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0】家

Oldchild | 2021-09-12 16:44:36 | 巴幣 10 | 人氣 41


分身小艾帶著我來到位於城鎮角落的新家。

新家比起新卡特村的舊居又小了一點,比起卡特村的故居更是少了一大圈。

「答哴~~~歡迎來到我們~~的新家!」

小艾小跑步到前頭,張開雙臂特別興奮地介紹著。

我沒有理會她,直直的走到門前,手握住了門把。

我發現我的手還有呼吸都在顫抖。

心跳好快。

我在激動?

只不過是回家而已……

卡答。

一開門,我就看到許久未見的修雷特坐在客廳椅子上翻閱著書。

聽到門開發出的聲響,他看向了門口。

「小艾,不是說少東西要出去買而已嗎,怎麼會這麼晚——」

「……我回來了。」

我發現我發出的聲音在顫抖,不知不覺間已經流下了眼淚。

「突然間怎麼哭了呢?」

修雷特聲音、視線全都好溫暖。

我放開了麗妲的手直直跑了過去,擁抱進修雷特懷中,並將頭埋進他的胸口。

修雷特很快地注意到他懷中抱著的艾.諾莉不是本來的女兒,抓著我的肩膀直直看著我。

大概是因為我身上有血腥味吧。

也許是我看著他的表情真的很脆弱,他也就什麼都沒說,靜靜揉著我的腦瓜子。

修雷特撫摸著我的頭的同時,將視野望向了門口的方向。赫然看到了從後面將雙手搭在麗妲身上的小艾。

「咦咦?我的小艾……有兩個?」

站在門口的小艾用手指抓了抓臉,帶著傻笑解釋:「這個嘛……」


簡單來說只要有疑惑,小艾全都推給勇者專屬武器「曼陀羅」。

她也親口承認,自己只是透過能力分出來的分身。

聽完小艾的解釋,修雷特右拳放在左掌上,豁然開朗。

「原來如此!是我撿回來的武器的效果啊!」

「所以說,在爸爸懷中的艾也是人家,而人家也是她唷!」

小艾用類似繞口令的方式解釋兩人的關係。

我忍不住用手指擦拭眼角眼珠,轉頭對小艾吐嘈道:「妳說這樣誰懂啊。」

「不然比爾妳來解釋啊!」

「呃。」

「比爾?小艾說的是誰呢?」

一旁的修雷特又被陌生的單字搞得滿頭問號。

「比爾」的由來豈是三言兩語能道盡?而且不知道要是讓修雷特知道現在的「艾」還能變成(號稱)170公分的人類大漢會是什麼心情;

儘管他已經接受我曾是札克,也接受我曾是取代自己哥哥,來自異世界的人類。

但實際看到一定很衝擊。

「爸爸,有時候無知就是幸福。」

小艾點頭同意我的觀點。


「從剛剛開始就站在門口的孩子是誰?小艾的朋友嗎?」

修雷特注意到了小艾前面站著的兔人女孩,麗妲。

而我則是太沉迷於跟修雷特的重逢,差點忘記她。

「……就這樣,我就帶著她回來了。」

我走到她的身旁用小貓楚楚可憐的表情對修雷特解釋著她的遭遇,然後雙手合十,像是拜託爸爸讓自己養寵物的小女孩一樣。

「我很任性,對不起。」

「笨蛋,多照顧一個孩子也不會怎樣啦,家就要熱鬧一點才過得下去啊。」

我看到身邊的小艾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大概也是一樣的表情吧。

我就知道善良又疼我的修雷特不會讓我失望。

修雷特微微蹲了下來,對著麗妲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妳叫麗妲是吧?從今天開始,就把這裡當自己家吧。」

我們兩個艾從兩邊抱住麗妲,異口同聲為麗妲開心:

「太好了呢麗妲,妳可以住在我們家了。」

她怯生生的地說著:「謝謝——」


然後第一次看到她的臉上露出笑容。

修雷特捏著鼻子指著我說道:「不過,妳先去洗澡吧,妳身上的味道——」

真過分,竟然嫌我臭。

不過好開心,好久沒跟他聊家常了。

我試著學小艾裝可愛的方式,向爸爸張開雙臂撒嬌道:

「欸~可是我跟爸爸一起洗。」

一旁的小艾感到不屑:「內在是個大男人還敢撒嬌喔,噁~~」

那個吐舌頭,假裝乾嘔卻還裝得不像的動作實在討厭。

「我內在的小女孩大概也有占個三成吧。硬要說的話,妳也是吧!還『人家』哩!!」

「妳說什麼,是要跟人家打架嗎!?」

「我隨時奉陪阿!嘶!」

小艾壓低雙耳變成代表攻擊性的飛機耳、瞳孔也變窄注視著我。我也擺出架式,在同樣的飛機耳與瞳孔變窄的基礎上還發出嘶嘶的恐嚇聲。

戰鬥一觸即發。

然後——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太失敗了,唉……」

時間回到前幾分鐘前,一場血戰因修雷特一聲「妳們兩個」的介入被阻止。

他決定讓三個女孩一起去洗澡好好冷靜,而他則是拿走滿是血的衣物到外面用力刷洗。

「都是妳啦,比爾。」

泡在浴缸中的小艾半張臉埋進水裡吐著泡泡說道。

「我可是可以讓妳的存在消失喔,小、艾。」

我一直保持微笑沒錯,但是沒有一絲笑意。

「不過,你怎麼變得特別黏人呢,是發情期到了所以變成發情的母貓嗎?」

「哈哈哈,怎麼可能。只不過是回來的時候去了一下老家,然後,想起很多關於過去的事……然後覺得如果稍微像對媽媽撒嬌那樣,爸爸是不是會比較開心呢。」

「哈,當、當然啊,我們這麼可愛。」

被晾在一旁的麗妲開口,

「那個……麗妲有個問題想問……兩位姐姐是雙胞胎嗎?」

被問到這個問題,兩人互相確認了眼神後,兩人同時開口。

小艾:「是。」

我:「不是。」

「蛤!?」

我們同時用不敢置信的眼神對視。

不敢相信明明是同一人,兩人之間的默契竟然有了裂痕。

「看來我們倆之間的關係設定要好好討論、討論一下」

「人家無比同意這個提議。」

然後我伸出手指,藉機更正了麗妲話語中的一個誤區:

「還有,我們的年紀其實比小麗妲還小喔。」

麗妲不敢相信的看著兩人,張著小嘴疑惑地「欸」了一聲。


洗完澡後,我換上了與小艾同款的白色連衣裙,然後什麼也沒說就拉著小艾來到了我的行李旁。

「怎、怎麼了,比爾?」

我還是及續保持神祕將行李打開,將裡面的一疊信交到了小艾手上:

「這些都是這幾個月來,米娜想跟妳說的話,她好像比較喜歡妳扮演的小艾。」

然後又從行李中拿出一些華麗的服飾,再次交到了小艾手中。

「這些衣服也都是米娜想給妳穿的。妳都不知道,跟她一起生活的這段時間,我被當作洋娃娃來使……受不了吶。」

我說得好像極為無奈。

「妳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出賣了妳,噁心的異裝變態死噁男。」

「反彈妳的話語攻擊。」

小艾一邊「反彈無效」,然後走到桌子旁,放下層層衣物,接著逐一打開米娜寫給她的信。

看著兩個人耍寶,麗妲臉上浮現著紅暈的笑了出來。

好、好可愛!

這樣比起來我跟小艾的笑容現在看來超噁心的,裡面混雜太多利益與不純的想法。

不,我還是一樣可愛。

小艾很長一段時間都靜靜看著信。有時揉著眼睛,或著噗哧發笑,又不時看著我露出踩到地上口香糖厭惡的神情。

我不知道信裡的內容,總感覺我的人品被米娜寫得很糟。

我才沒有再跟她睡覺時偷揉她的胸喔!都是我被她單方面亂摸尾巴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