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04

阿曦 | 2021-09-12 14:21:53 | 巴幣 0 | 人氣 22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61年2月20日,中午十二點,教育中心C區


教育中心C區位於北歐,為世界各大知名學校的集中地,居住於此的不外乎學生與老師,而愛書成痴的尼可拉斯爸爸──凱薩.克里斯托多羅普洛斯,第一代水果塔「書蟲」──目前正隱居於此,一個人過著與書為伴的生活。

老婆葛蕾絲、兒子尼可拉斯,外加媳婦(?)派翠克全是神與畜,大家都住在遙遠的B區,凱薩倒也不覺得寂寞,但一個男人活到他這種歲數,生活已經不能用愜意形容,而是邋遢了。

「啊──」

打了長長的哈欠。儘管中午才從床上起來,凱薩還是覺得很睏。要不是被肚子餓醒,他應該能睡到下午三點,甚至更晚。

紫色的長髮隨便紮在後方,瀏海用黑色髮箍固定,臉上戴著金屬框眼鏡,忘記刮的鬍渣長在下巴。凱薩穿著舒服的透氣T恤和短褲,將煮開的熱水倒入泡麵碗中──沒錯,這是他的早餐兼午餐。明明是希波克拉底的創辦人,卻過著超級不健康的生活。凱薩根本不在意。

身為第一代水果塔,經歷過弟弟的死亡、夏悠的瘋狂、被高宇維暫停時間、水果塔能力又送給老婆……凱薩覺得這世界已經和他無關,反正老婆和兒子在另一個地方活得很好,他也不求多,只求自己每天有看不完的書。書海讓他平靜,他甘願餘生都淹死在裡面。


「凱凱,怎麼又吃泡麵啊?」


──但這世界就是不肯放過他,明明想淹死在書海,總有人會把他撈出來、扔到海灘上曬乾,比如飄在他旁邊的這個女人。凱薩的額頭爆出青筋。

「白絃!說過多少次,不要一聲不響就出現在我家!」

說完,凱薩扔了把菜刀,被白絃輕鬆閃開。

「這是看到老朋友的態度嗎?凱凱,你真是糟糕的男人。」白絃飄在空中,鼓嘴抱怨。

「閉嘴,非法入侵民宅的傢伙沒資格說話!還有,不要裝可愛,很噁心!」

凱薩將煮好的泡麵端到……不太能稱為餐桌的地方。小小的木桌堆滿書,凱薩騰出一個角落放他的碗,大口大口地吃起麵來。反正趕也趕不走,凱薩不理白絃,任她在自己家裡飄來飄去。

「你家怎麼這麼髒啊?」

白絃看著積滿灰塵的書,嫌棄地說:「要是尤里里看到,一定會用火車撞你。」

「吵死了。」

仔細想,今天是凱薩這個月第一次跟外送員以外的人說話。他不討厭白絃,應該說,他們第一代水果塔都不討厭她。她的存在太特殊,無法用愛或恨去形容,凱薩只能嫌她麻煩──白絃來找他,絕對沒好事。

「艾莉絲現在在做什麼?」白絃突然問他。

「誰知道。」凱薩說:「在哪裡旅行吧。」

「她為什麼這麼喜歡亂跑?乖乖待在家不好嗎?」

「誰知道。」凱薩重複一樣的句型:「在哪裡找妳吧。」

「……。」

白絃沒有回話,凱薩也懶得說話。他是白絃和夏悠的見證者,他知道「系兒」和「小悠」曾經多麼親密,也知道她們最後如何結束,過程悲傷到凱薩不願回想,反正不關自己的事。

「聽說妳被里奧揍得很慘。」

凱薩突然說。白絃有點不高興,「四年前的事了,提這幹嘛?」

「這不值得提嗎?」凱薩看著粉紅色的她,「連閻王都打不過,妳到底衰弱到什麼程度?」

白絃大方承認:「打個比方,現在的我打不贏我弟弟。」

「真是災難。」凱薩挑眉,「要是李仲翔回來,妳要怎麼辦?」

「放心,他不會回來,至少這幾年不會。」白絃非常肯定。

「何以見得?」

「他可愛的孫子並不簡單。」白絃微笑,「仲翔現在應該很苦惱,呵呵。」

凱薩不知道白絃在笑什麼,但她都這麼說,李仲翔的事就不用擔心。這女人雖然奇怪,卻很謹慎,不會亂說話。

「嗯?這是什麼?」

白絃發現一個漂亮的黑色盒子,在亂亂的房子裡非常突兀。她把盒子拿起來,凱薩立刻跳腳:「喂!不要亂碰!」

白絃不理他。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條非常漂亮的項鍊,藍色的寶石點綴著白色水晶。凱薩怒吼:「妳給我放下,那是我要送葛蕾絲的!」

「……。」

盯著項鍊,白絃不知為何陷入沉思,凱薩講什麼都沒聽見。

「喂!聽不懂人話嗎?我叫妳放下!」

凱薩提高音量,白絃才恢復那張頑皮的笑臉,竟然問凱薩:「這條項鍊能不能借我?」

「啥!!?」火山爆發,「當然不准!那是我花好多錢買的!!」

「只是錢的問題嗎?太好了!」

說完,一大疊鈔票從空中掉下來,落在凱薩面前。

「這疊應該夠你買十條了。」白絃嘿嘿笑,把項鍊收起來。

「妳哪來這麼多錢?」凱薩困惑,明明白絃也是個無業遊民。

「我兒子好歹是Platinum的領導人。」白絃說:「他們很孝順,每個月會給我孝養金。」

「妳是在挖苦我親子關係惡劣嗎?」

「嘿,至少你還有葛蕾絲,這比什麼都重要。」

凱薩見過白絃的丈夫──金允燦。他活這麼久,金允燦是凱薩唯一承認的好人。他知道金允燦對白絃有多重要,也知道他離開時、白絃有多麼傷心。凱薩什麼都知道,但他真的不想多講。

「……。」

這世上除了凱薩,已經沒有人知道白絃、認識白絃,從頭到尾見證她一百年來戲劇般的人生。跟其他第一代水果塔不一樣,凱薩、白絃、夏悠、李仲翔,他們四人有好長一段時間,都跟在阿道夫.懷特身邊學習,如今只剩下他──他是白絃名符其實的老朋友,只剩凱薩能給她一百年前的熟悉感、歸屬感,所以她常闖入這間亂七八糟的房子。仔細想,真是件悲傷的事。

「唉。」

凱薩忍不住嘆氣。弟弟死了,家人都在高宇維底下做事,自己或多或少,也在懷念這份熟悉感和歸屬感吧?否則罵歸罵,怎麼從不趕人、任白絃在家裡飄來飄去?


「妳聽說了嗎?里奧把她女兒送進賴家。」


凱薩隨便開了話題。白絃竟然不知道,回頭問:「什麼?」

「葛蕾絲前兩天告訴我的,為了交換小約翰的繼承者。」凱薩很訝異,「妳不知道?」

「我所有情報都來自我兒子,他們這方面很厲害。」白絃在空中盤腿,「但我最近沒回Platinum,沒更新到這個消息。」

「總之,里奧她女兒正在賴家。」凱薩嘖一聲,「事情沒這麼簡單,除了小約翰的繼承人,瘋帽一定還想幹什麼。」

「小約翰的繼承人……」

白絃沉思。不難猜,這四年的高宇維一定很困擾,他找不到李仲翔無法吞噬李晴煬的原因,所以想透過紅心傑克與睡鼠的共鳴,測試李晴煬的現況,看能不能找到一點線索。

白絃不擔心李晴煬,因為她知道──想吞噬一個人的意志並不容易。李仲翔無法主動殺死李晴煬,所以問題不在李仲翔有多強,而是李晴煬願不願意給他吞噬。


「另外,葛蕾絲問了關於妳的問題。」


也許是默契,凱薩竟然延續白絃的思緒,跟她說:「高宇維他們不明白,妳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李晴煬?」

白絃瞇起眼睛,歪頭,「我為什麼要殺他?」

「這是阻止李仲翔最快的方式。」凱薩說:「確實,這符合妳以往的風格,很像妳會做的事。」

「是喔──」

白絃轉了轉紫色的眼珠,「你怎麼回答她呀?」

「我說,妳一定掌握了什麼關鍵,篤定李仲翔沒辦法立刻吞噬李晴煬。」凱薩聳肩,「但妳也好奇李晴煬會變成什麼樣,所以乾脆先放著。」

「好奇?」白絃故意又問:「我為什麼要好奇?」

「『觀察彼此衝突的東西會變成什麼樣』。」凱薩回答:「這是阿道夫老師以前教我們的。坦白說,我也很好奇。」

一百年前,在五坪大的研究室,夏悠窩在沙發看書,凱薩在列購書清單,李仲翔按照字母順序整理書櫃,白絃在跟阿道夫老師吵架……他們四人個性不同,但師出同門、同樣接受阿道夫老師的教育,常常針對書上的議題討論、辯論,有時針鋒相對,這讓他們瞭解了彼此,也影響了彼此。

他們四人和阿道夫老師一起,經歷過一段平靜且快樂的時光,直到其他水果塔──瘋帽、笑臉、貓、假海龜、睡鼠、公爵夫人,及他的弟弟三月兔出現,他們才開始忙碌,著手建立艾莉絲體系。要不是最後夏悠和李仲翔鬧了那一齣,他們可以一直……

罷了。凱薩搖搖頭。後悔是最多餘的情緒,多說無益。

「真不愧是凱凱!」

白絃拍拍手,被猜中心思的感覺很好。

「不太成熟、人生閱歷不豐富、意志比誰都強。一旦決定待在某人身邊,就想保護對方,粉身碎骨也無所謂」──這是白絃對李晴煬的評價,也是她相信這名少年能和李仲翔對抗的原因。她在李晴煬身上看見自己,但跟一百年前的白絃相比,李晴煬更黑暗、更恐怖、更邪惡……在紅心傑克的催化下,由紅白玫瑰構成的少年會變成什麼樣?她實在太好奇了。

這些水果塔後代,派翠克、尼可拉斯、MIO、李博洋,甚至里奧,每一個都和體內的水果塔碰撞,結果都不讓她失望,白絃這些年觀察到很多東西,這比十大家族的廢物優秀太多。艾莉絲體系的宗旨是水果塔傳承,目前看來,這名為「傳承」的實驗結果太好了,她等不及寫實驗報告書了。

「所以,為了觀察李晴煬,妳現在的重心是拖延時間。」

就算沒參與,憑一點線索和對白絃的了解,凱薩就能推測:「妳和紅鶴合作了,是嗎?」

「我是千百個不願意喔。」白絃攤手,「局勢所逼,沒辦法。」

「你們的計畫順利嗎?」

白絃點頭。

「看來,瘋帽這幾年有得忙了。」

凱薩覺得煩躁,這意味他又要一段時間見不到葛蕾絲了。

「我最近也會蠻忙的。」

白絃瞥了一眼借來的項鍊,「我想去調查一些事,如果發現好玩的東西再來找你。」

「拜託,沒事別再來我家,算我求妳了。」

說完,凱薩將吃完的泡麵碗一丟、扔進垃圾桶,再從冰箱拿出一桶巧克力冰淇淋。


「話說,如果變成最壞的情況,妳要怎麼辦?」


凱薩拿了根鐵湯匙,問準備離開的白絃:「妳這樣放著李晴煬不管,萬一他真的被李仲翔吞噬,妳要怎麼解決?現在的妳連紅鶴都打不贏啊。」

白絃沒有夏悠的果斷,沒有李仲翔的細膩,沒有凱薩的聰明,她唯一的優點是謹慎,凱薩不認為白絃沒想到最壞的那一步,她一定有解決方法。

「果然是兄弟,尤里里也問過一樣的問題。」

白絃笑了笑,但她不會用回答尤里烏斯的方式回答凱薩,畢竟他是老朋友,呼攏不了。

「凱凱,這你不用擔心喔。」

白絃朝他眨一隻眼睛,「我對自己的狀況再清楚不過──我知道自己衰弱的原因,同理,我也知道怎麼讓自己恢復,只是現在不想那麼做。」

「所以,」凱薩問:「主導權還在妳手上?」

「凱凱,你忘記我真正的身分了嗎?」

白絃開朗一笑。


「艾莉絲體系的主導權,永遠永遠,都是我的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