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雙玄】融化大明星冰冷的心-4end.表白與融冰

夏血瞑 | 2021-09-15 16:50:01 | 巴幣 0 | 人氣 29


私設:

師青玄-普通大學生
賀玄-大明星,藝名明儀
謝憐-仙樂娛樂太子爺兼經紀人
花城-大明星
師無渡-名導演



醫院陷入一片混亂,無數記者圍在外邊擠來擠去想要給就在方才與救護車一同來到這家醫院的賀玄,甚至在揣測不久前發生車禍的人跟賀玄之間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他要跟著一起過來,而且常素蘭也在現場。

師青玄被車撞了之後,流了一地的血,臉色發白不說,呼吸微弱,看著就像是快死了般。賀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打電話叫來的急救車,然後整個人有些失神地跟著急救車來到醫院,站在手術室外。

愣了良久之後,賀玄這才後知後覺地給師青玄的家人打電話,順便也打給花城,畢竟謝憐和師青玄是好友,論理是應該也通知謝憐這件事。

常素蘭這會兒不斷發抖,她不敢靠近賀玄,只能遠遠的站在不遠處。她在車禍發生的那瞬間就徹底醒了,然後意識到自己都做了些什麼後,怕得不行,但她還是選擇跟到醫院來,想要知道師青玄傷勢有多重。

不一會兒,師無渡來了。

「青玄!青玄!明儀,我弟弟人呢?他在哪裡?」他一來到手術室外,顧不上醫院不能大聲喧嘩,情緒激動到直接揪著賀玄的衣領問道。

同時,花城和謝憐也趕到醫院。當看見師無渡如此失態,謝憐趕緊過去把人給分開,花城倒也幫忙把賀玄往後一拉,順口問道:「你能不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情況?」

賀玄:「……」

謝憐在旁見賀玄露出一副很自責的表情,心想他應該是親眼目睹師青玄出車禍,所以還不能平復心情,於是環顧四周,發現除了賀玄之外,尚有一個女人在場。

於是他緩步走向常素蘭,神色溫柔地問道:「妳是常素蘭小姐吧?妳知道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大概是沒想到謝憐會這麼一問,常素蘭抖得更加厲害,甚至腿軟癱坐在地上,眼眶一紅,淚水流落。

一聽見常素蘭的哭聲,賀玄面露兇色瞪向她。

見狀,花城隱隱約約猜到了什麼,於是提出他的猜測:「那不是單純的車禍,是常素蘭導致而成的?」

賀玄點點頭,回道:「對,是她。如果,她沒有推師青玄,師青玄沒有把我推開,那麼我今天也要跟他一起進手術室急救。」

師無渡在旁聽了,立刻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他知道常素蘭糾纏賀玄的事情,所以按著這個方向去想就能知道他弟弟應該是好心幫助賀玄拜託常素蘭的糾纏,然後不知怎麼就鬧成這種田地。

但,他那被他放在心口上疼的弟弟受傷是事實,這一點他是不能接受的。

當下,師無渡憤怒無比地走到常素蘭面前,狠狠地搧她一個大大的耳光,旋即撂下狠話:「常素蘭,今日這件事,我記著了。既然妳傷了青玄,那麼……妳也休想在這個圈子裡混下去!妳就等著被徹底封殺,永遠都別想再有翻身的機會!」

常素蘭這下總算知道自己到底都招惹了些什麼不該招惹的人,直接眼前一黑昏過去,同時她也已經親手葬送她未來的演藝生涯,畢竟她得罪的是演藝圈裡沒人敢得罪的金牌導演。

這邊解決完常素蘭的事情後,師無渡轉而看向已經稍微恢復精神的賀玄,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很火,想要教訓一下賀玄之際,手術室的門恰好開了。

「醫生!請問方才被送進來急救的人情況如何?」謝憐見另外兩個人一時半會說不出話,只好代替他們開口問道。

神色淡然的醫生聞言,微微頷首:「手術成功,但麻醉還沒過,等下會把病人送到病房。他還需要留院觀察,麻煩家屬替病人辦理住院手續。」

「謝天謝地……啊,還有謝謝你……呃……」謝憐總算鬆了口氣,趕緊道謝,卻不知醫生姓名,不由頓了一下。

「敝姓藍。」醫生主動回了自己的姓。

謝憐趕緊道謝:「謝謝藍醫生。」

接著病床從手術室裡推出來,床上的師青玄臉色蒼白,尚未清醒,但至少他保住了他的性命。

賀玄一看到師青玄被推出來,立刻走上前,二話不說就握住他的手,握得還特別緊,彷彿只要一鬆手就再也抓不住般。

「忘機,剛剛被送進來急救的人怎麼樣了?」似乎有些匆匆忙忙,看起來好像也是個醫生的年輕人喊著個名字,一邊跑過來。

「醫院不可大聲喧嘩。還有,人已經無礙。」似乎全名為藍忘機的醫生看到來人,神色稍顯緩和,但要是一本正經要對方注意聲量,同時也不忘回答他的提問。

年輕人聞言,笑了笑:「是是是,不可大聲喧嘩,下次我會注意的藍醫生。既然人沒事了,那麼……我剛剛在現場急救都快餓扁了,你陪我一起吃飯,好不好?」

「是你……?」賀玄這會兒認出那跟藍忘機似乎很熟的年輕人,有些驚訝。

「對啊,是我。對了,我是魏無羨,是這家醫院的醫生。」魏無羨立刻指著自己大方承認,還順便附上自己的大名。

賀玄露出一副鬆了口氣般的表情,點點頭:「謝謝你在現場進行急救。」

「不客氣不客氣,為人醫者嘛!好啦,趕快把人送去病房。護士姐姐,這個人身上有幾處擦傷,待會兒就勞煩姐姐妳幫忙給他上個藥吧。」魏無羨擺擺手的同時也不忘吩咐護士幾句,接著就把藍忘機帶走。

見那兩個醫生都走了,賀玄重新看向師青玄,接著他們幾個就跟著一起來到病房。

由於住院手續什麼的還得去辦理,師無渡沒辦法,只好拜託謝憐和花城留在病房裡好好看著賀玄,然後就離開病房。

但他們倆沒有照著他的話去做,因為謝憐提到師青玄醒來可能會餓,所以想著去買點吃的放著,於是他們兩個便稍微離開一陣,轉眼間房內便只剩下剛上完藥的賀玄以及尚未從麻醉醒過來的師青玄。

師青玄的體質可能跟一般人不一樣,一般麻醉需要一兩個小時左右才能醒,不過他這才過了幾分鐘,人就醒了。

他眨了眨眼睛,有點迷茫。接著,他動了幾下,結果發現有人正緊緊握著他的手。

幾乎出於下意識,他順著那隻手往上一看,結果對上的是一雙與平常不太一樣,多了一絲擔憂的眼睛。

「你……覺得怎麼樣?有哪裡不適?」賀玄有些緊張,但這份緊張沒有表現出來。

師青玄愣了好一會兒,然後慢慢想起所有的事情,忽然有些尷尬。

「啊哈哈……沒事沒事,我沒有覺得哪裡不適!你呢?當時情況那麼嚴峻,我那麼用力一推,你……應該沒受傷吧?」師青玄試圖打著哈哈掩飾他的尷尬。

他忘不了的不是車禍,而是被親到腿軟的部分,所以有點不自在。

「小擦傷,擦藥就沒事了。你別亂動,出車禍都會有腦震蕩,好好躺著休息。」賀玄總算鬆了口氣,但又不怎麼放心師青玄,所以又開口讓他好好休息。

師青玄見他如此關心自己,不由高興得反握他的手,眼睛閃閃發亮:「這樣一來我們是朋友了吧!」

賀玄:「……」

他真是搞不懂師青玄這個人了。難道交朋友這麼重要嗎?不過,賀玄有了一些想法,他不想跟他交朋友。

所以,他毫不留情回道:「不是朋友。」

「咦!我們都已經是過命之交了,你怎麼還是不願意跟我做朋友啊……」師青玄有些哀怨地看著他。

賀玄無奈歎氣,接著俯身,冷不防地再度吻上師青玄的唇,讓他整個人愣在床上,連呼吸都忘了。

好一會兒後,賀玄停止了親吻,目光平靜地看著臉紅不已的師青玄。

「這樣不能是朋友。」

「這樣確實不能是朋友……哈哈……你不要告訴我朋友當不成,所以我們交往吧?哈哈……不可能,不可能,你對我……」師青玄打著哈哈的同時其實很慌亂,眼睛都不知道要看哪裡才好。

豈知,賀玄居然認真回道:「我親的你,所以我們交往。既然是交往,那自然不能是朋友。」

這下師青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明明只想跟賀玄交個朋友,結果莫名的融化了這位大明星那顆冰冷的心,無意中把一個直男給掰彎……不知為何,他忽然感到莫名害羞,不禁雙手捂臉。

啊啊,這個不能打著哈哈蒙混過去,他到底要怎麼回應賀玄的這份感情?先別說,這好像還是他自己招惹的,而且他也沒有討厭……

師青玄深呼吸了下,慢慢把手放下來。

「你……真的確定要跟我在一起?」

賀玄點頭:「嗯。」

「好吧,誰讓是我自己招惹的你,在一起就在……唔!你……等等,我是傷患,別再親了,小心被我哥發現……啊!哥、哥哥!」師青玄接受了賀玄後又再被親,結果好死不死辦完繁瑣的住院手續後回到病房的師無渡恰好看到賀玄親他的那一幕。

想當然爾,某個護弟狂魔直接大爆發。

跟師無渡差不多時間回到這裡,手上提著食物的謝憐和花城二人站在門外,看著師無渡揪著賀玄想要揍他,然後師青玄慌忙想要阻止他哥殺他的交往對象。

默默看著這一幕的謝憐看了好一會兒,不由看向身邊已經開始化身為吃瓜群眾的花城:「所以賀玄跟青玄真的……?」

「嗯,哥哥你看,師無渡的反應這麼激動,那就代表是成了。」花城溫柔一笑,順手把不知道哪裡來的瓜子遞給謝憐。

謝憐不由讚歎:「青玄真是厲害啊……」

聞言,花城趁機輕輕握著謝憐的手,看向師青玄道:「確實厲害,賀玄那麼冷漠的一個人,估計能夠融化他這個大冰塊的,全天底下估計只有熱衷於交朋友結果把自己也賠上的師青玄了。」

謝憐莞爾:「青玄的性子向來如此。而且,他是第一個支持我們的人,不是嗎?」

花城知道謝憐這話中的意思,不由無奈一笑。

「好好好,我去幫忙,哥哥就在這裡等著吧。」

「三郎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最後,在花城的介入下,師無渡只好放棄把賀玄揍到重傷。但在看到師青玄居然護著賀玄懟他的時候,他就怒了,然後又想揍人,當然他不可能揍他弟弟,所以只能揍拐了他寶貝弟弟的賀玄。

不管怎麼說,現在師青玄和賀玄已經成了,跳過朋友直接晉升成情侶關係。

至於未來賀玄要怎麼讓師無渡接受他的存在,那是很遙遠的故事了……

EN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