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同人】奶油泡芙 x 拿鐵:交錯(ABO)

色之羊予沁 | 2021-09-09 21:49:55 | 巴幣 4280 | 人氣 211


羊\我說:


  她們第一次相遇,是在學校的隱密角落。


  她是因為體育老師說沒要打羽球也不能坐在旁邊看書,所以想乾脆亂晃看看,就意外走入那裡。


  她則是單純翹課,跟約好的學妹躲在那裡打砲。


  這尷尬的相遇,讓泡芙紅著臉逃跑,拿鐵則是抱著已經發軟、意識模糊不清的學妹,望著她遠去的身影。


  那時只單純想著,不知道跟她做愛的滋味如何?


  即使自己正停留在她人體內,心思卻已經飄向遠方。


  ♢


  她知道對方就是拿鐵,確實如傳聞中是位美麗又凶猛的阿爾法。關於那位同學的謠言不曾少過,只是泡芙非常意外會親眼目睹那位傳聞中上課不是睡覺就是蹺課的資優生,會在學校打野戰。


  謠言中,如有歐米佳想「約會」,她都會答應,但是不會放感情,只是喜歡性慾帶來的享受;老師雖然頭痛她不是蹺課就是睡覺的表現,但由於成績優異,不論是作業、實驗、報告或者正式考試都一定會完成,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默許這位總是漫不經心,對一切都擺出懶洋洋態度的資優生。


  泡芙會這麼清楚隔壁班同學,是因為她很努力想拿全校排行第一,但永遠都只能第二。


  她總是在想,為什麼自己不斷努力,都無法將這麼討厭的阿爾法拉下來?


  明明是阿爾法,明明可以展現更多實力,卻選擇「自暴自棄、自毀前途」。


  可是撞見那畫面,她的腦袋卻是一片空白。


  拿鐵看起來很快樂。


  在這令人窒息的校園,她搗亂所有的規矩卻能符合規定,甚至找出自己所需。


  ♢


  她知道對方就是泡芙,那位隔壁班的第二名。


  有時打完砲,朋友會主動開起話題,時常提起老師對她又愛又恨的評價,以及考試又滿分的消息——她不意外,雖然現在生活輕鬆自在,也是小時候吃苦而來,反正擁有自己的時間以後,父母只說做好本分內的事情,所謂學生的本分是什麼?在父母觀念中只有拿滿分跟用最傑出的成績畢業,所以她做到了,父母才對老師寫得那些評價不聞不問,甚至有時嗤之以鼻。


  對阿爾法來說,除了實力以外,最看重的就是性能力。


  她身為一個阿爾法能在校內如此受歡迎,隨隨便便就有歐米佳主動張開腿,只要不弄出孩子、或是被師長當場抓包,父母都不會過問,算是給她一個展現阿爾法「魅力」的機會。


  在她充滿阿爾法跟歐米佳的世界裡,只有朋友口中的第二名,特別不一樣。


  她是貝塔,是全校老師一致認同的資優好學生。


  明明該是勞勞碌碌為阿爾法或是歐米佳賣命的社會底層,居然有能力考上這所學校,甚至堅守第二名的位置,不像三、四、五、六之後每年都會變,彷彿她跟她的位置不受下方潮流的影響。


  所以,拿鐵對她很感興趣。


  但是沒有到主動去看她是誰的動力。


  對阿爾法來說,貝塔就是隨處可見的棋子,就算走得再遠,也只是棋盤上的棋,阿爾法跟歐米佳才是坐在椅子上的玩家,他們得到的成就再耀眼,都無法脫離帶領社會的洋流。


  可是見到她,這些想法都飄散了。


  拿鐵忽然能理解,為什麼朋友會說突然對貝塔感興趣。


  她也是。


  對方看起來很美味,想吃一口。


  ♢


  「妳是泡芙?」


  「呃……對,有事嗎?」


  「有啊,妳有沒有興趣跟我去圖書館?」


  泡芙面對拿鐵的主動邀約,腦袋有些轉不過來,但是她不可能忘記那畫面,所以輕咳幾聲,拿著筆繼續寫字:「但是我們班跟妳們班的自習課時間不一樣吧。」


  言下之意,她不可能為了她蹺課。


  拿鐵笑了笑,注意到泡芙將一張紙條轉向自己。


  『如果妳希望我保密,不用擔心,這件事情說出去對誰都沒有好處,只希望妳在學內盡量維持學生的本分。』


  「噗。」拿鐵忍不住笑出聲,然後將紙條握在手裡:「原來時間不一樣喔?那真可惜,我們約中午?」


  泡芙蹙眉,難道不是為了那件事情。


  拿鐵的微笑給了回應,然後揮揮手:「就這麼約好囉,今天中午圖書館見!」


  她像一陣風,來了就跑。


  這時其他班的同學才緩緩回過神,有幾名跟泡芙關係比較好的學生靠過去問,她只能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拿鐵為什麼會跑來班上。


  泡芙中午用完餐,跟班導說午睡時間想在圖書館看書。


  雖然校規不允許,但是班導仍點頭答應,其他老師看到也會睜隻眼閉隻眼,畢竟泡芙是品德優良的好學生,說會在圖書館就只會在圖書館安安靜靜的看講義、寫試卷,老師對她都特別通融。


  輕鬆得到允許的泡芙來到圖書館,毫不意外拿鐵必須躲躲藏藏。


  她是在最深處、最沒人有興趣的那排資料區找到人,拿鐵沒有做壞事,只是靠著書呼呼大睡,看到這樣的阿爾法可以永遠霸佔第一名讓她看得很心寒,卻不能說什麼。


  拿鐵是阿爾法,也是某家大企業的繼承人,在相處上泡芙會選擇多禮讓,避免自己父母受到欺壓……這是常有的事情,只要世界的經濟脈絡都在阿爾法手上,貝塔的抗議只會遭到無情打壓。


  所以有再多不滿,她仍是可以保持微笑,就像那張紙條,主動投降表示自己沒有心思,也沒膽作為把柄威脅她,兩人裝作不知道就好,請放過她一馬。


  拿鐵非常有經驗,一聽到動靜就睜開眼,發現是她時露出微笑。


  「唉,妳在圖書館吃過東西嗎?」


  「什麼?」


  ♢


  泡芙不敢置信。


  拿鐵居然有圖書館管理員專用的休息室鑰匙,她盡可能避免自己往某方面想,只見拿鐵從小冰箱拿出一個禮盒放到桌上,笑著打開拿出一顆泡芙,問著:「妳要咖啡口味還是原味?」


  「原味就好,謝謝。」


  雖然想拒絕,提醒自己的時間寶貴,可是泡芙想先知道拿鐵想做什麼,只見她把原味的泡芙放上紙盤推過來,就自己拿起另外一顆往嘴裡塞,吃相豪邁又可愛,奶油有些擠出來,她舔舔沾到的手指,對上視線時泡芙才想起自己恍神太久,改看桌上那顆。


  「拿鐵同學找我有什麼事情?請直接說吧。」


  「嗯?沒有呀,只是覺得妳中午常在不開燈的教室看講義,眼睛會壞掉吧?既然圖書館能開燈又不會吵到人,為什麼不過來這裡呢?」


  「我想遵守校內規定。」她淡淡說著:「午休時間學生都必須待在教室裡。」


  「是這樣沒錯,但是偶爾叛逆不覺得有趣嗎?」


  泡芙沒說話,但是眼神只有三個字——不有趣。


  拿鐵依然笑著,沒有再說下去,而是瀟灑地坐下椅子,隨意地翻翻桌上的雜誌。


  「我跟圖書館阿姨說想借這裡跟妳一起溫書,她超爽快的答應了,說妳很認真呢,要我多學學。喔,對了,泡芙也是她請的,等等出去記得謝謝人家喔。」


  「啊,喔,好的。」泡芙一聽愣住,眼見拿鐵的注意力全在玩雜誌上,內心又是嘆口氣,把講義放在桌上、拿出口袋裡的鉛筆、橡皮擦跟原子筆、立可帶,繼續算解不出來的數學題。


  她寫得有些煩躁,不曉得式子哪邊出錯,偏偏下課去找數學老師都沒見到人,泡芙鼓起臉頰嘆口氣,放下筆打算吃一下圖書館阿姨請的點心,這才注意到對面的拿鐵依然在看那本雜誌。


  剛剛是放在桌上攤平看,看不到書名,現在則是整本雜誌靠著桌邊閱讀,泡芙才看出那是本外語雜誌,似乎跟物理化學有關,拿鐵注意到視線,笑著把雜誌放到桌上微微向她推,起身看過去。


  「怎麼了?」


  「沒有……」泡芙說不出為什麼,對上的瞬間感覺自己都被吸過去,阿爾法的魅力不是只對歐米佳有用嗎?


  「妳還是停在同一題啊?」拿鐵沒有注意她的表情,而是看著試算紙,沒有將試算紙轉向自己,直接拿起桌上的鉛筆圈起式子中的幾個數字,說著:「這裡就錯囉,妳應該先帶入這個,不是留到第四式,別被題目搞混了,想成紅色裡面寫藍色,藍色裡面寫紅色,題目問哪個寫紅色,妳不能指寫藍色的紅色當作答案吧。」


  「可是題目明明寫——」


  拿鐵笑著用鉛筆圈出後面的陷阱,泡芙呃了一聲。


  「我沒騙妳吧?」


  「嗯……」


  泡芙盯著題目看,接回自己的鉛筆。


  她這次終於算出正確答案,悄悄地抬頭看拿鐵。


  對方一邊打哈欠一邊把手上的雜誌往桌子邊邊推,就走到外面待了五分鐘才回來,手上拿著一本漫畫進來。


  看到泡芙錯愕的表情,她笑著把漫畫貼在臉旁邊:「沒辦法嘛,這個有趣多了。」


  ♢


  那天晚上,泡芙回家上網搜尋拿鐵看的雜誌名稱,才發現是國外非常有權威又嚴謹的科學雜誌,試閱裡面每個字她都看得懂,但是變成句子就不懂了,讓泡芙懷疑自己外語滿分是不是假象。


  有種無力感湧上來。


  她癱在椅子上嘆氣,阿爾法跟貝塔天生的差異……


  可是看見書櫃上,自己當年拿第一名獎狀跟父母一起拍的合照,她就不允許自己洩氣。


  會有挫折才是人生,她身為貝塔就是要越挫越勇,才可以跟父親一樣擠進大公司,成為非常罕見的貝塔主管。


  沒有時間嘆氣,她必須打起精神。


  ♢


  「嗨,泡芙,要不要中午再去圖書館約會?」


  「請不要製造沒必要的誤會。」


  「別這麼嚴肅嘛,我們都知道約會只是代稱而已。」


  「但是這個詞在妳我身上所造成的聯想不同。」泡芙說完,覺得自己有些尖銳了,所以放軟語氣:「如果是像昨天一樣安靜的溫書,我可以答應。」


  「那就中午見囉!」


  「嗯。」


  看著拿鐵離去,泡芙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的心跳有多快,她握緊原子筆,繼續溫習下堂課的內容,試著不去期待中午。


  ♢


  一開始,她會因為拿鐵的外表感到心跳加速,但隨著相處時間久,她已經能心平氣和,只在她看那些艱澀難懂的外語雜誌,或是花幾分鐘就替她解開困惑時感到內心激動。


  在謠言中,她終於對這位阿爾法有些改觀,雖然還是不認同上課睡覺、蹺課約砲的荒唐行為,至少現在那些都是拿鐵自身的事情,跟她無關,也沒有牽扯過來。


  因為她現在中午都想在圖書館溫書,所以班導跟圖書館阿姨討論一下,泡芙就得到小閱讀室的鑰匙,午睡時間可以待在裡面溫書——雖然不曉得班導知不知道,會附加一位問題資優生。


  泡芙不打算問拿鐵想做什麼,也許她是心血來潮?也許是太受歡迎需要中場休息一下?這段時間謠言不曾少過,泡芙也被老師關心幾次,確定拿鐵沒有做什麼事情,她突然覺得荒謬,什麼是真是假?


  拿鐵確實會跟學妹在校園內亂搞,但是不代表她有把哪個學妹肚子搞大後逼人家去墮胎。


  拿鐵確實中午都會跑到圖書館,但是不代表她是在跟誰約會,甚至在這邊打砲、破壞環境。


  拿鐵確實會抽菸——這點是她意外得知,但是拿鐵只在家裡抽,而且是為事情煩惱需要頭緒才碰,從來不把菸帶到學校,制服會沾到味道是因為朋友會抽。


  拿鐵並不會亂丟保險套,她用完會拿去丟——這點是泡芙不想知道但是被迫知道。因為那時候拿鐵遲到十幾分鐘才來小閱讀室,雖然泡芙沒主動問遲到原因,拿鐵在坐下椅子後就嘆氣說著她朋友跟人打砲亂丟套,結果害她被懷疑、被老師抓到辦公室臭罵一頓。


  那時候泡芙才知道,拿鐵的班導很想把她退學,但是礙於成績優異跟沒有實際的證據,總是會搞這些莫許有的罪名。


  「他只是討厭女阿爾法而已。」拿鐵樂觀笑著,然後再聽說,原來拿鐵班導的前女友就是被女阿爾法橫刀奪愛,所以她才被特別針對。


  「妳有特別害怕被誰討厭嗎?」


  那天,泡芙難得反問她的私事,拿鐵意外,但是笑容不滅。


  「爸媽吧?」


  她給出一個標準答案,然後拿下嘴裡的棒棒糖,像是刁菸般夾著,燦笑著:「還有妳。」


  我?


  只要反問,她們就可以展開話題、多瞭解彼此,但是泡芙只喔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


  第二名幾乎是注定的答案。


  泡芙在排行上都是一,唯獨在校排上永遠是二,她很想知道為什麼,到底是哪些科目考輸拿鐵?哪些比不上她?雖然拿鐵在小閱讀室確實會看書,但不是看課外讀物就是漫畫,從來沒見到她認真過。


  這次排名幾乎將她原本的改觀打回原型,泡芙以為自己能釋懷阿爾法的實力,但是成績發下來,就無法接受了。


  十分難得地,她主動到隔壁班。


  這節下課拿鐵意外乖乖待在教室,或許是上節課在發成績單,她才沒有蹺課。站在門口就看到中間最後一排的拿鐵,她跟同學有說有笑,某些人甚至親密地貼在旁邊,放眼望去就像後宮群,沒有班級該有的樣子……泡芙扯動嘴角。


  「拿鐵同學在嗎?」雖然看到她了,泡芙仍是這句,拿鐵原本還有說有笑,在聽到她的聲音時眼睛一亮,笑著跳起來。


  「嗨,好難得妳主動找我唷,要喝奶茶嗎?剛好多……」


  「不要。」


  「唉呀。」


  看到泡芙嚴肅的表情,拿鐵也稍微正經,離開位置走到門口。


  「怎麼了?」


  「今天中午妳會來吧?」


  「啊?昨天不是說考完先休息一……」


  「妳會吧?」


  面對固執的泡芙,拿鐵釋出軟軟的笑容。


  「嗯。」


  「記得帶考卷還有成績單!」


  泡芙說完就走了,拿鐵靠著門框看她回自己的教室。


  「妳什麼時候對貝塔有興趣啦?」同學喝著奶茶,這語氣讓拿鐵一時分不出是玩笑還是嘲諷,拿鐵笑而不語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跟朋友們打哈哈。


  ♢


  她中午沒有過去,反而翻牆蹺課了,跟交友軟體認識的砲友在旅館來場深入交流,當完事時,砲友險些陣亡,滿臉哀怨瞪著在補充水分的阿爾法。


  「妳這混蛋居然拿我出氣……」


  「有嗎?」


  「沒有嗎?平常妳很有技巧,今天卻是一直用力撞撞撞,把我當沙包喔?」砲友說完唉了幾聲:「都說明天有比賽了……還不溫柔點。」


  「但是剛剛是誰說再用力點的?」拿鐵笑完將喝空的瓶子放桌上,看眼時間差不多放學了,她想起泡芙不甘的眼神,沉默片刻,坐回床上。


  「再陪我一下吧。」


  ♢


  昨天中午拿鐵爽約,泡芙感到生氣,但是下秒陷入思考——是不是她太兇了?


  當時的不滿直接寫在臉上,論誰都會覺得莫名其妙吧?拿鐵考第一名是她的實力,而且她是從入學開始就證明自己會玩又會讀書,又不是刻意隱瞞實力考第一名……泡芙懊惱,不論如何她都得給對方一個道歉。


  可是中午會來嗎?


  早上的課她都在恍神,沒有第二次勇氣到隔壁班問。


  中午吃完飯,同學看到她還在位置上發呆很訝異,問怎麼這時還待在教室?大家已經習慣她中午會跑到圖書館,泡芙愣了愣,像是機器人般完成平常的流程,帶著講義、考卷到圖書館。


  「午安,妳今天比較晚呢。」


  拿鐵像往常一樣出現,因為她今天慢了幾分鐘,導致對方只能站在小閱讀室外面等。


  「抱歉。」


  泡芙輕鬆說出口,意識到自己也該為昨天的態度道歉,話卻卡在喉嚨中,一句都說不出口。


  就像完成平常的任務,她先打開小閱讀室的門、開燈、開冷氣,拿鐵才會出現。


  拉開平常的位置坐下,講義才開放到桌上,突然有一袋東西被堆到自己手邊。


  「這是什麼?」


  「妳不是好奇我的成績?」


  泡芙聽到一愣,這是道歉的好時機,她卻再次錯失機會,變成不會說話的啞巴將袋子裡的成績單跟考卷都拿出來。


  上面毫不意外都是第一名,只有年級有變化。泡芙看著熟悉的考卷,她仍記得自己錯哪些題目,但是在拿鐵的考卷上都是正確答案,而且——她的回答都很出色。


  學校考卷最大的魔王不是選擇題,而是問答題。


  問答題沒有標準答案也沒有正確敘述,她每次絞盡腦汁也無法拿滿分的問答題,拿鐵這裡都是滿分——即使是她班導出的題目,也會因為佩服這些回答而給予肯定。


  看第一眼,會覺得拿鐵在賣弄文學才用外語寫,但仔細閱讀會發現,那些句中的雙關與隱喻還有優美詞彙,十分精準地回答題目,偶爾會心一笑,又或者陷入深思,這已經跳脫同年級的水準。


  原來從一開始的差距就不是幾分的問題。


  泡芙再次深受打擊。


  「妳很聰明,是不是要給我一個道歉了?」


  「……為什麼?」


  「因為妳昨天的態度像是在質疑我作弊才第一名。」


  「我沒有……」


  「那妳該給我道歉。」拿鐵溫柔說著:「昨天妳的反應,我真的很受傷。」


  泡芙嘴巴開開合合,她知道自己昨天態度非常糟糕,但是受到的打擊太大,還有拿鐵平常帶來的觀感,看到考卷上優美的回答,泡芙很難形容內心的感受。


  她抿抿嘴唇,不發一語將考卷都還給拿鐵;拿鐵也沒有再說話,將考卷收回來。


  她們恢復以往的模式,一邊認真寫講義,一邊認真看漫畫,直到鐘聲敲響,泡芙抬起頭,拿鐵依舊漫不經心地打哈欠,拿著漫畫走出去。


  「對不起,我為昨天的態度道歉。」


  泡芙終於開口,拿鐵停下腳步、揮揮拿著漫畫的手。


  她說,沒關係。


  但是那句沒關係就像她寫在回答上的文字力道。


  優雅,卻帶著落寞。


  ♢


  「泡芙要跟我約會看看嗎?」


  「看書。」


  「偶爾放鬆也很重要唷。」


  「我沒時間。」泡芙皺著眉頭,努力跟眼前的數學題對抗:「對妳來說考試很簡單,可是對我而言不一樣,每一次的考試都是大事,沒有時間出去玩。」


  「可是太緊繃,腦袋也會壞掉的。」拿鐵說完,得不到回應了,她只好伸懶腰,自己打破沉默:「那如果有天妳考第一名,會願意抽空時間陪我出去約會嗎?」


  「好啊,反正第一名又不是說說就能得到。」泡芙只想認真寫講義,沒有仔細聽拿鐵在說什麼,因此錯過她的眼神,還有釋然的笑意。


  ♢


  「爸,如果我考第一名以外的成績,你會生氣嗎?」


  「我會打斷妳的一條腿。」


  「就這樣?」


  拿鐵回到自己的房間,想了想,做出決定。


  ♢


  學校每兩個月一次大考,當泡芙發現自己是全年級第一名時,嚇得心跳差點停止。呆呆地謝謝同班同學的掌聲還有歡呼,過了幾分鐘才回神——難道拿鐵這次第二名?


  「嗨,泡芙。」


  下課時拿鐵主動來打招呼,泡芙什麼都還沒說,她就是一句:「妳之前答應我考第一名就願意約會喔,我們約個時間出去看電影吧!」


  「我什麼時候……」


  「不可以反悔喔,妳之前答應我了,要說話算話,我先回教室囉,再見——」


  「再……等等,我還沒跟妳說這次考第幾名,難道是妳故意放水?」


  看到拿鐵的笑容,泡芙頓時生氣了。


  「妳、妳怎麼可以拿自己的成績開玩笑!」


  「別這麼生氣嘛,為了得到約會的機會,我可是拿自己的一條腿換唷。」


  什麼意思?泡芙很想問清楚,但是老師已經走進教室裡,雖然還沒敲響上課鐘,她還是把注意力拉回來,不再理會拿鐵那句話。


  拿鐵昨天有說,今天公布成績不會到小閱讀室,所以泡芙知道她不會來,但是少了拿鐵的午休時間,竟然讓她感到不自在……


  ♢


  她很快知道那句「一條腿」不是開玩笑。


  當拿鐵一拐一拐地走進校園時,泡芙以為是腳受傷而已,可是仔細看才發現……她的左腳裹著一圈厚厚紗布,一看就知道斷了,背後汗毛整片豎起。


  「嗨,早安。」


  「妳、妳、妳……」泡芙原本打算遇到拿鐵時要臭罵一頓,雖然得到第一名很開心,但她希望是藉由自己的實力,而不是拿鐵的施捨,這感覺很不舒服——結果在相遇的當下,要說什麼全忘了。


  「也不是很嚴重,根據阿爾法的恢復能力,一個月後我又能輕鬆蹺課了。」拿鐵帶著微笑,可是泡芙笑不出來,反而逐漸紅了眼眶,拿鐵這才意識到不妙:「泡……」


  「請不要讓我開始討厭妳。」她忍住沒有落淚,回頭往班級走去。


  搞砸了。拿鐵想著,她只是不想被討厭而已。


  考贏泡芙,她會在意;讓泡芙贏,她會生氣。


  看自己可憐的左腳,拿鐵唉呀呀地無奈笑著。


  ♢


  小閱讀室的氣氛如同以往,雖然多了藥膏味,還有拿鐵偶爾會發出比較大的噪音,泡芙總是會忍不住偷看幾眼,確定對方沒問題就繼續寫講義,但是那隻腳實在太顯眼,泡芙最終寫不下去。


  「妳的腿怎麼變那樣?」


  「因為沒考第一名呀。」


  「我很認真啦!」


  「我也是認真的。」雖然拿鐵依舊漫不經心的模樣:「我從會說話開始就被迫學一堆東西,早在小學三年級就學完所有課程了,雖然有些東西隨著長大會淡忘,但是看一看就有印象,所以沒有問題。總之呢,在爸媽的教育下,我度過十分精彩的童年,完成他們非常不合理的強度要求後,爸媽答應我,只要拿到指定的學歷、用最優異的成績畢業,在校時期我要怎麼玩都可以。」


  泡芙這句話震驚到,拿鐵剛剛是不是透露自己家裡的事情?


  「所以妳的腳才……」


  「嗯啊,不過這是最後一次,腳斷掉挺麻煩的,都不能去約會了。」


  又安靜了。


  拿鐵偷偷瞄過去,泡芙低頭、抿抿嘴唇。


  「我只是希望妳能第一名而已,如果不是我必須達到要求,妳絕對能在這所學校創造傳說吧。」她開口,或許是因為少掉以往的微笑,面無表情的拿鐵,突然真實許多:「不管是老師還是同學都說,妳很可惜。」


  泡芙一愣。


  「我不需要這些憐憫……」


  「他們不是憐憫,而是真心希望妳贏過我這麼亂來又敗壞風氣的混帳呀。」拿鐵笑著,提醒泡芙學校的名譽確實因為她入學以後蹺課、瞎攪讓訓導主任等等氣得牙癢癢又無可奈何。


  這時就要讚嘆選學校前有先看校規是有用的。


  因為沒什麼人會看校規,只有她一個學生知道,這是間以實力說話的學校,只要有本事樣樣第一,在不犯法的前提下都不會被退學——拿鐵就是看中這點才讀這裡,在註冊前還先找學務主任問過這條校規的真實性,因為創校以來從未有學生能一直霸佔第一名,所以學務主任驕傲地說「如果真有這樣的天才學生就讀,我們絕對不會開除」就,吃虌了。


  也是在拿鐵入學屢次瞎攪之後,學生才知道有這麼神奇的校規存在。


  泡芙意識到這句話代表,師長都在可惜無法開除拿鐵。


  「那、那、那妳這次考第幾名……會不會被……」


  「幸好妳有手下留情,只比我高兩分,分數差距沒有大到能讓他們找藉口開除我。」拿鐵清爽的笑容完全不把他人對自己的恨意當一回事,泡芙也說不出為什麼,就流下眼淚。


  拿鐵傻住,泡芙低頭用袖子擦擦眼眶


  「謝謝妳……」


  「怎麼突然謝我?」而且還哭了。拿鐵後面這句沒說出來,根據她的經驗,越說對方會哭得越慘,如果剛好被人看到誤會就糟了。


  「其實,我真的很需要第一名。」泡芙吸吸鼻子,努力振作看向她:「我爸爸在某家大公司上班。」


  一說那名字,拿鐵點頭代表知道,是她爸不放在眼裡的競爭對手之一。


  「明明我爸有實力升職,但是他們董事長還什麼不給升,說我爸只是貝塔,這樣就夠了。可是、可是我知道是因為,我害爸爸……」泡芙說到後面哭意更能濃,努力忍住、繼續說著:「其實是……我爸被公司上層的人不爽……因為我、我的成績比他兒子好,如果、如果又讓我爸升職,他會覺得很沒面子……」


  「這樣啊。」


  拿鐵知道有些阿爾法就是這副死德行,所以出現這種事情不意外,因為大多數的阿爾法都習慣貝塔鞠躬哈腰,如果有哪個十分優秀能挺直背跟他們較量,就會從笑轉生氣。


  那是老一輩的觀念,都覺得貝塔就該乖乖低頭。


  「他們、他們知道妳是誰,說、都說如果我能在考試中得到第一名,把妳比下去,等於公司打敗勁敵的繼承人,就、就證明爸爸有能力,可以升職。」泡芙吸吸鼻涕,很難過。


  拿鐵有點想笑,她爸公司該不會是想找機會嘲諷「我員工女兒都比你公司繼承人強」吧?


  「那妳爸爸有確定升職了嗎?」


  「嗯。」泡芙點點頭,注意到拿鐵遞來了衛生紙,不好意思地道謝接過,把鼻涕哼乾淨。


  「這樣就好囉!如果斷條腿能讓妳爸爸的辛苦有回報,我很開心喔,妳也笑一笑嘛,而且說句實話,就算沒遇到妳,我這次考試也打算放水的。」拿鐵帶著得意的笑容:「反正畢業後得收心,趁現在能瘋時我想挑戰爸媽的底線,這樣青春才不留遺憾!」


  「可是妳瘋一回的下場是被打斷腿耶……」


  「至少將來不會遺憾沒有挑戰爸媽的理智線嘛——」


  泡芙被她逗得有些哭笑不得,吐槽哪個家庭會因為沒考第一名就把腿打斷,兒女還說只是在測試爸媽的理智線;拿鐵的心思卻已經飄遠,根本不在意腿受傷,也從未想過自己有天會因為一個人的笑容恍惚、入迷,發自內心的微笑。


  爸爸看到成績單時,冷面拿起棍子將她的腿打斷,媽媽也只是冷眼旁觀,那時拿鐵覺得諷刺,在父母眼中的自己只是張成績單,得不到一,就必須死。


  可是父母也沒有得到企業中的一啊,還強行把希望寄託在她身上。


  但是現在,心中的刺消退了。她的腿斷意外換取他人長期間付出本該得到卻現在才得到的結果,也算好事。


  畢竟腿斷了,她可以靠時間修養,將來仍要接管爸爸的事業,依舊是高高在上的阿爾法,沒有太嚴重的損失。


  「唉,泡芙。」


  「嗯?」


  「從腿受傷後,都沒人要跟我約會了。」拿鐵裝可憐說著:「妳要陪我看電影嗎?」


  「妳受傷就乖乖待在家裡不要亂跑啦。」


  「可是看電影又不會亂跑。」拿鐵眨眨眼:「拜託嘛?」


  第一次被人這樣求,還是隨便一個舉動就會讓自己心跳加速的阿爾法……泡芙的臉越來越紅,在支支吾吾下,堅持也被擊潰。


  「好、好啦,反正之前也答應妳了。」


  「太好了,泡芙果然才是真愛,都不會嫌棄我呢!」


  「什麼呀!」泡芙激動到站起來,與此同時,外面傳來圖書館阿姨的聲音。


  「同學注意音量,現在是午休時間。」


  「對、對不起。」她紅著臉坐下,感覺到拿鐵的視線,卻遲遲不敢對上眼。


  就怕再多看幾秒,單純的心動會有不一樣思緒。


  ♢


  她們約週五下課後去看電影。


  泡芙習慣假日自己待在家裡看書;拿鐵則是假日必須跟父母進公司。她們的時間意外能搭上,甚至連要看什麼電影都是立刻決定好,定了兩張票。


  拿鐵選了英雄電影,滿心期待快點入場。


  泡芙看著電影廳那幅大海報,她對英雄電影沒興趣,反而喜歡看恐怖片跟科幻片或是真人改編的傳記。通常英雄電影她都是在電視上看免費的,這是第一次跟拿鐵來到電影院,用獎學金買了一張自己沒有特別感興趣的英雄電影票,隨著人潮入場。


  雖然拿鐵想全部自己出,但是泡芙婉拒了、自己出電影票錢,被拿鐵塞了一杯飲料跟一份爆米花,口味意外是她喜歡的甜鹹參半。


  或許是這部英雄電影非常好看,或許是手上的爆米花很好吃,或許是有拿鐵陪伴……她被深深吸引目光。


  「泡芙泡芙。」


  「嗯?」


  「我們下次再一起來看電影吧。」


  散場後,她的笑容隨著電影結束顯得朦朧,泡芙只知道拿鐵的笑容深深刻印於心,卻不知道自己也在拿鐵心裡引出漣漪。


  「好。」


  泡芙帶著笑容,溫柔地走入她的心裡。


  ♢


  她們開始會邀約彼此看電影,或者說,當拿鐵問她要不要出去時,只要是平日、明天沒有太重要的大考,她都會答應。


  兩人都是去類似二輪電影院的地方,那裡有獨立小包廂、門無法上鎖,一百多部電影能任選兩部自己感興趣的觀賞,還有一杯免費飲料又能集點,對學生有非常大的魅力,負擔也沒有去普通的電影院還重,只是無法看到最新上映的片子而已。


  拿鐵是在朋友介紹下才知道這種地方,時常電影看到一半就跟來約會的對象火熱起來,或者說這才是她們的目的;但是當對象變成泡芙後,常被當成便宜砲房的小包廂終於恢復真正的用途,播放影片的螢幕也不再倒映交錯的身影。


  她們都享受著此時此刻,甚至在不自覺間,泡芙習慣拿鐵會依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手指交握,看著前方,偶爾伴隨吸管攪拌冰塊發出的聲響。


  可是。


  「學姐不是說等傷好了要跟我出去玩嗎?」


  「唉呀抱歉,我約太多人都忘記了。」


  「唉唷,妳怎麼可以這樣!」


  無視其他人在走廊上打打鬧鬧,貝塔很欽佩阿爾法的恢復力,幾個月前腿斷掉,現在卻好的差不多——雖然大家早就見識到拿鐵的厲害,據說她不能動時,約會對象都自己主動,還發現幾種新玩法,簡直沒有極限。


  泡芙真心覺得,拿鐵的時間管理很厲害。


  能這樣瞎搞胡搞,但是又維持課業……她曾經問過是怎麼辦到的,拿鐵說是每晚睡前看一下明天上課內容是什麼來喚起記憶。


  接下來的發展,泡芙不意外。


  「對不起泡芙,我忘記之前跟……」


  「沒關係,妳去吧。」


  隨著腳傷好轉,拿鐵從森林起身,回到自己的大海。


  播放的螢幕,只剩下她一人的倒影。


  ♢


  「我想專心讀書了,最近一直看電影,成績下滑不少。」


  「唉?」


  午休結束的鐘聲才剛敲響,拿鐵在伸懶腰要起來時,泡芙已經把講義、考卷等等都收好,把電影的集點卡推到她面前;拿鐵愣住,眼見她轉頭就走,立刻追上去。


  「我可以教妳!」她急忙說著:「不是說好要把那家店看倒嗎?」


  泡芙一聽,笑著搖頭,她們明明知道是玩笑而已,拿鐵卻牽住她的手,瞬間把距離縮短。


  「是因為我身邊太多人,讓妳厭煩了嗎?」


  「我從認識妳開始,身邊就很多人了。」


  「但是妳答應跟我看電影時,身邊沒有人。」


  她們之間只剩安靜。


  「泡芙……」


  「我說了,成績下滑太多。」


  拿鐵放開手,泡芙沒有回頭。


  ♢


  溫熱、濕黏,熟悉的嬌喘。


  亢奮的身體卻無力的大腦。


  拿鐵第一次在性事上力不從心,就連事後的逛街也沒興致。


  她回到家,吃著媽媽每天都會切的水果,翻開爸爸放在桌上的資料閱讀,之後洗澡,睡前翻一下明天的上課內容,跟爸爸給的資料相比,有種大學生拿幼稚園課本的感受


  但是泡芙說她的成績下滑了。


  ♢


  「泡芙,我們哪天再去看電影?」


  「我昨天有說……」


  「拜託嘛。」拿鐵打斷她的話,露出苦笑:「最後一次,之後我也要認真讀書了。」


  或許是那句話太震驚,泡芙無意中答應了。


  ♢


  「證件,喔,都滿十八歲,那可以看這部。」


  「謝謝。」泡芙收起證件,她以前都沒感覺,直到剛剛發現拿鐵比自己小幾個月就覺得神奇,開口:「原來妳會看血腥片?」


  「簡介看起來很有意思嘛,反正太血腥的地方遮一遮就好,應該就跟鬼片一樣?還可以租給學生就是沒有全部都很血腥的意思。」拿鐵興奮說著,雖然血腥片有些難想像,可是跟泡芙的最後一次約會,一定要很特別。


  接著她後悔了。


  血腥是血腥沒錯,但是拿鐵覺得真正列入十八禁的原因,是……裡面居然有床戲,而且大膽裸露沒有遮遮掩掩,拿鐵默默拿書包遮住下半身,紅著臉不敢看泡芙,泡芙也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為何血腥片裡的床戲會感覺無比漫長?


  看了很多部,其實也有不少吻戲跟床戲,但是沒有今天這部非常刺激。她們都不知道是看著電影發呆還是被電視看,回神時劇情已經演完。


  「我、我去挑另一部。」


  泡芙說完就飛奔出去,身體有些微異樣。


  第二片她挑拿鐵會喜歡的英雄片,但是兩人都無法進入況狀,上一部太刺激,身體的亢奮還沒消下來。


  看看拿鐵抱住包包的反常舉動,就知道她發生什麼事情;泡芙自己也不是很舒服,想要換內褲。


  剛剛她們應該直接解散……不,這樣會很尷尬,還是播放第二部比較好。


  「我……」拿鐵突然說話,泡芙看過去,她們早就無心看電影,反而注視彼此的眼睛……直到呼吸交融。


  泡芙的心跳加快,能感覺到拿鐵的體溫,以及嘴唇上的柔軟。


  她沒想過自己會主動勾住拿鐵的脖子,加深這個吻,往她身上靠過去——在對方驚訝的眼神中,泡芙不確定這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難怪妳突然不想跟我約會了。」分開的吻,拿鐵摟住她的腰,感覺到懷中人的緊張,在她耳邊低語:「如果以後只跟妳玩,只跟妳約會,甚至只跟妳接吻、做愛,泡芙還願意陪我看電影嗎?」


  「嗯……」


  「如果成績下滑?」


  「妳不是說可以幫我補習……」


  她再次親吻那雙嘴唇,電影演到哪去,已無心思在管。


  ♢


  貝塔跟阿爾法有無可能?她不知道。


  拿鐵有沒有跟其他對象說過那些話?她不知道。


  還在迷茫階段,就把理性拋棄、將身體給出去。


  泡芙喜歡跟拿鐵做愛的滋味,也喜歡她只專注自己的眼神。


  ♢

  泡芙

  偶爾體育課的自由活動時間,泡芙會到初遇拿鐵的角落,同學都是打球太激烈腿軟,她則是跟拿鐵打砲太激烈腿軟。


  泡芙漸漸染上拿鐵的壞習慣,明明過去討厭別人在神聖的校園裡亂搞,她現在卻隨著對方在各種地方做愛,除了圖書館,兩人私下常常黏得難分難捨,放學後卻只喜歡牽牽小手或是抱抱,一起在小包廂看電影。


  這段感情她們能維持多久?


  泡芙隱約感到不安,最後,不安成現實。


  拿鐵退學了,音訊全無。


  ♢


  泡芙只記得自己常常在夜晚中哭醒,又在眼淚中睡去。


  或許是兩人就算再小心翼翼,拿鐵忘了自己是萬人迷,泡芙忘記也有人暗戀自己,總是會有人看出一絲不對勁,尤其是對阿爾法氣味敏銳的歐米佳——過度囂張的阿爾法最後敗在曾經有過關係的歐米佳手上。


  或許一開始她們就不該在學校裡做這種事情。


  但是拿鐵說,就算都在外面,事情依舊不會有改變。


  只因為她們都是學生。


  只因為她們不是阿爾法配歐米佳。


  只因為她。


  泡芙試著解釋,師長卻化身成噬血的猛獸,紛紛攻擊拿鐵,清算她過去曾經做過的事情,那些責罵聲蓋過泡芙的請求,直到最後,拿鐵的爸爸問,那女孩怎麼說?


  在大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師長的眼神各個貪婪,泡芙甚至感覺自己能聽到他們在懊悔沒有先把自己拉到旁邊,說對方家長問的話就把錯都推到拿鐵身上。


  這些人的團結,只為把問題資優生趕出校園。


  「她是被我威脅才發生關係的。」拿鐵帶著以往的笑容,說著:「原本還可以玩更久呢,可惜。」


  「妳怎麼可以——」


  師長們聽到那句罵得更兇,泡芙卻在拿鐵的眼中看到歉意,整件事情有明顯的漏洞,但是師長們視而不見,也沒人在意貝塔的話語權,泡芙想衝進中心點將拿鐵拉出來,卻被父母阻止,站在一旁觀看。


  最後事情以拿鐵被她爸爸打一巴掌落幕,但是她卻帶著笑容說了一句,謝謝。


  臉上帶著掌印的拿鐵,朝哭紅雙眼的泡芙微笑。


  用唇語說,別哭。


  她們之間的樣子,是彼此看到的最後一眼。


  之後,拿鐵退學了。


  據說她爸受不了的關係,直接委託朋友讓拿鐵去國外繼續讀書。


  泡芙在那次事件中,被當成可憐的受害者,雖然有人覺得她並不無辜,但是這些聲量並沒有傳開,如果有人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泡芙都會選擇閉口不談。


  因為她不確定自己所說的「真相」,是不是拿鐵期盼的「未來」。


  回去當晚,她哭了很久,為什麼大人都不聽她說話?為什麼只認為拿鐵錯了?


  在那場質問中,她彷彿只是裝飾品,跟著爸媽旁聽別人的遭遇,在反覆的哭泣跟清醒後,泡芙終於意識到拿鐵是在保護自己……


  如果貝塔被名校退學,之後找其他學校或是將來找工作都有可能碰壁,但是拿鐵沒有這些煩惱,只是泡芙真的很難受,覺得在學校裡的每一天,都是拿對方換來的機會。


  要是當時拒絕,或者不要選在那裡,拿鐵就還在學校,每天午休看外語雜誌、問要不要去看電影?然後拿出那張集點卡讓櫃臺蓋章,兩人開心享受這些美好,直到畢業。


  但只能存在於夢裡。


  仔細回想很多細節,泡芙甚至發現拿鐵感謝她爸打巴掌也是有原因了。


  當時在場,她爸毫無疑問有最高的話語權,卻在拿鐵開口之後選擇沉默,安靜了數分鐘才一巴掌,沒有轉頭問身為另位當事人的她真相,順著拿鐵的意思,將重心只放在她身上。


  所以拿鐵才說謝謝。


  ♢


  無法順利集完點的電影院卡。


  沒有人認領回去的外語雜誌。


  畢業典禮的音樂在體育館大聲播放。


  泡芙悄悄離開,去到另一處的隱密角落,看到地上有張撕爛的考卷。


  泡芙拿起來看,是不認識的學生名字,考卷只有十分,她笑出來,靠著牆壁、閉上雙眼。


  風輕輕吹拂,就像那天的體育課一樣舒服。


  只是這個角落,再也沒有另個人的身影。


創作回應

色之羊予沁
 
  泡芙用第一名的成績,保送國外名校。

  人生地不熟的她,不小心在學校裡迷路了,她慌張地左顧右盼,努力跟路過的學生求救,但是由於緊張過頭,對方聽不懂她在說什麼,這時旁邊傳來笑聲,有個人親暱地摟住她的肩膀。

  「要不要跟我約會?」

  熟悉的笑意跟溫柔眼神,她頓時停住要拍掉手的舉動,訝異地看向對方。

  然後,淚水盈框。

  (完)
2021-09-09 21:50:49
色之羊予沁
熟悉的笑意跟溫柔眼神 → 熟悉的輕笑跟溫柔的語氣
2021-09-10 01:18:06
姜月影
BE 變成HE 太會了
2021-09-09 22:23:26
無殤
羊羊回馬槍!?
2021-09-10 00:28:53
小松
居然從BE變成HE,羊羊妳怎麼了(X

風流的拿鐵阿姨真有趣
2021-09-10 07:45:27
欹嵐
回馬槍好評嗚嗚嗚嗚
2021-09-10 19:51: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