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五十六章 第一站 來學習知識吧!

丹雀 | 2021-09-12 15:36:55 | 巴幣 2024 | 人氣 69





  看著手中的地圖,我這才想起之前的決鬥,是為了確定「出發順序」才進行的。

  至於這枚金黃色的徽章,莫非就是「決鬥章」?

  此時一旁的苗姊拿出淺黃色的收納盒,然後從我的手中接過那枚徽章,放了進去。

  「好了,事不宜遲,我們第一個地點要先去哪裡?」夏瑋雄亢奮地說道,看來他已經等不及了。

  我看了看地圖的標示以及活動地點的分布,二話不說立刻用手指著它說:「就決定是這裡了!」

  眾人見我所指的地方,有些人感到困惑、有些人則是感到訝異,但是沒有人反對我的決定,於是我們便乘坐前來此地的校車,往新的地點出發。


  大自然的生態、人文教育的場所與熱門的旅遊景點之一,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地標,就是高度約有3.5公尺的「水鐘」。

  這裡就是擁有六大展區和八大生態區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好了,那我們要先從哪個展區開始?」花壇社的姚姐左顧右盼地欣賞著周邊的景色,畢竟這裡的花草樹木的種類,非常的豐富。

  「說到這個,現在是禮拜幾?還有幾點幾分?」我突然緊張地轉頭問向他們,他們頓時也被我的情緒影響,立刻拿出手錶和手機,異口同聲的說:「現在是週三的上午9點45分。」

  「哦哦!太好了!」見我一掃剛才的緊張感,反而雀躍地差點跳起來,眾人被我這反差的態度,整個愣在原地,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我最喜歡週三的科博館了!因為在早上10點前入場『生命科學廳』是免費的!」我欣喜地說道,恨不得現在狂奔到展區的入口處。

  「那個……小楓,就算今天不是週三,我們也是免費入場的。」後頭的苗姊好心的解釋道。

  咦?

  免費入場?

  面對心中的疑問,在我們來到收取門票的櫃台時,立刻有了解答。工作人員看了我們身上的校服後,非常親切的讓我們進到了館內。

  「畢竟現在是『活動期間』,所以主辦方早已和所有地點的負責人有所聯繫,讓比賽能夠順利進行下去。」姚姐也跟著說明目前的狀況,然後望著我問道:「那我們接下來要從哪裡開始逛起呢?」

  「那裡!」我立刻指向右前方的通道。

  所有人順著我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那裡確實有一條類似隧道的路,可以前行。

  不過他們卻在心中認為,學生會長是不是事先將「爭霸戰」的情報,告訴了身為領隊的我,不然為什麼可以這麼迅速就決定一開始的目的地,以及接下來要行進的方向。

  我們剛來到「眾妙之門」的入口處,一名穿著白襯衫、外搭黑色西裝外套與黑色窄裙及黑絲襪的女性解說員,不疾不徐地來到我們的面前。

  「歡迎各位來到『眾妙之門』,這裡可以體會到『大自然的奧秘』,且有13個展示區供各位欣賞與挑戰。期間若有任何問題,每個展區均設有一名解說員,都可以尋求協助。」女子說完話並和我們行禮後,便退到了一旁,看來她只是進行介紹,而沒有任何的任務。

  「不好意思,我有問題!」

  「咦?」眾人訝異地回首望向舉起手的我。

  「請問有什麼需要協助的地方嗎?」原本退回遠處的解說員,不知何時出現在我的面前,一臉親切地說道。

  我指著前方那如同裝置藝術的模型,開口說:「請問那個是什麼?」

  眾人隨著我手指的地方望去,只見解說員笑笑地說:「那是以『病毒』的外貌製成的模型,另外還有『水母』、『神經細胞』與『嗜菌體』。

  當所有人點頭表示理解,打算往前走時,解說員突然開口說道:「那麼你們能說出7種『和病毒有關的卡片』嗎?」

  「『死之牌組破壞病毒』、『魔之牌組破壞病毒』、『闇之牌組破壞病毒』、『影之牌組破壞病毒』、『惡之牌組破壞病毒』和『同族感染病毒』與『同族感電病毒』……」

  這回連解說員也訝異地看著我,對於我能立即回答出問題,除了意外、更多的是說不出來的感嘆。

  至於其他人早已見怪不怪,唯一感到意外的是她竟然還能觸發隱藏任務……
  於是在拿到第二枚「決鬥章」後,我們來到第一個展區「生命的起源」,此區除了有各式各樣介紹地殼變動、火山爆發的立體造景外,還有兩名不同學院的學生,就站在前方不遠處,看似在等待著我們。

  「哦?沒想到還真的是西區學院的代表。」從服裝的樣式來看,屬於北區學院的學生一見到我們,便一臉開心的說道。

  「你們不是這次的代表選手吧?」夏瑋雄很快就看穿對方的身分,而對方也絲毫不在的說:「沒錯,我們不是學院派出的選手,不過我們是主辦方這邊的人。」

  「主辦方?」我困惑的看著他們,正想詢問些什麼,此區的解說員便緩緩地來到我們的面前進行說明。

  「各位選手好,此區的任務以『協力決鬥』為主,其規則為兩名隊友之間,一人只能進行正面出牌,但仍依照『大師規則2020』的限制,因此無法進行背面守備與覆蓋卡牌的行為。另一人則反之。」

  「協力決鬥?」

  第一次聽到從沒聽過的專有名詞,我們每個人面面相覷,遲遲無法選出代表。

  當我打算自告奮勇上場時,後頭的苗姊立刻拉住了我的手,然後說:「等一下,我記得取得『決鬥章』的該名成員,當日無法再參與決鬥相關的任務。」

  「咦?」我錯愕的對著苗姊眨了眨眼,也就是說,剛才意外獲得「決鬥章」的我,沒有資格參與決鬥了。

  無視沮喪萬分的我,姚姐逕自的說:「如果這一場決鬥獲得勝利,那麼我們會再度失去兩名可以進行決鬥的名額。這樣比起一人一場的決鬥,這場決鬥反而不划算。」

  「這一點請不用擔心,因為你們只需要出戰一人即可。」解說員好心的說:「另外,關於你們剛才提到的規則,在此特殊地點不受此限,所以可以自由派出代表選手出場。」

  「喔耶!」我開心的打算向前,卻被後頭的夏瑋雄拉了回來。

  「等一下,妳連和妳搭檔的隊友都不清楚,就這樣衝出去會不會太冒險了?」對於被決鬥沖昏頭的我,完全沒想過這件事,於是反問:「對耶!如果他們是對手,那我的隊友是誰呀?

  「妳覺得我們明明是不同學院,卻一同出現在這裡的最大原因是什麼?」

  不管是哪所學院的選手來到此處,他們都會以不同學院的代表與之應戰,所以相同學院的代表,就會變成我方的隊友。

  至於我方的隊友一直都在,只是我們卻見不著而已。

  因為他就是毫無存在感的……

  「年瓏!原來是你呀!」我開心的喊道,這一次我的隊友不再阻攔,畢竟同為E班的學生,他們的默契一定會比其他人還要好。

  「好了,來決鬥吧!」我興奮的喊道。

  「哦?連誰負責『表』、誰負責『裏』都沒討論,就這樣進行決鬥,也太有勇無謀了吧?」南區的代表笑笑地說,不過也跟著將決鬥盤舉了起來。

  「那就讓我先來吧!」當初先開口說話的北區代表楚深,從手中將一張牌放到了決鬥盤上。

  「召喚『終極昆蟲 LV3 (ATK/1400)』,接著發動魔法卡『等級上升』,從牌堆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終極昆蟲 LV5 (ATK/2300)』,接著發動永續魔法卡『無視加護』,結束這回合。」

  從開始到結束回合,很明顯可以看出對方是「表」的擔當。

  就算無法覆蓋卡片,面對攻擊力超過2000分的怪獸,以及永續魔法卡的效果,只要移除墓地一體昆蟲族怪獸,就能無效對方怪獸的攻擊。

  「那、該我了,抽牌。」年瓏望著手中的牌一會兒,不知道這次他又是和誰借牌,只見他緩緩地說:「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等級5『原始蝴蝶 (DEF/900)』,接著召喚1星協調『黑暗車鍊體 (ATK/800)』,然後進行同步召喚『地底的蜘蛛女 (ATK/2400)』。」

  這時因為同步召喚闇屬性的怪獸,所以觸發了「黑暗車鍊體」的效果,可以破壞場上一張表側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

  「還沒完,發動『地底的蜘蛛女』的效果,一回一次可以選擇對方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作為此卡的裝備卡使用。戰鬥階段,我用『地底的蜘蛛女 (ATK/2400)』直接攻擊玩家。」

  不僅破解了對方的戰術,還給予了直接傷害,話說年瓏的這副牌,感覺非常針對「表面」的卡片?

  「我說年瓏,你那副牌組是和誰借的?」我感到好奇一問,沒想到卻聽到意料之外的答案。

  「我是和那位姐姐借的。」年瓏用手指向擔任裁判的解說員,笑笑地說。

  不會吧!原來還能和她們借牌!不對、是說原來她們也有牌組?

  「我的回合還沒結束,我發動永續魔法卡『大樹海』,結束這回合。」
  楚深/湛 生命值5600分 手牌2/5蓋牌0/0‖年瓏/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3/5蓋牌0/0
  「竟然發動『大樹海』這張牌,它的效果可說是雙面刃呢!」南區的代表湛好心的提醒道:「我覆蓋兩張牌,接著發動覆蓋的永續魔法卡『蠕蟲呼喚』。」

  「原來如此,雖然在『協力決鬥』中只能進行『裏側』,但是永續魔法卡就算覆蓋在場上,也可以立即發動卡片效果。」我佩服著對方應用的戰術,看來他非常熟悉規則上的運用。

  「蠕蟲呼喚」的效果是對方場上有怪獸,而我方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中將一體種族為爬蟲類的「蠕蟲」裏側守備特殊召喚到場上。

  「我特殊召喚『蠕蟲伊利丹 (SET/DEF/1800)』,接著再度發動覆蓋的魔法卡『太陽之書』,將『蠕蟲伊利丹 (ATK/2000)』變更為攻擊狀態,之後再次於場上覆蓋兩張牌。」

  當我方場上有覆蓋卡片時,「蠕蟲伊利丹」就能獲得一個「蠕蟲計數器」,並且在主要階段,只要移除兩個「蠕蟲計數器」就能破壞對方場上的一張卡片。

  「我要破壞對方場上的同步怪獸『地底的蜘蛛女』,由於是效果破壞,所以無法觸發『地底的蜘蛛女』的裝備卡代替破壞的效果。」

  「不過我要發動『大樹海』的效果,從牌組將等級6的『接觸的G (ATK/DEF 1500/2200)』加入手中。」

  「現在才拿出這張牌,已經太遲了!戰鬥階段,我用『蠕蟲伊利丹 (ATK/2000)』直接攻擊玩家!」湛也不甘示弱的進行反擊,然後繼續說道:「主階二,我裏側守備一體怪獸,結束這回合。」

  這瞬間所有的人全部看向了最後一位決鬥者。

  從一開始到現在的決鬥,每個人在「協力決鬥」規則內的「表」與「裏」的限制下,仍然保持著一定的實力,而現在終於輪到我的回合了。

  我慎重的望著手中的牌,其他人也屏氣凝神的等待著,上一回合湛在場上覆蓋的牌也是特別準備的,深怕會被一回殺而預留後路。

  當他這麼想時,頭一抬卻與我四目相交,他頓時緊張得汗流浹背,心想著莫非自己的戰術已被看破。

  見隊友緊張不已,本想開口打氣的楚深,突然發覺有一股壓迫感,定神一看才驚覺我的視線已經轉向他。

  我再度轉動視角,這一回則是望向一旁的年瓏,然後有點擔心的說:「那個……除了我必須『裏側』出牌外,現在有限制『主題』嗎?」

  聽到這話的所有人,全傻了眼。

  沒辦法,畢竟從一開始到現在所有人都是以「昆蟲」為主,而我的牌組又不是「昆蟲」為主。

  「小楓,他們是主辦單位的人,所以才會配合主題使用「昆蟲」的牌組,至於我們挑戰方,除了特殊規則外,是沒有其他限制的。」苗姊趕緊說明,深怕因此耽誤了此回合的時間。

  「原來是這樣!」我恍然大悟,立刻從手中將三張牌放到了決鬥盤的插槽。

  「直接放了三張牌?」雖然自己一開始也是放了兩張牌,但是對湛來說,對方可不是簡單人物,會刻意覆蓋這麼多張牌,一定有什麼可怕的戰術。

  「我先發動覆蓋的魔法卡『銀河旋風』,破壞對方場上一張蓋放的魔法或陷阱卡。」

  「早知道,你們會先破壞我方的後台,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打草驚蛇』,從牌組特殊召喚『蠕蟲女王 (ATK/2700)』。」

  「發動第二張覆蓋的魔法卡『特殊颶風』,捨棄一張手牌作為代價,破壞場上所有特殊召喚的怪獸。」

  「什麼!」彷彿在對方的預料之內,湛場上除了一體裏側守備的怪獸外,經由特殊召喚到場上的「蠕蟲伊利丹」和「蠕蟲女王」瞬間被送入了墓地。

  由於這兩體怪獸全是「爬蟲類族」,所以沒辦法觸發,年瓏場上的永續魔法卡「大樹海」的效果。

  「我再發動第三張魔法卡『精神操作』,在回合結束前獲得對方一體怪獸的控制權,但是此怪獸不能進行攻擊,也不能解放。」

  湛的場上只剩下一體怪獸,丹楓取得該怪獸的控制權後,立刻反轉了它並發動了怪獸效果。

  「『蠕蟲天啟生命體 (ATK/300)』的反轉效果是破壞場上一張魔法或陷阱卡。」

  「妳早就知道了?我裏側守備表示的怪獸是專門破壞後台的效果?」

  「是呀!依照邏輯去推斷,我們會先針對後台,然後就是場上擁有破壞卡片效果的『蠕蟲伊利丹』,之後便會覆蓋卡片,結束自己的回合,而沒有多餘的心思放在裏側守備的怪獸身上。」

  「果然厲害,完全看穿了我的戰術!」湛感到佩服的說道。這樣看來,這名紅髮少女的傳聞當真不假,那名「幹部」真的是被她給擊敗的。

  「我覆蓋一張牌並發動魔法卡『死者甦醒』,將墓地的『妖精傳姬─白雪 (ATK/1850)』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將場上兩體光屬性怪獸進行連結召喚Link2『照耀的光靈使 萊娜 (ATK/1850)』並發動效果,將對方墓地的『蠕蟲天啟生命體』特殊召喚到我方場上。」

  此時我再度進行連結召喚LINK3「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 (ATK/1850)」,這張卡連結召喚成功時,依照雙方場上、墓地的魔法卡的數量,每有一張就放置一個「魔力計數器」,目前雙方的魔法卡的數量為9張。

  「我將『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身上的三個『魔力計數器』移除,從墓地特殊召喚『妖精傳姬─白雪 (DEF/1000)』,接著三度連結召喚LINK4『存取碼通訊者 (ATK/2300)』。」

  「竟然一口氣連續連結召喚出LINK4的怪獸!」眾人訝異地看著那最強的王牌。

  「存取碼通訊者」連結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其中一體連結素材為對象,依照該怪獸的連結標記的數量,提高1000分的攻擊力。所以它目前的攻擊力高達5300分。

  「不過我們的生命值有5600分,妳是無法一回殺的!」湛激動地喊道,不過一旁的楚深卻搖頭說:「不對,她確實能一回殺。」

  因為「那張牌」已經在墓地,而且有充分的代價可以使用。

  「我發動墓地的怪獸效果,移除墓地7張卡片,特殊召喚『妖精傳姬─白雪 (ATK/1850)』。戰鬥階段,我用『存取碼通訊者 (ATK/5300)』與『妖精傳姬─白雪 (ATK/185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楚深/湛 生命值0分 手牌2/0蓋牌0/0‖年瓏/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4/1蓋牌0/0
  就算是第一次進行特殊規則的決鬥,丹楓還是一如往常的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同為隊友的夏瑋雄等人,也不禁被這樣高強的實力給震懾的說不出話來,只有苗姊上前關心起對方的狀況。

創作回應

可可羅
那個導遊是不是名字叫:從魔界通往現世的死亡導遊呢Death?
2021-09-12 15:55:12
丹雀
導遊就是女主角本人,「死亡導遊」是另一部作品了xd
2021-09-13 20:04:51
夜梓的臨殃
週三的科博館超有感XDD
小時候常常跟阿罵周三一起跑科博館逛逛XD(記得那時候還有木乃伊
丹楓他真的太強了啊啊
感覺他真的都很輕鬆地把對方給打倒www
2021-09-12 21:25:35
丹雀
我小時候是有辦理「恐龍卡」,所以天天往那裡跑;長大後,只能利用週三的時間,回味以前曾走過的路。
是的,這裡確實有在「強調」丹楓的實力,至於原因則請慢慢欣賞後續的劇情!
2021-09-13 20:08: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