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日出之國.三神器與它們的主人 其一二七

Ej | 2021-09-12 17:43:00 | 巴幣 8 | 人氣 100


《大蛇之後》


  「咳咳...唔嘔...」又咳出一灘血「心臟的傷...」

  「迴路怎麼損壞成這樣啊!」

  「姐姐!」

  「獄天哥...麻煩你一下了...」

  「加班完又是這種狀況是怎樣啊...還有那條蛇是怎麼回事啊!?仔細看還有一堆白骨跟怪物屍體...」

  「獄天哥...我快不行了...」

  「哇啊!馬上給妳治療!」他先測量我的脈搏與魔力循環,他把手放在我心臟上頭,魔力灌入我的體內。

  龐大卻精細的流動快速的修復我的魔力迴路,不了三分鐘我就能正常的運作魔力了「謝了...」讓八尺鏡軟化固定在骨折的左手,往大蛇那衝去。

  「小旭!等等啊!」

  「唔...!」瞬間脫力倒地。

  「姐姐!」

  「就說等一下了嘛!」

  連根手指都動不了,只剩嘴巴勉強能動「怎...麼了...」剛剛這一摔讓我雙手都傳來一股違和感...

  「妳的身體承受了超量的魔力流通,身體幾乎都癱瘓了,還是乖乖待著比較好。」

  「但...魑魅還在...我必須...」

  獄天哥把手放到我頭上「乖乖躺著吧...再逞強下去整條手臂都要沒了。」溫柔的聲音讓我再也堅持不住...沉沉睡去...



—————————»魑魅視角~

  擋下大蛇的利牙,被無比的力量不斷往後推,雙腳在地上留下深深的痕跡,然而龐大的質量在前我還是被推了出去,撞倒了一棵樹才勉強緩衝「旭到底在想什麼啊!不殺大蛇是要拿牠怎麼樣啦!」煩躁的亂吼,鼓動魔力再次跳向大蛇,石柱自地面升起將大蛇的頭撞開。

  跳到石柱上凝聚魔力,風凝聚到手上,高速震動產生靜電「都答應她了也沒辦法...更何況...」想起剛才被表白不禁愣住「啊呃——!」尾巴甩過來將我擊飛,這一次在地上拖出了一條長長的痕跡。

  在地上滾了幾圈勉強站穩腳步「戰鬥中我在想什麼啊——!」再次升起石柱將大蛇掩埋,從土中抽出金屬雜質凝聚成無數細針插入大蛇鱗片縫隙引發雷電。

  「咕唔啊——嘎吱——!」

  手掌大力拍地,熔岩直線衝向大蛇燒灼其身,手掌一轉轉換術式,將四周的水份凝聚在大蛇身上凝固熔岩,暫時封住牠的動作「呵...痛死了...」魔力有些輸出過度,迴路的舊傷隱隱作痛。

  「咕唔...咕嘎——!」突然岩棺炸開,黑色的雷蹂躪著四周的花草樹木。

  「嘖...」我連通念話「旭,我需要進一步提升魔力輸出許可...旭...旭?」沒有回應。

  大蛇吐出毒液腐蝕土壤,我即時閃開「這是...」四周開始起霧「嘖...」礙於靈狐的契約,我沒辦法自主解開魔力的上限輸出。

  嘶——四周被溶解的土地與樹木散發著毒氣,好在我有打過血清不然早就動不了了。

  但這樣子我永遠只能跟他五五波。

  歷史上安倍晴明當年用上了九尊式神,才將大蛇壓制,我這樣以保護為目標勉強可以跟牠耗,但時間拖越久就越沒勝算,至少我不覺得自己能比大蛇更耐打。

  突然一群人的聲音傳來「攻擊!!!」

  「分散那怪物的注意力!」

  商隊開始過來支援,但那火力連鱗片都打不穿,最多只能分散注意力,不過也就一顆頭的注意力...

  「啊——!煩死了!」將兵步法急速衝刺,在大蛇身邊圍繞,在移動軌跡上留下魔力與符「躲開!是毒液!」朝商隊大喊。

  「閃開!」他們各自散開,我用結界擋住部分飛濺的毒。

  牠不斷釋放雷電,霧氣成了導體,成了出不去的雷之牢籠。

  腳使力踏地,混雜金屬的石柱化作繩索綁住大蛇,牠自己的雷電被導回自己身上,但意料之中的沒用「再來!」

  剛才沿路布的陣散發五色光芒,圍住大蛇「收縮吧!」結界擠壓牠的身軀。

  「全力攻擊——!」

  「「「吼啊——!」」」各式各樣的術式發動朝大蛇攻擊,大蛇雖然痛苦的仰天嘶吼,但這只是讓它痛而已,要造成一次性的大傷害才能有效地制止它的暴動,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嘖...全力才這樣嗎...」商隊待在這只會礙事。

  「嘩啊——!」結界被牠憑蠻力擠破,再次放出雷電。

  「全退開!」張開屏障擋住雷光束「快離開!你們很礙事!」

  「唔...全員撤退!」

  大蛇不斷用頭撞屏障、用尾巴鞭打,魔素屏障開始出現裂痕。

  「不行了!快走!」

  「等等!」有人大喊。

  「妳們是...快走!憑妳們傷不了牠!」十七隊的山吹與紫鳶。

  「魑魅先生!解開防禦!」

  「說什麼東西啊白癡!不想活了嗎!」我簡直快被逼瘋了...

  「相信我們!會有用的!」

  「相信她們,我也來幫忙一定能奏效。」蘇一起站到妖精們身邊「Code: Adam; Execute: primal file. 」無數個光球在他們身邊圍繞,迅速地環繞形成三角形光軌。

  魔力不斷在兩人體內流動,玉子的魔力漸漸被葡萄吸收...

  眼看快撐不住了,只能相信她們「嘖...最好給我起作用!」再蓋一層屏障,使勁全力將其推開,這一撞導致屏障碎裂,大蛇也出現了數秒破綻「動手!」

  「"在焚盡的花海"」「"綻放吧"」「「"衝破天際的生命之花"!」」魔力濃縮於葡萄手中,化作極高的熱能光束射出。

  發散的光束穿過一層一層的三角形稜鏡,雷射一般的光線每穿過一層三角就更加收數聚集,最終刺穿大蛇身軀「「哈啊啊啊——!」」葡萄移動雙手,雷射化為利刃切開大蛇肚子,將一顆頭的脖子削去了一半,無法支撐頭的重量,整顆頭連著肉掉落在地。

  「這威力...」回頭衝到她們身旁「妳們還好吧!?」

  紫鳶掩蓋住已經被燒沒的雙手「我...還好...但玉子...」一旁的山吹全身灼傷,胡亂運轉過量魔力的後果就是這樣...

  她們有妖精的恢復能力很快就會長回來了應該不用太擔心「...用盡全身魔力才會有這種威力嗎...妳們快撤退,大蛇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在起來。」牠的魔力沒有消失,但應該也奄奄一息。

  「我帶你們走。」蘇用三角形結界捆住兩人,拎著兩人迅速跑開。

  「旭,能聽到嗎...」再次嘗試「旭...主人...」

  突然雙耳耳鳴,稍微緩解後傳來有些熟悉的聲音「啊...唔...喂喂喂~唉...啊!終於通了...喂~我攔截你們的頻道不好意思啊,旭現在動彈不得。」

  「我記得這聲音...千時雨...你怎麼在這?」以前在革命軍聽過這聲音,這傢伙當年就有不錯的資質,搞不好可以抓來幫忙。

  「原則上是被綁來的,那不重要!聽著,毛利已經被我們這癱瘓了,但剩下的大蛇毫無手段,只能再次封印牠了。」

  「不,想辦法讓旭醒來,只要能解開全部限制我就能幹掉牠。」雖然這麼說但其實我也不是十分把握,大概是因為太焦燥才發洩性質的換說吧...

  「旭~起來下~不行,她睡死了。」

  「嘖...那你過來支援!憑你應該能跟上我。」

  「好好好~旭跟海原已經確實送到商隊這,毛利也用一定程度的結界封印住了。」念話切斷「呦,我來了~」

  「也太快...」

  「將兵步法我可是好好練習過了,別以為我永遠只會被你壓著打。」

  「哼,那就露兩手看看。」

  他把從包包拿出的符咒灑到空中,它們自己排列,圍繞在正慢慢起身的大蛇身邊「"序,以繩縛之、破,以刃傷之"」符咒噴出無數金色繩索緊緊綁住大蛇,上頭掛著的紙垂變作利刃從鱗片間的縫隙扎入。

  「還不錯。」我心想雖然旭希望能不殺就不殺,但這狀況已經無法那麼從容了...不,打從一開始根本就沒這餘裕。

  「"急,以火焚之"」轟——大火竄升,大蛇在震震濃煙中哀嚎「"守,以地釘之、破,以刃刨之"」石柱從天而降,像釘子一樣固定住大蛇「"離,以界困之"」正八面體的結界封住八岐大蛇,這強度還算不錯,也許能媲美之前出雲使用的螺旋陣。

  「再來只要把頭全切下...」千時雨這結界阻隔了大蛇的魔力釋放,這下只要我用盡目前的魔力應該能幹掉牠。

  「魑魅,等等...有種奇怪的感覺...」千時雨打斷我凝聚魔力。

  「這震動...不太對...閃開!」急忙後撤好幾米,巨大的樹根衝破土層纏繞住關有八岐大蛇的結界,一把拖進地底。

  一切發生的太快我們都看傻了眼。

  「可惡...別想!」凝聚四周的魔力,放火燃燒冒出的巨大樹根。

  然而它生長的速度太快了,火一下子便消失無蹤,被更多的樹根覆蓋。

  「後退。」一個淡淡冷冽的聲音傳入耳中,這使我跟千時雨愣住,翻騰的大地的聲音彷彿被這聲音打消一般,四周完全陷入沉默。

  我驚恐地轉頭「...老闆...娘...?」

  她全身被漆黑的煙霧覆蓋,手上拿著由黑色液體形成的劍「千本大太!這就是你解開大蛇封印的目的嗎!」她纖細的手揮動明顯過大的劍,一刀將大地連帶樹根切成兩段。

  而被削去的樹根也不再生長,反而像是腐敗一樣,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樹根又從地底竄出。

  「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老闆娘加快揮劍的手,像是死都不能讓大蛇被帶走一樣「"墨染川,濺山河"!」她將黑水濺插入地面,瞬間墨水一般的漆黑水柱從地底湧出,將樹根淹沒,這一下不只樹根,連剛才千時雨的結界也被黑色的水將裏頭蘊含的魔力化為無。

  然而一切都彷彿是徒勞...

  新的樹根更快的竄出,邊抵擋黑水邊疆大蛇拖入地底,儘管掙脫結界的大蛇不斷釋放黑雷抵抗,但那些樹根很快地便將大蛇給捆住拖入地底。

  巨大的樹根將土撥回殘留的大洞,回填後光禿禿的地面、城市的廢墟開始長出草木,瞬間變成一片森林,變得像是打從一開始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啊啊啊!!!可惡!!!齋!!!」老闆娘的怒吼令我跟千時雨都退了老遠。

  隨著她的怒意,彩色的閃電在她身邊的黑霧中不斷竄出,將她手中的黑劍附上一層詭異的紋路。

  老闆娘不斷用劍劈砍土地,每一刀都伴隨著龐大的魔力,光禿禿的地面被炸出無數坑洞「齋!!!」

 一震黑霧冒出,圍繞在老闆娘身邊「住手吧,這樣會波及到商隊的人...已經來不及了...」一顆鯨魚頭從霧中冒出,按住發狂的老闆娘。

  老闆娘雙手緊握,青筋暴起,這憤怒的樣子我完全沒見過...

  「大蛇被帶走了...?」千時雨驚訝道。

  「千本大太...竟然活捉大蛇...」老實說我除了不妙以外沒別的感想,儘管我不知道千本大太要大蛇做什麼...

  黑霧從老闆娘身邊消散,只見她默默拿起通訊器「...喂,是我...嗯,狀況往最糟的方向發展了。」講了幾句後,她掛斷通訊...接著將通訊器捏成了碎片「齋...將所有外出的自治區居民強制送回百鬼錢湯旅,然後準備離開叢雲地區,給你三天的時間。」

  「...妳要放著這裡讓讓他們自生自滅嗎?」霧中的鯨魚問。

  老闆娘手中的黑劍被她一握,變成墨水噴濺四周「對...先退到天竺外海,至少短時間內我們不會再回來叢雲了。」



  兩天後~

  「每,妳能起來走動了嗎?」她邊靠著車邊走下來,雙眼直直的看著我「怎麼...了...?」

  她走過來,我急忙接住差點跌倒的她「還是回去休息吧...」

  「海原...」

  「嗯?」

  「不要走...」她雙臂繞過我的脖子緊緊抱著我。

  「怎麼?又做惡夢了?」

  「唔...」她不肯說話。

  我摸摸她的頭「要我說幾次啊...我不會離開妳。」

   每的呼吸稍微平復了「我...對不起...」

  「為什麼?」

  「唔...沒事...」她放開我,但馬上腿軟,我又抱住她。

  然後再她毫無防備的臉上親一下「如何?這樣能放心點嗎?」

  「咿!啊...唔...嗯...」

  我左看右看「是說這段時間旭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想跟姐姐問些事的說...」我小生的嘀咕。

  「嗯?海原...你剛才是不是...」

  「嗯?哦~還沒告訴妳,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全都想起來了哦!」

  「那...你...」

  再把手放到她頭上來回搔弄「就說不會離妳而去了,要怎麼樣妳才肯放心啊...」

  「唔...那...那就...再...再一次...」

  「嗯?」

  「就說再...一次...剛才那個...」

  突然懂了什麼,雖然剛才自以為很帥氣的主動了,但再一次就很難為情了...

  「那...好吧...」每閉上眼睛把臉湊過來,我慢慢的把嘴唇也湊過去...

  慢慢的...慢慢的...

  突然脖子有股力量把我整顆頭往下拉,嘴唇直接與嘴唇相交,每驚恐的瞪大雙眼,我也慌張的瞪大雙眼...

  但一下子後每再次閉上雙眼,吻我吻的更深,我也順勢的開始享受這奇妙的觸感。

  「姐姐,妳真的沒事嗎?」

  「沒事,葡萄妳的手才沒事吧...啊——!」

  「妳叫什...啊——!」

  我跟每睜開雙眼同時往旁看「啊——!」每大叫。

  我們再看另一個方向「大庭廣眾之下...」照柿驚呼。

  「好大膽...」舛花摀著臉害臊的看著我們。

  「喵~」

  「吁~」阿蘇邊吹口哨邊擺出有好戲看了的表情。

  「可惡...現充都爆炸吧——!」真倪桑說著難以理解的話。

  「呃...啊...大家怎麼都在啊——!」

  「我...我們只是經過...」

  「兩位慢慢來...」玉子跟葡萄逃離現場。

  「照...照柿...我們也...」舛花靠近照柿,扭扭捏捏的說著什麼。

  「我就不打擾了...我們快走...」他拉著舛花快步離開。

  「欸?等...唔嗯...」注意到自己手被牽著,舛花乖乖的跟他一起走了。

  「可惡...好想搗亂...這次就先放過你們!」傷口沒完全癒合、還沒裝上義肢的真倪桑拽著拐杖離開。

  「枝桐小姐,我來幫忙吧。」藤田君衝過來攙扶她,兩人就此離去。

  我看了每一眼,她臉紅的撇開頭。

  輕輕的在她額頭上輕吻「咿!」

  「來,我扶妳回車上,妳還沒完全能活動吧?」

  「唔...」

  回到車裡,讓她躺到床鋪上蓋上被子「好好休息吧。」

  每抓住我的手「陪我...」

  「好啦~」摸摸她的頭,每微笑著閉上眼。

  好奇剛才將我往下拉的那股力量,摸了下脖子,發現有個項鍊,我將它拉出「應...應該不是吧...」三個紅色勾玉與無數綠色珠子被植物纖維串在一起。

  突然外頭傳來騷動,一道七彩光芒閃爍著,我跟每探頭出來看。

  一個嬌小身軀的女孩跟半人半蜈蚣在光芒消散的地方現身「冠熊!給我過來!」奈竹小姐宏亮的吼聲令人不寒而慄。

  聽到呼叫,冠熊隊長趕了過來。

  我在一旁聽著「姐姐大人...」每擔心的看著,似乎也是第一次看過表情這麼憤怒的奈竹小姐,這讓她全身顫抖。

  「多,去把所有損壞的馬車修好。」

  「收到。」蜈蚣動著數隻腳離開。

  「冠熊,給你們半小時準備,半小時後立刻趕往位在南方松江城附近的"門",一個時辰內抵達。」

  「唔...發生什麼事了...?」

  「冠熊,抵達後把前革命軍成員名單跟現在居處位置備好,我知道你有整理過。」

  「唔...是...是,知道了...」

  「盡快上路。」奈竹小姐丟下冠熊隊長直直走過來我們這「風林!」她叫了聲我們馬的名字。

  「請問...」

  風林身上的紋路開始發光,奈竹小姐一腳跳了上去「乖乖跟著商隊走,不.准.再.脫.隊。駕!」甩動韁繩,奈竹小姐疾馳而去,烙紅的蹄鐵在地上留下焦痕。

  「到底怎麼了...」

  「所有人盡快收拾!要上路了!」冠熊大喊。

  「可是哀悼...」

  「有些人都還不能動就又要趕路?」

  「會不會太趕了點...?」

  「相信我!奈竹大姐那表情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別問了!給我動作!」冠雄隊長

  眾人遲疑了一下後還是決定聽令「「「是!」」」

  「喵...」

  「黑醬?」他跳到我們車上。

  「打擾了~」總覺得不太一樣的阿蘇也過來了。

  「我去收拾東西,麻煩妳們陪陪每了。」

  「等等,海原...」

  「放心吧!嘗試從黑醬開始~」我跳下車,跟十七小隊的同伴們迅速收拾,一開始也沒拿多少東西出來所以很快便收拾完畢,我們各自坐到駕駛座上隨時準備出發。

  真倪桑也上車了,很快的大家都列隊等著冠熊的口令...

  「好!我們走!」

  「「「哦——!」」」車輪滾動,馬蹄踩踏地面,我們商隊上路了。

創作回應

葡萄開砲啦!老闆娘開撕啦!千本大太是想怎麼啦!...
2021-09-13 02:20:06
Ej
開剁啦
2021-09-13 09:36: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