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一回。

樂子喵 | 2021-09-10 10:16:04 | 巴幣 100 | 人氣 90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沉沒於荒流河中的祈律,獲得了夢中女聲的協助。
清醒之後,更大的疑惑壟罩於他的腦海之中。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黑暗的世界就像進入夢的世界--沉靜、專注,僅聽得到周圍的聲音。
  唯一不同的是,祈律感受到自己不斷向下沉。
  「(我可以沉得有多深……到什麼時候我會失去意識……)」
  從他跳湖起算,過了多久了呢?
  「(如果我結束了,是不是大家就……)」
  過長的等待時間,使他回想起往事。
  「(明明就沉了好久,為什麼還沒結束呢……)」
  他開始焦躁,似乎理解死亡前的難熬。
  「(等待死亡……也需要這麼漫長嗎?)」
  他想到祈音,越發擔心司馬懿的動態,奈何即將死亡的他無能為力。
  「(……如果我是鳥兒,是否可以捎個口信給她?)」
  鳥兒得以用最後之羽傳遞死前的遺言,他突然羨慕了。
  如果有誰看得到他的臉龐,他的神情肯定是悲傷得想哭,卻比真正動情大哭還要醜陋。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真正的死亡可能不可怕,處於死亡前的狀況才是最煎熬的,尤其是沒有後路的時候。如同上吊者必會踢開木椅,窒息前的掙扎,他體認到了。
  「(我……根本……)」
  他欲流淚,淚水流入河中,化為其中亦可。
  一團溫暖的仙氣環繞著他,彷彿為將要失溫的他包覆了厚實的毛毯,暖烘烘的滋味不僅暖身,也暖了心。
  「(好溫暖……)」
  他心滿意足接納了這股暖流。
  「律哥……我找到你了。」女聲的這句話,傾訴哪怕千辛萬苦都不會放棄的決心。
  「是妳……妳怎麼會在這裡?」祈律以手撫摸仙氣,記憶專屬於女聲的氣息。
  「我不在這裡,是感應到你了……」女聲溫柔的語調,像是找回全世界最珍貴的寶物,細心呵護著。
  若女聲是這團仙氣,祈律正與她緊緊相偎。
  身為魔族,不被仙氣所傷,還覺得仙氣暖和,祈律直觀地說:「我很高興……在死前能感受到妳……」他不禁懷疑瀕臨死亡時能夠突破仙魔之別。
  女聲不如祈律想像,發出溫柔的勸說,而是以冷靜沉穩的聲調說了:「律哥,不要死。」
  「我也……不想死……」祈律道出心底話:「但是……我無法抵抗司馬懿……被他控制……會讓更多人死……所以我只能……」他沉痛表達:「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擁有力量……保護著大家……而不是受制於司馬懿……」
  他希望自己是強大的,不論是肉體,還是心靈,甚至是力量……
  至少,幫助所愛的人們。
  女聲聆聽祈律的肺腑之言,柔聲道:「律哥,你不會死的……」
  一團團的仙氣簇擁著祈律,如一個個垂手可得的希望,讓人興起再度啟程的勇氣。
  祈律想要呼喚女聲,卻不知道怎麼說,怯生生地問:「一直忘記詢問……妳的名字……」
  如果沒有死,他要處理很多重要的事情--他有必須活下去的理由。
  「我是棠晞……記起來了嗎?」女聲慢慢說,讓祈律聽得清楚。
  棠晞,破曉之時的棠花,日氣初升照亮棠花,此時受露水滋潤最是嬌美動人,又不致炙傷了美麗的花瓣。以此為名的女人,可想見她是名窈窕淑女。
  祈律沉浸於美好的想像中,笑著說:「棠晞……很好聽的名字……我會記起來的……」
  「律哥,我透過她感受到你……可以幫我找到她嗎?」棠晞語氣沉重,此事在她心中的嚴峻程度可能超過祈律求死。
  祈律對於突然的請託不知所措,不解問道:「『她』是誰……但妳問了……我也……」他記得自己還在荒流河中。
  「你不會死的……」棠晞斷絕祈律的多慮,將每團仙氣輸入祈律的身體之中。
  最後,祈律依稀聽到棠晞的這句話:「我會保護你,律哥。」

分隔線

  祈律睜開雙眸,映入眼簾是美麗的天泉。
  泉水彷若來自天境,優雅流下形成美麗的瀑布,如半捲的簾掩飾景致。瀑布後方似有美人彈琴,與瀑布的嘩啦聲共構成天籟之音。霧氣中瀰漫百花香氣,淺淺撲過鼻尖是清雅淡香,沒有俗豔花香的庸俗。
  他躺在草坪上,僅穿著內襯,在微寒的池邊不覺發寒,還有些暖和。
  「(……這是誰的衣服?)」
  內襯材質柔韌,胸口開得較低,還有一股混著玫瑰的麝香氣味。這不是他的衣服。
  他往一旁看過去,發現常穿著的衣服被放在一旁,已經洗過並摺疊起來,兩根羽毛並平放於上方。
  「……這裡不是荒流河吧?」
  環顧四周後,整排縷梅樹就在不遠處。
  他站在一株縷梅樹前,這是他和郭嘉,即是和現在的祈音相遇的地點。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他撫著頭,感到相當納悶。
  突然,一道怒吼從遠方傳來,劃破靜謐的夢華池:「你這大笨蛋!每次都這樣,你就認為我只會衝動壞事嗎!」
  「(是羅敷前輩。)」祈律一下就聽出來了。
  「不顧我的想法,做著自以為好的事情,然後再說一切是為了我……你、你……」羅敷為之氣結,並有些抽噎聲。
  「……對不起。」耕父沉重致歉。
  「這不是對不起可以解決的!這種內疚感會一直存在心裡,根本無法化解!如果、如果他出事了,你要我怎麼活?!」羅敷已隱藏不住哭聲。
  「羅敷……」耕父想要安慰羅敷,但遭羅敷伸手拒絕。
  「不要每次都說這種話,難怪笨弟弟跟你不對盤!遇事就想逃,一點肩膀也沒有!」羅敷的拳頭打在耕父的肩上,責備耕父的同時,也是傷感自己的無力。
  「……」耕父沒有抵抗,任羅敷發洩,內心所想與羅敷相同。
  兩人曾在天界有一定的實力,為了獲取自由付出沉重的代價,即使表面接受,內心深處難免遺憾。特別是在想要保護重要的人物,心有餘而力不足時更感痛苦。
  「……兩位前輩也在,這是怎麼一回事?」祈律對兩人吵架沒有實感,疑惑地問:「……難道我真的死了?原來死後的世界是指夢華池,那也……」
  他撫著臉頰,有溫度,捏下去也會疼,但很難確認自己是否活著。
  「……你好點了嗎?」
  祈律聽著音色,確定聽過但又有些陌生,轉過身看到熟悉的面孔。
  曲爺一臉凝重,衣服非平日常穿的粗布服,而是以上等蠶絲製成的袍裝。雖然他披著普通的斗篷遮住大半的臉,但散發一般的貨郎不會有的氣質。
  「連曲爺都來了,到底是?」祈律越來越糊塗了。
  曲爺直接詢問:「身體還有沉重的感覺嗎?」
  「……沒有了,感覺很輕盈。」祈律對曲爺凝重的姿態頗不習慣。
  曲爺觀察祈律的神情,並握住其手腕,安心地說:「那就好。」
  「曲爺,這裡是夢華村附近吧?還有您為何會在這裡?」祈律一吐心中的疑惑。
  「……」曲爺僅是望著祈律的雙眸。
  祈律不明白曲爺的意思,肅然回望之。
  未久,羅敷和耕父走了過來,兩人見到祈律的身影,加快了腳步。
  「太好了……你終於醒來了。」羅敷感動地看著祈律。
  「兩位前輩……」
  正當祈律將給予安心的微笑時,猛不防遭受羅敷的正面直拳。
  羅敷避開了鼻樑等脆弱部位,惡狠狠打在臉頰上,瞬間祈律臉頰微腫,還有青綠色的的瘀血。
  「疼……」祈律第一次遭羅敷動拳,深感這拳的威力。
  耕父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情,曲爺則眉頭微皺,不一而足表達對祈律的關切。
  「知道疼了吧!」羅敷呿了一聲,將關懷之情寓於這拳之中。
  「羅敷前輩……我……」祈律不知是否要感謝羅敷的手下留情。
  曲爺拿出治瘀散,讓祈律抹上。治瘀散抹下去冰涼冰涼,有效緩解疼痛,祈律不致覺得說話都有些疼。
  羅敷不滿表達:「下次再說那種話、再做那種事,我就直接把你抓回銀湖村!」即使力量大失,要將祈律捉回去還是不成問題。
  祈律猛然想起此事,嚴肅提問:「說到這件事,平陽村……」
  「荊州亂成一片,路上都是仙士,之後還有異象,若非那位先生幫忙,我也帶不走羅敷。」耕父解釋。
  「所以……平陽村等……」祈律可想誅魔的結局而心情沉重。
  曲爺冷靜地說:「有人去處理了,他們會盡量減少損傷。」
  羅敷抿唇問:「祈律,你最後是跳湖了嗎?」
  「是。」祈律回應。
  羅敷嘆道:「你的身體好冷,全身重到不行,差點以為救不回你了。」她還記得當時無助的絕望感。
  「幸好那位先生把你救出來,並烤火為你取暖,不然我們……」即使耕父對外人常持敵意,也必須感謝曲爺的及時援助。
  祈律不解地看向曲爺,問了:「……所以現在的狀況是?」
  「過了數個月,外界傳聞你已經死了。」曲爺簡潔回答。
  「……數個月?」祈律不知該問睡了太久還是太短。
  羅敷點了頭,「是啊,你一直醒不來,這陣子我都在跟耕父吵架。」
  「……那我為何會在這裡?」祈律記得荒流河與夢華池有段距離。
  「那位先生說這裡安全,把我們帶過來這裡。」耕父回復。
  「曲爺?」從兩人的說法中,祈律察覺到問題,不禁懷疑眼前的曲爺不是他認識的曲爺。
  不待祈律提問,曲爺先提了:「……有件事情我想要問你。」
  「……什麼事情?」祈律嚴肅地說。
  曲爺頓了幾秒後,語氣沉重:「你跳湖……是真心求死嗎?」
  耕父和羅敷同樣嚴肅,欲聽祈律的回應。
  祈律堅定地說:「是,既然敵不過司馬懿,就不能讓他得逞。」
  曲爺猶疑地問:「……只有這樣嗎?」他顯然有其他的想法。
  「那不然是怎樣?」羅敷不解地問。
  跳湖自是求死,祈律的尋死理由合情合理,反倒是曲爺的提問讓人費解。
  祈律想起剛才所問皆沒獲得相應答覆,厲聲道:「曲爺,我才想知道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要逃避我的問題。」
  他眼神堅決,勢必得到曲爺的答覆;曲爺沉默了良久。
  耕父和羅敷對祈律的態度略感詫異,此時才發現祈律和曲爺的交情可能相當深厚。換言之,曲爺的協助可能不是剛好。
  曲爺抬起頭,看向來自天境的泉水,悠悠說道:「你去問他吧。」
  「……他?」祈律思索這句是否為推託之詞。
  曲爺向前數步,回首警告:「你們都退後,不然會被波及到。」
  「是要做什麼啊?」羅敷不懂。
  祈律不後退,耕父、羅敷也隨他不動。
  曲爺見三人無移步的打算,不再出聲勸阻,逕自散發強力的仙氣。
  池間的濃霧原本如陰雨濛濛似蒙面美人彈琴,轉為水光瀲灩如豪爽美人坦率高歌,亦相當美麗。
  然而,三人離得太近,受強勁仙氣的影響,身體皆感不適。
  「(好痛苦……)」祈律知曉曲爺的警告意味了,但他的疑惑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夢華池濃霧盡褪後,清晰可見通往天上之泉的環狀階梯。
  階梯上花團錦簇,祈律輕嗅便知泉水的香氣從此而來。原來泉水真從天上來,濃霧是遮掩通往天上的道路。
  曲爺收斂仙氣,但他已不像祈律往昔所見的完全感受不到仙氣的普通貨郎,或多或少能感受得到仙氣。
  「你們從這裡上去,木神句芒會回答你們的疑惑。」曲爺嚴肅地說。
  「木神句芒?」耕父神情驚訝。
  「他不是紫狩的前上司嗎?!」羅敷也難掩訝異之情。
  曲爺匆匆忙忙亟欲離去,祈律迅速走到他的身旁,質問:「為什麼我要去找他?還有曲爺,您身上為什麼有仙氣!」
  「……」曲爺沉默不語。
  祈律深信的事實,就這樣改變了。
  他直望曲爺,眼內除了堅決,還有深刻的懇求,不想品味這種無所適從的滋味。
  曲爺沒有回應祈律的眼神,快步離去。
  「曲爺!」
  祈律出聲,但喚不住曲爺,曲爺的走路速度比飛得還要快。
  「(曲爺……為什麼您不回答我的問題?您究竟隱瞞我多少事情……)」
  他很難受。
  他想要聽到曲爺的親口回應,但曲爺選擇了逃避。
  最後,還將他推給一個從來沒聽過的仙人。
  「祈律,他是誰?身上的仙氣如此驚人……」羅敷撫著雙耳,至今還有些微不適。
  「……現在要怎麼做?去找木神句芒嗎?」耕父凝重地問。
  兩人神情複雜,去或不去都很為難。
  祈律望著曲爺離開的路徑,深知難過無法解決事情,以穩健的態度說著:「走吧,我們也只能去了。」

分隔線

  三人走上天梯,穿過染有百花嬌柔的鵝黃、粉紅、淡紫、蔚藍等色的雲彩後,即登上天境,踏在厚實的土地上。
  率先入眼的,是一群驚惶失措的小精怪。
  小精怪由各式花草幻化而成,看起來小巧可愛,不脫植物原貌,用圓睜睜的大眼睛警戒著。
  「真是盛大的光臨。」羅敷摸著頭。
  「我能理解他們的心情。」耕父無奈地說。
  這些小精怪僅是住民,面對突如其來的「入侵者」,只能勉強迎擊。它們實力不強,但不斷集結,堵住三人的通道。
  對這些小精怪使用增幅之力溝通會消耗太多力量,且人多口雜很難取得共識,祈律把握珍貴的時間,下達指示:「只好驅散他們了。」
  羅敷拿捏魔氣的程度,避免不慎壓死這些小精怪。
  「來吧!」她呼喚外觀巨大而內在空虛的大山,輕易頂在手上,與小巧的小精怪形成強烈的對比。
  小精怪眼睛睜得頗大,看到那座大山嚇得不知所措,紛紛四散奔逃,並發出像哨子的聲音。
  羅敷晃了一圈,將在場的小精怪都驅散開了。
  「以這種小精怪看門,木神句芒的防衛也未免太單薄了。」她覺得有些奇怪。
  「曲爺的力量暫時消解此地的屏障,原本在這裡的小精怪被迫緊急防衛,等會我們見木神大人時必須好好解釋。」祈律沉重地說。
  「你說的曲爺究竟是誰?」耕父問。
  「……他就是我說來紅柳村交換物資的商人,我剛才才知道他是仙士。」祈律僅能回應所知。
  耕父搖頭駁斥:「他不是仙士,是仙人。」
  羅敷攤了手,慶幸地說:「沒錯,那股仙氣比我全盛期還要強上不知幾倍,只能說不是敵人真是太好了。」
  「是這樣嗎……」聽到兩人的說法,祈律眉頭微皺,思忖:「(曲爺擁有這麼強大的仙氣,為何我都沒發現?而且他為什麼要跟魔族交易?)」
  他不認為句芒回答得了這些問題。
  羅敷興奮地說:「正好趁這個時候問紫狩的下落!」
  「剛才兩位前輩說木神大人是紫狩前輩的上司吧?」祈律猛然想起。
  「不錯。」耕父點頭回應。
  祈律從兩人的態度看出他們與句芒友善,脫口而出:「那你們成魔被打入魔界,木神大人都沒有伸出援手嗎?」
  他不瞭解天界,欲從兩人的描述得知句芒的為人,才知道如何應對。
  羅敷搔著臉,試圖解釋:「咳……天界的關係很複雜的,不是你說想幫就能幫的,何況紫狩根本不要仙人的援助。」
  「……什麼意思?」祈律不懂。
  耕父思索一段時間,嘆道:「之後有機會再跟你說吧。」
  祈律猜想天界的規矩可能比牛毛還多,把握珍貴的時間,不執著於這件事上,說道:「也好。」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