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四十八章

MIT | 2021-09-13 00:30:39 | 巴幣 0 | 人氣 34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四十八章:諾奈姆的軀體()
雖然想要直接問鬼神,不過她看目前一時半刻是冷靜不下來了,所以只能夠自己推測了,詳細的等她冷靜下來後再問她吧。
從外表來看,諾奈姆應該是所謂的鬼人族,之前有聽希羅提到過,是一種住在兩塊大陸之間群島的種族,是由許多部族組成的島國,在一定程度上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不過現在好像有些的部族在擔任兩塊大陸的東道主,有些部族則是固守傳統,不願意進行異文化的交流…不管哪裡都會有這種頑固的人啊。
他們的信仰中心是圍繞著一種被稱作神子的巫女來產生的,據說能夠以神子為媒介來和神靈交流,所以神子在他們那裡有很高的發言權,多數事情甚至要經過她的同意才能進行。
至於神子的出現方式則是由前任神子來指派一位巫女作為繼承人,傳承的方式並不被多數人所認知,不如說被特意隱藏起來了。
在傳承日當天會舉辦盛大的祭典,在交接之前會先讓神子和準神子在祭典上遊行露面,不過繼承的儀式則會在私下進行,除了神子和準神子以外都沒有權限參與,所以才會是個謎。
他們的王族和宗教信仰是分開的,基本上不太會互相干涉,不過如果宗教進行干涉,那王族通常都會讓步,基本算是半個宗教治國了。
「諾奈姆,你現在的狀態怎麼樣?」
雖然很想問問她現在的模樣是怎麼回事,不過還是要先確認她現在的狀況,因為我並不清楚把靈魂附到土人偶上會產生什麼效果,而知道效果的傢伙現在還處在混亂的狀態所以也沒辦法問,所以只能先簡單地確定有沒有什麼問題。
「…感覺起來很神奇,就像是活著一樣。」
所以視覺聽覺這類的並沒有問題嗎,看來靈魂的自行適應力比我想的還要厲害,不過還是確定一下好了。
「我等一下會測試你的聽力和反應力這些的,可以嗎?」
「嗯,可以…」
我在她說到一半的時候就強化了身體跳起來往她的臉旁邊揮了一拳,既然是要測試反應力,那就要乘人家不注意的時候來試才最準確嘛,不然都有心理準備了。
原本預計她會在我揮拳後才注意到,不過她在我揮拳的時候就察覺了並往後撤了一步,看來反應能力比我預想的要好上不少,一般來說不會注意到才對。
「你、你做什麼啊!?」
諾奈姆閃過後用一個又嚇到又生氣的聲音對我這麼喊道,雖然也能理解她用這種語氣的原因啦…
「抱歉啦,因為要試試看你的反應力嘛。」
「…下次你好歹先說一下吧,不然對心臟不太好。」
「嗯…好啦~對了,你現在有痛覺嗎?」
既然有視覺和聽覺,那其他的感官應該也有才對,應該不會只缺乏其中幾種感官才對。
「我也不知道欸,先試試看好了。」
她這麼說完後就往自己的手上捏了一下,不過看不出有任何疼痛的感覺。
「嗯,雖然有感覺到東西,不過不會痛。」
既然沒有痛覺那等一下的測試就不用那麼收斂…還是收斂一點好了,不然對她的精神狀態不太好。
「那接下來換嗅覺吧。」
我這麼說完後從【道具箱】裡拿出了一些的香料,雖然不是很想在別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能力,不過既然都已經被看到用最上級魔法狂轟濫炸的光景,那也沒什麼差別了。
「等一下,那是…空間魔法?」
剛剛在一旁靜靜看著的古嵐在看到我用了【道具箱】後有了反應,聽他的語氣好像很驚訝的樣子,不過想到這東西在現在已經失傳了,他會訝異也是理所當然的,不如說反倒是我比較訝異他知道這件事。
「嗯,是啊,對了,諾奈姆你先聞聞看這幾個小袋子裡東西的味道,別灑出來了。」
我回應完古嵐後把小袋子給了諾奈姆,諾奈姆很老實的一個一個拿起來聞。
「真是少見啊…老朽至今也沒有看過幾次這種魔法,而且就老朽記得,這種魔法不是很消耗魔力嗎?」
「是很耗魔沒有錯,不過你覺得最上級魔法和【道具箱】哪一個更耗魔?」
對於一個能夠毫不在意魔耗到處轟最上級魔法的人來說,【道具箱】的魔耗也不算太高,古嵐應該有了解我話中的意思。
「庫哈哈哈,這倒也是啊!」
「蛤?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和我想的一樣,古嵐懂了後開始大笑了起來,不過阿爾瑪斯完全沒有理解我們之間的對話呢…
「…你不用在意。」
「你這樣說的話不就會搞得我很在意嘛!」
「……諾奈姆,你那邊怎麼樣?」
「喂!」
我在短暫的沉默後,果斷地選擇了無視阿爾瑪斯那一邊,因為解釋起來很麻煩,那還不如先處理這一邊的事情。
「嗯…聞不到味道呢,而且剛剛試著嘗了一下,也吃不出來味道。」
也就是說缺乏了痛覺、味覺和嗅覺嗎,我理想中的狀況應該是能夠完全再現活著時的生理機能…這部分等一下再說吧,現在有視覺聽覺這些就很足夠了。
「話說我一直很想要說一件事情欸。」
「嗯?什麼事?」
阿爾瑪斯用一個不同於剛剛調兒啷噹語調,而是一個非常認真的聲音來這麼說,讓我一時之間有點適應不過來,不過通常這種人突然認真起來那一定是有發現什麼事情,所以我轉過頭來專注地聽他說。
「諾奈姆到現在都沒有穿衣服欸,一直看著一個裸體的女生你們都不害臊的?」
…雖然並不是什麼正經的事,不過這倒是真的沒有注意到,剛剛太專注在其他的事情上,這種事情很直接的就忽略了…
我從【道具箱】裡拿出了一件和野餐巾差不多大小的布,接著遞給了諾奈姆,雖然很大張,不過也只能讓她先將就一下了。
諾奈姆披在身上後,一大片都拖在了地板上,看的人心裡總覺得癢癢的,我皺了皺眉頭後讓諾奈姆把布拿回來,用風魔法把布給切成了適當的大小,然後還給她,雖然有點浪費多出來的布料,不過也只能之後再準備一張了。
“鬼神,你冷靜下來了嗎?”
想著時間也過去了一陣子,鬼神她大概已經整理好思緒了,所以我出聲向她確認。
“…嗯,差不多了。”
“那我就直接問了,你和她應該有關係吧?不然也不至於反應這麼大,還有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雖然有想過先講些其他的來緩解氣氛,不過還是直接開門見山地問比較方便,而且也比較省時間。
“雖然你應該也猜到了,不過余還是說一下,那孩子是鬼人族的人,雖然不能肯定,不過大概是那些傢伙的後代,余有這種感覺。”
“那些傢伙?”
“嗯,是以前信仰余的鬼人們,之前還和他們搗鼓過各種東西呢…”
“停,要回憶之後再說,現在先把其他事給說完。”
因為感覺如果不阻止她的話她會一直說下去,那會沒完沒了的,所以在變成那樣之前先趕快把話題給終止,要聽她回憶的話之後再說,雖然我也挺感興趣的。
“…嗯,你說的對,回憶之後再說,余直接說結論,在余看來,鬼人族會出現在這裡事一件很不自然的事情。”
雖然也有想過會不會是鬼人族不只有在群島上生活,不過鬼神的話基本消除了這種可能性,因為她也覺得很不自然。
“果然是因為地點嗎?”
“對,因為鬼人族基本只會居住在本醞島、雪北島、九櫻島、四巫島這四大島上,其他也有些會住在其他的小型島嶼上,不過大多還是會以這四個島為主,而到其他大陸這種事情基本上是不會出現的,原因嘛…該怎麼說呢…有一部分是因為余啦。”
“嗯?什麼意思?”
“那些傢伙們因為余的出現,而擅自認為那幾座島嶼是神明加持過的土地,當時因為覺得有趣所以也沒有特別去管…現在想想還真的是挺後悔的。”
嗯…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不過你好歹也是他們的神明吧?稍微管管別讓誤會加深啊,雖然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用了…
“尤其是以前余住的那座神社,好像在不知不覺間被他們當作了聖地,現在神子的傳承儀式也是在那裡舉行的。”
“也就是說傳承儀式在你家舉行嗎…話說神子在你當時就有了?還是更早之前?”
“嗯…這之後再說吧,會說的有點久。”
“行,那你繼續吧。”
我在心裡默默的攤了攤手後,出言示意她繼續說。
“對於他們來說住在那片島嶼上有著住在神明加持過的土地的意義在,所以他們並不會隨意地離開,對他們來說離開島嶼的時候只有被流放又或是出了什麼意外才有可能,所以看到諾奈姆她是鬼人族時余才會這麼震驚。”
嗯…也就是說諾奈姆是犯錯被流放的鬼人族?不過看她目前的個性也不像啊…不過她現在失憶,也有可能她之前是山上的女流寇?…算了,再想也不會有結果,還是別想好了。
“那這邊先到這樣吧,接下來說說靈魂魔法的事吧。”
“你是要說諾奈姆她缺少某些感官的事情嗎?”
原來她有在聽啊,也好,這樣也省得重新再解釋一次。
“對,那個要怎麼解決?”
“在那之前先問一下,你知道為什麼她會有視覺、聽覺和一部分的觸覺嗎?”
“不知道。”
“那是因為靈魂這種東西本身就具備了那些,雖然方式和一般的生物不太一樣,不過在獲得了軀體後,還是會變成和生前大致相同的運作方式。”
嗯,難怪他們在靈魂狀態時就能和我對話,也能夠看見我,不過這樣要解決其他感官的問題不是就沒辦法了嗎?
“所以既然沒有其他的知覺,那就要自己創造。”
“說是這麼說,不過…怎麼做?”
“嗯…要簡單了說的話,那就是魔術迴路。”
“不過我又不會這東西。”
當初希羅可沒教我這東西啊…而且我記得這應該是用在魔道具上的東西吧。
“其實要說的話也就只是刻一串魔術語言而已,即便完全不懂意思只要照刻就行,只不過比較麻煩的是材料的部分。”
“材料?”
“對,刻寫魔術迴路的材料,最簡單粗暴的就是生物的血,種族智慧越高效果越好,血的主人的魔力量也會影響到品質,魔力越高品質越好。”
“那用我的就行了吧?人族的品質本身應該就不錯,而且我的魔力量夠高了吧?”
在某種層面上來說我的魔力量已經不是人族應該有的水平了…還是先別往這方面想好了。
“…確實,你的血作為素材實在是無可挑剔,不過還要準備其他的東西,還要曼德拉草的根,還有血絆花,曼德拉草的年份越久越好,血絆花則是越新鮮越好,不過現在你也拿不出這兩樣東西吧…”
“不,我有哦。”
“嗯!?”
我之前在後山裡常常會採摘到各種的藥草或是其他的東西,我把有用處的東西都放進了道具箱裡了,而這兩樣我剛好有。
“你看看這行不行?”
我這麼說後把曼德拉草和血絆花給拿了出來,曼德拉草長著一副像是人臉一樣的造型,而且看起來驚恐萬分,如果在半夜的走廊看到這個估計會被嚇一大跳,血絆花則是無愧於名子中所帶的血字,鮮紅萬分且給人一種流動的感覺,光用看的就能感覺到生命力。
“…品質也太好了吧,這株曼德拉草估計起碼有幾十年了,如果樂觀一點估計有破百,血絆花則是剛盛開時就被你採摘了…你運氣是有多好啊?”
“嗯…總之先和我說要怎麼弄吧。”
“…好吧。”
接著鬼神就開始和我說起了要怎麼處理材料,以及要繪製什麼樣的東西以及繪製在哪裡。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