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之語:遺失的記憶【尖頂帽9】

惑言 | 2021-09-15 17:03:00 | 巴幣 6 | 人氣 74


  我忍住顫抖的思緒閱讀內文,思緒卻由害怕轉為怪異。那份報紙只有這個斗大標題與一幅畫,上面以黑白墨水繪製燃燒的幽暗森林與掉落在地的彎曲尖頂帽。這是傳單還是報紙?但紙質確實與《群獅報》、《符騰報》等報紙相同,薄而略顯粗糙,還有油墨的阻力。除了紙質以外,唯一能證明這是份報紙的證明只有標題上的一小排花俏文字寫著《蜚語報》。

  「大家都在流傳是盜魔團做的,他們認定『雷光』死了,就派出自己的人大張旗鼓潛入報社,偷偷啟動機器印報紙。這是今天早上才發生的事情《蜚語報》的報社就在這附近聽說守序廳已經派很多巡兵在這附近巡邏,可是沒抓到兇手。他、或者他們有經過喬裝,一定是溜走了。」潘則聳了聳肩。「總之妳自己要小心,雖然他們應該也不會在光天化日底下攻擊民眾,但隨車與隨身護衛變得很熱門了,也許妳能聘一個,直到沒什麼事情再來。

  我凝重地點了點頭。「那我就先回去了。」我向潘則道別。

  以往擁擠又熱鬧的街道一下子少了許多行人車輛走動,彷彿加熱中的鍋爐冷卻下來。雖然方便好走許多,但我不禁覺得冷清與嚴肅。現在還在路上移動的人們幾乎都配有護衛,這些不約而同身穿午夜藍色的上衣、中央鑲一排黃金鈕扣的高瘦魔法師們紛紛戒慎地盯著四周,白手套握著法書,像極了在灰濛清晨中暈散開的午夜色墨漬。我感覺自己也受周遭影響,手按在法書袋上的電藍葛灰恩上頭沒有離開。我搭上仍在運行的公共車輛,幸好司機仍願意收取《群獅報》的公共車輛票券。車上只有一名臭著臉的紅髮少女,彷彿對於這座陷入混亂與危機的城市一隅感到熊熊燃燒的憤怒,接著便將紅髮熄滅在她攜帶得太多的大小書籍裡頭。我坐在窗邊座位,意識到其實露著臉在外並不怎麼安全,應該學那名紅髮少女藏在書本之後。但我想再多看歐威郡城的發展,究竟交際在貴族的混亂、盜魔團與我的失蹤之間,這座獅子城市會如何發展?

  銳利的目光射來。

  我幾乎鬆手放開法書。即便是疾駛的公共車輛,我仍然感覺如同尖銳箭尖的目光穿透窗戶直直射入左側頸部,準確得彷彿我是一個靶。我不自覺盯著窗戶,確認並沒有真實的箭射破窗戶以後,我稍稍挪動身體,遠離了飛逝而過的街景坐到走道。但那股追跡的感受隱隱存在頸部,幾乎堵住了呼吸。

  那是魔法?還是只是追跡的目光?我並不清楚,但也不敢再靠近窗邊。那個目光甚至可能來自盜魔團。我想起盜魔團對我的死訊大肆宣傳,但往好處想,盜魔團敢這樣肯定想必是以為我真的死在那個幽暗漆黑的森林了,而不會出現在歐威郡城,那麼追跡者或許不是盜魔團也說不定。然而目光追跡的箭矢太過銳利,無論追跡者是誰,都不能帶給我多少安心。

  我在稍稍遠離宅邸的車站下車。這裡的環境由商業區漸漸深入住宅區,四周已開始林立一般人家的房屋,隨目光所及愈見濃密。我步行過晾掛的成排衣物與房屋陰影底下,感覺卻如同身在森林一般,幽深而受監視。不時有住戶突然從他們的居所走到陽台,我猶豫一陣,接著還是選擇正常地走過他們的注視,他們彷彿狐疑著,接著才慢悠悠地收走或披掛自己的衣服,眼神不時游移。一隻橘色貓咪慵懶地趴在遠遠的街口,偶爾有陽光自飄動的住戶衣物順流而下,拍打著牠的濃密頭頂,彷彿某種啟示。一發現我走近街口,牠就將頭緩緩地向著步行的我轉動,嫩綠雙眼毫不客氣地盯著我瞧。

  「爛差事,該死的。」附近有人喊道。男性的聲音。

  那隻橘貓突然起身,一溜煙跑開了。

  我及時停在街口沒有往前走,悄悄將頭伸出以窺視聲音來源。左邊的街道內有兩個人站著,其中一個正在用力扒著自己的臉一邊咒罵,另一個則試圖幫他刮除臉上的某種東西。當他們持續著動作時,一些粉屑自第一個人的臉上剝落,逐漸露出原本的外貌。男性用手摳著他本應翹捲的鬍子、左眼下方有顆痣;女性的臉型稍微圓潤、緊抿的右唇下方有個紫色菱形標記。

  他們是先前的盜魔團追蹤者。

  「總算清乾淨了。」男子自身側掏出灰綠法書朝地上念咒。「白癡『沙像』和他的白痴面具,當我是報社員工啊?油墨味真的比糞坑還要臭。還有他就不能稍微把面具做好一點嗎?沙子都卡進毛髮裡。」

  「那是聲東擊西的計畫,我們很成功。」女子提醒。

  男子似乎很不滿女子的說法,但也僅此而已。「守序廳那邊真的有人朝這裡走?」他懷疑地問。

  女子點了點頭。「有個人鬼鬼祟祟的,手裡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他不是正規出來執行勤務的巡兵,而那就是『沙像』我們找的人。」

  守序廳?莫非就是那個人在跟蹤我?

   「那個人最好會走過來,還要帶著最好的情報。」男子斷然答道,接著將法書塞回身側。

  「等一下。我們就不管『刀幫』了?」女子伸手拉住男子。「要是他們真的是跟『雷光』對峙過呢?我知道『沙像』要你放出消息……」

  男子停了一晌。「不管他們是不是跟『雷光』對峙過,他們都被抓了,我也沒辦法闖進守序廳救人然後問個清楚。我知道妳跟『刀幫』的幾個混得不錯,但是他們畢竟不是『沙像』底下的人。要是我們有那個心力去擔心他們,還不如好好想想下一步要怎麼走。」

  沉默在街道上穿梭一陣,直到女子又重新開口:「就是那個。」

  我差點以為他們是在指我,趕緊藏身在街口後方。緊接著一道持續的腳步聲自右方的街道傳來,接著一名年輕女子緩緩現身,她身上披著一件大地色披肩,左手臂很明顯地懷揣著披肩底下的某樣東西,右手則拿著一張紙緊盯著,似乎是在認路,因為她不斷在那張紙與四周來回盯著瞧。我趕緊低頭盯著自己的法書。但年輕女子似乎沒有留意到我,因為她只在街口駐足一會,就又再度啟程,走向那兩名盜魔團成員所在的位置。

  看來不是這個人在追蹤我。我再度將頭探出街口。

  這時卻令我見到驚愕的一幕:盜魔團男子對著守序廳女子揮出某樣東西,後者怪異地盯著他瞧,但男子不為所動。接著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守序廳女子突然緊抓著自己的喉嚨向前倒去,開始劇烈地咳嗽,彷彿要把呼吸用的空氣都咳出身體之外,聲音痛苦地迴盪不止。沒有唸咒、沒有武器,只見男子在最後將幾乎看不見的細小玻璃瓶收進身側,那是怎麼做的?

  我全然忘記自己要藏好,以至於另名女子有機會瞥到我一眼。我還來不及退開,就聽見她的大呼:「誰在那裏!」接著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我已準備好要攻擊那兩名盜魔團成員了,只待他們一從巷口現身,我便能立刻攻擊他們。但我還沒來得及念咒,就又感覺到頸部側邊那股銳利刺痛著我。

  「是她!」女子現身,朝男子的方向大呼。但我根本無暇他顧,而是專注在另一名來自守序廳的人。現在我知道真正追蹤我的是誰了。他就站在對面街道的遠處,左手臂平舉抓著法書,右手則拉到身後,做出拉弓的動作。他的淡綠色三角帽幾乎如同枯木上的一片綠葉顯眼,那對眼睛就算在遙遠的地方也銳利無比。

  三級副巡官勒艾森.歐飛崇絕不是站在我這邊的……我絕不能使用「雷光」的魔法。

創作回應

水墨靜
究竟交際在貴族的混亂、盜魔團與我的失蹤之間,這座獅子城市究竟會如何發展?(連續兩個究竟)
而那就是『沙像』我們要找的人(這段字的意思加上後半劇情,很難判定,字意是那是沙像,還是那是沙像要他們找的人)

我曾猜想哈莫娜在故事開場時帽子留在原地人卻瞬間移動到另一個地方的幾種可能,其中一個是雷光在最後一次施法攻擊時意外化身雷電飛走了……
2021-09-16 10:48:55
惑言
字義修正。故事開場我可能會修,也可能不會,陷入一種自認不是最好開場,但是知道修了大概也沒多好的感覺。
2021-09-17 22:32: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