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6-12)

克拉朗之徒弟 | 2021-09-08 22:23:58 | 巴幣 2 | 人氣 26


6-12:第一道記憶(二)



不知不覺,太陽光變得逐漸鵝黃,小妾則是緊張的在休息室裡來回走動,就連懷中的我,都能感受到她狂冒出來的手汗。

「喔,妳在這啊,小公主,如何啊,可以把狗狗交給我了吧。」

「在等等,還未到約定時辰。」

「但我看、妳也沒有新發現啊。」

「那是……汝等都不告訴妾身新線索呀!」小妾脹紅著臉,有些憤慨的瞪著店主人。

「就真的該說的都說完了啊,足夠證明是狗叼走珠寶。」

「不對,妾身可以證明是犯人所為!只要知道,罪者用何種方式落下檯架……」

「別再給我無理取鬧了!小鬼!本來還有以為妳多有料,結果就是個調皮的小鬼頭!把狗給我,然後滾蛋!」

「嗚、嗚嗚嗚……妾身、妾身真的,嗚嘶。」

「天啊,我就是因為討厭小孩子才開酒水店,沒想到還是遇到了。」

我用鼻子蹭蹭小妾,希望她能打起精神,找不到線索,無論是誰都推理不出來,更何況是一個八歲的孩子。

「叮~」的聲音從店鋪方向傳來,不過口中碎碎念的店主人,以及啜泣中的小妾壓根沒聽到。

「叮~」有點刺耳,隨著鈴鐺響,好像有還一個非常細微,類似手機震動噪音,在哪裡呢?

「叮~」我的眼睛咕嚕咕嚕的轉動,總算找到震動的來源。

「嗷!嗷嗷!」

「哇!?怎麼了嗎?又跳開,嗚,連汝也放棄妾身……」

「嗷!」

「妾身剛才放在桌上的木實螺旋釘?在震動?」

「叮~」

「店主人!此聲何來!」

「啊?喔,因為午間和晚間時光的客人比較多,所以我們會用到一個鈴噹,來提醒客人餐點可以取用。」

哼,原來如此,我看著小妾,她大概也明白了──

「成了!成了成了成了!妾身知道真相了!謝謝汝,小狗兒!嗚嗯~嘛!」

「嗷嗚嗚?!」小妾非常激動的抱起我,甚至……親了我的嘴嗎?啊不,現在是狗嘴,好像沒特別感覺到什麼……可惡!

「知道真相了?快告訴我!」

「啊啊,當然沒問題,那麼,請找兩位店員過來。」

「什麼?哪可以啊,這樣我今天的營收──」

「那,就一同等待到收店,何如?」

相較於小妾滿臉笑意,店主則是焦急的開口:「咕,好吧,等這批客人走掉之後就關店,我說,妳可別騙我喔!」

「不會,妾身乃杜法露特的二公主,決不食言。」

店主人好不容易說服排隊的客人離開,邊嘆氣邊關上大門。

「我一定是瘋了才信一個小女孩。」

「咦?今天太早關了吧?」瘦子店員正在幫酒瓶封上膠膜。

「店主人,你薪水還是得照付喔。」胖子店員把回收來的餐盤收進櫃檯底下,同時不以為意的說。

「這樣妳滿意了吧,小公主,快告訴我東西在哪裡。」

「在那之前,妾身必須先告知汝等,偷走珠寶的並非小狗兒,而是兩名店員的其中之一。」

「『咦咦??』」

「妳別胡說!他們兩個可是我的老員工,哪會偷我東西!而且我已經檢查過了,他們的私物裡都沒有珠寶啊!」

「嗷嗷。(你就是最不信任員工的那個啊……)」

「啊啊,當然沒有,罪犯將珠寶藏在這間屋子的某處。」

「怎麼可能!我全部都翻過了呀?」

「當然,尚有漏網之魚,汝等跟我來。」小妾邊撓我的皮毛,邊帶領大家來到倉庫。

「在這邊嗎?」

「別急,先聽妾身娓娓道來。」小妾首先拿項圈上的繫繩,將燒口展示給店員看。

「這個燒焦的繩頭怎麼了嗎?」

「是被氣窗下的火把燒掉的。」

「……喔,所以呢?」

「咦?妾身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不懂嗎?」

全部人搖搖頭,只是呆愣愣的盯著小妾。

「那個、就是說……」

我嘆了一口氣,拍拍小妾的手臂,然後用雙手比了一個方形。

「對、對了!兇手取走寶珠之後,立刻跑來倉庫,為了啟動早已設下的機關。」

「機關?」

「不錯,為了將寶珠移動到安全,罪者想了個不會被察覺、將罪過誣陷到小狗兒身上,而不留下足跡。」

「哪有這種方法啊!這間倉庫不就這麼大。」胖子店員不信邪的抓抓鼻頭。

「首先,不知各位是否聽過『欲藏一棵樹,需藏在森林中』這句話?」

「知道啊,可我們這又不是珠寶店。」

「珠寶可不是什麼大物品,只要偽裝成倉庫裡該有之物即可,比方說。」小妾輕盈的踏著漫步,順手拿起裝酒瓶的木盒,但──

「啊哇哇!」磨製的木盒,加上竹酒瓶的重量,讓小妾在拿起的瞬間就從手中滑落,木盒應聲爆裂,幸好竹酒瓶沒有裂開。

「那、那個……」

「額,別介意,反正犯人藏到了木盒裡對吧,繼續說沒關係。」兒子先生有些尷尬的說著。

「呼嗯,好,這邊必須請教,今天早上負責進貨是何人也?」

「是我是我。」胖子舉起手,小妾便順道要他講出早上的事。

「我就從店門口抱著兩個木箱進來,拆開之後補到貨架上。」

「所以,汝沒用過倉庫接巷口的側門,哼呀?接著請教,今天哪種酒未曾補貨?」

「啊啊,絕對是放邊角的威士忌,雖然聽說是人類愛喝的口味,但精靈接受不了這麼烈的味道。」

「人類?汝等,和人類有所交流?」

「誰知道呢,只是釀酒法傳了過來而已,說不定是抓了一個釀酒師來問『你們最愛喝什麼~』吧。」

「這樣啊。」小妾失望的垂下肩膀,接著拍拍臉頰,繼續說。

「汝說角落的威士忌,自昨天以來未曾動過,那麼……請幫我搬開。」小妾本來想推開角落的酒桶,但想起剛才的慘況,她趕緊收手,讓兒子先生來搬。

「桶子後面有……灰色短毛?」

「不錯,那就是小狗兒本來的藏身之處,前一個補貨者將她困於此處,以成今日之計。」

「前一個補貨者?瘦子,我記得是你吧?」

「……開什麼玩笑!我、我哪有可能幹這種事!而且狗不都會亂叫嗎!」

「項圈如此之長,汝將繫繩捆住嘴巴,在把圈繩綁住酒桶即可。」

「嘖!不想聽一個小孩子瞎說。」

「無訪,就當妾身自說自話。」

小妾小跑步到倉庫側門旁,把我放在氣窗下,和歪斜燭台的火光成一直線。

「接著,汝讓一天未曾進食的小狗兒坐在這個位置,將項圈貼著焰火後方之壁,用風吹魔法將繫繩一路向上延伸至裝有木條柵欄的氣窗,在氣窗上繞。」

店長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讓小妾更有自信的開口:

「然後,本該用來套住手掌的圈繩,汝將其拉大,大小約成年精靈半身,後將圈套往室內擺放。與此同時,繫繩長度必須稍有剩餘。」

「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啊?跟我的珠寶一點關係都沒啊……」

「別著急,店主人,接下來即是汝關切之處,設置好方才的機關後,犯人將裝有夜光珠的長方木盒,放在倉庫側門的一出去的土地上,看,這個位置。」小妾指著地板上一處有直角印子的地方。

「真的有個印子耶。」胖子靠近看,有些驚呼的拍手。

「罪者預期,此印會被後來經過之人踏平,只可惜、尚存了一息之地。」

「那又怎樣!不就只是亂丟垃圾嗎!這又不代表什麼!」

「只是這樣自然藏不了寶珠,可汝等尚有魔法。」

「魔法?難道說,我的寶珠被風魔法捲到了對屋的屋頂上?但那款木盒這麼脆弱,從下往上投擲的話,絕對會爆開的!」

「小公主,我先該跟你解釋一下魔法的原理,比方說妳提到的飄浮,我們是用眼睛鎖定選定目標,目的地也同樣必須確實鎖定才行,如果從出口這裡,對酒盒施展飄浮……那大概移至排水道之上就差不多了。」

「汝等說過的狀況是由下往上移,假如犯人屋頂處施展魔法,搬動酒盒呢?」

「那得先爬到屋頂上……難不成,是兒子你偷走的!」

「老爸!我幹嘛偷呢!」

「先聽妾身說,其實方法比汝等想的要簡單,首先,自側門口助跑,起跳後抓住排水道,兒子先生,汝嘗試看看。」

「我?嗯~這個距離的話,應該可以,嘿咻!」

兒子先生有些彆扭的起跳,果不其然差了一點點,直到第三次才順利的抓住排水道,懸掛在半空中。

「如何?兒子先生,依汝之見,有爬上屋頂的方式嗎?」

「好像……不,有的!抓住倉庫的通氣窗,可以爬上二樓的木柵欄,只是,氣窗的框有一點高,跳過去可能抓不到。」

聽到這,小妾確信了勝利似的揚起嘴角,興奮的對兒子先生喊道:「那假使再多一節套索呢?」

「再多一節……套索?」兒子先生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伸出空閒的想像似的抓握。

「可以喔!應該有機會!」

「正是!犯人手撐排水道,雙腳頂牆一蹬,抓住過長的套索,這時,倉庫裡面也產生了變化,由於圈繩被向外拉,原本尚有鬆垮的繫繩一瞬間被拉緊,貼在火把後方的繩索,變成直線彈起,正好碰觸到傾斜火把的焰火,繫繩便隨著時間燒斷。」

「燒斷?那狗不就可以自由移動了?」

「不錯,假如這時,懸吊在氣窗上的犯人,往地上投擲香味四溢的桃子,又會如何?」

「……」聽小妾推理的四人不由得呆愣彼此對望。

「順道一提,兒子先生的體型大概是兩名店員的中間值,假如他做得到,比他高又瘦的瘦子店員,又何嘗不可呢?」

「只因為我比較瘦就懷疑我嗎!?太誇張了吧!今天早上補貨的是胖子耶!明明就是他更有機會帶狗過來!」

「那麼,珠寶遭竊之後,他可曾進到倉庫裡?唯有汝能將珠寶裝進酒盒,並且將酒盒放進倉庫,藉口記得是……酒過賞味期限?胖子先生,汝還記得他抱了幾個木盒進倉庫嗎?」

「嗯?好像三瓶吧,兩手各拿一個,手臂又夾了一個。」

「記得方才汝的證詞,是對妾身說兩瓶,哼呀?或許第三瓶是汝自己帶來的,也不一定,汝進倉庫之後,放下酒盒,設計套索機關,接著,回到店內忙,直到空閒下來,汝藉整理名義,實行了方才的計畫,將酒盒藏在頂樓之後,汝直接跑向休息室一方,跳下去待在休息室,直到胖子先生來找汝,完成不在場證明。」

「話說回來,的確沒看到瘦子進休息室,原來不是我多慮了。」

「……哼,照你的說法,我必須要在今天完成這個計畫吧?但是啊,我哪有辦法控制檯架掉落?難道計畫最關鍵的部分,我還得靠運氣嗎!」

「確實,即使打從心底祈禱,堅固的木架也不可能輕易落下吧,所以,汝特別替換了這種螺旋釘。」

「那是,一個月前換的木實釘子?啊,替換用的釘子,是瘦子拿給我的!」

「所以說,釘子又怎樣了!」

「螺旋釘有個特色,其牢固度大於正常的木、鐵釘許多,而且可以調整鬆緊,跟妾身來。」

小妾充滿自信的說著,同時打開了通往店鋪的門,完全忘了我的存在。

「嗷!」

「咦?啊,失禮失禮!妾身糊塗了!」在她大家都出了倉庫,即將關上門前一刻,我無奈地叫了一聲,她才慌忙的跳步過來抱我。

「久等了,小公主,我把工具盒拿來了喔。」

「呼嗯,那麼,請店主人將檯架釘上去。」

「為什麼要我來?算了,我也想知道他做了什麼。」

「多謝配合,那麼,請先將妾身手中的三枚釘上,別太緊,莫約留個半圈。」

照著小妾的方法,店主人在兩個倒L型的支架上,分別鎖了兩個木實的螺絲,以及一木實、一鐵的螺絲。

「都轉緊了嗎?請測試看看堅固度。」

店長點點頭回應小妾,用力的拉扯檯架,非常穩固。

「咦?沒鎖緊就這麼穩健,真不錯。」

「但妾身有方法能假借他人之手,在沒有任何人懷疑的狀況下,使其落下。」

「雖然難以置信,但事實上,他也辦到了,快告訴我吧,小公主。」

「首先,得反思檯架掉落的時機,午間時光,汝等做了什麼特殊行動?」

「額,對了,我們會敲鐘?」

「不錯,讓妾身嘗試一遍。」說完,小妾跳呀跳的,把桌邊的鈴鐺拉到自己手中。

「叮~叮。」的聲音在店內迴盪。

大概敲到第七下,檯架發出了不穩的響聲,第九下時,木實的螺絲整個鬆落,導致整個檯架掉了下來。

「……難道是因為聲音?」

「不錯。」小妾用力的點了一下頭,接著又敲鐘,地板上的木實螺絲跟著聲響震動,甚至還像隻活魚躍動。

「使螺絲釘和鈴鐘共震,本來就未拴緊的釘子便會隨震動落下,汝還有其他解釋嗎?」

「……」

「喂瘦子!你說句話啊!」

「對不起,店主,我……需要那顆珠子啊!」瘦子難堪的面容皺在一起,下一秒冒著眼淚九十度鞠躬道歉。
「啥?那顆夜光珠除了好看之外,還有別的用處嗎?」老闆不解的歪頭。

「嗷(你別自己覺得那顆珠子很爛啦!)」

「嗯……其實,前幾個月回老家的時候,村子被人類給掠劫了一番,幸虧發現的早,只有屋子裡的值錢物品被拿走……倒是還好,不過,奶奶一直很珍惜的夜光珠也被拿走了,我在老家的時候她總是滿臉悲傷,說著那顆夜光珠當初爺爺和她的故事……我只是想要讓她老人家開心。」

「為什麼不去珠寶行買?」

「那種礦物在精靈村落比較少見,再加上研磨工法不成熟,除了可以透過元素淬鍊的純色寶石之外,大部分的珠寶都是從人類那邊取得的戰利品。」

「咦……原來磨製玉石很困難的事嗎?妾身見母親收藏了很多,還想說來外面採購一番呢。」小妾有些可惜的垂下眉尾。

「把話說回來吧,店主,很抱歉,寶珠就在頂樓,藏在樹葉堆裡,我會自己去騎士團報到的,給妳們添麻煩了。」

「瘦子,你給我站住,誰說你可以走的?」店主掐住了瘦子的肩膀,面無表情吐露著怒火。

「非常……抱歉。」

「下次你有什麼需要,直接跟我說,OK?不要用這種沒道德的方式。」

「咦?店主,你剛剛是說……」

「我的意思是!你想要就借你啦,拿去。」

「呵呵呵,那個小氣的店主居然會借人東西。」胖子挖苦著,同時摀住嘴偷笑。

「才不是咧,我只是覺得找下一個員工很麻煩!」店主毫無說服力的反擊,卻讓兒子先生也忍不住偷笑。

「嘛,結果好、便是好日,真不賴。」小妾撫摸我的頭,微笑的看著眼前和樂的景象。

「說得不錯,然臣的一日,卻枉費於找尋二公主!」

「啊、呀啊啊啊?!妾身的頭~!」小妾被女性的拳眼架住太陽穴,狠狠的轉動手腕鑽擊。

小麥色皮膚的女人有著高挑的身材,黑紫色的皮甲套裝包裹著身體,蓋住右眼的長瀏海不禁讓人想到愛諾。

「今早出杜法露特、臣便有不祥預感,公主大人,該不會本來就想逃走吧?」

「羅迪安娜!對不起嘛~妾身只是在幫助他人呀!」

這個人就是羅迪安娜?看起來就只是普通的暗精靈。

「喔?跑來賣酒水之地,是想幫助哪個酒鬼?」

「不是啦~妾身完美解決了一起竊盜案呀!」

「公主大人,臣知道您愛冒險故事,然唯有說謊是萬萬不可喔。」

「妾身真的啊痛痛痛痛!」

「您是這位小公主的監護人嗎?今天真是多虧她了,非常謝謝妳。」兒子先生和藹的笑著,對著小妾點頭致意。

「……可以請您稍微說明一下狀況嗎?」

簡單的講解了一下方才的事,安娜小姐有些難以置信地瞪大的眼睛。

「恕臣失禮了,二公主。」

「哼!妾身本就不會說謊!」

「呀~真沒想到,公主大人如此聰慧,拍手拍手拍手~」

「咕咕咕!臭羅迪安娜!」

「二公主,不可口出穢言。」

「暗精靈小姐們,再來打算怎麼做呢?不介意的話,讓我們請您吃飯吧。」

「不可,雖看似有幫上忙,然調皮任性的二公主大人,肯定添了不少麻煩,正負相抵,汝等未欠吾等任何一箸。」

「怎麼這樣!咕咕咕……」小妾氣憤的磨牙聲連懷裡的我都聽得一清二楚。

「那麼,二公主,回去吧。」

「呼嗯。」

「小狗兒也放回去。」

「咦?」小妾反而抱得更緊了。

「瘦子,這隻狗是你的吧?」

「嗯?啊不,牠是我一個月前撿到的,只是為了計畫而暫時飼養的……說起來,我對牠做了很抱歉的事,對不起喔。」

「嗷嗷!」

「看來沒有生氣,太好了,不過,我可能沒辦法照顧你,抱歉。」

「既然這樣,妾身可以養牠嗎?安娜?」

「不行。」

「但是但是!是牠指引妾身的!沒有小狗兒,妾身絕無可能破案!」

安娜有點困惑的看了一眼店主人他們,四人都齊心的肯定這件事。

「小狗兒,抬起左腳。」

「嗷!」

「小狗兒,愛的鼓勵。」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哇靠!這隻狗該不會有前世的記憶吧!還是我養吧,感覺可以賺大錢,嘿嘿。」

「確實有靈性,最後一問,臣與二公主最大的差距是何處?」

「嗷!」我拍了安娜小姐的胸口。

「臭安娜!別亂問些奇怪的問題啦!

「這孩子是男性呢,行,臣猜想,汝在公主大人身邊,或許能助其成長也說不定。」安娜小姐熟練的撓撓我下巴,有夠舒服。

「就是說啊!真期待下次也能有如此振奮的冒險!是吧,小狗兒!」小妾的臉與我正面相對,抱緊的同時將臉貼上來,用力趁蹭著我濕潤的鼻頭。

「咕哈!」所有感官逐漸化作空白,意識飛快退去,不,更接近在水中被沉淪,瞬間被魚網撈起來似的。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