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05

久遠之湮 | 2021-09-09 02:05:17 | 巴幣 0 | 人氣 62

連載中穿越成為蟲族之王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資料夾簡介
劉宥過勞出意外後,穿越到了一個星際世界 穿越就算了,連種族都換了是怎麼一回事! 自爽、滿足個人萌點用 無邏輯、無三觀、無文筆的三無產品


他是土生土長的地球人,現在也只會唧唧叫而已,那些外星人說的話,沒道理聽得懂啊!

再不然,這個夢境也太真實了,他到現在還沒有清醒的跡象。

劉宥實在太震驚了,以至於忘了他在掩體之間移動。幸好蟑螂窸窸窣窣的移動聲提醒了他,不然那群光滑人一回頭,妥妥被發現的份。

他趕緊躲進最近的陰暗處。那群人離得越近,聲音也越大聲:「狗娘養的傢伙!竟然敢偷穿梭艦的驅動零件,還不給我殺了他!」

穿梭艦的驅動零件!劉宥眼睛都亮了,看看他聽到了什麼!

只要有一架穿梭機,或許就能離開這片垃圾場。

他需要更多關於穿梭機的情報。

劉宥沒有貿然靠近那群人,而是轉為思考,那些鬼鬼祟祟的星際蟑螂,遇上什麼樣的情況才會攻擊人,好讓他可以趁亂接觸短毛的半身人。

這件事有些冒險,因為他不曉得半身人會不會攻擊他,或讓他置身險境,但不冒點風險,他一隻嗷嗷待哺的弱小可憐生物,要摸透整個垃圾場,甚至離開這片地區,不曉得要花上多少時間。

他不過是起心動念而已,那群蟑螂忽然有了動作。

一隻蟑螂從天而降,啪噠一聲落在為首的人頭上。

劉宥忍不住別過臉。那畫面太美,他不想看。

「啊啊啊啊啊——!」

那一擊似乎是蟑螂的信號,其餘的蟑螂紛紛從陰暗處出動,一時之間,雷射四濺,那一群人不分敵我的瘋狂掃射。

混亂反倒不容易打死蟑螂啊!想想看,在地球上,一邊尖叫一邊打蟑螂的人,最後都會敗給蟑螂的混沌飛行。

劉宥趁亂切了近路,搶先跑到短毛半身人的前方。他冒出半個身體,盡可能的用肢體語言告訴對方「跟我來」。

不知道對方是看懂他的動作,又或是別無選擇,短毛半身人腳下用力一踏,轉了個方向,跟在劉宥後方,彎進另一處垃圾層疊的地方。

這可是劉宥方才在垃圾山上看到的好地方,可適合短時間藏身了!

垃圾場久經飛船傾倒無盡的垃圾,底部堆積的東西要從高處才看得清楚。這處垃圾堆的基底是一座小型飛船,如果不是從高處觀察,或是對垃圾場足夠熟悉,一般人不會發現短短幾步的距離別有洞天。

這裡足夠他們短時間藏身,甩掉追兵,更不會暴露劉宥視為領地範圍的引擎小窩。

他帶著半身人找到飛船的入口,一人一蟲匆匆躲了進去,劉宥還特地守在入口處把風,一有任何動靜,他們可以利用飛船內部的結構對敵人進行反殺。

他們在破舊飛船裡躲了一段時間,光滑人遲遲沒有動靜。

劉宥覺得餓了,他想外出看看蟑螂把光滑人搞得怎樣,順道覓食,如果蟑螂攻擊力高一點,指不定還能殺掉那幾個光滑人。

他現在是楚楚可憐的幼小生物,禁不得餓。

唯一的問題是,他和短毛半身人之間存在重大的語言隔閡。

幸好短毛半身人也沒什麼耐性,他徵詢似的朝劉宥問道:「外面似乎沒什麼動靜了,我們要不要出去看看?」

劉宥「唧!」一聲表示同意。

他已經不想在意,為什麼聽得懂其他種族語言這件事了。

他們返回光滑人被突襲的現場。出乎劉宥的意料,光滑人還真被蟑螂搞死了,不是被蟑螂啃得七零八落,要不就是自己人的誤傷。

而那些啃咬的痕跡看起來有些眼熟——有點像隔夜菜老鼠身上的痕跡。

劉宥一個激靈,好像懂了什麼。

他心情複雜的用前肢翻弄光滑人的身軀,不等他從屍體順出可以使用的東西,短毛人已經熟門熟路卸下光滑人的武裝,並將身上值錢的東西順一輪。

「……」這速度,可以稱做一鍵拾取有沒有。

短毛人回首,見到目瞪口呆的劉宥,伸手在戰利品掏了掏,扔了一塊吃到一半的肉乾在劉宥面前。

「……」這分贓也分得太小氣了,劉宥有些後悔淌了渾水。

傻傻揭露飛船那麼好的位置,還暴露自己的存在,到頭來只有一塊肉干,這風險跟報酬不成正比。

但做都做了,後續短毛人要如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劉宥想了想,既然他現在是一隻幼體,應該維持傻白甜的人設。他推著肉乾,傻呼呼的跟前跟後,看著短毛人把屍體打劫一空,該銷毀的東西盡數銷毀,卻保持屍體死亡的模樣。

劉宥看明白了,若光滑人的同伴找來,短毛人維持現場,好讓對方知曉不是自己動的手。

至於被摸走的裝備,死人身上被搶走的東西,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如果還有更多的光滑人,這附近應該有拾荒人群組成的聚落。只可惜他現在太過弱小,更不知道自己的種族,貿然前往人群聚集的地方有些危險。

但是,若有人能協助他前往人們的聚落,安全性或將高一點。

興許是見到劉宥呆呆的模樣,短毛人有些無奈。他回過身,指著劉宥說道:「停住。」

劉宥當即停下四隻腳,不明所以的看向短毛人。

「我說你啊!」短毛人似乎要伸手碰他,最後將手收了回去,「既然沒事,也別跟著我了。你不回去好好嚐嚐肉乾的味道?」

聽起來是嫌他礙事,不讓他跟了。劉宥歪頭,狀似思考短毛人話裡的意思,隨後抱著肉乾走了。

劉宥沒有直接回到窩裡。他一步三回頭的走回飛船,小心翼翼的嗑掉肉乾,確認短毛人沒有跟蹤他後,這才打個飽嗝,放下始終抱持的警戒。

不管是光滑人或是短毛人,他們都是依存垃圾場生存的智慧生物。

劉宥只有一個人,他可不想對上一群擁有槍械的武裝份子。無論他的身體是如何為了狩獵而生,面對人海也只有吃屎的份。

劉宥不清楚他的種族要多久才會成年,成年後的體型又有多大,如何熬過弱小的幼年期,順利成長才是真的。

吃飽後劉宥只覺得頭暈想睡。他在廢棄飛船內找到一些毀損的人造纖維,便在飛船深處簡單搭了一個窩,找個舒服的姿勢縮在上面,迷迷糊糊地點著頭。

狡兔有三窟,他現在只有兩個窩,還需要再一個才能混淆他人視聽。

等再熟悉垃圾場一些,他再搭建一個臨時窩,這樣一來,他的引擎小窩就不容易被人發現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