還是什麼的,我們一起想辦法吧?」

「……為什麼,汝會說困住妾身的,是魔族一類?」

「畢竟,之前在我身上感應到魔族力量的時候,妳害怕的模樣讓我終生難忘啊。」

「就、就說不准提!」

不,妳沒說過。

「咕,魔族並非汝想像的如此好對付,況且……」小妾充滿顧慮的低頭沉思。

──怎麼辦呀,處子,這時候把聖女惡魔的事全招了,說不定有機會喔?

「不,看她之前的反應,恐怕現在還不是時候。」我拉緊了脖子上的圍巾,嚴肅的開口道。

「二公主,妳只要告訴我,願不願意和我一起離開這裡?」

「和汝……一起?呼呼,或許不壞,但,恕妾身拒絕。」

「希望不是我沒有吸引力。」

「當然不是,可愛的弄臣呀,妾身相當喜歡汝呦,是妾身不好,非待此處,不可。」

「那個理由,比自己的快樂更重要?」

「嗯。」沒有一絲猶豫,她只是輕點頭,用滿是苦楚的微笑回應我。

「……這樣拒絕我,是第二次了呢。」

「確實,雖說努力不懈值得讚揚,可太過纏人,只是徒增困擾而已喔?」

「這樣啊……嗯,那麼,要是我再說一次,妳會困擾嗎?」

「呼呼,汝可曾見過太陽公主,對數度想帶她出去的海騎士生氣?」

「那──」

「但現在不行,妾身不想再聽到,假如明日……尚可考慮考慮?」

「好吧,那就等到明天,明天我一定會說服妳。」

「滿心期待。」

「還有名字,我也會問出來!」

「這不可能。」毫不留情否定我之後,小妾揮揮指尖,赤紅的霧氣也同時便淡許多。

「再會,可愛的弄臣。」

隨著語氣剛落,原本墊在屁股下的書堆也跟著消失,我直接摔在地上,稍微有點痛。

「噢,阿本先生,坐著休息,是找到了嗎?」

「思梨修女?抱歉,那個,在說什麼?」

「鑰匙啊,你不是說掉在地上,想快點找到。」

「對了,抱歉抱歉,摔個跤,腦袋都空了。」我掏出鑰匙秀給思梨修女看。

「?奇怪,阿本先生,棒棒糖呢?」

「我……收起來了,想說等會吃。」

「噢,你是消夜少吃派的呀,真健康,不像某隻肥肥蛆,消夜又吃了三層起司漢堡。」

「哈麗絲嗎?真虧她能保持身材。」我想起跟她鍛鍊的時候,時不時能看見她露出的結實小腹。

「就是啊,有時候其實挺羨慕那隻肥肥蛆,隨便運動就有好身材。」

「不,她除了吃跟妄想之外都在鍛鍊吧,修女呢?」

「我也很勤奮呀,爬爬枕頭山啦,腦內運動之類的。」

「完全就是在偷懶嘛……」隨便聊著哈麗絲的話題,不知不覺五圈過去,修女自然而然也就放棄了。

不過,倒是和我約好明天要再來找書之妖精。

「昆蟲百科的左邊……有了。」雖說小妾並沒有答應要離開,但拘束小妾的詛咒可不是一天兩天能解開的東西,我拿起牛皮紙張編成的書,打開到蝴蝶頁的地方,確認了左下角的血紅色簽名。

「噢,又找到了日記本了,真的是靠運氣嗎?」

「這個嘛,說是精靈的直覺比較妥當。」

「不過讀了這個,就能知道有關書之妖精的消息吧,真期待。」

「期待,是嗎?思梨修女,妳該不會一直在找這個傳聞吧?」

「噢,有空的時候會找找罷了,就跟你差不多,那麼,我們一起看看書裡寫了什麼……」

「稍等一下,那個,我先確認裏面,畢竟有可能……只是小朋的塗鴉。」我把內頁往思梨的視角反方向轉。

「沒差吧?我要看──躲什麼?阿本先生,拿過來!」

幸好修女很矮,我舉高書本,翻開了第一頁,淡淡的筆墨畫著一個趴在書堆裡看書的女孩。

「嗯~這時,王子大人拍拍公主的肩膀,邀請她一起在冰上跳舞,熾紅的高跟鞋踩在薄藍色冰履上,公主炙熱的愛慕,宛若能燒穿厚~厚的冰層……不成,改成兩人的愛慕更得宜吧。」趴在地毯上的小妾晃晃翹起的小腿,仔仔細細的在牛皮紙上寫著什麼。

「嗷!(小妾在……寫故事嗎?)」

「呼呼,小狗兒也同意嗎?那就如此吧。」

眼前的她和我認識的小妾有著一模一樣的外表,臉蛋稚嫩、五官漂亮而清秀,深紫色的長髮鋪在背上,有如夜幕下的大海一樣靜謐。

「嗷嗷!(看樣子,小妾已經和我認識的她,歲數相去不遠,然而我卻還是沒有名字?!)」我跳進亂扔的書堆裡,靠近趴著的她,除了正在書寫的牛皮紙之外,雙臂下方還有打開的繪本,看來她應該是用這兩本童話做參考。

「嗯~再來要怎麼辦呢?隨侍要來搶走妾身嗎?『即使是王子大人,吾也絕不退讓!』呼呼,不賴。」

「嗷嗚……(原來是妄想劇場啊,還直接用自己當主角……)」

正當我有些不忍直視的下一秒,房門傳來了輕而快的兩下敲門聲。

「二公主大人?是我,巴巴蒂克教諭。」

「糟糕!都這個時間了?請稍等!」小妾急急忙忙的把牛皮紙藏到床底下,隨意推動書堆到牆邊。

「請進!」

「午安,二公主殿下,喔,房間和昨日相比整潔不少呢,不愧是公主大人。」

男精靈帥氣的微笑著,玉白的膚色、高挑的身材,穿著類似休閒西裝的皮衣,眼眸碧綠而清澈,帥氣的樣貌和亮橘色的秀髮相當引如注目,不過,他應該和老媽一樣是白精靈吧。

「午、午安,教諭!那個……汝今日依舊帥氣!」

「多謝誇獎,二公主殿下。」

「來!作業,妾身檢查了數遍,應當無誤才是。」小妾把床頭下的數張黃紙抽出來,交給教諭,滿心期待的盯著他看。

「完成了?本打算讓公主今日邊做邊提問,明日提交。」

「嘖、失算了!」

「果然公主天資聰穎,無須吾的教導,不錯不錯。」

「呼呼呼,也沒有教諭口中如此厲害呀……」這次小妾害羞的低下頭,喉頭發出了極其興奮的竊笑。

該不會……小妾喜歡這名教諭?

他確實是比我高了一點點,頭髮又漂亮了一點點、再比我帥一點點,但那也沒什麼吧?

看著小妾像花癡一樣的往教諭手臂上靠,我不禁有點忌妒的踢了她一腳。

「小狗兒乖乖,等會再和汝玩耍。」

「嗷嗷!」

「教諭教諭,說說外面的世界吧?不然,再與妾身同遊大街何如?」

「恕吾失禮,二公主殿下,上月才共出遊過,恐怕今年都有些困難。」

「可恨的月之女神……!」

「二公主殿下,請您諒解女王陛下的辛勞,身為後繼者的您,絕不能出任何意外。」

「才不會出事!白精靈豈敢動妾身一寸寒毛?」

「確實如此,要是公主殿下仿造上次,又落入海洞之中,失蹤數日之久,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呀。」

「那、那只是小小的意外。」斗大的汗珠從額上冒出,小妾搔搔臉頰,接著說。

「再說,未知的挑戰本身就附帶危險,然唯有如此,才可開創滿是光明的未來!」

「話是沒錯啦……二公主殿下,您需創造的是暗精靈的繁榮,不須與白精靈,甚至人類有所交流,然也?」

「然、在井底自鳴自封為歌后的青蛙,怎能知曉秋蟬鳴,是否撰了更加唯美的詩篇呢?」

「這……」

「教諭,在汝等白精靈眼中,吾等是否就是井底之蛙?」

「二公主殿下……您和長公主殿下說了一樣的話呢。」

「皇姐?汝與皇姐相識?妾身以為,皇姐早在三十年前溘然長逝。」

「確實如此,此乃女王所示,說您與思想前衛的長公主個性相仿,是女王的不二人選。」

「……假如皇姐並未辭世,妾身也不需承如此重責。」

「此話乃大不敬呀,二公主殿下。」

「教諭,皇妹呢?她一心嚮往女王之姿,難道皇妹不適格嗎?」

「幼公主殿下……依在下之見,雖說富有野心,與二公主大人相比,悟性稍嫌不足一些,凡事以暴力解決居多。」

「此話怎說?」

「這點,恐怕輪不到吾說嘴。」

「但說無訪。」

「那麼,恕在下失禮……」

「叩叩叩!二公主殿下!大事不好了!」

「進來。」

「是!」穿著黑色的長風帽外衣的男子沒有進門,直接在門口外單膝下跪,開始傳遞訊息。

「女王陛下她中詛咒了!情況相當不妙,懇請二公主殿下移駕至寢房。」

「咦……?快帶妾身去!」

「是!」

「嗷嗷。(所以我才會被拉回這裡啊。)」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