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術師聯盟》〈第三章〉所謂九死一生的助手工作

鎗琅 | 2021-09-12 11:15:02 | 巴幣 100 | 人氣 34

《術師聯盟》〈第三章〉所謂九死一生的助手工作
 
1
 
        「所以說,小卡,你打算什麼時候將公主助手的真實情況告訴學弟呢?」在把新人們都送到自己的崗位後的回程路上,霍林一邊用雙手背在後腦勺一邊用閒聊的語氣對走在前方的卡烈德問道。從語氣上來看,好奇的部分似乎遠遠大於責備的意味,彷彿是默許又或是贊同卡烈德的作法。
 
        「真實情況嗎……?我想還是覺得他從公主殿下口中得知比較好。畢竟,總不能在上班的第一天就把他給嚇壞了吧!」想到這裡,卡烈德不禁嘆了口氣。比起真相,或許把學弟丟在謊言之中還比較有可能讓他有驚無險地完成實習,又或是早早被公主開除逃過一劫。
 
        所謂兩人都不想讓寧倥了解的真相,便是公主不停更換助手的原因。自從公主接下魔王工作後的三年來共換了近二十位術師助手,然而在任務中意外身亡的就高達七名,剩下的助手還有一半是因負傷調職又或是受到極大的心理壓力而離開。再扣除掉那些知道實情後便馬上辭職的人,真正因為和公主不合而被開除的助手可為少之又少。
 
        是的,公主接下了魔王的工作。自從三年前魔王因某些原因而無法在工作後,黑隸塔最高領導者的工作便交由身為魔王搭擋的主教阿貝托以及身為魔王直系血親的長女——夏爾公主來暫時接任。
 
雖然當時距離魔王下一次的選舉不過才短短八年,黑隸塔決定拖到選舉後再選出新魔王。然而現在主教依然需要另外三位術師幫忙(其實人手還是不夠,還有一個名額是給實習術師的)才能處理完魔王之前的文書工作,更不用提不停在出外勤時折損人員的夏爾了。兩人基本上都為了補上魔王的工作而忙得焦頭爛額了。
 
        「不過我倒是對這位實習術師充滿信心的,畢竟,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暗影魔族的人願意屈膝在術師底下工作。」
 
        「你知道寧倥的魔族身分了?」聽到霍林的話後,卡烈德不禁大感意外。原因是術師學院一直以來都對寧倥暗影魔族的身分保密到家,黑隸塔的成員應該都不知道才對。
 
        暗影魔族,相傳是上古時期與黑夜之神鬥爭夜晚失敗的暗影墮神的後代。所為「勝者為神,敗者為魔」,其中暗影墮神卻是在這些失敗者『墮魔』之中唯一仍被四大神稱為神明的存在。而身為後代的暗影魔族自然極度反對現今管理夜,身為人類守護神的黑夜之神。對於希望達成人類與魔族和平相處的白靈城而言,暗影魔族一直以來就是在這和平之下的一顆未爆彈。
 
        然而值得慶幸的是,暗影魔族一直以來都遵從著魔王,由全體魔族共同推出的領導人,以及黑隸塔的指示。並在近年來與術師們達成了某種「我不犯你,你不犯我」的共識。
 
        「雖然說不是很明顯,但對於一般的魔族而言,那位叫徐寧倥的影子太過暗沉了。」或許大部分的魔族都會注意到寧倥特殊的外表而忽略了他的影子。在光照下仍過於陰暗的影子便是攜帶了魔力而不受到光照的影響,而這點便被身為劫的霍林發現了。
 
        看著因寧倥身分被拆穿而面有難色的卡烈德,霍林瞇起了雙眼。一直以來魔族與術師助手的關係都很微妙,比起單純的幫手,術師助手更像是白靈城安排在魔族旁的眼線。雖然不知為何,但霍林直覺地覺得在公主新任助手的半魔術師身上,白靈城那邊似乎還對他們隱瞞了什麼。
 
2
 
        「並不用那麼擔心,公主殿下對待屬下其實不會太苛刻。你學長說得事情並不完全正確,其實是另有原因的。」跟寧倥對話的是一位要將文件交給公主的魔族侍衛,由於順路的關係卡烈德便請他將寧倥帶到公主位於頂樓的辦公室。
 
        「另有原因?」寧倥問話的同時,魔族侍衛拉開了電梯那如鐵柵欄一般的鐵門。據說這部外觀有如鳥籠一般的電梯早在上世紀便已建成,雖然年代久遠,但卻是黑隸塔中少有的機械工具。透過左眼上配戴的單邊眼鏡,寧倥看到了電梯的上佈滿了五顏六色的符紋,似乎能讓電梯有著防爆及紀錄身分的能力。
 
        「怎麼說呢……大概就是她還無法勝任魔王的工作吧。自從魔王大人不再管事之後,黑隸塔現在可以說是亂到不能再亂了……」說道這裡,魔族侍衛不禁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大概是對於無力改變現狀而感到無奈吧。而正當寧倥打算繼續問下去時,電梯卻「叮」的一聲來到了指定樓層。
 
        「好啦,這疊文件請公主幫忙過目一下,還有主教給她的工作和之前她要的資料我都幫她傳到她的平板裡了。要交代事情大概就這樣了,加油吧,菜鳥。」魔族侍衛一掃剛才的陰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文件塞到寧倥手中,反手把他推出電梯,緊接著『刷』的一聲拉上電梯的門,將寧倥關在外面。
        「啊?」看著離自己愈來愈遠的電梯,寧倥不禁覺得自己有如一隻被丟入牢籠的羔羊,即將成為某一隻野獸的晚餐。「或許真得沒什麼吧……」看著長廊盡頭的黑色大門,寧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並小心翼翼的打開了公主辦公室的大門。
 
3
 
        比起以暗紫色系且幽暗的城堡大廳,又或是以紅黃色等暖色系為背景的主教辦公室,公主所在的辦公場所可以說是比上述兩者更加得特別且獵奇。亮白色的天花板上垂掛著黑色的吊燈,銀白色的窗框配上墨黑色的厚重窗簾,暗黑色的檀木地板外加大多為灰白色系的家具。房間裡的裝飾和擺設大多也都以黑色系及白色系為主,反而普通顏色的東西在這裡便顯得相當突兀。
 
        雖然白色和黑色看似全然的對比,然而卻也達成視覺上某個程度的平衡。猶如白晝之於黑夜,出生之於死亡,太極的陰與陽一般。相互對立卻又可同時存在,意外地達成某種衝突的美。
 
        「還真是特別的設計……」雖然僅僅使用黑白兩種色系,卻不難看出佈置者的巧思。莫約一、兩間教室大小的辦公室內除了辦公桌和占了一整面牆的巨大書櫃外,還有能做簡單料理的小型廚房、沙發及飯桌。心型的白色地毯及掛在白牆上的黑色時鐘,辦公室中還有許多公主個人的收藏物和生活用品,顯現出公主也有像常人一樣收集物品的喜好。
 
        而在黑褐色的辦公桌上趴著一位有著亮白色短髮的少女,大概就是這間辦公室的主人,當今十二劫中的時劫,魔王的直系血親,夏爾公主了。似乎是工作到一半時不小心睡著,公主穿著相當正式的白色上衣及黑色短裙,頭髮上還夾著黑色花朵的髮夾。手上的黑色手套似乎是要做造型一般剪去兩隻手指的布料,露出了食指及小指上還擦了黑色的指甲油,顯得格外搶眼。
 
        「公主殿下?」寧倥在放下手中的文件後猶豫著是否要將公主搖醒,卻意外地用單邊眼鏡看到公主身上似乎散佈著某種在術師學院從未學過的符紋,出於好奇便將手伸了過去。然而在手碰到符紋的那一刻,寧倥的身體便有如電腦強制關機一般,靠著辦公桌沉沉睡去,卻不知自己的意識便這麼進入公主的夢裡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