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WORLD-第二篇章(1)

林秉哈 | 2021-09-15 13:27:25 | 巴幣 0 | 人氣 28

第零章 生活
生活這種東西,其實非常的神奇。
所謂日常,就是在生活中過著一程不變的普通生活。
但在過程中,人們總會為此感到無聊因此追求帶有一些刺激感的突發。
但是往往突發發生時,人們才會對前所未見的新事物感到恐懼,進而追求以往的日常。
那麼,一成不變的普通生活,真的好嗎?
假如不是,那充滿未知的突發狀況,是否才是好的?
我不知道,我也不追求甚麼,反正我就普普通通的過著我的日常,突發要來總是會來的。
曾經的我,是這麼想的。
然而現在的我,只希望這種既無聊又一成不變的日常可以持續下去。
「?歐尼醬,怎麼了嗎?」
「…不,沒事。」
我牽著小學少女的手,走在日常上學的路上。
這小鬼叫林羽希,9歲,前些陣子被我家收養的孩子。
至於收養原因…
「歐尼醬!你怎麼在心中偷偷叫我小鬼啦!」
沒錯,這傢伙有著超能力,心電感應。
「不然咧?你想要我叫妳啥?」
「…恩…羽希大人?」
「媽的臭小鬼,甚麼時候妳這傢伙已經地位在我之嗚咿咿咿咿咿咿!」
「欸~可是歐尼醬不是很喜歡被我打踩罵嗎?」
「羽希大人是我錯了請別在大街上幹這種事!!!」
沒錯,而我則是個抖M。
不過,並不是普通的抖M。
具羽希所述,我擁有的是一種名為肉體治癒的超能力,前些陣子也成功使用了,甚至從死亡邊緣復活了。
至於為甚麼會死,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簡單來說就是羽希被一名火焰能力者綁架,而我前去援救,在被火舌吞滅時成功領悟能力的使用方式,並靠著與天氣配合最後擊倒了綁架犯。
然後綁架犯罪後被逮捕,與希在我爸媽和我商量後則被我家收養,因此成了這個局面。
「好啦,下午再來接妳,好好等我啊」
「歐給~掰掰歐尼醬~」
「別…別在大街上這樣大喊,搞得我像甚麼妹控一樣…」
「歐尼醬掰掰~」
「妳真的很故意!」
反正勸也勸不動了,我只好趕緊離那個刻意大聲叫我的義妹遠一點,朝自己學校的方向逃去。
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學校。
發呆,放空,聽著老師講些似懂非懂的道理,和同學聊些好像很重要卻不怎麼要緊的屁話,吃著原本覺得很好吃但吃久了就會膩的午餐。
這樣的生活,很無趣,但卻也無趣的有趣。
在心情鬱悶的一天,這樣的日常便會更加索然無味,使整個人煩躁起來。
但在心情好的日子哩,這樣的日常卻會讓你感覺刻刻有驚喜,並享受於其中。
而對現在的我而言,它仍然是有些無趣。
但是,現在的我決定好好珍惜這股無趣。
畢竟,沒人知道甚麼時候會迎來變異…
「各位同學,今天我們班有轉學生喔~」
欸?
在班導這麼說完後,一名高挑的金髮少年走了進來…
「Helloeveryone,I am WilliamAlex. I am…
「Can youspeak Chinese?」
在我這麼舉手發言後,少年笑了笑:
「阿阿,可以的…我叫威廉亞歷克斯」
不知為何,他彷彿看向了我:
「請多指教啦,能力者們。」
第一章 轉學生
能…能力者!?
在轉學生語出驚人後,我整個愣住了。
這傢伙…知道能力者…?
難…難道是…
我腦中瞬間閃過一個名字。
X
「林…林天光同學,怎麼了嗎?」
「我…我去個廁所…」
這麼說完後,我便像逃跑一般地衝往廁所。
在隔間中,我死死盯著馬桶,腦中迴響著轉學生的話語…
他…為甚麼會知道能力者?
因為他也是能力者?
還是因為他是X的一員?
瞬間,李宥宸先生死亡的新聞畫面再次浮現腦海…
「嗚…嗚噁…」
瞬間反胃感浮現,我趕緊再次深呼吸以穩定情緒。
我曾經自認為自己在上次事件後有了成長。
或許,確實如此。
但對於死亡的恐懼終究沒有改變。
要是他目標真的是我,我該怎麼辦?
說到底,他應該還沒有在全班面前把事情鬧大的勇氣…
不,那要他真的實踐了呢?
這樣一來,很有可能變成大規模屠殺的,會有一堆無辜的人被捲進去。
那麼,我該怎麼辦?
該死的,心跳好快,完全冷靜不下來,深呼吸…深呼吸…
「噹…噹…」
「咿!」
瞬間傳來的聲音使我整個受驚,幾秒後才反應過來這是鐘聲。
在徬徨不安的心情中,我打開了廁所的門…
「Oh,hello~」
我和金髮男互視了幾秒…
「出…出現了!!」
「阿阿,抱歉,嚇到你了嗎?我原本以為用英文問好可能會有一些搞笑的效果的…」
「………………」
我跌坐在不怎麼乾淨的地板,在腦中思索著該如何回應…
「你…你是哪個時代的人啦!?」
忍不住對他的英文問好吐槽了。
聽到我這麼說後,他苦笑了一下,並用有些英文口音的中文說道:
「抱歉抱歉,我今年才從國外回來,對台灣人的幽默不太了解…」
「阿…是…是這樣阿…」
我…我在幹嘛?
怎麼和很有可能是敵人的人說起話來了?
在這麼意識後,我就裝沒事的從廁所走出,沖了沖手後打算裝沒事離開…
「阿,林天光同學」
「阿,老師好…」
結果還在甩乾手上的水,我就遇到了我們班導。
「你沒事吧,剛才你去廁所的時間有點…阿,你和威廉同學已經變熟啦,太好了…」
「…欸!?」
我趕緊回過頭,便看到金髮少年正跟著我從廁所走出來…
「呃,等等,這…」
「我原本還擔心說我們班會不會排斥外國同學呢,太好了…」
「呃不,所以說這是…」
「阿,那帶他熟悉學校環境就交給你吧?老師有些事先去忙了…」
「修…修但幾咧…」
不等我說完,老師便抱著點名簿匆匆忙忙跑掉了,留下我在原地楞著…
「…?怎麼了嗎?」
「…你…你叫威廉…對吧?」
「阿,是的,我叫威廉 亞歷…」
「我帶你…參觀學校吧…」
或許能從這過程中了解他的身世,就當因禍得福吧…
迷路了。
說到底,我進來這學校根本不到半年,最好會知道哪裡是哪裡啦!?
然後我後面還跟著一個傻傻的傢伙跟前跟後的,還以為我要帶他去甚麼了不起的地方…
拉不下臉皮告訴這傢伙我迷路了…
上課鐘聲不知道響起過後多久了,也因此走廊上空無一人,我倆就這麼閒晃著(表面上是參觀學校)…
算了,就這樣翹個課吧…(不過這傢伙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翹課的樣子…)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究竟要去哪裡呢?」
背後傳來了非常官方式的中文,而正當我思考著該怎麼對他瞎掰時…
等等,說不定這反而是個機會…?
「呃那個,威廉。」
「有?」
「那個…抱歉阿,其實…我迷路了。」
氣氛,瞬間凝結。
威廉原本微笑的表情悄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哼,所以說…這裡是個平時學生不會到的地方?」
「呃…可以這麼說吧?」
畢竟假如是我會迷路的地方,代表說我不會來這裡,也就是說這裡是正常學生不會涉及的地方…
此時,威廉將手伸進口袋中…
「喔~所以說在這幹嘛誰都不會知道…?」
「嘿對…你想表達什…!」
不等我問完,我便看到了他從口袋拿出的東西…
手槍…!
在我驚恐的表情前,威廉如此開口說道:
「原本還在思考該怎麼樣把你引出來的,想不到你這麼主動…」
接著,他嘴角露出邪笑:
「永別了,能力者。」
「怎麼了嗎?天光同學?」
「嗚哇!!!」
忽然,有人輕推了我一下,害我整個重心不穩直接倒地…
「…欸?欸?欸???」
瞬間,我癱坐在地上,環顧四周,眼前則是…
「阿抱歉,我想不到你會直接摔倒…」
「咿!別…別靠近我…?」
然而當我定神一看…
「???請問怎麼了嗎?」
眼前的少年依舊是掛著待有些困擾的笑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幻…幻覺?
我回憶著腦中的情景,卻和現實是截然不同的。
白日夢嗎?
我單手扶額皺起眉頭,然而腦中的景象卻是揮之不去。
「喂!你們在幹些甚麼!」
在巡堂老師的喊叫中,帶路的迷途之旅結束了。
然而,這卻只是新事件的開端罷了。
第二章 能力者-2
「抱歉阿,把你捲進來了…」
「沒事沒事,第一次翹課的體驗也蠻新鮮的~」
從教師辦公室被訓話完畢後,我和威廉走在回教室的路上。
「話說你剛才怎麼啦,忽然就發起了呆,怎麼叫都沒反應,之後還露出了非常恐怖的表情…阿,難道說我的臉有那麼恐怖嗎…」
這麼一說後,他便皺了皺眉頭,我趕緊向他澄清:
「不不不,不是那個原因啦,就只是…」
這麼一來,我又遲疑了。
是否該把幻想中的東西說出來?
不,這樣要是錯怪了對方也很抱歉,說到底,把自己的妄想告訴別人也未免太過於詭異。
於是我決定偷偷換個話題:
「是說,你今天向同學們說的『能力者』究竟是指甚麼?超能力者那類的嗎?」
「阿阿,我在和同學們解釋的時候你沒聽到吼,是這樣啦…」
他尷尬地笑了笑,撓了撓頭:
「畢竟這所學校是第一志願嘛?我想說稱呼在座的菁英為能力者也不為過。」
「…蛤?能力者?菁英?」
「…欸?菁英不就是具備能力的人嗎?那不就是能力者嗎?」
「呃…你要這樣說的話算是,可是那樣說的話好像又不算…」
虛驚一場?
儘管他的說辭實在是有些強硬,但是仔細想想好像又蠻合理的…
「…啊啊啊,算了,反正你下次這樣別把這兩者搞混,能力者在中文比較偏向一些會超能力的人啊這類的。」
「喔…感謝賜教!」
「這又是甚麼民國五十年的用語…」
就這樣,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和這個外國傢伙之間的距離似乎被拉近了。
「這樣……然後……結果我就迷路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屁阿王八蛋」
在補習班,我一邊啃食著以牛肉來說有些硬的牛丼的牛肉,一邊將今天該死的遭遇告訴了眼前的國中損友。
「然後咧,你怎麼處理的?」
「阿就裝作沒事繼續帶路,最後一起被教官抓去罵了。」
「笑死欸www」
「媽的。」
他一邊吃著泡麵一邊笑著,我也只好嘆了口氣開始扒飯。
就算是我這種學生也還是有一些上進心的,因此也有上補習班來讓自己跟上學校的課業。
「餒餒,歐尼醬,我不想吃青椒…」
「喔,那給我吧。」
旁邊吃著天婦羅井的羽希把炸青椒扔進了我碗哩,我便搶了她的沾醬配著吃掉了。
噁,為甚麼是這種味道…
『噗嘻嘻,那個是烏梅汁啦,我把它倒進了醬料碟啦~』
混帳小鬼。
我立馬將小碟子拿起,作勢要倒進她的飯裡。
「歐...歐尼醬...真的...要在這邊做嗎...?假如你真的要的話…羽希也不是不願意啦…只是…請溫柔一點…」
我感受到了。
來自周圍的冰冷視線。
礙於面子,我只好默默放下盤子,並狠狠瞪了小鬼一眼。
「欸嘿~」
只可惜對於小學女生天真可愛的笑容,我也只能原地融化。
「轟~」
伴隨著自動門獨有的聲音,一名瀏海長到蓋住雙眼的少年走了進來。
他駝著背,雙手插在口袋,散發著一種「不要靠近我」的氛圍,瀏海下的雙眼似乎掃視了我們一遍後便默默走上樓。
「呃…」
對於這樣有些不客氣的態度,我們三人也只能面面相覷。
「阿阿那個,他是今天轉進數學班的同學喔,只是個性比較…那個…你們知道的,不過還是麻煩你們善待他喔。」
「喔…好的」
「OK」
「嗨喲~」
雖然的確不想和這種人有所接觸,不過在自己也不是甚麼善類的情況下,我還是行行好吧。
「杰薰,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沒事…」
在老師的催促下,名為劉杰薰的少年從桌上緩緩起來,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
然而麻煩的是,這傢伙就坐在我身後,作為一屆問題兒童著實麻煩,畢竟這樣搞得老師需要時時注意他,視線就不得不經過我位置,這也使得我能夠做其他事的機會變少了。
「阿阿,真麻煩」
我一隻手撐著頭,死死的盯著黑板上那些像隔壁老王一樣熟悉的生面孔,開始思考牛肉和豬肉味道上究竟有甚麼決定性的區別…
無意間,我望向窗外。
「…?」
對面的大樓上…好像有人…
是誰?
「天光,專心上課!」
「阿阿,抱歉。」
在向老師這麼回應後,我用眼角餘光瞄了回去。
不見了。
會是誰啊…?
瞬間,各種可能性在我腦中浮現,其中最後留下的便是…
「X…」
夜晚的高速公路上,各類車子呼嘯而過。
我和羽希坐在老爸的車中,正在往家的歸途上。
正常來說現在應該是我們自己坐大眾交通工具回家的,但是上次的事件後父母對於我們的安危有了疑慮,也就因此決定要親自接送我們上下學,只不過早上礙於交通問題會在離學校一段距離的地方放我們下車。
雖然這樣確實可以較保障我們的安全,但這也使我對於父母是否會因此被捲入危險中感到遲疑,不過怎麼反對都沒用,也只能照辦了。
『怎麼了歐尼醬,有甚麼心事嗎?』
正當我單手撐著臉百無聊賴地盯著夜景時,和老爸聊得正開心的羽希向我心電感應道。
而此時我心中正想著X的問題,被這樣一搭話,自然也被嚇到了:
「欸!?沒…沒事啊」
「…?怎麼了,沒人叫你啊?」
「阿…沒事…」
察覺到那是心電感應後,我趕緊對爸爸澄清後,在心中想道:
真是的…怎麼了?忽然叫我…
『其實也沒什麼,就看歐尼醬你一直在盯著窗外,想說是不是有甚麼心事阿之類的』
心事…嗎
該說嗎?
…………
我腦袋中再次閃過了上次事件。
還是不要讓她擔心吧,更得避免將她牽扯進去。
可是…提前和她說讓她有警覺性好像也是必須的…
『???甚麼事不能讓我知道~?』
欸,阿,這個,呃…
慘了,都忘記想甚麼會全部被知道了…
『…欸!?等等,歐尼醬,你在想些甚麼…!!』
為了避免她繼續深入,我趕緊將腦袋中的東西替換成了本本的內容,企圖把她趕走…
『歐…歐尼醬好色…』
在留下這樣的感嘆後,她便沒有再發聲了。
風險還是太大了…
於是我決定閉上眼,試圖讓自己睡著,讓自己的腦袋別在想那些事。
「歐尼醬,我洗好了喔」
「喔好。」
在打開我房門的羽希的通知下,我闔上了課本,並將原子筆收回去。
現在,羽希是和我住在同一間房的。
雖然一個高中生和小學生住在同一間房就算是兄妹也十分少見,但是我們家本來就沒有多的房間給這小鬼了,而我房間那原本用來給來家裡住的同學睡的拖板床便派上了用場…
當然,我是睡拖板床的那個可憐人。
儘管有些懷念睡在床上的日子,但讓小學生睡拖板床確實有些殘忍,因此我也是心甘情願,更別說睡在這樣彷彿我的層級是比小學女生還低的感覺讓我是有些興奮…
「矮額,歐尼醬你真的好噁。」
當初換位置時,這是聽到我心聲後羽希露出厭惡表情後說出來的真心話(希望不是。
「是說歐尼醬,你剛在幹嘛啊?」
撲到了自己床上後,穿著睡衣的羽希從枕頭後探出了小腦袋,向我問道。
天啊,可愛度爆擊。
「阿,就複習一下明天要考的考試,畢竟一年多一點後我就要學測了。」
「學測?那是啥?」
看著歪著小腦袋的羽希,我只能苦笑:
「就是考大學啦,沒關係,這種事妳長大後再懂也沒關係。」
這麼說完後我便起身,朝門口走去:
「阿對了,就當自己家吧,書別弄破了就好」
「喔給~」
留下這樣的叮嚀後,我離開房間。
她洗完澡的味道,蠻香的。
半夜。
我開著檯燈,坐在書桌前看著晚上在寫的筆記本。
上面的是我所統整的現在所面臨的局面,X與能力者的關聯之類的。
考試甚麼的就只是幌子,我只是不想把她牽扯進去。
「咚咚」
「!?」
突如其來碰撞玻璃的聲音,使我警覺性地望向窗戶。
……只是…鳥之類的吧…?
對阿,不可能…有人飛到這麼高的地方…
「咚咚咚」
「!?」
然而再次傳來的敲擊聲,卻消除了我的想法。
錯不了。
有人…在外面…
在我思考的同時,敲擊聲再次傳來。
「…歐尼醬?怎麼了…」
似乎是被敲擊聲吵到了,羽希翻了個身,睡眼惺忪向我問道。
「阿,沒事沒事,妳繼續睡…」
「阿,好的…」
看她再次翻身後似乎是又睡著了,我才悄悄地掀開窗簾…
人。
「!!!!」
我立刻倒吸了一口氣,忍住了大叫出來的衝動,和眼前的少年面對面。
新的風暴,在暗處早已開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