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二回。

樂子喵 | 2021-09-10 10:31:23 | 巴幣 100 | 人氣 62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千華夢地美好的環境令人嚮往,
但是,強行進入屋宅,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經過一座由花卉構成、如彩虹般優雅曲線的小橋,才進入句芒管轄的千華夢地。
  高聳到看不到盡頭,三人環抱亦抱不住的參天老木;不曾見過的妍麗花朵,散發的香味迷人而優雅;還有許多珍稀動物穿梭其間,在在顯現此地的特殊。
  千華夢地不似人們所描述孤高而遠離凡塵的仙境,是萬物優遊生活的住家,讓人產生長居此地的憧憬。
  祈律對每棵樹木、每朵花卉、每株小草……都有興趣。
  「耕父,你看,祈律的眼睛又亮起來了。」羅敷悄聲說。
  「因為都是植物吧。」耕父微笑道。
  祈律撫摸一棵巨木,笑著說:「這些仙木與人界不同,高大威武,自適自在,過得很好。」他無需使用增幅之力,僅從外觀就知道植物之靈的喜悅。
  「它們少說有數千歲,甚至有到萬年之長。」耕父很久以前看到就是這樣。
  「千華夢地的植物是老前輩中的老前輩,沒有幻化成人形,守護著這裡。」羅敷用力點了頭。
  「嗯……」祈律散發微幅的魔氣,欲與植物之靈溝通。
  兩人見緊繃的祈律再度回歸初時所見的青澀,都為他高興。
  然而,兩人順著通道,看到了不速之客。
  「雖然想說讓你繼續研究啦……」羅敷出聲提醒。
  「敵人似乎站在那裡。」耕父警戒地說。
  莫說祈律,連耕父、羅敷都沒發現綠衣青年何時站在前方。
  綠衣青年以髻穿過青綠長髮,著黃衫為底,並披綠袍。他佇立於要道上,神色漠然,單手按住劍鞘,銅褐色的雙眸與植物的環境融為一體。
  「……」綠衣青年觀察三人。
  祈律走上前,溫和問了:「這位先生,我們欲拜見木神大人,可否請你指路?」
  綠衣青年望著祈律,「破除屏障者是以強盛仙氣,進來者卻是魔族……你們因何事請見師父?」他將疑惑之情藏在平靜的態度下。
  羅敷驚呼:「木神句芒是你師父?我怎麼沒看過你?」她來過千華夢地數次,自認對此地的人事有些認識。
  「他應該是年輕的仙人。」耕父道。
  綠衣青年不受喧騰影響,靜待三人的解答。
  「曲爺表示木神大人可以解答我們的疑惑,我就順著通道過來了。」祈律坦白地說。
  「……曲爺?我沒有聽過這號人物。」這是綠衣青年深思後的回答。
  「(曲爺是仙人,為何不親自過來,而要我們自己來問,對方不懷疑我們的居心也很難。)」
  綠衣青年是謹慎且可溝通的仙人,才會給予祈律說明的機會;但連祈律都說不清曲爺的身分,又如何說服對方?
  祈律不禁懊惱。
  羅敷走向前,詢問:「那邊的年輕人,你有聽過紫狩嗎?他是木神句芒的部屬。我們是紫狩的朋友,正在找他的下落,希望木神句芒可以告訴我們。」
  綠衣青年眼神一斂,冷聲道:「仙魔殊途,紫狩成魔並被封入魔界,已非師父管轄。」
  耕父聞後怒斥:「仙魔殊途……所以紫狩就跟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了嗎!」
  「……不論是仙是魔,未經師父同意進入千華夢地,即視為入侵者。」綠衣青年平靜回應。
  羅敷聲量轉大:「就問一下,告訴我們落仙谷也好啊!」
  綠衣青年抽出劍,顯示濃厚的警告意味。
  「對方似乎要驅逐我們了。」耕父眼睛一瞇。
  「真小氣,只是問一下而已嘛!」羅敷用力跺腳。
  眼前的綠衣青年是守護者,不通過此處就無法見到句芒;三人為請教句芒,原本希望和平解決,但「仙魔殊途」使他們不得不另尋辦法。
  「他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師父。」
  相對於耕父、羅敷的不滿,身為旁觀者的祈律表達對綠衣青年的想法。
  千華夢地內的植物之靈活得從容自得,且綠衣青年是現在祈律看過最符合仙人風範的人物,這點使他相信句芒的人品。
  「然後呢?離開這裡?」羅敷懷疑地問。
  祈律取出短刀宣示:「不,擊倒他,直接去見木神大人。」
  耕父、羅敷聽到祈律的話後,都露出欣喜的神情。
  「真難得是你說這種話!」羅敷出言誇獎。
  「你豁出去了呢。」耕父微笑。
  好不容易尋得的線索,怎能輕易放棄?即使之後要和句芒解釋一段時間,三人都覺得值得。
  綠衣青年見三人達成共識,語調依然平靜:「……你們打算與我作戰嗎?」
  「我有很多事情必須確認,不得不請你讓道了!」祈律堅定地說。
  羅敷立即投出小山,綠衣青年吟咒破解小山幻術,不久面臨耕父的強光攻勢,羅敷趁隙出拳襲擊。
  這是耕父和羅敷的默契。
  綠衣青年的眼睛被強光所擾,但他聽聲辨位,以出色的體術與羅敷應戰。
  羅敷拳術頗佳,竟無法取得上風,綠衣青年甚至不必出劍就能與她打成平手。
  耕父亦出手攻擊,與羅敷一左一右夾擊綠衣青年。
  綠衣青年穩健應戰,不受兩人的默契影響,維持自我的步調。
  「(……他的實力果真出色。)」
  即使綠衣青年同時遭受兩面攻擊,祈律仍然找不到空隙。他環視周圍的植物,發散微幅的魔氣,試圖尋得溝通途徑。
  兩人與綠衣青年周旋數回後,即遭其以劍氣震開。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放棄吧。」綠衣青年宣告殘酷的事實。
  羅敷後退取得平衡後,納悶道:「他怎麼這麼強?明明是年輕的仙人……」她從綠衣青年身上感應到的仙氣與實際對決有大段的差異,不懂為何占不了上風。
  「……是我們衰退得太嚴重了嗎?」耕父只能如此解釋。
  祈律鎮靜表示:「……勝負還很難說。」他散發強烈的魔氣。
  綠衣青年對祈律發出警告:「不要逼我動手。」他將劍稍微下移。
  「兩位前輩,請你們幫我爭取時間,我要試著與植物交談。」祈律悄聲道。
  羅敷驚訝地問:「仙木也可以嗎?」她有記得壓低聲量。
  「不知道,但可以嘗試看看。」祈律不敢肯定成效,但不試就連轉圜的可能性都失去了。
  「好。」耕父點頭回應。
  耕父、羅敷再次出擊,爭取祈律溝通的時間。
  綠衣青年沒聽到三人的悄悄話,但他知道三人沒有退卻之意,再度警告:「我再說一次,不要逼我動手。」
  堅決的語氣宣告他不會僅是防禦。
  「如果你告訴我紫狩在哪裡,或是落仙谷的位置,我可以考慮離開,但你都沒有說!」羅敷先安了一個罪名。
  「魔族是很堅持的,別忘了這點!」耕父冷淡地說。
  這次由耕父主攻,他應用龐大身軀的優勢,意欲捉起綠衣青年,並不讓其發現祈律的行動。
  綠衣青年不得不揮劍反擊,但羅敷以小山輔助耕父,迫使綠衣青年吟咒破除小山。
  綠衣青年揮出大範圍的劍氣,同時破解耕父與羅敷的攻勢。
  兩人稍微後退,發起下一波攻勢,不讓綠衣青年喘息。
  「……」綠衣青年神情凝重,變換持劍的姿勢。
  祈律使用增幅之力,向植物之靈祈求:「(樹木之靈啊,我只是想要尋求真相,請指引一條路,讓我抵達木神大人的所在地。)」
  他知道綠衣青年奮戰的理由,不忍也不能讓植物之靈與其人互相傷害,尋求一貫的和平手段。
  風兒吹動,樹葉也為之搖曳。
  綠衣青年微怔:「……這股風?」
  「趁現在!」耕父趁綠衣青年閃神的片刻,指示羅敷行動。
  「好!」羅敷應聲,出拳迎擊。
  綠衣青年抬劍防禦,羅敷的拳頭打在劍面上,因反作用力而後退數步路。
  「兩位前輩,走了。」祈律催促道。
  透過植物之靈的協助,樹木群為祈律開了條狹道,得以繞過綠衣青年。
  「好!」
  「嗯。」
  耕父、羅敷趕緊隨祈律的腳步而去。
  綠衣青年腳步一蹬,阻礙耕父、羅敷的動線,分隔出兩邊。
  「……放棄吧。」
  綠衣青年持劍警戒,在強烈警告的語氣下,蘊含更多的不忍。
  「他反應還真快。」羅敷正思突破辦法。
  耕父走向前,意味深長地說:「……羅敷。」
  「好。」羅敷點頭並閉上眼睛,耕父發出前所未見之強光,直接襲擊綠衣青年的雙眸。
  綠衣青年不及反應,完全中了這一下,發出不適的呢喃:「唔……」他側過身,仍保持一貫的警備,顯見他的武術造詣之佳。
  「(不愧是木神大人的徒弟,若非他無意傷人,我們不可能跟他周旋這麼久。)」
  即使逼迫綠衣青年至此,祈律仍知三人不是他的對手。
  他發出誠心的祈求:「(樹木之靈啊,我們必須見到木神大人,可否稍微牽制一下那名綠衣青年。)」
  祈律的魔氣正一點一點傳到仙木旁,如綻放暗紫色的蒲公英飄搖,引發了許許宜人的微風。仙木應和,依循祈律的祈求,飄揚繽紛的落葉。
  在千華夢地的土壤上,留下綠葉鋪成的大道,還有幾朵落英點綴。
  「你們……」綠衣青年眉頭微皺,敏銳發覺身旁的環境變動。
  耕父、羅敷驚訝地望著現成的大道,對祈律的增幅之力有了深刻的體會。
  祈律神情自若,與這些仙木溝通沒有耗費他太多的力量--因為仙木沒有排拒他。
  綠衣青年從未見過這種事,持劍的姿態在防禦與強攻之間徘徊。
  「(如果還是不行……)」祈律推測綠衣青年下一步極可能是強攻,他不能讓三人有所閃失,必要之時他得行非常手段。
  「……」耕父、羅敷也感受到綠衣青年的警戒,正緩步移向祈律的身旁。
  又有一股風吹來,比起之前所感的風兒來得凜冽些,隨之而來是一道冷靜又不失威嚴的聲音:「伶葉,讓他們進來吧。」
  「……師父?」名喚伶葉的綠衣青年不解地問。
  羅敷試圖聽出聲音來源,但她分別不出距離,納悶問了:「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感覺是在深處。」耕父也無法確定。
  這股聲音就像擴音器,任何人聽到的聲音大小都是一樣的,反而無法辨別來人的所在位置。
  祈律不管聲音來源,僅是想知道:「所以,我們是獲得許可了嗎?」
  「……你們可以進去了。」伶葉收起劍,側過身,讓三人通行。
  祈律於心內感謝植物之靈的幫助後,才收起魔氣。
  羅敷快步走到祈律的身旁,笑著說:「祈律,太好了呢!」
  「嗯。」耕父點頭贊同。
  「我們走吧。」
  祈律讓兩人先行,他走在中間,伶葉在後方送他們入內。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