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17-她們的情況(1)

漾彩星 | 2021-09-10 15:00:03 | 巴幣 0 | 人氣 23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3號跟4號桌各一杯冰美式,10號三塊提拉米蘇,12號兩杯無糖綠,外加兩塊戚風蛋糕……」看著手中的菜單,季月曦逐一確認點單內容,並在廚房與外場兩邊跑,忙得焦頭爛額。

  自從上次面試至今過了一週,她漸漸適應這份工作──除了周末排班,她依舊習慣不了人潮來去的速度。

  而且怎麼說呢……總覺得最近客人更多了,尤其假日,下午一點多,門外的等候區就已經人滿為患,想起之前學長找她幫忙,或許就是為了應付現在的處境吧!她終於明白他們的心情了。

  繼續處理手邊的工作,季月曦將菜單交給今天負責內場的宋楚桓。

  一個回身,她想了想,儘管如此忙碌,但在事情做完後總有一股成就感,這也算是很好的學習,雖然假日的人潮──

  「假日的人潮果然很可怕!」霎時之間,像是說出她的心聲,身為服務生的夏葳滿是無奈,忙裡偷閒地靠著轉角休息,看著這些不斷湧入的群眾感嘆。

  「少抱怨了,就是因為這些人肯來,咖啡店才會有人氣好嗎。」在廚房的另一位男性──丁臣宇伸手輕推賴在出餐桌旁的高三女性,「快去送餐。」

  「是沒錯啦!」夏葳不太滿意地移動步伐,又朝男孩扮鬼臉,「忙就算了,重點是進來的幾乎都是情侶,看了就煩!為什麼特意要到公共場合曬恩愛啊?哼?」

  「學姐,咖啡!」季月曦趕緊扶住她的臂膀,深怕手中的飲品會潑灑出來,並接續道:「或許就是這家店給人一種幸福的味道,所以他們才一直來捧場。」

  夏葳一聽,手邊的動作忽然停止,「……嗯,好像有道理。」

  「是、是吧?所以身為服務生的我們必須好好表現,讓他們認為不來不行啊!」

  「唉……妳這孩子真樂觀,說得我都只能舉雙手投降了。」夏葳一愣,不禁認輸,撇過頭,就朝櫃台的長髮女性道:「是吧,小雪?」

  張琴雪冷淡撇了季月曦一眼,開了口卻沒出聲,下一秒,她選擇不多加表態,繼續處理手邊的事務,並毫無表情地說:「有客人進來了。」

  「歡迎光臨!」眾人頓時鳥獸散,季月曦率先迎門服務,卻忽然感受到一股怪異的感覺在心中蔓延。

  她有做什麼惹琴雪不高興的事嗎?剛剛怎麼好像有種被疏離的不自在感?難道是她搞錯了?

  「才不是妳的錯覺!可惡,那女人是有什麼問題啊?」回到家後,季月曦沖完澡,靠在房內附設的小陽台上,聽著從電話另一端的唐玟星忽然大罵。

  「她不會忌妒妳是員工裡最年輕的女生吧?雖然不想拜託他,但果然要讓桓好好照顧妳……」

  「怎麼可能,雖然我們讀不同高中,但年齡都一樣17歲啊!」季月曦肯定的回答,「真的不用麻煩學長了!我覺得她只是慢熟,這是誤會……」

  是啊,她很少跟對方說話,卻也不想突然冷淡相待,如果可以的話,她想先示好,然後靜觀其變。
  「小曦,妳就是人太好,這樣很容易吃虧的。」

  「不會啦,她不是壞人,妳想太多了。」季月曦笑了笑,決定保持樂觀,「倒是妳,照顧弟弟還順利嗎?」想起唐玟星最近總是急於回家,時常碰不到面,無法攀談,不禁趁此關心一下狀況。

  「一點都不順,煩都煩死了!」

  「怎麼說?」

  「我弟他啊,明明才剛上幼稚園中班,結果不怕生就算了,還皮得跟什麼一樣,每天都吵著不想回家,假日又想往外跑,真夠累的!」說著說著,唐玟星突然沮喪起來,忍不住哭訴。「要不是爸媽最近去國外出差,我得早點回去接這個臭小鬼,不然就能跟妳一起走了……」

  「哈哈!小孩子活潑是好事。不過妳爸媽什麼時候回來?」

  「聽說要12月,唉……還好久喔!」

  「玟星,體諒一下他們吧,工作也是很辛苦的。還是下次我沒班的時候,過去幫忙?」

  「沒關係,這傢伙我顧就好,妳有空的話,過來陪我聊天就好囉!」

  「嗯,沒問題!那找一天我帶點伴手禮去。」

  「好……喂!你去哪?不是跟你說要洗澡了嗎?抱歉小曦,我弟又亂跑,先掛──」

  語音未落,斷訊的嘟嘟聲就傳入耳中,季月曦結束通話,腦中不自覺想起自己的兒時種種,接著,她將臉縮在腿間,百無聊賴地把玩手機。

  家人嗎……其實還真有點羨慕玟星,能有這些幸福的煩惱。

  雖然,她想念奶奶,但也好久沒跟「他們」聯絡……不,就算她想,但根本不知道聯絡方法,完全無從找起。

  是隔了多久呢?五年?十年?腦袋已經記不清,只記得當時一起待在孤兒院的時候,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很幸福,身邊有他們在,總是鬧哄哄一片。

  那是她唯一有血緣關係的家人,他們從來不會讓她感到一絲孤單,去哪都會帶上自己,直到……分離的那天,她才第一次體會孤獨、被留下的滋味。

  還記得那種孤單有多可怕,好像世上只剩下自己。自那時起,她每日與寂寞作伴,尤其是夜深人靜,就由淚水相陪入眠,這件事到了現在還記憶猶新。

  再後來,已經忘記那段痛苦的時光是怎麼熬過去的,只記得她跟奶奶回季家,就再也沒有聽聞他們的消息。

  她並不是後悔來到這裡,就只是……覺得一切來得太突然,內心始終惦記,深深記得那種溫暖的感覺,無法釋懷。

  也儘管腦袋裡,他們的長相已然模糊,靠著一絲久遠的回憶又無法再多想起什麼,但她仍想知道現在的他們過得還好嗎?又在哪裡生活呢?她最親愛的哥哥們……

  叩叩。

  頓時之間,響亮的敲門聲嚇了季月曦一大跳,她起身上前應門。

  淡淡的菸味率先竄入鼻息,隨後孟河空的身影進入眼中,他正從左手遞出一本水藍色記事本。

  「這是妳的吧?掉在客廳了。」

  「謝謝。」季月曦準備伸手接過,卻有些無精打采。

  「對了,我明天要開始忙,到下周為止暫時不做飯,晚餐記得自己解決。」男人叮嚀她,並趁說話的同時,將手中的本子拿遠。

  「嗯……知道了。」然而女孩並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撲了空,仍在抓取些什麼,這讓對方有些好笑。

  「怎麼?好像有點沒精神啊?」孟河空見她失神的模樣,雙手交叉胸前,稍微彎下身,視線呈平行地直視她的雙眸。「難道是覺得沒人一起吃飯,有點寂寞?」

  「蛤?」聞言,季月曦抬頭,思路拉回正軌,抿抿嘴,不太高興地反駁:「我、我才沒這樣想!」

  「是這樣嗎?」孟河空輕笑一聲,身體退回原先的位置。

  「對!筆記本還我!」女孩踮著腳去拿,男人像在逗她似地始終舉高手臂,讓她勾不著。

  「喂!」她氣得跳腳,卻不認輸,小手不斷揮呀揮的,雙頰也由於大力舞動的動作而脹紅。「還我!」

  孟河空見對方恢復活力才肯罷手,將東西歸還失主後,順手揉亂她的頭髮。「忙完就陪妳吃飯。」

  「知、知道了!」氣喘吁吁的季月曦噘著嘴,趕緊順順亂翹的瀏海,那髮上還留有餘溫,菸味伴隨觸碰遺留在身上,目送孟河空進房後,她才闔起房門,低頭握了握手中的記事本。

  大叔今天怎麼有點愛胡鬧?難道是看她沒什麼活力才這樣做的?

  季月曦不禁嘴角上揚,想起方才對方的話語,心裡有些溫暖。她知道,他早已願意把她當家裡的一份子,自己不再感到孤單。

  翻開筆記本,她看向10月底的行事曆,明天早班是和張琴雪及宋楚桓一起負責。

  她用食指的指尖輕敲日期處,不自覺抬頭思索。這麼碰巧的組合,老天是不是在意旨什麼?

  難道就是要讓她趁機跟對方交好?況且有學長在,應該更能說上話吧?

  思及此,她蓋上本子,一步步走向書桌。

  關於打工,她先嘗試各種可能再討論結果吧,這樣才是正確的……

  收拾好東西,季月曦埋入軟綿綿的床中,熄燈入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