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遺忘的皇子 第三十二章 幫主與軍師最後的殘局

七夜墨 | 2021-09-12 20:24:50 | 巴幣 0 | 人氣 21


  隔天早上,在赤血山方面,萬花草帶著白燕他們,照著皇帝陛下寫給白燕的信中的地點,來到一棵大樹下,大家照著萬花草的指示,挖掘大樹下周圍的泥土,就挖到一個鏽跡斑斑的鐵盒子,白燕拿到鐵盒子後便說

  「也不知道裡面除了繼承書以外,會不會有別的東西。」

  萬花草想了想就說

  「照白毛的習慣,應該會有其他東西,你打開看看就知道啦。」

  於是白燕抱著緊張又害怕的心情打開了鐵盒子,鐵盒子裡裝著一封信跟一枚戒指,白燕並打開信,信中內容大致上寫著白燕是帝國正統繼承人,卻沒有寫到戒指的用處,白燕把戒指傳給大家觀察,大家看完後都對戒指毫無想法,燕黃泉認為帝國禁書庫可能有記載戒指的用處,建議把目標放在禁書庫,韓霜很清楚皇城內部結構,但她說出她的想法

  「殿下,雖然戒指是個謎,但是當務之急是我們需要一個據點,為我們日後進入皇城做準備。」

  白燕想了想好像有道理,同意韓霜的想法便說

  「部長知道哪裡比較適合?」

  「我們所在的位子。」

  「怎麼說?」

  「易守難攻的一座山,有血神醫布置的奇門遁甲機關,就算有敵人攻山,也會損失很多。」

  白燕也是覺得很有道理,但是也要問問萬花草的意願,畢竟赤血山是皇帝陛下給萬花草的,於是白燕就詢問萬花草,萬花草也同意讓白燕當作根據地,白燕沒有任何軍事戰術能力,全權交接韓霜去安排,韓霜擬出一個計畫,並說明計畫的詳細,在大家同意這個計畫時,燕黃泉指著韓霜畫的地圖上的皇帝陛下曾經住的寢室說

  「部長,這裡妳應該不知道有個通道吧?」

  韓霜看了看並搖頭說

  「皇帝陛下的寢室只有皇族、女僕、親友可以進入,外臣不行,所以我不知道。」

  「原來如此,這個通道的入口,就在喝血鬼家裡。」

  萬花草聽到後又驚訝又傻眼

  「什麼!!怎麼所有事情都跟我住的地方有關,死白毛,哪天被我碰到了,肯定跟他沒完。」

  燕黃泉竊笑的說

  「哈哈哈,喝血鬼,妳住那麼多年的茅草屋,竟然不知道有通道?」

  「廢話嘛?我要是知道的話,當年當白毛的御醫還要下山坐車去皇城找他不是傻子嗎?」

  「看來妳是真不知道。」

  「當然不知道。」

  話說完之後,韓霜也把燕黃泉說的通道納入計畫中,韓霜認為計畫需要裡應外合,所以她打算回皇城,約好時間一起行動,在大家討論結束後,突然一把劍從天而降插在地上,所有人都警戒了起來,燕黃泉心想『竟然感覺不到這個人的氣息,我這一生面對那麼多的對手,怎麼沒有碰到呢?看來可能來了高手了』大喊說

  「是哪位高手來訪?」

  結果有個人從樹叢裡走了出來,就指著燕黃泉說

  「我是來找你切磋的。」

  「找我切磋?切磋可以,好歹說一下自己的來歷吧。」

  這個人走到劍旁並拔起劍說

  「蝮蛇幫長老之首毒龍。」

  只有韓霜震驚,其他人聽都沒聽過,萬花草久居赤血山,自從皇帝陛下跟萬花草告別後就沒有下山,白燕、林扶桑跟珞珞三人,雖然聽過蝮蛇幫,但不覺得震驚,因為路上碰過也打過,唯獨韓霜震驚的理由是,毒龍是怎麼來的?於是韓霜就對毒龍說

  「毒龍,你是怎麼來的?」

  毒龍抓了抓頭,想了一會便說

  「用走的阿。」

  「不可能,山腰都是機關,你怎麼通過的?」

  「你知道龍嗎?天上飛的龍。」

  「知道阿,有什麼關係?」

  「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生物,我怎麼會通過的,應該不用說明吧。」

  韓霜聽完後,還是覺得很有問題,但燕黃泉接受毒龍的比試,決定在大家的見證下開始,皇城方面,七步蛇從監獄帶著灰蛇去宰相室,宰相室裡依然是那些人,郭孝看到灰蛇就很開心的對王瑜瑾說

  「前幾天的賭注,別忘了喔。」

  王瑜瑾咬牙切齒,羅品走到灰蛇面前,看了灰蛇的樣子便說

  「他就是蝮蛇幫主灰蛇?」

  王瑜瑾很不滿的說

  「沒錯,我見過他,是本人沒錯。」

  灰蛇很冷靜的盤坐在地上說

  「說吧,你們抓我幹嘛?」

  羅品在會客區桌上拿了一張紙,走到灰蛇面前,把紙給灰蛇看便說

  「按照帝國法第八十二條,沒有政府合法製造非法藥品,判三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這個藥品會控制人的意識,雖然帝國法沒有這個法律,但依照帝國法第九十九條,凡是製造毒品,判無期奴隸刑,男生勞動力,女生我就不說了,所以灰蛇,你製造這個東西要做什麼?」

  「你們怎麼就確定這個東西是我造的?」

  郭孝突然說了一句話

  「有道理,羅品派人去杏林城查一下。」

  羅品拿起手機講了講之後就對灰蛇說

  「假設不是你造的,那你也要面臨非法購買的罪,你在怎麼樣,都逃不了法網。」

  灰蛇突然大笑的說

  「哈哈哈,沒有物證跟人證可以證明我有罪,你們帝國政府,不對,是反叛軍政府就依照自己查到的情報直接判刑嗎?」

  羅品突然要一拳打向灰蛇時,就被黃生放叫住了,黃生放從辦公椅起身叫七步蛇把灰蛇帶下去,七步蛇馬上把灰蛇帶走了,郭孝對黃生放說

  「叔叔,沒必要生氣吧,這只是他對我們的氣話跟不滿,也不用跟他一般見識。」

  「這你不懂。」

  「哪裡不懂,我們反叛軍雖然叫反叛軍,那也是反帝國政府的軍隊,我聽我爸說你當年是皇帝最信任的將軍,結果因為皇帝治理帝國有問題,所以你扶持女帝上位,然後把皇帝給。」

  「好了別提了。」

  突然外頭有打鬥的聲音,不久後有士兵沒有敲門直接開門並很慌張的說

  「不好了,後…後勤補給官唐沐帶領一些人突破禁軍的防線打皇城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很震驚,但身為反叛軍首領的黃生放,震驚歸震驚,他很冷靜的安排在場的所有人,在皇城中央大廳,禁軍跟唐沐帶領的人互相廝殺,七步蛇把灰蛇帶回監獄的路上時,在外面聽到了打鬥聲,七步蛇叫士兵去看看發生什麼事,不久士兵告訴七步蛇外面的狀況,突然灰蛇聽到後就大笑,七步蛇就問灰蛇說

  「笑什麼?」

  「沒什麼,笑我的棋手怎麼沒有算到這一步呢?」

  在前一天晚上,灰蛇在蝮蛇幫總部,準備被七步蛇帶走時,灰蛇安排張伯成、柳敏雪、殷嵐,去辦公室通知唐沐可以行動,然後他們三人透過唐沐的說明下,已知城下町某處有通道可以進入皇城內部,之後可以支援,所以此時灰蛇才會說這句話

  這是灰蛇個人認為,反之,對郭孝來說,是意料之內的事情,因為郭孝派了蔣克命去城下町的某處,郭孝秘密的私兵,已經在前往皇城的另一個通道中,灰蛇只是被動式的算法,但郭孝卻是從蔣克命進入蝮蛇幫之後,就開始布局了,赤血山上的人都不知道皇城已經開始動亂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