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同人] 刀劍神域:Reaper Racer - 外傳:阿貝爾篇

veemon | 2021-09-12 14:30:02 | 巴幣 102 | 人氣 74

完結[同人] 刀劍神域:Reaper Racer
資料夾簡介
主線故事發生在GGO後、UW前。桐人和他的朋友,登陸賽車遊戲Racing Transformed Online,跟遊戲內的玩家群合力調查廢人化和死亡事件。

《刀劍神域:Reaper Racer》
 
番外:阿貝爾篇
 
日期:2026年8月25
時間:下午12: 30
地點:東京Bon Appetit高級餐廳
 
       穿起端正西裝,戴上黑眼鏡的男人,靜靜地坐在他預訂的高級餐廳房內,等待他要見面的對象出現。房間四面無窗,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成為唯一光源,卻將房間照得跟白天沒分別。
 
       「咯咯咯!」門外響起三次敲門聲響。
 
       「開車前要喝什麼?」西裝男問門外的人。
 
       「咖啡。」
 
       「上車後要開幾檔?」西裝男再問。
 
       「三檔。」
 
       「很好,可以進來。」
 
       門被打開,一位同樣戴著黑黑眼鏡的深紫色短髮男人步入房間,坐在飯桌的另一端,與對方面對面而坐。
 
       西裝男嘴角上揚:「很高興你能抽空而來,本宮 大輔先生。」
 
       本宮脫下黑眼鏡:「昨晚收到你訊息時,我還真嚇了一跳呢,菊崗 誠二郎。新聞都說你死了,我以為是惡作劇電話。」
 
       「哈哈,嚇怕了你,不好意思,」菊崗也笑著除下黑眼鏡,換上他原本的眼鏡:「但是,我希望你能對本次見面完全保密。我還在世的消息,你也不能說出去。」
 
       「可以,但前提是你要好好說明一切。為什麼要裝死?」本宮問他。
 
       「啊……這個呢,故事還真長……」
 
       菊崗向本宮說明經過RTO「死神車手」事件後的一切事情,包括裡世界、Ocean Turtle、愛麗絲等等的事,最後因為要壓制反RATH團體而要假裝死亡。
 
       「總務省還真辛苦呢,又要打傭兵、又要裝死。」本宮苦笑。
 
       「沒辦法啦,這已是最好的解決方法,」菊崗回應:「若果不這樣做,RATH一直而來的成果會一掃而空。你昨天已和愛麗絲在RTO比試幾次,相信你已體驗過RATH所研究的AI的威力。」
 
       「哈哈,愛麗絲的跑法雖然一般,但很難纏。她經常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和角度作出攻擊,而且準確度極高,我有幾次也被她打到很痛。不過,她在駕駛賽車方面,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這個交給你來教了,職業賽車手。」菊崗哈哈大笑。
 
       「不好笑,而且我很忙。今天黃昏,我要乘飛機到意大利準備三天後的世界巡迴賽,沒兩三個月都不會回日本。之後十一月,我還要到澳門參加格蘭披治大賽車。我的日程已排到十二月底了。今天的見面,我也是很難才擠到時間出來。所以,你可以快點進正題嗎?」
 
       「啊,對。今天,我是想代表總務省感謝你一年來對調查『死神車手』和Mega的付出。大體情況,我相信你在新聞中聽說過,但我還是想與你交付詳細情節……」
 
       菊崗向本宮說明法院的判決和其理由,之後是調查期間發現元兇藤田 骨的死亡、Mega破產、產品回收等等重大事件,最後到最近上杉 正玄成立的Axis公司和RTO的重生。
 
       「……大致就是如此。正玄能從Mega的困局中爬出來重新開始,證明他很有商業才能。我相信他日後會是好老闆。」菊崗微笑。
 
       「他當然會,我和他在RTO是拍擋,」本宮說:「但是到今天,我還是對他的死感到難以置信。雖然當初我決定走那一步,便預計他會九死一生,但當他的死訊出來時……」
 
       本宮慾言又止。
 
       本宮以阿貝爾的身分,與「死神車手」在RTO對抗接近一年。他由一開始孤軍作戰,到後來遇上艾倫和桐人,以及其他可信賴的同伴。最後,他們一同在Galaxy Cup決賽,合力打敗「死神車手」,逃出生天。
 
       當初,是他下令要殺死「死神車手」。如果他不如此決定,會有更多人死亡。事後,雖然已在預計之內,但對於與他拉鋸的另一邊不在人世,他還是感到愕然。
 
       「……你想念夏魯?」菊崗問他。
 
       「……並沒有,但我一生都不會忘記他,也不會原諒他。他破壞了如此美麗的RTO,而我也看小了玩家對RTO的愛。雖然RTO只是遊戲,但原來它連繫如此多人,可以令如此多人合力做一件事,去保護重要之物。我最想不到的是,原本只當RTO是暫定居所的我,也如此執著這個遊戲。」
 
       菊崗微笑:「你開始有桐人的影子。」
 
       「啊?」本宮呆了。
 
       「對桐人而言,虛擬遊戲並不是單純的遊戲。遊戲內發生的事,也是他現實的一部分。或許這份感情,是來自於SAO。」
 
       「SAO嗎?看來這個遊戲改變許多人。」本宮總結。
 
       「對,而且令不少人很頭痛,包括我。」菊崗道。
 
       本宮傾前身體:「菊崗先生,對於Galaxy Cup最後一戰和Anubis程式,我還有問題。」
 
       「如果是可公開範圍,我會盡力回答。」菊崗稍為嚴肅起來。
 
       「在決賽第三圈時,我們所有人都被傳送到另一個空間。那個空間,到底是什麼?」
 
       「我們追查IP地址,證實是來自藤田 骨的宿舍房間內的一個伺服器。伺服器經過改裝,專門為使用和測試Anubis而設,而且裡面也有少部分RTO未公開的設定。總務省在法院判決後,已交給政府連研究文件一同消毀。」菊崗說。
 
       「那麼,有從Anubis的程式碼找到什麼嗎?例如:有奇怪的編碼、或是程式中有程式?」
 
       菊崗盯著他:「你會問這問題,證明你已見過他了?」
 
       本宮遲疑一下。
 
       「應該是。我猜艾倫和桐人當時都見到他。」
 
       菊崗輕輕點頭。
 
       「總務省在翻查Anubis編碼時,發現有一少部分編碼很奇怪。它不像是由創造者打出來,反而像是貼上去。因為編碼已嚴重損毀,所以不能修復,不過我私下調查和比對後,我有一個可能的解釋。」
 
       「唔?」
 
       「那個編碼,其實是茅場 晶彥的一小部分的編碼。你知道茅場 晶彥是誰嗎?」
 
       「我記得他是SAO的開發者,但他不是已經死了嗎?」本宮感到奇怪。
 
       菊崗搖頭:「茅場在SAO事件後,將自己掃瞄到網絡上,所以正確來說,茅場並沒有完全死去,他只是以另一種形式,默默守護潛行世界,而The SEED,就是他的作品。因為有它,所以才有今天海量的潛行世界。」
 
       「原來如此。」
 
       「要猜測的話,大概就是茅場在RECT Progress事件後,將一部分的自己複製到研究資料中,防止被利用。結果,藤田偷取資料,在創造Anubis時,不經意被茅場鑽到裡面,因而他才能拯救所有人。他公開藤田的伺服器通訊,更改戰甲模式的權限,恐怕已經是他的極限。隨著那一部分複製意志到達極限操作,這份意志都被Anubis消滅。」
 
       本宮靜下來,沒有回應。
 
       「……還有問題嗎?」菊崗問。
 
       對方沉默幾秒,才能開口:
 
       「菊崗先生,你覺得茅場是好人嗎?」
 
       菊崗聽到問題後,依靠椅背,抬頭瞪著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
 
       「不知道,而沒有人知道這位天才到底在想什麼。」
 
       「說的也是,正如我也想不到你們會找到昏迷的我,更委託我幫你們調查一樣,」本宮說:「說起來,你是如何找到我?」
 
       「哈哈,我是靠關係找到你的。Medicuboid的開發者,是神代 凜子,但其實我認識她。」
 
       「然後你問她?」
 
       「技術上不算是問,只是偶然知道,」菊崗回應:「我原本不是負責處理『死神車手』的問題,而是我的同僚,只不過他的調查陷入膠著狀態,無法打破Mega的鐵壁防禦,才來問我意見。我原本想拜託桐人調查,但後來和凜子的一次交談中,發現Medicuboid試作機其實有第二位使用者,但因為有保密協議而未能公開身分和所住醫院。」
 
       「之後你順藤摸瓜,找到我了。」
 
       「沒錯。我發現你宣布重傷昏迷,與RTO Alpha測試和試作機測試的時間太接近。我抱著懷疑的情況下調查,結果發現你就是那位未被公開的試作機使用者。於是我偷進你的病房,拜託你幫忙。」
 
       「最後還是決定由我介入,而不是桐人。」本宮說。
 
       「我考慮過你們二人的能力。調查平台是賽車遊戲,身為職業賽車手的你,能力上已比桐人更有優勢,加上你和Mega高層有多次接觸,因此你能查出成果的機會會比桐人高,所以決定將委託交給你。雖然,我知道桐人插手只是早晚的問題。」
 
       「謝謝你相信我的能力。」本宮微笑。
 
       「『死神車手』的事,大概要說的都說完了。本宮先生,我記得你說你的車隊對潛行世界的使用有提案?」
 
       本宮點頭。
 
       「對。我們車隊的提案,可能RATH都會有興趣,甚至可以幫助它脫離當前困局。我們雖然已向RATH提出,但我相信你也有興趣想知道。」
 
       「啊?說來聽聽。」菊崗感到好奇。
 
       「經過今年Galaxy Cup後,賽車界發現潛行世界中,原來存在不少有潛質可以當賽車手的人。據我所知,已經有車隊聯絡資深賽車遊戲玩家,試圖邀請他們參加培訓,讓他們在現實成為真正的賽車手。我們車隊公司的想法,其實和其他車隊一樣,但我們會比他們更進取。我們想利用The SEED系統,配台RATH的技術,展開潛行賽車培訓計劃。」
 
       「唔……」
 
       「計劃的目的,就是使用潛行空間,打造模擬現實賽車的環境,創造最低成本的培訓。培訓生可以在潛行空間內,體驗所有地形、嘗試各種賽車技巧。我們希望透過這個計劃,可以更進一步地創作競速專用的AI,將它帶進賽車界,從而推進潛行世界內的一切競速活動。而我相信,愛麗絲來自的裡世界,也會有人對競速有興趣。」
 
       「聽你說完,但內容還是有點空泛。」菊崗皺眉。
 
       「這點我不能否認,因為車隊仍在草擬計劃當中。不過,如果計劃能真正實行,我已有目標學生。其中一位,是我的忠實粉絲光光。」
 
       「光光?」
 
       「艾倫的弟弟,八神 光,」本宮繼續說:「昨天,他拉著我,說要加入我的車隊。我回答他:待他長大後完成學業,練好體能,再來找我。他的賽車能力雖然很一般,但若果能在未來實行我剛才說的培訓計劃,我會預留位置給他。」
 
       「你很在意他呢。」菊崗評論。
 
       「嗯,他是名副其實的死忠。我不想令他失望。」本宮微笑。
 
       菊崗思量一下。
 
       「你們車隊的想法其實不壞,但我現在是死人,所以我不能協助你們。RATH方面,我相信內部仍需要整頓,加上現在裡世界的情況仍然不穩定,所以凜子未必會馬上答應你們。我和她現正主力讓世人接納裡世界的生命體,待裡世界問題得到解決後,我相信凜子會給你正式答覆。現在討論實在太早了,再過一段時間後問我和凜子吧。到時候,我會盡力說服總務省。」
 
       本宮張開口後,呆了幾秒,之後換上感激的表情。
 
       「好。待一切安定後,再找你們。我會向車隊交代你的回覆。」
 
       本宮站起來,向菊崗九十度鞠躬。
 
       「再次感謝你。」
 
       「不用。我不阻你時間了,你應該還要準備飛到意大利。」
 
       「對。我的時間差不多了。」
 
       本宮走向菊崗。菊崗起來與他握手。
 
       「保重了,菊崗先生。」
 
       「你也是,本宮先生。」
 
       本宮重新戴上黑眼鏡,步向房門。
 
       「……啊,菊崗先生。」
 
       「唔?」菊崗凝視他的背影。
 
       「雖然很高興能回到現實,但我希望日後能積極推動潛行世界內的競速活動,能在裡面遇上隱世高手。」
 
       「……你一定會遇到。」
 
       本宮微微點頭後,離開餐廳。
 
       菊崗再次坐下,凝視眼前的菜單。
 
       「既然這次會面的伙食費由總務省支付,那我叫貴一點的食物也不過分吧?」
 
       菊崗點點眼鏡,陰險地笑一笑後,打開菜單,看看有什麼美食供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