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邪惡貴族的女兒 3-182 與帝國的接觸

空想能手 | 2021-09-08 22:47:49 | 巴幣 18 | 人氣 49


  父親和澤維爾哥哥簡單的和堤菲貝特侯爵夫婦打了招呼,或許是這種事情太常發生,所以堤菲貝特侯爵沒有多說什麼話,而是直接讓父親和澤維爾哥哥來找我。

  與堤菲貝特侯爵夫婦和布莉塔妮姊姊告別後,我和父親還有澤維爾哥哥便向回走,直到在伯爵家的中段區域碰到其他家人為止,我們才掉頭向最前方的庫雷格斯侯爵家成員們和再生公爵所在的方向繼續前進。



  走近之後,很快的就看到了百餘人的陣仗,之前聽父親他們說這裡的人多半都是庫雷格斯侯爵家負責各種職務的要人或是分家家主,實際上已經篩選掉許多並非要人的人了。

  仔細想來這樣也很正常,畢竟庫雷格斯侯爵本人鼓勵多多生育,自家兒女就有六、七十左右,再加上分家的人口,或許早就破千上萬了,這樣的陣仗全部上台可還得了?

  「您好,庫雷格斯侯爵大人,我帶家裡人來向您問好,感謝您的邀請。」父親低頭恭敬的說到。

  「「「向您問好,庫雷格斯侯爵大人。」」」大家一同低下頭來說到,當然也包括我。

  「不必多禮,宴會到現在可有什麼覺得不好的地方?」拄著拐杖的庫雷格斯侯爵掛著營業用的微笑說到。

  「宴會的一切都是極好的,沒有絲毫不滿的地方。」父親理所當然地回答到。

  「那就好,希望各位能好好享受這次的宴會,可能的話也希望這次宴會可以讓北部各家族之間更加熟悉與和諧、攜手共進,老夫想說的差不多就說完了,老夫就也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庫雷格斯侯爵保持笑容說到。

  我們之後還有那麼多的家族,每個都多聊兩三句的話,恐怕四、五小時都還折騰不完,也難怪沒聊幾句就要送客了。

  「並沒有耽誤,能跟庫雷格斯侯爵大人交談幾句,是我們家的榮幸,感謝您給予我們這個機會,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父親當然也清楚這樣的規矩,於是行雲流水般的迅速和庫雷格斯侯爵道別。

  庫雷格斯侯爵點了點頭,我們也因此開始往回走,結果一名身穿顯眼的大紅色華服的鐵灰色髮色的男子,居然就在我們轉身沒走幾步時靠近了我們,臉上掛著深不可知的淺笑向我們搭話到:「…斯托諾瓦子爵是吧?這還是第一次與你和你的家人正式見面吧,能見到帝國英雄的後裔真的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

  是帝國的那個侯爵—西吉茲蒙德•優波拉契!結果還是跟帝國有接觸了,但是我們是被對方找上的,而且又不能無視外賓,就算真的多說了幾句,也不能算是我們的錯吧。

  「優波拉契侯爵大人的話也很讓人高興,只是那麼久遠的故事我們家已經失傳了不少,恐怕是沒辦法和優波拉契侯爵大人互相交流這段家族的經歷了。」父親很快的劃清界線。

  「這樣啊,還真是可惜—那我們就來談論你們家族的近況如何呢?你們那裡似乎有一些危險分子至今都沒有剷除,如果覺得難以應付的話,我可以向你們提供些許援助。」西吉茲蒙德淺笑著說到。

  「那也不必,我們近期已經重挫過他們,接下來只要平穩地進行討伐工作,並且沒有額外的勢力介入的話,應該很快到解決他們的時刻了,恐怕並不需要優波拉契侯爵大人的額外協助。」父親暗指對方會給我們家的行動帶來變數,希望就此中斷話題。

  「這樣啊,如果斯托諾瓦子爵是這麼認為的,那我也不會多說了,只是—曝屍人曾是極北的老兵,並且還有魔獸群被重創,卻還能帶領殘存魔物在混沌之地存活半個月以上的經歷呢,我相信貴領地對她的威脅程度應該不會高過那裡,所以如果你沒有殺死曝屍人,並且沒有加大追兵數量和質量的話,我合理推測她還是能在你的領地中存活一兩個月的。」西吉茲蒙德用肯定的語氣說到。

  極北…混沌之地…雖然有在書上看過,也有聽再生公爵稍微說過,但是還是對那邊的危險程度沒什麼實感啊…那裡到底是多危險的地方啊,實在是很難想像那裡的景色。

  「…雖然的確是沒能擊殺曝屍人,但是現在戰況確實占優,真的沒有向您請求援助的必要—。」父親應該是下一個子爵家向著庫雷格斯侯爵的方向走去,而我們正尷尬地站在中間,承受著周圍人們的目光,於是終是明確地向西吉茲蒙德道別:「那麼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我們就先離開了,請您好好享受宴會。」

  「好,我會的,之後有時間再聊吧,慢走,斯托諾瓦子爵。」西吉茲蒙德淺笑著道別到。

  不過直到我們離開了公爵家的區域後,周圍尖銳的目光才終於緩和了下來。

  帝國使者就這樣光明正大地站出來和我們搭話,沒害我們有叛國的嫌疑就不錯了,他所說的協助我可不會相信半個字的。

  好在,中途沒有再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我們順利回到了我們家的位置上,等待著舞會的開始—



  (視角切換)

  羅爾柏•斯托諾瓦因為是用某騎士爵家陪臣的身分入場的,所以從三點左右就待在會場裡的他,也已經等了足足六個小時了。

  他看似悠閒的邊走邊吃著食物,似乎頗為愜意。

  但是此時羅爾柏的心情卻是有些焦躁的。

  明明說好了我到這裡就會派人來找我,我本來還以為會在帝國使團經過的時候交給我呢,結果等了這麼久還是毫無反應是怎麼回事?只是為了耍我嗎?那女人應該不會這麼無聊才對—羅爾柏思考著,並舔了舔自己沾上醬料的粗大手指。

  難道我還應該多去走動,或者等到舞會上,他們才會藉由跳舞順便把情報傳給我呢?不過都已經等這麼久了,就算再多等一會兒也無所謂了—羅爾柏把空盤子遞給了身旁的侍者。

  不過…舞會上給我情報還是有點太誇張了吧?主動來找我這種沒有外貌又沒有地位的人跳舞的女性,在其他人眼裡來看實在是太過可疑了,那個女人既然相當優秀,應該是不可能安排這種破綻百出的計畫的—羅爾柏靠在柱子上思考著。

  還是再等等看吧…畢竟,直到回家之前,都還算在宴會的範圍內呢…那麼,我也該找張椅子坐著了—羅爾柏這麼想著,回到了自己以陪臣的名義,一起進場的騎士爵家族的位置。

  和同樣中年發福,看起來騎不了馬的臃腫騎士打了個酒肉朋友間吆喝的招呼聲後,羅爾柏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只不過就在羅爾柏的屁股剛碰到板凳時,輕快的音樂聲突然在整個宴會廳響起—

  舞會開始了。

  我的身體可不能久站啊…唉…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了啊—

  羅爾柏嘆了口氣,搖搖晃晃地站起身,腹部的脂肪團也因此晃動了起來,害他差點沒能站穩。

  先再隨便逛逛,如果還是沒有特別的情況的話,就趕快回來休息了—羅爾柏在心裡簡單的訂好了計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