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3-04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1-09-11 22:58:07 | 巴幣 100 | 人氣 53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白髮少年轉過頭來──依舊是瞇著眼睛的輕浮臉──苦笑著點了點頭。
「你醒了啊,早安。」
──完全看不出一絲歉意。
 
「至少也給我道個歉吧!」
「──不,我可是你的主人啊,哪有主人再跟奴隸賠罪的。」
少年笑了笑,將座位旁的報紙扔給芙蕊。
 
報紙的封面清楚的寫上了『千金身亡!斐迪勒宣布暫停一切對外活動!』的幾個大字。
「這是甚麼意思……」
芙蕊愣愣的撿起報紙。
文中內容大意是,昨晚執行任務的時候,任務地點發生了意外爆炸導致芙蕊不幸身亡。
而斐迪勒現任當家──也就是芙蕊的父親──在媒體面前,堅定地對著遺體誓言要找出引發爆炸的真兇,並暫停一切對外活動。
 
對著遺體誓言要找出爆炸的原因?
芙蕊立刻敏銳的察覺到了文中的不合理之處。
她明明還活得好好的,為甚麼父親會認定她已經死亡了?
現場肯定有一個和她相近的屍體──煉屍者。
 
她狠狠的瞪向眼前瞇著眼睛的白髮少年。
「你煉成了一個和我很相近的屍人,然後透過爆炸毀壞它的面容,讓我的家人以為我死了。」
「唉呀,不用我解釋真是省了不少力氣呢。」
白髮少年的笑容在芙蕊眼裡更加深不見底了。
 
「……你的目的是甚麼?」
儘管認為少年不會說出真心話,但芙蕊還是狀著膽子想要問出答案。
 
「──你覺得我的目的是甚麼?」
「……人口販賣?」
芙蕊異常冷靜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畢竟能夠搞到囚奴之證,你肯定跟人口販賣有甚麼關聯。」
 
「不錯的判斷。是因為投入的資源夠多,還是智商有著血統上的優勢嗎?」
白髮少年笑著表示讚賞。
「請容我因為駕車而不行禮──奴隸商人斯芬克,你可以叫我芬克就好。」
 
「……昨晚的行動明顯是誘導我到那棟房子──有人委託你綁架我嗎?」
「沒錯,我從來沒看過這麼高的價位,所以忍不住答應了。」
 
確定目的是價錢以後,芙蕊鬆了一口氣,大聲的說道。
「──兩倍,放我走,我們家族絕對可以給你兩倍以上的報酬。」
 
斯芬克愣了一下,哈哈笑了起來。
「你難道沒看到報紙嗎?你爸可是發誓要找兇手報復呢。」
「只要說我已經把你給電死了,你就完全不會有事。」
「雖然我很欣賞你的思考能力,但是……用錢是無法買通我的。」
 
是因為犯案者的自尊嗎?還是基於對她的不信任?
芙蕊內心起了點浮動,但她知道甚麼都不清楚得現在,她必須要老老實實的提問。
「我實在不明白,為甚麼會是綁架我。」
「要說是為甚麼的話……因為你很可愛?」
白髮少年一臉認真的調侃著,就像是覺得芙蕊真的會相信一樣。
 
芙蕊將一隻手放上斯芬克的肩膀。
「雖然我被囚奴之證束縛,性命看起來在你手上……但你應該知道,斐迪勒的御雷速度有多快吧?」
「唉呀,居然想威脅我,真是可愛的小貓。」
斯芬克不為所動,微笑著將手覆蓋上了芙蕊的纖纖玉手,溫柔的親了一吻。
 
「咦……呃呀呀呀!」
芙蕊一瞬間無法反應,憤怒、驚恐與反感的情緒一股腦地從尖叫中釋放,她一臉生氣的想把那噁心的感覺給抹在自己衣服上。
「怎麼這麼噁心!居然隨便親別人!變態,噁心,不要臉!」
 
有這麼誇張嗎?
斯芬克苦笑了一下。
「抱歉,忘記貴族出身的女孩性情比較剛烈。為了對方才的舉動表示歉意,我保證等你完成委託後,你會安然回到家裡的。」
「……甚麼委託?」
芙蕊聽到關鍵字,總算安靜了下來。
 
斯芬克回頭看向前方一望無際的草原。
「──聽過龍山嗎?」
「……你要把我帶去龍族的領地?」
芙蕊有些錯愕。
龍山可以說是人類無法到達的區域──不僅僅是因為在那裏的是幻想種族,龍族的棲居之所,更是因為傳說中龍山為魔力過度豐饒之地,如果是人類前往都會被魔力所影響,最嚴重甚至可能會變成非人的存在……
 
「──是的,這就是為甚麼我不能被你的錢給收買。因為委託我把你劫走不是為了錢這種小事情。」
「……意思就是說,實際上只是希望我去完成某個任務──但是這個任務很危險,於是乾脆用擄人的方式逼我不得不接下任務。」
「啊,對,我就是想表達這個意思,很不錯嘛芙蕊。」
斯芬克高興的連連點頭。
「綁架對象如果是個小大人,就能省去我不少力氣呢。」
 
「既然知道任務危險,我幹嘛要配合你們?」
芙蕊臭著臉坐下,擺出拒絕配合的架式。
 
從方才的對話也可以聽出,他們想要自己完成的任務,似乎只能夠由擅長御雷的術使來完成──那就代表他們除了自己以外,要找到下一個可以完成委託的人選是相當困難,自己還有斡旋的餘地才對。
 
「恩,不做也沒關係喔。」
誰知道斯芬克居然漠不關心的繼續駕車。
芙蕊反而不太能理解這個反應。
 
「你,你不是綁架我要去做甚麼事情嗎?」
「是沒錯,但我沒打算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白髮少年露出了深不可測的微笑,那是一種像是掌握了全局,游刃有餘的笑容。
這讓芙蕊更加搞不清楚狀況了。
 
為甚麼這個處心積慮謀劃綁架自己的犯人,看起來完全不擔心自己不聽話?
 
「老實說,這次綁架純粹是受人所託,否則我根本沒興趣綁架一個千金大小姐。」
也許是看出芙蕊的疑惑,斯芬克又補上一句。
 
這樣的發言雖然不好理解,但連上昨晚與今日的談話內容,芙蕊卻反而覺得線索正在逐漸連上的感覺。
 
斯芬克說過不需要錢,也證明了不是為色(否則昨天自己受催情丹影響時就已經出事了),再加上是受人所託,還指定了身為斐迪勒家族的自己,並且方才還表示對自己沒興趣……。
 
「……你這傢伙,是被逼迫的嗎?」
「嗯?說逼迫也不太對……你可以把我想成是因為覺得有趣嗎?」
「你這樣對我說不會覺得良心不安嗎?!」
──這個欠打的笑容讓芙蕊好不容易快推理得出的結論再度崩毀。
 
 
 
隨後兩人乘車趕路了好幾個小時,沿途經過多個亞人聚落,人造橋、稻田與小池塘,當經過第四個獸族聚落時,太陽已經轉成金黃色,芙蕊終於聽到斯芬克說出要落腳歇息的指令。
 
疲憊的馬匹拖著木車緩緩靠近部落,芙蕊可以看到駐守門邊的是一名相貌兇惡的狼頭人。
胸前的纖毛濃密,突起的肌肉線條壯碩而充滿魁武的氣息,而由於芙蕊是第一次看見真實的獸人,那顆毛茸茸的頭顱誘使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而狼人當然老遠就看見二人,尤其是在見到斯芬克的時候似乎還露出了微笑。
難道這個亞人認識斯芬克?那估計也不是甚麼好東西……芙蕊在心裡胡思亂想並瞪了狼人一眼。
 
斯芬克在走近的時候客氣地招呼道。
「你好,我們是路過的旅人,想要在這邊借住一晚。」
「我記得你是上次那個好人類吧?請進。」
狼人還以豪邁笑容,但在芙蕊眼中實在是過於猙獰而無法跟著微笑。
 
準備跨過大門的同時,芙蕊刻意的撥開了雙馬尾。
 
頸上的紅色項圈有那麼一瞬間恰好落入了狼人的視線──
「請等一下。」
「嗯?」
斯芬克轉過頭來,芙蕊的手已經迅速地放下。
 
「這個小孩脖子上的是……?」
狼人果然注意到了囚奴之證。
 
儘管知道原因,但芙蕊還是故意裝作疑惑的看著少年,想看對方要怎麼喬好這件事情。
斯芬克笑容停滯許久,最後終於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是奴隸項圈。」
 
芙蕊內心暗暗叫好。
其實她是故意將項圈展示給亞人看的,因為她知道不論是奴隸專用魔具,或者是奴隸買賣行為,在亞人部落都是明訂全部禁止的事項,所以只要能讓亞人察覺自己的身分為「奴隸」,那就可以讓斯芬克受到亞人的不信任。
 
狼人聽到答案後沉下了臉,但當他憤怒地瞪向斯芬克時,目光突然又遲疑了起來。
「您……您是有甚麼苦衷嗎?」
 
咦?怎麼會是這個反應?
難道他們真的相信斯芬克是個好人嗎?
 
那種不願懷疑恩人的表情……芙蕊忍不住猜測,斯芬克以前應該幫過這個亞人,並且居功甚偉……否則在這種局面下,亞人肯定是二話不說直接逐客,哪還會想聽對方辯解?
 
「唉呀,這個原因說來話長……可以稍微通融一下讓我不回答嗎?」
「非常抱歉,如果沒有一個好的交代,我是不能放行的。」
狼人板著臉舉起長棍。
「亞人部落禁止任何與奴隸有關的人事物出現,先生請老實交代吧。」
 
「那……可否借一步說話?」
斯芬克沒有正面回答,帶著無害的笑容走近一步。
狼人皺起眉頭,但還是同意的把耳朵湊向斯芬克。
「芙蕊,你先後退十步。」
沒想到在兩人說悄悄話之前,斯芬克還特意轉過頭來對著芙蕊指示道。
 
「?」
雖然芙蕊也很好奇斯芬克想要做甚麼,但為了表現合作態度,她只能臭著臉往後退去。
接著就看到斯芬克神秘兮兮的摀著嘴對狼人說起悄悄話,狼人的臉則很快變得驚疑。
 
亞人驚訝的表情也太浮誇……芙蕊不禁有些想笑。
狼人看了芙蕊一眼,突然帶著懷疑的目光轉頭質問斯芬克,於是斯芬克又從懷裡拿出一個小東西──還故意藏著不讓芙蕊看到──不知道是看到了甚麼,狼人的表情再度變得驚訝。
 
不到幾分鐘,芙蕊看見斯芬克把那個神祕的小東西收回懷裡後,狼人清咳一聲點點頭,斯芬克則對著她微笑招手。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芙蕊遲疑著走向兩人,狼人用帶了點歉意的口吻開口。
「恩,雖然我了解了來龍去脈,但這件事情終究是不能張揚。還請這孩子安分點,不要讓別人輕易看見那東西……」
 
這傢伙居然接受了斯芬克的說詞?為甚麼?
自己都這麼清楚地被掛上項圈了,還有甚麼巧妙的說詞足以讓討厭奴隸制度的亞人信服,把他們低調帶進村落……。
 
──難道是賄賂?
芙蕊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方才不是在解釋,斯芬克給狼人看的東西也不是甚麼特別的東西,想必只是些值錢的珠寶吧。
 
猛然醒悟的芙蕊敢怒不敢言,但還是氣不打一處來的再度瞪了狼人一眼。
 
「好的,那我會請她遮好。另外,可以借用上次那個馬廄嗎?這樣就不用麻煩閣下幫我們安排住處了。」
「沒問題,那個馬廄還是空的,請隨意使用。」
狼人友善的點了點頭後繼續站崗。
 
走進部落,芙蕊腦海快速思考著對自己最佳的選項。
直接露出自己的項圈顯然已經失敗了,那如果是向其他亞人吐露斯芬克的惡行……雖然可以對斯芬克與狼人造成一定名譽上的傷害──但也僅限於名譽上的損害。
現階段的她也無法肯定斯芬克對自己的方針,要是判斷自己過於麻煩,決定直接野外放生,或者因此開始在路途中瘋狂欺負她,那這樣一時的報復就變得沒有甚麼價值。
 
退一步說,就算能造成名譽以外的損害,只要沒把囚奴之證給解下,那既使把斯芬克逼到死路,自己也肯定會因為囚奴之證的連帶效果而被抓去陪葬,那也肯定不是個好選擇……。
所以現階段最關鍵的不是揭發罪犯的惡行,而是要先想辦法解除項圈的連坐處罰。
 
依照斯芬克的記憶,兩人一馬走到了一處看起來已經廢棄的馬廄。
斯芬克熟門熟路地把馬牽進廄內,看到一處柔軟的草堆,指著草堆對芙蕊點頭示意。
 
「嘿,那是我上次鋪給自己的床呢,妳就睡那吧。」
「……」
才剛坐下,茅草堆的尖刺感就讓芙蕊想要彈起身。
稍微聞了聞自己的袖子,坐在馬車上一整天的怪味讓她生理上本能地噁心。
 
一顆枕頭突然扔到她臉上,雖然力道不大,但趁著她的失神,柔軟的枕頭還是把她推倒,她一頭躺了上去,背後被刺的尖癢,臉部卻是柔軟的觸感,感覺格外地矛盾。
 
「做甚麼啦!」
「這是對方才的報復。」
斯芬克撥開自己眼前的髮絲微笑說道。
「居然故意展示自己的頭髮,芙蕊也真是淘氣呢。」
「……」
「啊,請不用擔心,我沒有生氣,不如說,能夠看到你真實的樣貌讓我輕鬆不少……這趟旅行你還是當作出來玩會比較輕鬆喔。」
這個綁架犯到底是在說甚麼狗屁啊!
芙蕊在內心裡激動的大吼著,但表面還是裝的乖巧溫順。
 
「是說──明明是個千金大小姐,卻不打算洗澡就直接睡了嗎?」
「又沒有換洗衣物,是要洗甚麼啦!」
聽到這個問題芙蕊更來氣,終於忍不住吐槽了。
 
「唉呀,別生氣啦,往好處想,至少我們有地方睡了呢。」
「……你覺得這個馬廄很適合睡覺嗎?」
 
斯芬克苦笑一聲。
「可別忘記如果我今天沒有成功說服人家,我們可是得睡馬車上欸。」
「……哼!」
「不過,其實你的換洗衣物我明明有幫你準備啊,就在薇妮旁邊的掛袋裡。」
「甚麼?」
芙蕊一聽驚訝的跳起。
 
「薇妮?甚麼薇妮?」
「喔,那隻馬的名字啦。」
「──不要取這種讓人疑惑的名字好不好!」
「總之,這裡出去右手邊,有一隻鹿媽媽在女性浴池那邊看門,你可以去那裏洗,但要記得擋住項圈──我想你應該也不希望被趕出去吧?」
「知道啦!煩死了……」
「我先去辦點事,如果肚子餓了,營火旁會放一些烤物,芙蕊就去看看有沒有喜歡的食物來當晚餐吧。」
「煩死了,我自己會找啦!」
 
目送斯芬克離開馬廄後,芙蕊迫不及待的靠近馬兒。雖然她從來沒有跟這麼大型的動物相處所以有些害怕,但這隻馬只瞄了她一眼就繼續吃起乾草,壓根沒有理會的意思。
 
小心翼翼的將馬兒旁的拖袋打開──裏頭是一套平民在穿的普通洋裝。
 
雖然這洋裝款式樸素,但肯定比這身充滿土味的衣服好……芙蕊興高采烈地拿起,但隨即警界的轉頭四處張望,確認自己開心的樣子沒有被誰撞見。
 
走過茅草堆,芙蕊忍不住捏了捏草堆上的枕頭──觸感柔軟的過分,這讓她忍不住露出微笑。
 
明明沒必要準備這個的,居然還特地準備給她……。
 
──也許這個傢伙真的不是壞人?
一瞬間閃過的想法讓芙蕊本能地搖了搖頭。
這只是這個傢伙想要讓自己放鬆戒心的手段,千萬不能被騙了啊。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目前看到這裡覺得第三章還是有改變不少與新增內容呢><
尤其是斯芬克故意使壞捉弄芙蕊的橋段感覺更生動有趣了ww
2021-09-12 01:00:59
狼喃
欸?很高興元老級讀者有感XD整體方向其實都一樣所以超怕大大覺得無聊哈哈
2021-09-12 07:30:0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