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07

久遠之湮 | 2021-09-14 20:30:00 | 巴幣 0 | 人氣 35

連載中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資料夾簡介
劉宥過勞出意外後,穿越到了一個星際世界 穿越就算了,連種族都換了是怎麼一回事! 自爽、滿足個人萌點用 無邏輯、無三觀、無文筆的三無產品


蟲族之所以會被稱為蟲族,是因為他們這一種族長相類似人類的主星地球上的昆蟲,具備節肢化的軀體,卻又有著基本的類人體型。

人類和他們的AI簡單暴力的用蟲族稱呼他們(這其實是非正式稱呼,在人類世界裡,他們還有更正式的名稱,但媒體稱呼久了,大家都習換稱呼為蟲族),久而久之,星際聯盟的人們也開始用蟲族二字來稱呼這個種族。

蟲族的擴張性很強,依據不同的族群種類需要不同大小的領地。當領地大小無法滿足該族群的需求時,該族群便會向外擴張,侵蝕其他星球換取族群生存的能量。

一個族群只會有一個王,通常是女王,雄性的王較為少見,因其能力不如女王,身體素質也較為孱弱,和女王相比稱不上長壽。

當一個族群出現雄性的王時,容易觀察到底下的蟲族軍團動盪,繼而推翻既有的王,另外再尋找一個新的女王領導該族群,要不就在穩定族群的過程中被另外水火不容的族群吞併。

似乎因為地盤需求的關係,在很久以前的某一天,星際聯盟的邊際有幾顆行星逐漸黯淡,從那時候開始,蟲族這個種族赫然越入星際聯盟的眼裡。

實際上,與星際聯盟起衝突的蟲族只在當初的淪陷區,似乎那邊的蟲族比較好戰,生存空間也較為不足,因此需要和星際聯盟爭奪行星的資源。更多的蟲族生活在更遙遠的星際裡,對這裡的戰事與資源興趣缺缺。

即便和蟲族交手了好些年,星際聯盟對於蟲族的了解依然不夠。他們需要更多的蟲族樣本進行分析,好更深入的了解這個種族。

吞噬者α-31雖然不在戰區,但離戰區的航程也稱不上遠,送一隻特殊個體的蟲族幼仔供戰區的實驗室研究,還能協助這裡的行政長官與戰區的軍方打好關係。

「鐮刀型前肢、四隻後腿、節刺長尾,並且單獨行動。雖然我不曾見過這種長相的蟲族,但不可否認,這是屬於高階狩獵者的特徵。」

阿爾卡特提供的資訊成功勾起埃里昂的興趣,他希望從阿爾卡特身上得知更多:「那樣的蟲族,我也沒有見過。你沒能提供圖像給我,我怎麼知道你說得是真的?」

阿爾卡特不願意把底牌亮得太快。他回道:「那隻蟲族警戒心很高,短時間內只有我能毫無防備的靠近,你就算從我這裡得到了圖像,想拋下我,獨自去找他,很快會驚動他。」

是了,高階蟲族擁有不輸類人種族的智商,他若打草驚蛇,不論是他或阿爾卡特,都將不容易誘拐到小蟲族,甚至阿爾卡特還能對外放出謠言,指他冒進,害得他們喪失蟲族幼體的下落資訊。

流言若傳到行星的行政長官那兒,他的形象勢必要打折扣。心裡有了這些計較,埃里昂決定要在其他地方動點手腳:「行,說吧,你要用那隻小蟲族和我交換什麼?」

阿爾卡特報上不少的飛船零件,埃里昂聽完被氣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要用從我這裡偷去的驅動晶片來組裝飛船!」

阿爾卡特不避諱的從身上拿出晶片,「我需要離開這裡。」他說,能夠驅動暗物質引擎的晶片在他手中閃閃發光,「一隻小蟲族換取可供使用的二手飛船零件,很划算,對吧?」

埃里昂的護衛們頓時抬起手裡的槍,對準阿爾卡特,只要埃里昂一個命令就會開火。

阿爾卡特高舉雙手,嘴裡發出:「喂喂喂!」的聲音。

埃里昂擺手,讓他的護衛們撤下槍枝。

「那個驅動晶片就當作是訂金。」不讓阿爾卡特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埃里昂一錘定音,「那隻小蟲族全是你的片面之詞,我要看到圖像,活生生的圖像,我們再來看看那隻小蟲族有沒有你說的價值。」

「相信我,這肯定會是你做過最好的交易。」阿爾卡特放下雙手,收回晶片,氣勢十足的轉身離去。

阿爾卡特一路撐著回到自己的帳篷,這才真正鬆下一口氣。他脫下上衣,後背的短毛因為緊張已經濕了一片,令他渾身不舒服。

他走險偷埃里昂的驅動晶片這一件事做得實在是太對了!不但獲得一隻高階蟲族幼仔的資訊,還藉此跟埃里昂談條件,換取更多的飛船零件。

真是他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





劉宥從新建的飛船小窩滾出來的時候,見到短毛人坐在邊上,友善地看著他。

果然沒回去渦輪引擎的窩是正確的決定,就憑他屁股底下織物搭建而成的臨時窩,人家不認為這是他的生活環境也難。

「小東西。」

短毛人如此的稱呼他,劉宥覺得不對,這稱呼有些五十步笑百步,但他又無法反駁,只能邁著小短腿,走到短毛人面前。

短毛人從壓縮空間裡拿出一塊不知成份的肉乾,放在劉宥前面:「給你的。」

劉宥歪過頭,用肢體動作對那塊肉做出提問。他還記得短毛人昨天可是特別小氣,只分給他一塊不怎麼樣的肉乾,沒道理今天再來找他送禮。

似乎看懂劉宥的疑惑,短毛人向他解釋:「昨天謝謝你帶我躲避那些人的追擊,昨天的那塊肉乾不夠表達我的感謝,這是延續的謝禮。」

劉宥覺得奇怪,但這的確是他需要的食物,便不客氣地收下。

他戳著肉乾,看在阿爾卡特眼裡是在玩食物,然而他心裡則是閃過無數想法。

如果近期內短毛人很常過來找他,引擎小窩是真的回不去了,這還不排除短毛人可能帶更多的人侵入他的居住地。

不過今天的糧食有著落了。只要短毛人不給他帶來麻煩的話,劉宥很歡迎對方的到來,畢竟在這個充滿垃圾的環境裡,他不是很想明白自己每天的口糧究竟生得什麼模樣。

他抬起肉乾,慢條斯理的吃起早餐,一旁的阿爾卡特這才鬆了口氣。

小蟲族確實是懷疑他的送禮,好在這是高智商的蟲族個體,而不是較為低階的執行單位,小蟲族能理解他的話,並且有著幼仔共通的本性:對所有的事物感到好奇、整個世界都是他們的遊樂場。

但也涉世未深,好騙且容易成為他人的獵物。

劉宥很快吃完他的肉乾。先前他並未特別注意,他發現他的牙口特別銳利,在切斷堅硬肉質或是筋肉時特別好用。這是一具以肉為主食的身軀,只是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吃那些鮮甜的蔬果。

但在垃圾星,又大又甜的水果是別想了,新鮮幫助消化的蔬菜只是奢望。除非他能離開,伙食短時間內是不能再好了。

一時之間,劉宥內心充滿雄心壯志。

離開垃圾星,獲取更好的飲食資源,對他這個幼仔而言,確實是遠大的目標。

卻也是值得奮鬥的目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