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忘羨】錯位世界

夏血瞑 | 2021-09-15 16:52:33 | 巴幣 0 | 人氣 33

忘羨
資料夾簡介

1.穿越

昨天被折騰了一宿的魏無羨一覺醒來見藍忘機不在,心想他家藍二哥哥興許是給叔父藍啟仁喊了過去,於是他閒著沒事做,一邊把玩手裡的陳情,一邊嘴裡吊著一根草往後山看看兔子們。
上了山,百無聊賴地逗弄那群看到他就蹦蹦跳跳的毛絨絨。
玩得夠本了,他就想著回靜室,於是準備下山之際,腳下不知怎麼就絆了一下,然後整個人就往前撲去。
魏無羨反應過來之際,他的視野裡已映入那熟悉的身影,於是脫口便是一聲:「藍湛,接住我!」
「魏嬰……!」
伴隨著藍忘機的聲音,魏無羨忽然眼前一片漆黑,一種熟悉的墜落感讓他有些恍惚。
就在這恍惚之間,他落在了個人的身上,只是那體格與他印象中的似乎不太相像。
魏無羨緩緩睜眼,眼前的是一張日日夜夜都會見到的熟悉臉孔,然而這張臉龐特別稚嫩,看似十六、七歲,甚至不見那卷雲紋抹額。最重要的是,他家藍湛頭髮變短也就算了,身上的衣物亦陌生至極。
這是什麼情況?
楞楞地跨坐在這酷似藍忘機的少年身上,魏無羨環顧四周,赫然發現這周遭情景亦是陌生。
最後魏無羨只好把目光重新放在少年身上,猶豫片刻,輕聲喚道:「呃……藍湛?」
只見少年微微蹙起那好看的眉頭,淺若琉璃的眸子帶著一絲疑惑。
「魏嬰?」這語氣多了幾分的不確定。
魏無羨當下懵了,因為少年準確無誤地喊出他的名字,所以這少年或許真是「藍湛」。
「等等,先讓我緩緩,我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他有些頭疼地扶著額頭。
少年在沉默片刻之後,看著他道:「……你能不能先從我身上下來?」
聞言,魏無羨這才意識到自己仍坐在對方身上,不由尷尬得趕緊下來,然後再伸出手,表示友善。少年靜靜地看著他的手好一會兒,最終也伸出自己的手,藉著魏無羨的力站穩身子。
然後他們倆看著彼此,相顧無言。
良久之後,魏無羨決定還是問清楚,尤其問清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因為他總感覺這裡並非幻覺,而且靈氣非常稀薄。
「那個……你當真是藍湛?」
「是。但,你真的是魏嬰嗎?」
由於少年很直接就承認自己是藍湛,因此魏無羨整個人愣住了。
他就站在原地深思著,直到藍湛忽然抓住他的手,然後頭也不回地把人給往某處帶去。此時,魏無羨才發現有不少人正在盯著自己看,有的在議論他的服裝。
靈力尚在的魏無羨自然而然聽得見他們在說什麼,於是他稍微打量了下那些人的衣物再與自己身上的作比較,最後得出了某個假設結論。
待藍湛把他給拉到一個偏僻的巷口之後,那原本抓著他的手輕輕放開,接著便轉過身緊緊盯著他看。
魏無羨這會兒心情頗為愉悅,似笑非笑地迎上少年的目光,來個自我介紹:「我是魏嬰,字無羨,雲夢人士,人稱夷陵老祖。」
「溫晁今早弄傷你的腦袋了?」結果人家少年忽然蹦出這麼一句。
「啊……?」
因為聽見了死去已久,而且還是死在自己手裡的人名,魏無羨不由一愣。
「難道不是?」藍湛也跟著一起愣住。
知道藍湛沒聽懂,魏無羨索性拿出一道符,當著他的面點燃符紙,笑笑道:「我不是這個世界的魏嬰。」

與叔父商議要事完畢的藍忘機回到靜室時發現魏無羨人不在便曉得他應是耐不住寂寞,仔細思索他會去的地方,旋即毫不猶豫便往後山方向走去。
途中他也遇上藍思追和藍景儀,爾後藍思追便告知他魏無羨在逗兔子。
既然知道人在哪裡,藍忘機繼續向前走,正好走到山下便瞧見魏無羨似乎要下山,結果卻不知為何絆了一下,然後整個人就往前撲,眼看就快從山上摔下來。
「藍湛,接住我!」
藍忘機表情微變,立刻衝上去:「魏嬰……!」
張開雙臂接住了人後,藍忘機還沒穩住身子,懷裡的人卻死死抓著他,於是他們倆一起倒在山腳下,而被他接住的人此刻就坐在藍忘機身上,滿臉迷茫。
這麼一摔法,其實對藍忘機而言無痛無癢,但在看清坐在自己身上的少年之後,他擔憂的表情瞬間轉換為震驚。
那少年的長相與魏無羨並無二致,但顯得格外稚嫩,應有十六、七歲,頭髮機短,身著奇裝異服。
「欸?奇怪?我原本想要伏擊藍湛的,怎麼就……?咦,藍湛,你怎麼好像有點不一樣?」與魏無羨原來長相一模一樣的少年繼續維持相同的姿勢,但很顯然他現在很懵,搞不懂這是什麼狀況。
先別說少年,藍忘機的反應跟他是差不多的,只是他的表情極為淡然,看不太出他正在想什麼。
許久之後,藍忘機面無表情地道:「你先下來。」
「啊?哦,好。奇怪……聲音也一樣啊,但是怎麼變大號了還作古裝打扮?」少年站好,一邊繼續茫然地看著也緩緩站起身整理身上衣物的藍忘機。
好一個雅正端方,不染塵埃,宛如仙人一般……不對不對!這橫看豎看就是藍湛啊?但藍湛可沒有這種角色扮演的嗜好,所以這到底是……?
藍忘機這會兒也細細打量眼前的少年,發現他長相與當年的魏無羨簡直一模一樣,除了髮型和服裝怪異之外,基本上就是同一個人,但似乎不盡然是,因為眼前的少年毫無靈力,是個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魏嬰?」藍忘機不確定地喚出這個名字。
少年應聲抬眸看著他:「所以你真是藍湛?但感覺好像不對,而且這裡我也不認識……喂喂,大號的藍湛,你可以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藍忘機沉默片刻,旋即開口道:「……雲深不知處。」
「呃,怎麼辦,沒聽過耶。誒等等!這、這裡怎麼都是古風建築?再加上大號的藍湛你這身裝扮,我難不成是穿越了?」少年魏嬰似乎想通了什麼,一張小臉瞬間變了。
由於魏嬰說了很多藍忘機沒聽懂的詞彙,故此他在聽了之後除了皺眉之外便沒有其他反應。
見藍忘機在那邊皺眉,本就聰明的魏嬰能夠大致猜到應該是自己說的話讓人聽不懂,於是他努力踮了踮腳,想要拍拍藍忘機的肩,無奈藍忘機實在長得太高,讓他只好作罷。
「大號的藍湛,你沒聽懂對吧?我是說,我不是這個世界的魏嬰。」
這會兒,藍忘機聽懂了,然後表情也微微變了……

2.平行

「所以說這裡是另一個世界,我則是不曉得怎麼就跑到這個世界來,然後這個世界裡也有一個魏嬰,但今年十六歲,是你的同窗好友,對嗎?」在聽完藍湛的簡短講述之後,魏無羨大致上已經釐出他目前的狀況,不已感到萬般驚訝。
他曾經有做過設想,或許除了他的世界之外,尚有其他世界,但他沒有想過有朝一日他會莫名跑到其他世界。
怎麼辦?也不曉得他那邊的藍忘機會不會因為他不見了而焦急。
直接把魏無羨帶回家中招待的藍湛端端正正地坐在他面前,就這樣看著正在煩惱些什麼的他。
實際上藍湛自己也難以相信眼前這人也叫魏嬰,可魏無羨和他認識的魏嬰性格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尤其怕狗的這件事簡直一模一樣。
藍湛想了想,決定開口問道:「如果你在這裡,那麼魏嬰呢?」
「魏嬰不就是我嘛,我在這……啊,你是問你的魏嬰嗎?」魏無羨的臉皮素來厚,哪怕提及自己的名字也不害臊。
藍湛點了點頭:「會不會,他與你交換了?」
魏無羨仔細想了一下,讚同藍湛之餘不忘補充道:「很有可能。對了,我那邊也有一個藍湛哦!」
果然,眼前的少年藍湛顯然一愣,不過他跟藍忘機性子相像,臉上沒什麼表情,實在難以看出他的情緒到底如何。
「那邊的我和你是……?」藍湛在猶豫良久之後,忍不住開口這麼一問,因為他總覺得魏無羨好像在提到自己的名字時特別開心。
大概是猜到他想知道些什麼的魏無羨忽然起了惡作劇的心,一邊微笑,一邊靠近藍湛,不等人反應過來便索性分開雙腿坐在他身上,驚得藍湛瞪大雙目,一張臉慢慢地熱了起來,耳根微微泛紅。
畢竟無論是這裡的藍湛還是他原來世界的藍湛都好,幾乎無法逃避他的調戲。當然,現在這一招可不能胡亂在他藍二哥哥面前使,否則就是「天天」了……
思及此,他忍不住感到一陣腰疼。
「下來!」藍湛還是個少年,這麼刺激的事情還是第一次經歷,故此他整個人有些慌。
魏無羨索性張開雙臂,繞到藍湛的脖子後面再輕輕勾住,臉上掛著笑容道:「不要。」
藍湛不敢看他,只能往其他地方看,但還是不忘道:「下來!」
其實魏無羨只是想要逗逗這個藍湛而已,其他事他是不會做的,因為這裡的藍湛是屬於這裡的魏嬰,而不是他這個來自其他世界的魏嬰。
不再戲弄少年的魏無羨當真下來並重新坐好,旋即露出一副苦惱的表情。
雖然他現在身上仍有靈力,但有靈力也於事無補,因為他不知道要怎麼回到原來世界。
「怎麼辦,我該如何回去啊?」魏無羨想了很多個法子,可偏偏就是想不出有什麼能夠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
豈知,藍湛忽然冒出一句:「抱歉。」
「你怎麼突然向我道歉?」魏無羨奇怪地看著他,旋即他便明白他為何要道歉。
藍湛道:「抱歉無法幫助你回到原來世界。」
魏無羨莞爾:「沒事沒事,這本就與你無關。待我想想為什麼我會跟這邊世界的『我』交換,但我只記得當時我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然後……」
這時,藍湛似乎也想起了些什麼,下意識要喊出那個名字的他發出了一個音節便停下:「魏……」
見他突然停頓,魏無羨猜想他可能不曉得該如何稱呼自己,於是笑嘻嘻地看向他。
「你可以喊我魏哥哥,橫豎我比你大。」死前和上重生後加起來的年歲確實比藍湛要大上許多。
藍湛滿臉不願意:「……」
魏無羨眨眨眼道:「不然就喊我魏嬰唄。」
最後,藍湛妥協:「……魏哥哥。」
這一刻,魏無羨忍不住笑出聲來。

把魏嬰帶回靜室的途中,魏嬰雖然多少有些不安,但偏偏跟在藍忘機身邊時,他總會有一種安心的感覺,就彷彿藍湛就在他身邊陪著他。
只不過,這一路走來,他已經很確定自己真的是穿越了,但穿越的條件是怎麼觸發的,他還沒搞懂。
不過,偶爾在路上有幾個身著校服的人會停下並對他身邊的藍忘機行禮,並恭恭敬敬地喊了聲:「含光君。」
除了喊藍忘機「含光君」之外,那幾個人看到他的時候似乎停頓了一下,然後又繼續維持那個禮儀喊他:「魏公子。」
之後,那幾個人就走了。
魏嬰有點懵,不由再度打量身邊如謫仙般的藍忘機,暗自猜想這個世界該不會是所謂的玄幻世界?這麼說來,他家藍湛在這個世界應該非常了不起,搞不好還是絕頂高手!
思及此,魏嬰不禁為他的藍湛感到很驕傲。
看了眼似乎很開心的魏嬰後,藍忘機神色稍緩,但他還是得想法子把魏無羨帶回這個世界,然後把這個少年魏嬰送回原來世界。
如果那邊世界的藍湛與他相同,那麼這個魏嬰就必須安然無恙送回去才行。
「忘機。」
聽見這把聲音的藍忘機立刻駐足,魏嬰也下意思隨他那般,旋即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一雙眼不由瞪大。
藍忘機看著來人,恭恭敬敬喊道:「兄長。」
藍曦臣先是看了眼藍忘機,再看向魏嬰,不禁面露疑惑之色:「忘機,你為何如此焦躁?還有這位是……魏公子?」
藍忘機微微頷首,但又搖了搖頭:「是,也不是。」
「藍渙哥?是藍渙哥沒錯吧?所以這個世界不單單只有藍湛,連藍渙哥也有,那麼……該不會江澄和溫晁那小子也在吧?」魏嬰怔怔地看了藍曦臣好一會兒忽然冒出一個奇怪的稱謂,然後就開始自言自語。
藍曦臣滿臉震驚:「忘機,這究竟……?」
然而藍忘機的重點卻放在魏嬰方才提及的某個名字之上:「你那兒有溫晁?」
「啊?有啊!你都不知道,那個溫晁壞得很,經常欺負其他同學,今早他還推了我一把害我從樓梯上摔下來磕到腦袋。幸好我腦殼硬,沒摔壞,不然那樣一摔我絕對會變成白癡。」魏嬰十分的能會說道,更會描述情景。
藍忘機當下臉色微沉,一雙手微微踡起。
「不過我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後來我抓了幾隻老鼠,讓藍湛幫我把風,然後就放到他書包裡,他一打開書包還直接被嚇哭了呢!」魏嬰笑容燦爛地補充接下來的後續。
聽到這裡,藍忘機的臉色倒是又緩了,但他的兄長卻愣了。
無奈之下,藍忘機只好請藍曦臣到他的靜室一趟,並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轉述於他,並請他幫忙想想有什麼能夠讓魏無羨和魏嬰平安無事回到各自世界的法子。
「忘機,方才你說魏公子差點從山上摔下來?」藍曦臣仔細分析了一下情況,提出疑問。
藍忘機道:「是的。」
魏嬰這時似乎也想起了什麼,高高舉起右手:「我躲在樹上想要伏擊藍湛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摔下來,然後一轉眼就已經來到這邊的世界了。」
聽到這裡,藍忘機和藍曦臣不由對視了一眼。
藍忘機道:「回後山。」
藍曦臣道:「忘機可是也懷疑後山有問題?」
藍忘機道:「去了便知。」
魏嬰道:「大號的藍湛和藍渙哥,且慢!待我喝完茶再去!」
藍曦臣、藍忘機:「……」

3.歸來end

為了找出如何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魏無羨決定回到他跟藍湛相遇的地方。
根據藍湛方才的講述,當時他發現樹上藏了個人,知道那人想要嚇唬自己,所以就索性站在那邊不動,任由對方跳入自己的懷裡。而無需藍湛解釋,那躲在樹上的估計就是這邊世界的他。
即便身在不同世界,果然性格還是一樣的,尤其少年藍湛與當年十五的藍忘機如出一轍,只要稍加逗弄就極易惱羞。
於是,藍湛就帶著魏無羨回到那條街。
稍微在這裡轉了圈,魏無羨仔細觀察四周卻什麼都沒發現。他不禁皺皺眉頭,思索著是否改使用靈力探測此處,但這個世界靈力稀薄,他怕他用掉靈力後就無靈力可使。
糾結了一番,藍湛忽然走到一棵大樹之下。
「這就是魏嬰躲藏的那棵樹。」
聞言,魏無羨立刻看向那棵樹,然後掏出一張空白的符,狠心咬破指腹在上面畫了一下,接著把符甩出去貼在樹上再以劍指抵在唇下,驅動符紙。
紅色的光芒乍現,看得藍湛那雙眼眸都被紅芒染上。
忽然,紅芒消失,魏無羨微一錯愕,旋即露出一抹笑。
果然有問題。
此時,藍湛忽然問道:「魔術?」
魏無羨反問道:「魔術是什麼?」
藍湛道:「剛剛你弄出來的紅光……」
魏無羨這會兒倒是聽懂他的意思,於是解釋說那是法術,而他那邊世界的人都能修行,每個人多少都有些本領。藍湛聽懂之後,也不再多言,就這樣靜靜看著那棵樹,尤其是樹上,彷彿只要一直盯著那邊,那麼他的魏嬰就能回到這個世界。
「藍湛,你是不是喜歡魏嬰?」魏無羨一邊在那邊默默粗壯的樹幹,一邊頭也不回拋出這個問題。
藍湛顯然愣了愣,然後目光平靜如水道:「嗯。」
魏無羨沒想到藍湛如此誠實,反倒有點驚訝。不過他也沒說什麼,心裡倒是歡喜得緊,因為這樣一來就代表著無論是在哪個世界都好,他的藍二哥哥都是心悅他的。
心情跟著變好的魏無羨索性爬到這棵有問題的樹上,坐在上邊晃著那一雙腿,同時也在探查樹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結果,沒想到還真讓他發現可疑之處。
「真是有趣,也不曉得是誰在這棵樹上畫了這麼奇怪的術法。」魏無羨輕輕撫摸樹幹上似是被人刻意以利器劃出來的紋理,判斷出是一種術法,但這一時半會他也沒辦法破解這個術法。
這時,在樹下的藍湛開口問道:「樹上有東西。」
「有哦,不過我需要時間。藍湛,你身上有沒有紙和筆?」魏無羨摩挲了好一會兒,忽然拋出這個問題。
豈知藍湛沉默了好一會兒,魏無羨得不到回應,只好往下一看,結果發現少年不見身影,驚得他以為藍湛該不會穿越到他那邊世界,於是趕緊環顧四周,看看他的藍二哥哥會不會跟少年藍湛交換。
然而他沒看見那道熟悉的身影,不過原本人不見的藍湛突然跑了回來,手裡也多了一張紙。
藍湛道:「紙筆都拿來了。」
魏無羨回道:「哦,你等等,我這就下來。」
話音剛落,藍湛尚未回過神來,魏無羨已經站在他面前,臉上的笑容與魏嬰一模一樣,讓他不由看得出神,但他可沒忘記要把紙和筆遞給他。
接過一張白紙和應該是這個世界的筆,魏無羨好奇打量了一番,旋即洋洋灑灑地在紙上繪製出與樹上相同的術法。
畫完之後,魏無羨滿足地再看了幾眼,接著又問:「藍湛,你有沒有劍或者刀?或是尖利的物品也行。」
藍湛奇怪地看著他,但還是搖了搖頭:「沒有。」
「看來你們這裡真的很和平,真羨慕。那麼,只能這麼辦吧。」魏無羨先是表達他對這個世界如此和平的羨慕,旋即當著藍湛的面再度咬破另一隻手的食指和中指的指腹。
那一瞬間,藍湛滿臉驚恐,魏無羨則是稀鬆平常。
然後,魏無羨直接就著手指上的血,開始在樹幹上繪製某種術法,並且在繪製完畢後特意轉過身看著被他嚇了一跳的藍湛。
「你……」
「藍湛,你很好,特別好,所以『我』回來之後,你就勇敢的上吧,不過不要天天,三天一次就好。那麼,再會!」
魏無羨語畢,雙手合十,紅芒萬丈。

雲深不知處的後山,藍忘機帶著魏嬰上了山沒多久,少年就被一群兔子給吸引忘了原來目的,所以人已經在那邊跟兔子玩起來,看得藍曦臣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見兄長露出笑容,藍忘機不由鬆了口氣。他已經許久沒見到兄長的笑容,自從金光瑤一事之後,藍曦臣終日閉關,偶爾會出來透透氣,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那張臉少了熟悉的微笑。
收回目光,藍忘機仔細回想魏無羨方才差點摔倒的地方,於是緩慢地從上面的台階往下踩,然而卻沒有任何發現。
藍曦臣在上搜尋一番後毫無所獲,不由無奈問道:「有何發現?」
藍忘機搖搖頭道:「並無。」
這會兒玩夠了的魏嬰蹦跶似的跑過來站在藍曦臣身邊,看著藍忘機重新走上來。
「所以找不到讓我回去和讓『我』回來的線索嗎?」雖然幫不上忙只好去跟兔子玩,但魏嬰還是有關注他們的一舉一動,所以忍不住問道。
見魏嬰一臉希冀的模樣,藍忘機沒來由感到有些抱歉,於是他走到魏嬰身前,忽然輕輕摸了摸他的頭。
「無礙,這裡不行,但『你』可以。」藍忘機說的話,魏嬰聽不太明白,但藍曦臣這個讀弟機非常理解他弟弟,所以一聽就懂。
藍曦臣只好替弟弟解釋:「小魏公子,忘機是在說,身處你世界的魏公子定有辦法。」
這下魏嬰明白藍忘機的意思,倒也乖巧地點點頭。雖然眼前的藍忘機跟他的藍湛生得一模一樣,性格亦是如此,但這終究不是他的藍湛,而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他」的藍湛。
「我突然好想藍湛。」魏嬰有些沮喪地冒出這句話。
「你,喜歡『我』?」藍忘機猶豫片刻,不確定地問道。
魏嬰曉得他問的「我」指的是誰,所以他果斷點了點頭:「他對我很好,每次有人欺負我,都是藍湛幫我。雖然偶爾江澄和厭離姐姐也會幫我,但藍湛幫我的次數很多,又經常跟我分享零食,所以我不喜歡他還有誰會喜歡他那根大木頭?啊,大號的藍湛,你不要介意我說那邊的你是大木頭。」
然而這會兒藍曦臣正在痛苦忍笑,畢竟弟弟的面子還是得要的。
至於藍忘機:「……」
他無言以對。但是,得知魏嬰心悅那邊世界的自己,在聽到原來「他」亦是如此關心魏嬰,藍忘機忽然覺得,無論是哪個他都好,他們的心裡只有魏嬰,魏無羨這個人。
就在此時,一股異樣的氣流捲起,藍忘機第一時間便是護著毫無靈力傍身的魏嬰,而藍曦臣這會兒也運轉起自身靈力,警惕地看著那忽然冒出的邪異紅芒。
然而,藍忘機忽然一動,連避塵都不拿就直接飛上去。
再然後,魏嬰和藍曦臣看著他張開雙臂,旋即便是一道身影落入他的懷裡,腰間鬼笛陳情上的紅色穗子亦隨著主人微微晃動。
「藍湛,我回來了!」這是魏無羨。
「回來就好。」這是藍忘機。
在下面彷彿就在看成人版的自己和藍湛的魏嬰忽然興奮起來,想要學這個版本的自己,待回到原來世界也要這般動作。
「真不愧是魏公子。小魏公子,你能夠回到原來世界了。」藍曦臣看了眼正輕飄飄落在地面上的二人之後,便溫言對魏嬰這麼說道。
「謝謝藍渙哥。」魏嬰在藍曦臣面前倒是相當乖巧。
藍曦臣看著眼前的魏嬰,心念一動,不由開口問道:「小魏公子,不知你能否告訴我,在你那邊的世界,我的身邊有何人?」
剛落在台階上的魏無羨在看到小號般且還是短髮的自己後一點都不意外,於是就摟著藍忘機的胳膊走上去。
他也挺好奇那邊世界的其他人又是如何的,畢竟那邊比起這裡實在和平至極。
魏嬰雖然覺得奇怪,但作為回報,他在被魏無羨送離開之前,告訴他們身邊熟悉的人們在那邊世界的事情。
就好比魏嬰跟江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江厭離和金子軒在交往、溫寧和溫情姐弟倆跟魏嬰要好但溫晁經常欺負魏嬰、聶明玦經常教訓但其實很疼愛聶懷桑這個弟弟、藍渙跟聶明玦和金光瑤是好朋友……
聽到這裡,藍曦臣不由閉上雙目。
足夠了,至少在那邊的世界裡,大家都是那麼的幸福。
目送藍曦臣下了山,還在山上的魏無羨和藍忘機倒是走到兔子群中坐下,而魏無羨也輕輕靠在藍忘機的肩上,不知在想什麼。
魏無羨忽然道:「藍湛。」
藍忘機回道:「我在。」
只見魏無羨無比認真地看著他說道:「此生有你,是我萬世修來的福分。」
聞言,藍忘機素來冷若冰霜的臉上少有的綻放出一抹極其罕見的笑容,可惜那笑容不少片刻便消散。
「我,亦是如此。」
語畢,藍忘機摟緊身邊的人。
此生此世,只有你,再也容不下他人。

END

小番外·現代

魏嬰在踏入陣法之後確實回到原來的世界,只是從高空墜落的感覺非常可怕,待他發現他居然是以這種方式回到這裡的時候,他只能兩眼一閉,準備接受摔死的結果。
然而他沒摔死,人倒是落入一個懷抱裡。
「魏嬰。」這是何等熟悉的聲音。
幾乎不到一秒時間,魏嬰猛地睜開雙眼,對上的便是那淺若琉璃的眸子。
一看到藍湛的他想也不想索性雙手勾著藍湛的脖子,一直笑嘻嘻地盯著他的臉,彷彿這樣看一輩子都不會膩。反倒是藍湛被他這般盯著看有些不自在,但他又不能真的把魏嬰隨手扔到地上。
他捨不得魏嬰受傷,更別提他今天受傷的時候,自己人不在,不能保護好他。
「藍湛藍湛,我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然後那邊有個大號的你哦!對了,還有藍渙哥!」魏嬰興高采烈地以這姿勢說道。
藍湛平靜地看著他:「我知道,我遇見那邊的你。」
魏嬰反而問道:「那你覺得那邊的我和原來的我,哪個才是你最喜歡的?」
這個問題一出,藍湛不由怔了下,最反倒想起魏無羨離開之前曾經說過的話。於是他重新看向仍賴在他懷裡不下來的人,俯首便是一吻,驚得魏嬰當場愣住。
良久之後,印在他唇瓣之上的柔軟移開,魏嬰也發現藍湛的耳朵格外紅,只可惜那張臉上的表情毫無鬆動的意思。
「藍湛,你……」魏嬰是真的被嚇到,不過他不討厭,只是藍湛的舉動太突然了,讓他沒能做好心理準備。
藍湛誤以為他討厭那個吻,不由垂下眼簾:「對不起。」
「欸?不是!不是那樣的,我並沒有討厭的意思,只是稍微嚇到了!」魏嬰慌忙解釋,他算是除了藍渙之外,少數能夠稍微讀懂藍湛表情的人,所以不得不解釋。
「但……」藍湛還是有些耿耿於懷。
「藍湛,你聽我說,我只是嚇到了而已,畢竟那是我的初吻啊!不過,我沒關係的,畢竟對象是你,你喜歡怎麼親就怎麼親,因為……我喜歡你!」魏嬰順勢告白。
如果魏無羨和藍忘機此刻在這看到一幕,一定會覺得很熟悉,因為觀音廟那會兒,也是魏無羨開口告的白,結果沒想到小號版的他們倆之中,亦是魏嬰開的口。
藍湛愣了幾秒,唇角略勾,再次親吻那張仍在說話的嘴,然後在魏嬰耳邊輕聲低語:「我也喜歡你。」
這一刻,魏嬰是幸福的。
不過……
「可是,我們要怎麼跟父母交代我們的關係?我爸媽也就只有我這麼一個兒子……」魏嬰為了避免藍湛手酸,所以主動下來站好,開始為這件事擔憂。
藍湛沉默片刻,旋即牽緊他的手:「不怕,我在。」
魏嬰笑道:「我爸還好,但我媽不一定哦。」
藍湛認真無比地牽起他的手緊緊握著,道:「那麼,帶著你,一起私奔。」
魏嬰震驚無地瞪著他,但藍湛是認真的。
不知為何,魏嬰被感動了,他直接撲上去緊緊抱著他。
「不管是誰都好,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誰也不可以分開我們倆!」魏嬰笑嘻嘻地說。
「不離不棄。」藍湛輕吻他的額頭,許下承諾。
然後魏嬰就滿臉幸福地挽著他的胳膊,一起走一段路回家,反正他們家距離本來就不遠,就隔幾間而已。
這時,魏嬰不由衷地道:「我真心感謝這一次莫名其妙的穿越,雖然好像到最後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穿越,哈哈。」
藍湛點點頭,非常認可他說的。
如果沒有魏無羨的出現,他就不會正面直視自己的真實心情。
不過,他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於是看向魏嬰道:「那邊的『你』讓我不要跟你天天,四天一次就好。」
「啊?這怎麼行!我們都是年輕氣盛的少年,天天就天天,我才不怕呢!」魏嬰開始挖坑給自己跳。
藍湛眸子裡閃過一絲什麼,然後看著他道:「真要天天,不後悔?」
「後悔是什麼?後悔能吃嗎?」魏嬰反問道。
後來……
「藍、藍湛,能不能商量個事?」這是可憐兮兮的魏嬰。
「不行。」藍湛毫不猶豫拒絕。
「我、我真的不行了……明天有小考,今天不要了啦!要不,四天一次?三天一次?」魏嬰正在努力哀求。
學年第一的學霸藍湛眸子里帶著淡淡笑意看著他道:「天天就是天天。」
魏嬰:「……」他後悔了。

番外EN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