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九芒記 第 63 章 芷寧人等

空澗飛湍 | 2021-09-13 08:10:01 | 巴幣 18 | 人氣 48

連載中九芒記-正文第一篇
資料夾簡介
雲漢大陸,萬年來,盛行魔法。 近幾年,魔法界進入風起雲湧的時代。 九道光芒,對應九個耀眼人傑。 有光芒消逝散去, 有光芒熠熠於天, 有光芒正冉冉升起

第五賽區的某處,萬芷寧渾身是傷、狼狽萬狀地躺在地上。不遠處,還躺著賈釵和魏選。
事實上,他們是從山坡上滾落到此。

一天半前,區界破壞,第六區的魔獸受驚亂竄,有些向他們的休息地跑來。紫星瑪護著萬芷寧逃走,一隻魔獸衝向他們。紫星瑪用力拉開萬芷寧,萬芷寧摔了一跤,總算沒讓她直接被魔獸撞到,不過她還是被魔獸噴的火燒著了。
魔獸從他們身旁跑過後,紫星瑪迅速使了土系魔法,用一層厚厚的土蓋上,滅了火,想拉她繼續逃。但是,萬芷寧摀著臉大哭了起來。

萬芷寧哭著:「好疼!我的臉……我的臉被火燒到了!」
她不只頭髮焦了大半,連臉上都有傷。
紫星瑪急道:「快跑!這個傷,魔法能治的。」
萬芷寧繼續哭:「能不留疤嗎?我會不會變醜?」
紫星瑪安撫加催促:「不留疤,一定和原本一樣美。現在快逃!」
萬芷寧哭聲小了些:「你可不能騙我。但是,我還很疼。」
紫星瑪拽過她的手,直接跑,邊跑邊說:「先忍忍。」追向已經跑在前面的波文、魏選、賈釵。

不時,零星有一隻魔獸衝來。
五人慌忙閃避。
雖然,魔獸剛受到驚嚇,暫時都對他們沒什麼興趣,但是,口中噴的火、身上的腐蝕液等等,還是會對來不及躲遠的他們造成傷害。
紫星瑪努力護著萬芷寧避開魔獸、不被魔獸們傷到,這麼跑了一段路。
終於,有半小時的時間,沒有再遇到山上衝來的魔獸。

波文、魏選等稍稍鬆了口氣。
萬芷寧則停了腳步,繼續抽泣。
賈釵正要開口安慰時,忽然,看見來路煙塵四起,風一吹,煙塵散了。她呆呆地手指著來路,說不出話來。
紫星瑪心中一緊,轉頭一看,有七八隻魔獸正風疾火燎地向這衝來!

波文也見到了,他大叫一聲:「快跑!」向旁衝去。
突然,波文不見了,像是陷入了什麼陣中。
魏選顫抖:「怎麼辦?要往哪裡跑?」
賈釵看向紫星瑪。

如果像先前一樣,沿著剛才別的魔獸的足跡,向山下跑,踩到陷阱的機會小,但是,會被後面的魔獸撞上。
如果往其他地方跑,比較容易避開魔獸,但是,很可能踩到陷阱。
紫星瑪皺眉,心中兩難。
魔獸越來越近,風已經帶來了牠們周身的炎熱。

紫星瑪心一橫:「波文沒慘叫,我們躲進陣裡!」
萬芷寧:「不要,我怕!」
紫星瑪沒時間解釋、安撫了,直接伸手去拉萬芷寧,道:「快來!」
萬芷寧:「大陣好可怕,我不去。」搖著頭往後退。

她本站在山坡不遠處,往後退時,沒留意,一腳踩空,人向後摔去。
萬芷寧伸手亂抓,賈釵和她站得近,被她一把扯住。
沒想到,萬芷寧沒藉此穩住身子,反將帶傷的賈釵也拉得立足不定。
賈釵伸手抓向一旁的魏選。
她精準地抓到,但是原本萬芷寧和她下跌的衝力太大,帶傷的魏選也止不住。
三人一起摔下,滾落山坡。

紫星瑪一愣之後,拿出懷錶,迅速向剛才波文消失的方向衝去。
隨即,紫星瑪消失在已經奔來的魔獸眼前。
於此同時,他發出了求救離場的訊息。

***

萬芷寧三人滾落山坡時運氣好,沒滾到陷阱上。
不知是否白翼的老師們沒想到有人會“走”這條路,因此沒在這做什麼佈置。
他們滾下山坡,直到被樹卡住,躺在當地,昏迷不醒
最先醒的是賈釵。

在試煉第二十四日清晨,賈釵醒來時,渾身劇痛。她勉強給自己施了個土系回復術,忍著疼簡單檢查了自己的傷勢,發現除了多處擦傷、撞傷之外,還斷了幾根骨頭。
她恨恨地看了萬芷寧一眼,顫抖著手摸了下縮小袋,鬆了口氣:“還好,沒掉。”

接著,賈釵又顫抖著摸身上的懷錶。
她的懷錶掉了。
賈釵想找萬芷寧或魏選的懷錶發離場訊號,但是站不起來。
想開口喊他們,也說不出話來,只能就這麼躺著。

中午,魏選也醒了,他動了動。
此時賈釵有些力氣說話了,喊:「魏選,你的懷錶還在嗎?在的話,快發離場訊號。」
魏選也是全身劇痛,多處撞傷,也斷了骨頭,顫抖著摸了摸,他的懷錶丟了,縮小袋也丟了。他躺在地上,沒有說話。

晚上,賈釵顫抖著扶著樹,站了起來,慢慢移向萬芷寧。
還沒走到萬芷寧面前,魏選忽然一聲怒罵:「賤女人!妳的縮小袋怎麼還在?」
賈釵一驚,一手護住縮小袋:「關你什麼事?還有,你嘴巴放乾淨些。」

魏選罵道:「若不是妳故意拉我,我能掉下來?能摔成這樣,還弄丟我的縮小袋?我的丟了,妳的怎麼還在?」
賈釵:「我也是被人拉下來的。罪魁禍首不是我。」
魏選:「不管罪魁禍首是誰,是妳這惡毒女人拉的我,妳的得賠給我。」
他本站不起來,但此刻被怒氣一激,撐起身子,向賈釵撲去。

賈釵再次一驚,往旁一讓。
她回復地比魏選好些,此時身手比其靈活些。
賈釵跌倒在旁邊地上,但是躲開了魏選。

魏選沒撲到賈釵,繼續向前衝去,然後重重摔在地上,頭撞到一顆大石,汨汨流出鮮血,說了聲:「救命!」然後便沒了聲息。
賈釵爬著,挪開了幾步。

試煉第二十五日早上,賈釵再次扶著樹,站了起來。
她見到魏選身前有一大灘血,是從頭上的傷口流出的。
賈釵暗道:“不好。”,心中害怕起來。

她撐著過去試了下魏選的鼻息。
“沒有。”
她抖著手,又試了下心跳。
“沒有!”

她身體一軟,向後坐倒,接著,顫抖地爬到萬芷寧身邊。
賈釵探了下萬芷寧的鼻息。
“還好,還有呼吸。”

她拍拍萬芷寧的臉:「寧寧!」
沒反應。
賈釵又拍拍萬芷寧的臉:「寧寧,醒醒!」
叫了幾聲,萬芷寧終於動了下。

賈釵翻了下萬芷寧身上,發現懷錶還在,但是縮小袋丟了。
她用萬芷寧的懷錶發了離場訊號,然後,稍微檢查了下萬芷寧的情況,愉快地發現萬芷寧也斷了幾根骨頭,包含肋骨,而且比自己傷勢更重。

賈釵考慮了會,對萬芷寧施了一個土系回復術。
當萬芷寧悠悠醒轉,正看見賈釵溫柔而關切的眼神。
萬芷寧眼淚掉了下來:「好疼!」

賈釵彷彿長姊一般溫柔安慰:「我發了離場訊號,教授很快來接我們。教授接了我們,就可以醫治妳了。」
萬芷寧哭道:「明哥哥和瑪哥哥呢?」
賈釵繼續溫柔道:「離場出去,等比賽完,就可以見到他們了。」
萬芷寧:「比賽?咦,我的縮小袋呢?怎麼不見了?」
賈釵:「可能是掉了。我的懷錶也掉了。」
萬芷寧一呆:「我的砂礫都不見了?」
她大哭起來。

賈釵安撫:「砂礫不見了,就是沒分數而已。妳沒得名沒關係,來參加就是有心了。妳也不需要前幾名的獎勵,妳如果需要什麼東西,家裡也會買給妳。」
萬芷寧繼續哭泣:「都沒砂礫了,很丟人!我不要交白卷!我明明收集了一萬七千顆砂礫了。」

賈釵沉吟了會,咬牙道:「我的縮小袋沒掉,有兩萬兩千顆砂礫。我和妳實在投緣,妳若認了我這個姊姊,我就分一半砂礫給妳。一萬一千顆,雖然沒有妳原本的多,但是可以拼幅畫了。」
萬芷寧慢慢止住淚,拉住賈釵的手,感動:「釵姊姊,妳真好。雖然,一萬一千顆砂礫不多,但是,勝過沒有。釵姊姊,謝謝妳,妳以後就是我的姊姊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