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9】歸途

Oldchild | 2021-09-11 12:48:30 | 巴幣 10 | 人氣 57


之後,我先為長眠的她們獻花。

本來認為自己早已放下,但到了她們的墓前還是很有感觸。

特別是經過新卡特村的時候。

第一站是修雷特務農的地方。已經荒廢了數個月,野草叢生,而且還會一不小心踩到一年前被我斬殺後曝屍荒野的白骨。

哼哼,活該。

想說對方是罪有應得,所以在踏過之後故意多踐踏數下。

經過已經變化的不復熟悉的道路時我竟然覺得陌生,可能是小時候的我根本沒走過幾次。

小時候跑到街道上時還被其他小孩欺負,當時的她還不知道為什麼,所以索性就待在家中與庭院比較安全。

然後現在懂了。

我進入了滿目瘡痍的住宅區。我知道這裡有一半的損傷是我自己炸掉的,回到了村子角落那個小巧卻曾充滿溫馨的家前。

還在,跟離開時幾乎一模一樣。

喔喔,我經常坐在這個門台階上,把頭埋在臂彎中哭泣,然後爸爸或媽媽就會把我抱進去。

敲著倒臥在牆邊的門板發出「叩叩」聲響,轉開想像出來的門上的門把,推開了一片空氣後用曾充滿朝氣的童語道:

「我回來了,把拔、馬麻~~」

當然,不會有人回話,硬要說的話只有自己的迴音。

空虛的連我自己都感到難過。

直直踏入家中來到餐廳,裡面只有充滿灰塵的傢具。

我上到閣樓,徑直的走到一個櫃子前,那是故事的開端;弱小的自己與罪惡的自己合而為一的地方,全新的自己誕生之處。

走下閣樓,又推開了一扇空氣門,進到了臥室,臥室中間的床還在。我試著假裝很興奮地跳上床,在上面蹦蹦跳跳,這本來會引來父母一通罵的操作沒有起效,只是讓內心的空洞擴大。

不久,我坐在床邊。

似乎可以看到過去的自己在地板上看《終焉童話》,那邊的椅子可以看到被梳著頭髮的自己,這裡的到處都有過去的影子。

我變得很堅強——

沒有,在為母親掃墓時,還是不爭氣的哭了。

算了,反正這裡沒有人看。

就這樣放任自己的情緒吧。

啊啊——我什麼時候變成這麼懷舊的傢伙了?


前往凱蒂奈可的路上,我已調適好了心情。雀躍的在樹林間奔跑,好心情完全藏不住。

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邊哼歌邊在樹上快速移動。

我從沒想過,能這麼快回到修雷特的身邊。有很多事能與修雷特分享,好的壞的都有,只要能與他對話還有看見平安無事的他,我之前的陰霾都一掃而空,內心呈現與陰暗的賽勒斯森林不同的晴空。

嗯,那個是——

我攀上樹梢,緊緊盯著那個東西。

再看清那東西的輪廓之前,身體就已經動了起來,視線的焦點就已經鎖定在外面的四個人身上。

回過神來,我的雙手的指尖已經深深刺破兩個人類的喉嚨。

「有敵人!」士兵大喊著。

「這個身高,莫非是【大罪人】!?快逃!!!!」

剩下的兩個人的驚恐寫在臉上,轉身就要逃。

但憑他們身後滿載的牢車就夠我判他們死刑了。

我開啟體能強化二狀態後,沒有急於追逐。而是撿起一顆看得順眼的石頭,往前踏然後丟出去。

好球。

我決定來點不一樣的。

石刑。

石頭像大砲一樣打穿一個人的胸膛。

另一個人在看到夥伴被殺死後,恐懼淹沒了他的身體,他跪了下來毫無反抗的意思。

「該死……早知道就不賺這趟了。」

「你是該後悔。」

我扯著他的頭髮,在憤怒的驅使下,我一刀割開他的喉嚨,從一側耳根割裂道另一側耳根。

不需要對這些傢伙有任何憐憫。

對,不需要憐憫。

會遇上我也是你們自找的。

「沒事囉。」

結束了,我以平常的態度看像那些受害者。

嗯,怎麼每個人都用這種眼神看我啊。

恐懼……

也對,我現在全身上下都是血。

我拉下帽子,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實驗證明,他們看到我獸人的特徵後,卻實心安不少。臉上的表情從驚恐變成震驚。

「是個小孩……」

我打開車門解放了他們。

我還來不及慶祝自己做了好事的時候。發現到最後,裡面只剩下一名兔人小女孩抱著膝蓋蜷縮在角落。

「那個……小妹妹的爸爸跟媽媽呢?」

「爸爸…媽媽……都被他們殺死了……」

「有沒有其他的家人呢?」

她搖著頭,發出的聲音都是顫抖的啜泣聲。

「那個,有沒有人願意照顧這個孩子呢?」

所有人面面相覷。

眼神似乎都在相互推卸責任。

真沒良心啊,放她一個人在這個地方她一定會死的。

「啊啊,真自私的人們啊。」

我感嘆,不得不對她伸出手。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來我的家呢?」

女孩看著,卻更加畏懼的縮起身體。

啊。

手上都是血跟油脂。

哈哈……我還真是不修邊幅又不體貼的人呢。

隨手往自己的衣服上抹掉了手上血污,試著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欸……怎麼用,用手拉起連皮就笑得出來了吧!

重新伸出手向她發出邀請:

「再重新來過一次吧。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來我的家呢?」

「嗯。」

兔人小女孩膽怯地點了點頭,牽住了我的手。

「吶,妳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呢?」

「麗……麗妲,今年八…八歲。」

「這到底算是年紀比我大呢?還是比我年紀小呢?」

我小聲的吐嘈起自己的設定。

因為我的肉體年齡是七歲,但精神年齡不好說。

「?」麗妲似乎聽到了這句話,不理解的她歪著頭看向這邊。

仔細一看,麗妲長得真的十分精緻可愛。

圓滾滾的無辜大眼看著我,一下激起我得保護慾,半垂著的兔耳朵實在可愛。

要是米娜在這,大概會開心到爆吧。

「走吧。」


終於我們到達了凱蒂奈可城的入口,我們兩人在入城時被守衛攔下。

「出示居住證明!」

守衛不是很好氣的說。

這讓麗妲害怕的躲在我的背後,只露出畏懼的眼神觀察著外界。

「沒有!」

我直接理直氣壯的回答,不過是沒居住通行而已。

我脫下來兜帽,露出貓耳博取對方的信任。

只要坦誠相見他們一定能諒解。

我錯了。

他們圍住了我們。

也是,全身上下都是血的傢伙想都很奇怪吧。

「唉,沒辦法了,只能……麗妲請憋著氣不要呼吸喔。」

她聽話地雙手摀住口鼻。

——「花粉」

我只是用右手握住放在身後的曼陀羅的劍柄,輕輕地抽出一點點,然後再慢慢地收回去。

瞬間讓圍住我們的士兵倒下了。

「走吧,麗妲。」

麗妲完全不知道我做了什麼,只能吃驚的回頭看著翻白眼昏過去的士兵們。

這招是跟札克一戰大敗後,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就開始在勇者的力量下努力,最終得出來的成果。

曼陀羅的特性是毒,大致上為「出血毒」、「神經毒」、「致幻毒」

其中致幻毒在魔力供給充足的情況下會滿溢棄話成毒氣。

雖說是毒氣,也只是昏過去的程度而已。

走在街上手中拿著紙條四處張望,那張紙條上寫著新家的地址,是……

(呃,頭上!)

我直覺地像上舉手。

抓住了一個拿著小刀的手腕。

向上一瞪,看到她吃驚的面孔的同時,我將她往旁邊的牆壁丟出去。

她重重地撞上牆壁,發出一聲「呀啊」的聲音,隨即撲街倒地不起。

「你在幹嘛啊,小艾?」

她抬起頭看著我,露出了憨笑。

「欸嘿……」

「欸嘿個頭,沒長眼啊?」

「吼呦~這不能怪人家啊,人家在家裡跟爸爸聊天,突然有一個龐大的魔力出現在城裡,想說是不是有敵人入侵這……等等你背後的那個可愛的幼女是誰?」

她詫異的指向這邊,我察覺到背後的麗妲躲了起來。

「吼呦~妳嚇到她了。不過她不是壞人唷,麗妲。」

「姐姐,有兩個……?」

她窺視著眼前跟我一模一樣的小艾,我很害怕麗妲小小的腦袋不堪負荷昏倒;好險沒有,那是漫畫的情節。

小艾覺得有興趣的湊了上來,露出了極為溫和友善的笑容。

原來我能笑得這麼可愛嗎!?

「妳好呀小兔子,人家能叫妳小麗妲嗎?」

她膽怯的點頭。

「總之,她是個可憐的孩子……所以我打算讓她住在我們家中。」

小艾對於另一個自己的擅自主張嘆了口氣:

「唉…真任性啊。不過如果是人家的話,大概也會這麼做啦……」

然後插著腰,投來了爽然的笑容。

我猜測。

「或許這就是情感投射吧。」

「啊啊,人家也這麼認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