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1】昔日的瘋狂和現在的平靜

Oldchild | 2021-09-14 15:35:20 | 巴幣 10 | 人氣 33


我的雙手充滿鮮血。

一隻木手、一隻握著匕首的手。

我已經將布爾德領主一刀、一刀削成半死不活的人棍。其實已經不用繩子綑綁他,反正他只能在椅子上痛苦地蠕動。

布爾德領主已痛得雙眼充滿血絲,卻又死不了。

他朝我大聲咆哮:

「只要你頭上還有那對耳朵,就不可能是人類!」

不是貓人也不是人類,我不知道我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站在哪個立場上才是正確的。

「算了,就讓它結束吧。」

我放棄了思考,就讓真正的貓人來執行正義。

——我坐上了觀眾席,靜靜看著札克要主演的表演。

看著已經失去理智、陷入瘋狂的他拿起沾滿布爾德領主的血的匕首割去了自己象徵貓人的雙耳。

『啪滋』

雙耳不斷冒出鮮血——

血、血、血……

好痛,濕濕的……


我從睡眠中緩緩睜眼,看來又做惡夢了。

不過,這是什麼。

我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果然溼溼的。看著手上的液體,確定那不是血……而是一種透明黏稠的液體——口水?

為什麼上面有口水?

還來不及意識過來發生什麼,左耳突然感到一陣火辣的刺痛。

「嗚喵!嘎呀呀呀啊啊啊啊啊!?」

我放聲尖叫。

『偶不能再粗囉拉——呼嚕……』

睡迷糊的小艾睡得很香甜,毫不留情啃食我的耳朵。

這間房間本來是修雷特與小艾兩人各有一張單人床。只是在我以及麗妲到來後,變成一張單人床要擠兩個人。

只是我和小艾兩人會互相爭奪修雷特身旁的位置。到最後是麗妲與修雷特睡一張床,兩個艾則擠在同一張床上。

以至於變成這樣的慘劇。


修雷特來到這裡後似乎成了農奴,有著比佃農還低等的社會地位,只僅次於奴隸。

我很心疼也很懊悔,自己沒能給修雷特好一點的生活,和索菲的約定也差點因此沒能達成。

領主雖然只有農奴不完全的人身佔有權,但能隨意處罰和轉讓。

好險事先讓小艾帶著我所有的存款提早回去,不用指示小艾也果不其然向領主贖走修雷特,可以說她擁有自己父親的所有權。

如果沒被贖身,天曉得現在的領主會不會交出跟札克很向的修雷特換取領地的和平或是更大的利益。

話說小艾回去時順道帶走了很多弗萊特的魔法書,靠自學學會很多上級魔法,以及讓她一度吃鱉的咒術。

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站起來的意思吧。

真不愧是我啊。

所以也許在近戰之中我能占據上風,但跟現在的小艾打魔法戰跟中距離混戰我可沒保證會贏的自信。

找機會叫她教我吧,拉得下臉的話。

欸……等等,我在跟自己客氣什麼。

「哈哈哈哈哈」

不遠處傳來孩子和樂融融的歡笑聲,眼前的光景是小艾跟麗妲玩得起勁的溫暖畫作。

她們是在玩鬼抓人嗎?

小艾放水放大海了。

呃……不得不說連小艾都變得可愛,看起來簡直就是隨處可見的幼女。

而在我們投入大量的時間下,麗妲的心防也卸了下來,這隻兔兔終於能正常的笑了。

我不禁瞇起眼睛笑著:

哈哈哈,也算是補足我們小時候沒玩伴的遺憾了吧,等等也加入她們吧。

我轉頭看向窗外。

「嗯?今天怎麼這麼早?」

我立刻將早餐特地留下來的麵包準備好,等待她的到來。

啊,來了。

黑色的鳥,有點像烏鴉的鳥從西方的天際飛了過來。我向窗外抬手讓她停在我的手臂上,看著我搖頭晃腦。

「呱呱,今天也麻煩你了。」

我私自將她取名呱呱,原因很簡單——

「呱——」

對,聲音是難聽沙啞的鴨子啼。

她是卡莉絲塔養的報鳥,是隻母鳥,我還曾看過她下蛋。

她的功能有點類似信鴿,但不像信鴿靠磁場歸家的原理只能傳單程信,而是能靠目標與飼主的味道做到兩點之間的書信傳輸。

我用麵包作為交換,取下她腳上的信紙;她飽餐一頓後就立刻飛走了。

我沒有回信,因為只要靠曼陀羅就有「聯絡人」這遠距離通訊神器。

我能遠距離打給聯絡人名單上的人,也就是這樣我才能從小艾那知道新家的地址。

唯一的缺點,對方沒辦法打過來,只能我打過去。

我看著書信上精美、漂亮、端正的字寫著:

『有情況,預定支援第十班的支援艦在路上被人消滅了,克羅斯的援兵也在科莫諾的國界被不明人士殲滅,目擊報告稱"襲擊者會強力的火魔法",妳認為是大罪人嗎?』

強力的火魔法,不用說肯定是札克。

「嘖,那攪屎棍又出來鬧事!」

我點開聯絡人回覆卡莉絲塔;在旁人看來就是對空氣說話的怪胎吧?

「聽得到嗎——啊哈,肯定聽得到,這裡是艾。關於卡莉絲塔小姐的問題,我敢肯定那是『目標』。」

之所以用目標代稱札克,我不想讓修雷特知道札克還活著,然後還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王八蛋。

這對崇拜他的爸爸太殘忍了。

『了解,現在就去解決這一切。』

那端傳來冷酷的簡答,以及收劍入鞘的聲音。

彷彿能看到她帶著殺敵時的恐怖神情跑出營帳尋找札克的下落。

「喂……等等!」

『十二小時後再連絡我,麻煩妳了艾。』

『嗶——』

她關上了心,主動切斷通訊。

關於聯絡人,對同一對象有十二小時的冷卻時間,,而且對方能主動切斷通訊。

十二小時過去,晚上我再度聯絡。

『抱歉,讓他從眼皮底下逃走了。』

「等等,妳遇到他了!?」

『嗯,稍微過了幾招後讓他跑了,真是失態。』

「沒、沒受傷吧?」

札克很強,是我親自認證的。

卡莉絲塔不會受重傷了吧!?

只是,

『請放心,我沒弱到會被他打傷。不過,他的體質很特殊,被黑色斑紋覆蓋的地方就像刀劍不入般堅硬,妳有什麼頭緒嗎?』

「啊啊,卡莉絲塔小姐知道虎種嗎。是貓人千年一遇的天生戰士,札克就是那樣的存在。」

『艾懂得很多呢。』

「啊啊。」

「比爾在跟誰講話啊~~~米娜嗎,好久沒聽到他的聲音了,我也要跟她說話~~」

小艾突然從背後抱住我,強行插入了我跟卡莉絲塔的對談。

『猜錯囉,是大姐姐唷。好久不見啊,小艾,妳的事我都從艾那邊聽說了,妳沒事真的太好了。』

「這個聲音是卡莉絲塔大姐姐,好久不見~~」

她晃著尾巴,身體興奮地壓在我的頭上就只是為了更靠近曼陀羅花。

我用頭把她頂回去。

「哇喔,還可以面不改色叫她大姐姐。」

是誰給她裝可愛的勇氣的?

不會是我吧?

她對我吐舌頭。

嘛,她還沒見識過卡莉絲塔恐怖的一面,所以卡莉絲塔在她心中還是溫柔的大姐姐也可以理解。

就讓她們聊天認識一下也不錯,這樣我也有機會跟修雷特好好相處。

「呃……」

麗妲已經佔走修雷特的時間了,修雷特正在教導麗妲識讀文字。

看向正在與修雷特努力學習的麗妲,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感到有點欣慰,又感覺有點痛。

「如果沒有新卡特村那件事,人家……我是不是也能那樣呢?」

「說說小麗妲的家人吧。」

修雷特瞇起眼睛,溫柔的笑著。似乎是想讓麗妲用我們的語言說故事,藉此練習口語。

「麗妲的家人嗎,嗯。」

她點了點頭。

「麗妲的爸爸……爸爸他總是不苟言笑,看起來很兇,但麗妲知道,爸爸他啊~是對麗妲最好的人——媽媽是全村最漂亮的人,大家都說爸爸能娶到媽媽是運氣好。」

恩,我滿能認同的。麗妲長得很可愛,雖然沒看過令堂但大概率是長著兔耳的美人吧。真想看看她穿兔女郎……呸呸呸,太糟糕了我。
真要說,我媽還是卡特村長得最可愛的女孩子,爸爸能娶到她——好像不能說幸運,而是靠真愛用命與真摯的信念換來的。

「媽媽她煮的菜也很好吃喔,而且對麗妲也很溫柔,也教過麗妲讀書寫字,還有裁縫煮菜,是對麗妲最好的人。」

「欸~~對小麗妲最好的人到底是哪一邊啊,爸爸還是媽媽?」

聽著,他發出很感興趣時會發出的長音「欸~~」忍不住笑著吐嘈。

一旁的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唔~媽媽比爸爸好十倍!!!」

我和修雷特都被麗妲的童言童語逗樂了,哈哈大笑起來。

不得不說,麗妲跟修雷特學習的語言的成長速度挺快的。

這件事我們兩個艾都幫不上忙。我們就是能夠識讀所有文字、聽懂所有語言;我們所說的話,在別人耳中也可以被聽懂——也就是說說出來的話都自帶翻譯,所以自然幫不上忙。

在這個世界中,有種能力叫做「天賦」,這個能力通常是以被動方式呈現,但也有些是以特殊的主動技能呈現。

擁有天賦的人在一出生的剎那就會無意識的發動,而擁有天賦的人數至今都還被打上問號。因為天賦這種東西在不同人身上會有不同的效果,像是「不會滑倒」、「隨便煮菜也會很好吃」。就是有些天賦就是太不起眼了,所以有些人終其一生都不會知道,自己擁有「天賦」。

而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擁有強大的天賦,這種天賦的上位種被稱為:「神授天賦」。

根據統計,所有的勇者全都有「天賦」,其中三分之一才有所謂的「神授天賦」。

所以我之前的推論是對的,【勇者之力】激活了我(包含比爾跟艾)的身體潛力,還給了我天賦,以及使用勇者武器的特殊能力。

整理一下我目前的技能吧。

【理解之力】——能無障礙聽說讀寫,雖然戰鬥基本無用,但在四海遊歷時肯定是神授天賦級別。

【轉生】——毫無疑問,一定是神授天賦級別,但不確定會不會有下次。

【子彈時間】——各方面都很像卡莉絲塔的狐之窗,能在近身戰中拿到不少優勢的神授天賦級別能力,

武器方面的能力有:分身、簡易手機UI,還有猛毒相關。

全屬性魔法則是全達到靠塑型獲得更高威力的中級級別,水屬性魔法先一步達到高級的地步。

劍術四型精通瞬型和常型切換,苦手於守型,不過能用護盾魔法和屏障魔法彌補防守的不足。

整體來說,各方面不到頂尖,算是滿平均的身體素質。

這樣的素質雖說打不贏各種頂尖強者,但也絕對算不上平庸,大概是這個世界的一線戰力。自少我能適應各種戰鬥,最少也能夠保護我所重視的人。


隔天卡莉絲塔捎信的時間比預定還更早。

然後,

『快帶著妳的父親離開那邊,克羅斯帝國和神聖中央帝國突然決定聯合空降那座城鎮,我很快就會前去支援,在那之前請堅持下去。』

以信上的字跡潦草的程度上看來,情況非常危急到連一個字都不能耽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