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13)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9-11 22:26:45 | 巴幣 2 | 人氣 26


6-13:『祂』的目的



「噢,醒來了呀,貧血嗎?阿本先生。」

「……我睡了多久?」我揉揉眼睛,仔細確認了周遭,第一眼看到的是石砌成的天井,昏暗迴廊中包圍我的、是滿坑滿谷的書櫃,人工毛皮的地毯刺激每吋肌膚,看來是我熟悉的圖書館沒錯。

「噢不,你才剛剛倒下喔?」

──呦,嚇死我了,老闆就這樣一聲不吭的倒在地上。

──中風?

「喂,唯有這個不能開玩笑啊!祈菈。」

「阿本先生,為什麼要像小狗一樣弓著雙手?」

「啊!?習慣真可怕。」我趕緊站起身,扭動身體,試著找回身為人類的感覺。

「阿本先生,書掉了。」思梨修女撿起來的同時對我說著,不過並沒有遞給我,反而是興沖沖的開始翻閱。

「等等思梨修女!」想起了方才的遭遇,我飛快的搶過她手中的書。

「瞧你緊張的,難道說這本書是你的心結,或著黑歷史什麼的嗎?」

「不,那個……」一直想不到藉口,我只能將書冊藏在背後。

──放心……詛咒的氣息已經消失了。

「思梨修女,在這種昏暗的地方看書,對眼睛不好喔?」

「噢,沒想到會被理論教訓,那不然,就由阿本先生告訴我內容吧?」

「可以啊,這本書在說一個女孩,為了救小狗兒,學著推理的故事。」我翻開書本,蝴蝶頁的地方,血紅色的簽名哪也找不到了。

這樣就算是解開了第一道拘束器了吧。


…………
……


「咦~然後呢,老闆,變成小狗是怎樣的感覺啊?」

「嗯,被摸哪很舒服,還有就是很容易被抱在懷裡。」

「哎呀,這麼爽的嗎,不過這麼聽下來,把老闆抱在懷裡的應該是小妾小姐?對我來說,果然還是大胸的好啊~」托雷特完全不羨慕的搖搖頭苦笑。

「比方說哈麗絲那樣?」

「什麼啊,那隻豬是最低標準,可以的話當然是其他更漂亮,更健美的女人啊!」

「呵、呵、呵,托雷特小弟比處子更像個男人呢。」

「花心好色並不是男人的特色好嗎,稻草人。」我有些無奈的往天空上看。

自從有了竹絲的夢空間,一望無際的花布廣場,底下的稻草像是泡棉地墊似的蓬鬆柔軟、自由舒適,我和佩已經習慣在竹絲的大腿上滾來滾去。

今天正好托雷特和祈菈也在,可能是關心我為什麼會突然倒下吧,一群口嫌體正直的虛者。

「拘束器,解決一個?」祈菈非常舒服的側躺在稻草地上,滿臉睡意的問道。

「嗯,我想是吧,血色的簽名也消失了,書的最後也確實寫著『圓滿結束之後,被稱為公主的女孩帶著狗兒一起回家去,真是可喜可賀啊。』,雖然是爛俗的結尾,但應該算順利?」

我們都把目光拋向佩,但她只是望著地平線發楞。

「……」

「妳在鬧脾氣嗎~小聖女?大家都在等妳解惑喔~」

「竹絲!噓、噓!」佩大概是因為在我們面前出糗,心情不好來著,還是別太刺激她比較好。

「別把我講得像是番茄品種一樣,稻草,至於你剛才的問題,詛咒的氣息已經跟著簽名一起消失了,同時,我感應到了下一個詛咒浮現。」

「換句話說,要順利解決完一件,才會出現下一本書?」

「對,阿本之所以會昏倒,是因為意識被奪走的關係,你在經歷著狗兒生活的時候,這裡的你算是瞬間死去。」

「這樣啊,好厲害的詛咒。」我伸了一個懶腰邊說。

「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呢,阿本,你知道你差一點就死了嗎?如果沒有完成指定的條件,你可能就會像個睡在永凍艙的生命樣本,永遠沉眠喔。」

「沒問題吧,我在那裡待了整個下午,似乎在現實也只有一瞬,這就跟妳的能力很像。」

「引你進去的並不是惡魔的力量,而是詛咒喔,那只是基於畢格斯的『時間穿梭』,從不同時間帶抓出來的詛咒之一,換句話說就是暗精靈的技術,是我不知道的力量,誰也不敢保證會如何。」

「嗯……在那之前,畢格斯既然擁有『時間穿梭』,他怎麼會變成那半死不活的樣子?」

「真健忘啊,即使能穿越時間,也不代表能改變所發生的事,更何況是一個沒有實體的惡魔。」

「對了,他必需先找到宿主,照這個邏輯來看,小妾沒能幫上他的忙?不對,他說過『繼承者』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活下來?」

「太天真了呀,處子,說不定他想安享晚年呀,就像現在一樣,永遠待在零點一毫秒之間,也不失是一個選擇。」

「哎呀哎呀,那樣子的人生有何意義,老闆也是這麼想的吧?」

「我的確無法理解,同樣也無法想像,能知曉未來的每一件事,會是怎樣的感受。」

是自覺優越、插手介入嗎,或是乏味無趣、只在待一旁靜觀其變?僅僅活了不到二十五年的精靈又怎麼會知道呢。

「……呼,阿本,別這樣看我,畢格斯那傢伙跟我是完全不同的存在,擁有近乎無敵的能力,藐視身為同伴的惡魔們,卻對宿主充滿好奇,但我最不能理解的,是他把一部分的力量借給暗精靈這件事,為什麼呢?」

「話雖如此,如果想要救小妾,就必須得畢格斯給拆開來,了解他的想法才行,佩,妳可以詳細告訴我畢格斯的事嗎?」

擁有能力『時間穿梭』卻被迫面臨死局,那本身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剛才不是講了很多嗎?」

「咦?就只有這樣嗎?」

「哎呀哎呀,看來剩下的五天會很艱難啊,老闆們。」

「不不不,妳好歹幫忙想一下弱點、或著目的之類的啊!」

「啊啊?!我怎麼會知道,不就說了那傢伙很奇怪嗎!我也很少跟他接觸啊!」佩急得跳腳,氣急敗壞的磨著牙。

「妳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奇怪!沒辦法了,只好請妳負起責任去調查他了。」

「啥?!我、我才不要!那傢伙肯定又會嘲笑我。」

「放心吧小聖女,處子先不論,我們虛者也會在妳身邊喔~」

「我只會被你們笑得更慘啦!」

「放心吧,佩老闆,誰敢笑妳,除了大竹絲、祈菈小姐、還有老闆之外,我都會幫你教訓他。」

「……你先教訓誰都處理不了的自己啦!」

看著穿黑皮狗睡衣的佩,不耐煩的吐槽著,我忍不住偷笑,自然而然盤腿坐到了側躺的祈菈身邊。

「我是第二次覺得,是佩寄宿到我身體裡,真是太好了。」

「是嗎。」

「嗯,該怎麼說,起碼佩還蠻好相處的。」

「從一開始?」

「咦?一開始……說起來,那時候還挺有惡魔的樣子,哪像現在,就跟一個愛布偶的女孩沒兩樣。」

「注意到就好。」

「嗯?什麼意思?她不就是變得比較率直而已嗎?」

「殿下,可以拿我的腿墊背,沒關係。」

「好~嘿咻。」果然祈菈厚實的大腿靠起來就是舒服。

「呣嗯。」

「然後,剛才妳想跟我說什麼來著?」

「……ZZ

「度咕了嗎,真是的,到底有沒有這麼累呀。」

看著半開小嘴沉睡的面容,我的視線不自覺移動到巧克力色的脖子上。

「祈菈該不會是再說前幾天的事吧?」如果把我比喻成之前的佩,那我也能理解,畢竟確實是我的錯。

「多買些巧克力吧。」

既然佩沒有辦法,要說有誰可以問關於惡魔的事,那大概只有她了吧?

「這套女僕裝很適合妳呢,莉卡的時候還沒有這個塊小披肩,啊,兜帽上有一個小面具裝飾耶,好可愛喔,哇~拍手拍手!」

「哈啊……原來你是緊張會話多的那種類型嗎。」愛諾有點受不了的轉頭回來瞪著我。

今天早上,聯絡了正準備上班的愛諾,我跟著她一起來到維多邸。

然後躲在她後面。

「我先說喔,女僕的工作實在很忙,所以你等等一個人進去。」

「咦!?怎麼這樣,要是我被埋在後花園,冤魂一定會去找你喔!」

「八重姐應該不會給你這個機會喔,就連魂魄都抓在手中蹂躪,這才是八重姐!」

「妳什麼時候對她了解如此之深。」而且她是真的能把我抓在手中(物理)

「到了喔。」

「等、等一下,別走!我再給妳一點錢,留下來陪我嘛!」

「你到底多怕啦!別抓著手臂硬塞我錢,別人看到會怎麼想啊!」

「早上好,十重小……」拿著推拖把桶的六重小姐沉著冷靜的從走廊深處走出來,看到我巴著愛諾塞錢的樣子,也只有眉間跳了一下。

「啊!六、六六六六六六重姐!這、這是……」

「無須擔憂,狀況我能夠理解,無論是誰都會有這種需求。」

「果然六重小姐最善解人意了,嗯嗯!來,小愛,該陪我進去嘍。」

六重小姐瞬間泛紅了臉,雙手擋住驚訝張開的嘴:

「進去是指,在八重的房間嗎?這、這麼刺激?不好吧,再怎麼和善的人應該都會生氣呀,更何況是八重。」

「六重姐,妳誤會了吧?妳絕對誤會了吧!」

「所以才需要小愛啊!必須要她才行!」

「咦?啊,額,這樣啊,雖然沒有想懂,不過這肯定是我不知道的世界,誠摯祝福阿本先生能夠開心。」

「別放棄思考啊!我是清白的,六重姐拜託快把這傢伙給拉開呀!」

「呿,小氣鬼。」結果愛諾一腳把我踢開,急忙的跑去跟六重解釋。

我只能獨自進入八重的房間,咦?不在,我應該讓小愛先提醒她了才對。

「那就坐著等她──咕、咕嘔嘔嘔嘔!」

房門「碰」一聲關上,喉嚨緊緊的被勒住:

「早安,阿本先生,您今天嘗過鎖喉套餐了嗎,如果沒有我現在立刻讓你品味!」純白的羽翼拍動震響,溫熱的臂膀被拉到空中,高昂的美音在耳邊迴響,宛如天使的細語,不,從狀況來看大概是死神吧。

「要、死、嚕嚕嚕嚕……咕哈!」在即將失去意識的前一刻,祈菈才發動能力救我,摔倒在地之前,好不容易才穩住腳步。

「咳咳、八重!你來真的啊!」

「當然的,身為巴維羅迪亞家的女僕,不敢怠慢,啊啊~認真不懈的愛爾莉莉。」她抱著自己的腰間,像是在害羞一樣扭來扭去,光銀色的長髮隨之甩呀甩的,但有如陶瓷娃娃的美麗臉龐卻是面無表情。

「妳這傢伙……拜、拜託先聽我說,收起妳手中的冰錐好嗎。」

也許她只是板著一張臉生氣。

「那取決於你找我的理由,居然把我寶貴的偷懶時間偷走。」

「果然是打算偷懶啊……好吧,那我就直說了,我遇到一個惡魔。」稍微講述了一下小妾的遭遇、畢格斯的凝滯時間帶,以及把意識吸進書裡的詛咒。

「哎,惡魔之中也有能操弄時間的傢伙啊。」

「果然天使有同樣能力的傢伙,是妳認識的人嗎?」

「沒有什麼認不認識的,我說的就是自己喔,雖然性質有點不太一樣。不過離開天界的時候,我交出去了界橋守門員了。」

「那這麼說,妳根本就沒機會用吧?」

「喔?妳這是在小看我嗎?沒想到區區精靈這麼囂張。」

「那個,我道歉、所以先放下冰錐子……」

「哼,然後呢,你是為了消滅他,特地跑來問我弱點嗎?」

「不,我想知道他怎麼會陷入死局。」

「很簡單啊,他肯定是知道了自己的結局,才會在死前的一瞬創造了這個空間,因為這麼一來,他在未來的時間點上也是確實『死亡』了,你體內的惡魔沒感覺到他的存在吧,那就是證明,以遊戲來說,就是利用了世界的BUG將自己卡在遊戲局裡。」

「那麼,有辦法從這種狀態復活嗎?比方說,奪取小妾的身體。」

「只是聽你說明,不能肯定那力量強到哪種程度,但我認為可行,但和奪取有一點小小的差異,必須效仿你和惡魔,用宿主共存的方式才行,只是……那個宿主是否和你一樣,能夠保有完全意識,那又是另外一回事。畢竟能操縱時間的存在,絕對比我、甚至是你身體裡的她要強大好幾十倍,他會有各式各樣的辦法強佔暗精靈的精神。」

「……果然嗎,假設能夠強佔,為什麼還要給小妾力量呢?」

「因為那是規定,世界對我們的束縛,必須要宿主同意才能完全佔住身體,但也有能強制同意的狀況,以畢格斯來說,他能夠誘導宿主使用『時間穿越』的同時,從不同時間點抓出『我、同意、讓、畢格斯、佔、身體』這幾個聲音,拼湊成連續的一段話。」

「這是作弊吧。」

「是作弊,但符合規則,但既然那個宿主還保有自我,想必是沒有成功,或著有其他的束縛?」

「嗯……我想要救小妾,有什麼方法嗎?」

「想要救她出來的方法很簡單啊,繼續解開詛咒就可以了。」

「妳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呵呵,要讓她免於被寄宿的方式,或許有吧,但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八重小姐!」

「呵呵,我已經替你諮詢了,算是很有義氣了吧?更何況,我又不認那個女人,跟你也不是朋友。」

「朋友這種東西,是不知不覺就會得到的呀。」

「的確有這句俗話,但我想仇人之間用不到。」

「……我該怎麼做,你才願意幫我?」

「我想想,你拿走我什麼,就輪到你給我什麼,怎麼樣?」

──少得意忘形了……阿本……我們不需要她的幫助。

「如果妳有絕對能救出她的方法,那我願意換。」

──等、老闆?你不會是認真的吧!

「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同時渴求天使和惡魔的幫助,你到底有多貪婪呀!半精靈都像你這樣還得了?好啊,把額頭往我這邊靠,讓我的夢引導你──」

啪擦一聲,眼前奸詐笑著的八重小姐臉上,突然跳上來一隻長毛的巨大蜘蛛,藍色的八眼非常漂亮。

「咿呀啊啊啊!」反而是先注意到蜘蛛的我嚇得往後跌倒。

「八重!妳是不是忘記答應我什麼?」蜘蛛的主人從門口衝了進來,不太開心的瞪著八重。

那名女僕曾經是這間宅邸唯一個人類,她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卻綁成類似船帆的束帶頭,稚嫩可愛的臉龐,卻有著如嗑葡萄籽的苦悶表情,現在又帶了點怒氣。

「芬瑟!妳、妳怎麼在這……哇!這隻臭蟲在我臉上尿尿!」

「阿本先生,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啊、九重小姐,您還是依舊可愛動人,話說,妳在偷聽嗎?」

「對、對不起對不起!像我這種蚊子一樣偷偷躲在暗處等人睡著才跑出來撈好處的東西不應該跟您打招呼的!對不起!」

「不,妳現在跳出來,是為了拯救一個即將被天使欺負的可憐精靈,應該是默默吃蚊子的喇牙?」

「哈哈,阿本先生好會安慰人喔,居然說我是益蟲。」九重小姐好像是真的很高興似的雙手合十對我膜拜。
「芬瑟,我知道錯了呀,快幫我拿下來呀~」

「妳給我反省。」九重小姐皺著眉頭,狠狠掐了八重的臉。

「咳咳,總而言之,你有什麼麻煩,就交給天使我吧。」八重語氣自滿的說著,雙手被身後的九重小姐給抓著,模樣相當可笑。

「身為天使的尊嚴是零呢。」

「哼哼,尊嚴算什麼哪有芬瑟重要,是吧?」

「啊?現在在跟你說話的是阿本先生吧?」「啪擦!」

「那個,就算是天使,手指被反折還是會痛的……」

我不禁嚥了一口口水,生氣的九重小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阿本先生,請不用在意我,繼續吧。」

「是!八重小姐,請妳幫助我,有什麼條件盡管說。」

「那──」

正當八重準備開口,九重小姐立刻插話說道:「不需要什麼條件,阿本先生,八重是個熱心助人的好孩子。」

「額,芬──啊痛痛痛!」

「這樣不行,對方是很麻煩的惡魔,如果就這樣無償工作,我個人也過意不去,不然這樣吧,九重小姐,耳朵靠過來。」

「嗯?喔喔~不錯呢,好,就這麼辦,八重,從現在開始要聽阿本先生的話喔。」

「咦咦?你這傢伙,給了芬瑟什麼好處!」

「『秘密。』」

「居然同個鼻孔出氣……芬瑟,我們是戀人吧!是戀人對吧!?」

「咦?啊……沒、沒必要提起這個吧?那跟幫助阿本先生是兩回事。」本來皺著眉頭的九重聽到關鍵字,瞬間害躁的羞紅了臉,飛快的別開視線。

「為什麼要害羞?難道……你這傢伙跟芬瑟有什麼難以言喻的關係?不不不不可能啊,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會對芬瑟產生情慾的男人呀……啊?難道是我太有自信了?不對,之前分析的結果,芬瑟確實對女人的性向高於男人好幾倍才對……」

「大笨蛋。」九重小姐又好氣又好笑,看著苦惱的八重。

「咳咳!回歸正題吧,八重小姐,有什麼方法可以避免讓小妾被那傢伙附身?」

看似不想搭理我的八重,瞥了一眼九重的沉重目光,咳了兩聲回應我:

「避免附身的方法,基本上不可能,除非她放棄惡魔的力量,但我想,被困在凝滯域的她也不能決定,可是呢,可以改變他附身的對象,這樣一來小妾小姐就不會變成惡魔的魁儡。」

「原來如此,嗯……所以妳的辦法,就是找人當替死鬼?」

「吱嘰吱嘰!(蜘蛛竄動聲)」

「等、等等等等!芬瑟,先放下妳手中的蜘蛛,咳!就像我之前說的,就算我和你體內的惡魔一起上,大概也會像兩隻蒼蠅一樣,瞬間被拍飛,可即使力量有強弱之分,『世界的規則』還是遠比我們偉大,規則其中之一就是,先佔下身體的一方,擁有驅除的主動權,假如真如你所說,對方在死亡的零點一毫秒間徘徊,那麼寄宿失敗被趕出來的瞬間,他就只有消散一途。」

「所以,只要讓他改寄宿在我、或妳身上,他就必死無疑了,但問題是,要如何辦到?」

「這就得靠你來想辦法嘍,畢竟我只是一個貧弱的天使。」

「嗯……好吧,所以我現在得解開剩下的詛咒,說服小妾跟我一起離開,想辦法引誘畢格斯附身在我身上,而且要在五天之內想到辦法對付女王?」真令人頭疼。

為了不打擾她們兩位親暱,我告知八重「想到方法之後會再來」

不過說實話,我一點自信也沒有。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