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五九

黑霧 | 2021-09-12 08:28:24 | 巴幣 14 | 人氣 31


  同一時間,美妮已經移動到下一個地點,透過耳機的通訊她也知道了後方發生了狀況,但她還是先得把面前的敵人無力化後才有時間確認,因此當她有餘裕回首確認時,在天台上已經看不到蝕蜂的身影,不過仍能夠勉強看到後續正在墜落的敵人。

  「走在最後的幻焰被攔截了?所以蝕蜂冒險去救援……很果敢的判斷。」美妮立即理解狀況,「好了,我應該回去救援嗎?指揮中心那邊沒指示,應該不是沒反應過來才對。」

  美妮知道每耗費一秒時間都很可能置同伴於危險之中,但若果她得回去支援的話變相是浪費了推進時間,也是給敵人進化的空間,要是再出現什麼變數就難保她們能順利脫離「第一城」了。

  「總之先跟指揮中心確認吧……」美妮決定不急著行動,既不前進,也不後退,選擇了折衷的方案。







  蝕蜂為了出其不意,或者該說本來就是為了利用速度迷惑敵人,她從天台邊緣朝向地面的衝鋒,從一開始就只思考了要把幻焰從死亡墜落的軌跡中救出,至於後續的部份則是沒有多想。

  雖然說是沒有多想,但蝕蜂還是做了最低限度的思考,她抱著幻焰著地後滑行了好一段距離,那裡因為剛好貼近街道邊緣所以勉強能說是沒有敵人在附近,讓她們有少許時間重整態勢。

  「蝕蜂妳……真是胡來。」幻焰禁不住輕語,她雖然還沒從死亡的餘悸中重新振作,但是身邊有一名同伴站著這個事實,叫害怕的她還是得到了些許的勇氣,能夠面對這個現實。

  「哈哈,畢竟說好了要全員一起回去嘛。」蝕蜂爽朗地應了一句,她張望四周已經形成的包圍網,肯定唯一的出路就只有背面的建築,問題是天台肯定有一隻敵人等待著。

  「上面的敵人是『粉碎者』,若然會像之前那樣預判的話,大概在我們從外牆邊冒頭的時候就會撞過來了。」幻焰想當然也看出了那條唯一的逃生路線。

  「幻焰前輩真厲害,在那樣墜落的時候還能夠確認方位,知道上方的敵人是什麼種類嗎?」

  「即使是這狀況下還能一派輕鬆地這樣說的妳才厲害吧?」幻焰輕吁了一口氣,「不過很遺憾不是那樣的,妳忘了我因為武裝的關係特別擅長掌握空間感?」

  「對喔,把那個……焰氣嗎?佈置在上面的話就能大概知道外形進而推斷種類了吧。」蝕蜂是真的沒想到那麼多,畢竟光是現在該怎樣脫離就已經近乎佔據了她整個腦袋了,也可以說是她當初救援時也沒想清楚後續的結果。

  「閒聊先到此為止,既然妳沒有行動也沒提出什麼想法要我配合,也就是說對目前這狀況沒頭緒吧?」幻焰決定趕緊拉回正題,自然是因為地面的敵人已經迫近。

  「前輩會這樣問也是沒想法吧……」就連蝕蜂在這個時候也笑不出來了,「總之我先拖延一下時間,看看指揮中心……」

  蝕蜂的話還未說完,突然一道悄沒聲的黑影掠過二人的頭頂,直至擊中建築的外牆及穿刺進去才發出聲響,那是一枝漆黑的利箭,此時另一道似乎有點生氣的人聲加入了二人的對話:「蝕蜂,妳要重現黑刀的技巧。」

  「誒?不可能啦!」蝕蜂當然知道蒼彈所指的並非那種能夠令武器瞬間變形的技巧,而是之前美妮在千鈞一髮間躲過「粉碎者」全力衝刺的做法,即是說要她當誘餌往上跳令天台的「粉碎者」使出全力衝刺之後,利用箭矢作迴避。

  「這裡就妳最敏捷,妳做得到的,而且也不是真的直接射妳,箭矢會命中靠近天台的外牆邊緣,就像妳們頭頂那樣,妳打算跳到天台上這個舉動應該就會觸發敵人的預判,當妳身體冒出天台之前先抓住箭矢止住升勢即可,不會那麼驚險的。」閃光趕緊補充說明希望能說服蝕蜂。

  「就……就沒有其他辦法嗎?」蝕蜂的聲音有些顫抖與沙啞,不過比起真的被迫哭,更像是一種自然反應。

  熟知蝕蜂個性的千橘不在現場,就算同為「甲冑少女」也很難察覺得出這種細節,在一旁的幻焰實在有點看不下去,「那我只能跟妳說聲抱歉,為了救我而不得不在這裡等死了。」

  到底幻焰是想用激將法還是真的絕望實在不得而知,但就結果來說應該是往好的方向發展,蝕蜂二話不說握起了拳頭鼓起勇氣,「那我出發了!也……也請蒼彈前輩支援!」







  正當後方發生著似乎欠缺緊張感的救援行動時,美妮因為從指揮中心處得悉同伴會自行解決之後,便待在原地稍作休息,同時不忘透過觀察戰場看看有沒有什麼變化的前兆,她可不想重蹈覆轍。

  只是美妮萬萬沒想到,在環望四周的過程中,在某座遙遠的建築物上,看到了類似人影的存在。

  沒錯,是人影。

  只在眾人記憶中出現過一次的敵人,亦是在已知情報下最為警戒的存在,不得不說美妮一直在心裡奇怪「擬態者」為何至今未有出現,如今似乎終於現身,大概是準備在最後進行收割,畢竟那麼細小的體型除了是「擬態者」外實在想不到會是什麼。

  「可是……牠沒有行動的跡象,不然早就可以出手了吧?是在觀察或者等待什麼嗎?」美妮心裡想著的同時立即透過通訊報告所見:「指揮中心,四點鐘方向,距離三五零到四零零,有捕捉到是什麼反應嗎?」她還不至於練就出目測就能準確得出距離的能力,自然是以街道與相隔的建築物數量來估算。

  「正在確認……」支援人員先是應了一聲,然後有點疑惑地回應:「有捕捉到『織網者』六隻,『屠宰者』三隻……」

  「不,抱歉我提供的條件不足,請鎖定在天台上的敵人。」

  「那就『屠宰者』和『粉碎者』各一隻……黑刀妳在現場看到什麼特別的嗎?」支援人員把需要確認的疑惑直接提了出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